那是魔靈島主的殘魂!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6 日 0 Comments

化神修士的殘魂,哪怕是已經不知道隕落多久了,這殘魂都比金丹修士的魂魄強橫霸道的多!

想想也是,魔靈島主這種能煉製出幽魂絕殺珠的存在,萬年前的狠辣之輩,怎麼可能讓人真的得到自己的神通法術,這魔靈島主當年坐化,都是帶著自己的徒子徒孫,眾多手下一起死的!

而他的這後手,也是鬼道之術,死後雖然大部分魂魄投胎轉世,可是一道殘魂卻在九幽魔火中不滅,且蘊養壯大,和九幽魔火近乎融為一體,如此一來,將來有修士得到他的神通傳承認主,即便是元嬰大修士,也只能乖乖被他奪舍佔據身軀,無比狠辣。

可惜,他遇到了徐川,徐川提前得到的「無盡劍域」傳承,這等頂尖神通傳承,附帶的「魂劍訣」幾乎是一切魂魄的剋星!

噬魂凝劍!

就在魔靈島主這個化神大修士兇狠無比的殘魂衝出來的剎那,徐川掌心便多了一道看不見的虛無漩渦,猛然對著其殘魂吞噬起來。

魔靈島主的殘魂立刻被吞噬拖拽著飛過去,那雙凶厲的雙眼中還露出一抹驚駭之色,急忙掙扎著欲要回到九幽魔火中,漫長時間的蘊養,他的這殘魂早就和九幽魔火融為一體,可惜他出來的太快,加上「魂劍訣」的了得,魔靈島主根本沒怎麼掙扎,徐川掌心中虛無的劍影便覆蓋上了一層赤色的光芒,魔靈島主的殘魂烙印其上,頓時一道劍魂再度形成。

這道劍魂比趙乾坤這金丹修士魂魄凝成的劍魂更加張牙舞爪,且通體並非黑色,而是赤紅色,僅僅一道劍魂,徐川便感覺一股戾氣撲面而來。

「化神修士的劍魂,一旦形成劍域…」徐川想想都覺得可怕。

當然,神通越強,對他越好,所以徐川是開心的很,這九幽魔火買一送一,竟然還帶給了他一道化神劍魂,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

「而且這道化神劍魂,就算是單獨使用,如果是出其不意,怕是元嬰修士也得中招吧。」徐川想到自己先天時就憑藉魂厲的金丹魂魄對金丹大妖造成巨大傷害。

鬼道,針對魂魄,是有奇效的!不由笑容更甚。

魔靈島主當年留下後手,還盼望著自己終有一天能重生,結果就遇到了徐川,也是倒霉,這隻能怪其生前惡事做多了,運氣太差。

徐川將手中劍魂收起,接著神識內視丹田,只見他丹田中金丹周圍懸浮著兩道劍魂。一道散發著黑光,是趙乾坤的金丹劍魂,一道散發著赤紅光芒,是魔靈島主的化神劍魂。

無論是質量還是個頭,魔靈島主都遠超趙乾坤的!

解決了這殘魂,徐川這才開始繼續滲透九幽魔火,這次沒有絲毫提示,神識進入其中,九幽魔火就像是一隻溫和的綿羊,輕易被徐川認主。

咻。

認主之後,九幽魔火竟然彷彿通靈一般,悄然飛起,飛到了徐川左眼中,剎那間,徐川的左眼眼瞳中多出了一團黑色的火焰,那火焰燃燒著,同時隱隱抽取著徐川的全身血液和真元。

一道訊息也在徐川的腦海中浮現。

「「九幽魔眼」,由九幽魔祖所創,以自身血液和真元為柴薪,焚燒魔火,可施展「九幽魔火」神通,魔眼所及,釋放強大的魔火焚燒!

而以神識和真元為柴薪,則可施展「血魔火」神通,目光直視,可令生靈血液燃燒生成魔火!魔火威力,視修士真元修為,血液品質和神識層次而定。」

一等玄火九幽魔火的記載,是徐川在天策衛玄火記載中得知的,本來以為是天地誕生的自然玄火,可是此刻看這訊息,顯然九幽魔火本身就是九幽魔眼神通激發的!而創造出這一神通的,是什麼九幽魔祖。徐川只知道夏皇,九幽魔祖是什麼人?

而根據這神通訊息,很顯然九幽魔火是獨一無二的,想要得到只能依靠神通。

「好神通!」

徐川心中激動,金丹重積累,這就是積累啊。他目光看向房中的木桌,眼中有一絲期待,旋即在其左眼中,一抹幽黑的火焰燃燒起來。這剎那,徐川的臉色也微微發白,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體內的一絲血液蒸發掉了。

那是聖人血!

魔火威力視修士血液和神識層次而定,顯然徐川的聖人血,層次絕對不低!普通金丹修士絕對比不上徐川的氣血,加上他的真元精純。

嘩。

就在他的目光注視下,那張桌子瞬間燃燒起了騰騰的黑色火焰,幾乎是剎那間,整個桌子便徹底化成了灰燼。但是幽黑的魔火依舊燃燒著,徐川左眼一閉,神通退去。那燃燒的魔火才瞬間消失無蹤。

徐川看著這一幕,很是滿意,自己成為金丹之後,天策衛的一些小神通法術都沒修行,「無盡劍域」條件太難,可這九幽魔眼神通,卻是一下子讓他的手段提升了一個檔次。

現在再面對燕飛雲,他怕是要追著燕飛雲殺了吧?

徐川心裡暗道,當然,燕飛雲從來就沒被徐川看成是什麼對手。不過「九幽魔眼」強則強矣,副作用同樣很明顯,除了真元,一是燃燒自身血液,二是自身神識。這厲害神通,施展的代價都不小!

徐川「天靈玄石」催動已經是消耗神識了,再加上「心魔火」?那可真是不夠分的。不過「天靈玄石」是駕馭天之力,而「心魔火」更側重詭異,不知道燒死一個元嬰修士需要消耗多少神識和真元。

「嗯?」

徐川正想著,突然心中一動,他的手掌一翻,天策衛令牌浮現。

「統領,有線索了……」方武寧的聲音傳出。

徐川瞬間精神一振。

「講!」

……

方武寧立刻講述了他這三天的調查,本來沒懷疑還不知道,這一懷疑,他當即聯絡張桐,楚光熊和鐵正還有徐川那一支自由發揮的隊伍聯合調查,三百位天策衛上下打探調查,效率當然高,竟然真的查到真火派明面上低調,暗中卻是做著滲透關內,聯絡蠻山七十九洞大妖的買賣。

這真火派,就是間諜教派!

「真火派?」

徐川的眼中寒光一閃,那黑袍,是真火派副門主?

「本來這真火派隱藏極深,可是真火派近來動員門下修士打聽青衣劍仙…嘿嘿,結果露出了很多明面上不顯露的人脈,我們這才查到,統領,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告知明王?上稟朝廷?還是…先不要打草驚蛇?」方武寧詢問道,這也是這幾天他們一直做的,對方畢竟是擁有兩個元嬰修士的宗派。他們雖然金丹修士眾多,正面交戰,人海戰術也能滅殺元嬰,但對方如果一心要逃,他們怕是還真攔不住。

「青衣劍仙?」

「就是統領你…」方武寧頗為崇敬的解釋了一遍。

徐川這才恍然,沒想到自己和風源大妖一戰,還有這效果,這也更證明那黑袍就是真火派副門主。

嗡。

三個選項浮出了他腦海。

「一,立刻行動誅殺真火派邪修。氣運+50,聲望+50,民意+50。」

「二,不打草驚蛇,暗中監視,靜觀其變,氣運-100。」

「三,上稟明王,告知朝廷。氣運-200。」

徐川頓時深吸一口氣。

……

真火派,佔據著峽明關外百里的真火山,開宗立派已過千年,百年前沒落差點被其他宗門吞併,直到當今門主突破元嬰,招攬群雄,這才重新站穩腳跟。不過真火派行事低調,就是面對氣勢洶洶崛起的虎王宗都多為忍讓。

真火派宗門所在,都形成一片小城,修真宗門庇護一方,這小城內的百姓都以真火派為主,城中一處還算繁華的大街上,有一家還算高檔的酒樓,酒樓內不分長案,就一圓桌,四位金丹修士圍坐著。吃著小菜,喝著小酒…

這一幕,根本不引人注意,金丹修士在宗門中太常見了。

這四人正是張桐,楚光熊,鐵正和方武寧。他們傳音交談著,方武寧正喝著小酒傳訊。

「統領可下令了?」

「這真火派門主是元嬰後期,通知朝廷軍衛,最是好辦。」

「嘿,統領畢竟第一次統領軍衛,若是一時衝動做錯決定,那可得不償失,所以讓我等各自帶隊,以我對統領的了解,定然是上稟朝廷。」張桐一幅我了解統領的神情笑道。

跟在徐川身邊久了,徐川做事好往朝廷靠的性子,他還是了解的。推給朝廷,既不影響他們軍令,出了什麼事還能讓朝廷承擔風險,這才是上上策。

可方武寧手中酒杯突然一頓。

其他三位看過來。方武寧臉上的神色驚訝,嘴唇微啟只傳音說了四個字:

「統領有命,今晚動手。」

「呃…」張桐被嘴裡的酒噎住了。

……

徐川走出清風山山門,看著面前的四位美人,清韻是發自內心的恭順,清熙,清珠和清蓉蓉卻是敬畏。

修真界的殘酷,這清風山就讓徐川深有體會,不過這就是修真界,若說這四位女子柔弱單純,徐川更不信。

爾虞我詐,你爭我奪,就是修真界的鐵律。而美色是她們的負擔,更是她們的一大武器。

「主人,你要走嗎?」清蓉蓉柔聲問道。

徐川記得他回來時看到的清熙幾女見鬼似的神情,不由一笑,道:「屍蠱丹雖無葯可解,可我也不用你們認我為主,此間事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聞言,清熙,清珠。清蓉蓉雖掩飾的很好,可那眼底那驚喜之色,怎麼掩藏的住。只有清韻一臉平靜,還略顯失落。

「主人…」她們想說什麼。

徐川卻已經轉身御空而去。

「恭送主人。」清韻恭敬躬身。其他幾女也躬身行禮。

待的徐川的身影已經在天邊看不到了,她們才起身。

「主人到底是何等人物,我看他不是來關外闖蕩的。」清珠輕聲道。

「嗯,不像,而且主人的氣度,根本不是趙乾坤,庄屏那些鼠輩可比,給我的感覺,更像是…」清熙欲言又止。

「三姐,像什麼?」清蓉蓉連問道,

「像朝廷修士!」

幾女一驚。

「嗯,像!」

「而且主人看著我們,都沒有一點動情。」清珠搖頭。

「還好我們知道主人的名字,徐三,日後可以打聽打聽。」

「笨。」清熙白了她一眼:「你現在還覺得,徐三是主人的真名?」

「呃…」

她們猜測著徐川的身份,清韻默默聽著,她是知道更多的,朝廷軍衛,年紀輕輕,如此修為…

主人,到底是誰?

……

「那青衣劍仙到底是誰?去查,去查!」此刻同樣有一個黑袍身影正怒氣沖沖咆哮著。

真火派副門主的院落中,幾個金丹修士狼狽的出去了。

接著一道身穿白衣的中年人走進來。這中年人面容中正平和,鬢邊還有一縷金髮。

「六爺,還在為了那青衣劍仙生氣?」這中年人走進來,微笑道。

「奪了我的魔眼神通,我豈能不生氣?」黑袍身影怒道。

「六爺消消氣。那神通被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魔靈島主心性狠辣,他的神通傳承豈是那麼容易得到的。」白袍中年人笑著。

黑袍身影這才深吸一口氣,問道:

「門主來我這裡是?」

「邪使已經來了。」中年人肅然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