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的阿拉古山邊防連已經調回團部整編了。外面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都說阿拉古山邊防連不復存在。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阿拉古山邊防連那麼多兵犧牲,遇到了那麼多事情。站在軍隊管理的慣例上,撤銷這樣一支連隊。誰都不會覺得意外。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意外的是,這個連隊的連長消失的無影無蹤。

爲此,二三十個阿拉古山邊防連的士兵趕了過來,從各個單位趕過來。趕到刀疤居住的宿舍,央求部隊領導查個明白。

這些趕來的士兵都是部隊中的尖子。有訓練尖子,帶兵尖子,業務尖子。

阿拉古山邊防連奉命撤到團部,就被打散,送入到各個連隊擔任班長。他們是部隊的中堅力量,部隊自然不會放他們走。

面對士兵們懇求的眼神。團長當場發誓,“這個事必須查個明白!你們放心吧?決不會丟下你們的連長不管的。”

化名爲刀疤的程楓當然不知道這些事情。

他連夜離開了部隊,去了阿拉古山。

在茫茫的原始叢林中跋涉着,起初,他想找到敵人滲透入境的祕密。摸到13號地區,勘察了三天。沒有找到有用的線索。

他不敢越雷池半步,生怕惹出動靜,讓部隊的人發現了他。

如果發現了他,那麼他的下一步行動計劃就失敗了。

他在邊境地區呆了幾天,想着該如何找到敵人。

他想,敵人既然敢從13號雷區進來,那麼他就有可能從13號地區出去。可經驗告訴他,決不能這樣蠻幹。如果在過雷區的過程,爆炸身亡,誰來幫戰友們報仇呢?

痛定思痛。他撤了回去。撤到北部的村子。一方面買了吃的喝的。另一方面從長計議。他在紙上畫了個地圖。看如何能順利出境。

從地圖上發現,如果出了13號雷區,就到了Y國的境內。那個地方是個狹長的地帶。不僅能通往Y國,更能便捷的抵達t國。

犯罪分子沒有這麼傻。頻頻在阿拉古山製造血案,這會給中Y兩國帶來麻煩。事實上,中Y國對邊境地區的巡邏與控制早達成了協議。也曾經試圖調查,可敵人太狡猾,沒有查出一個結果。

刀疤便把目光放在t國。他覺得t國纔是敵人最理性的落腳點。一方面躲避中**警的偵察視線,另一方面這是個三角地區,管理混亂,法治落後,外界送三角地區一個外號,犯罪天堂。

所以刀疤覺得,t國三角地區纔是他最理性的出境地點,也可以作爲他的第一站。

在阿拉古山北部的村子裏呆了兩天,他從電視新聞中得知了部隊在尋找他的廣告。

他當時就覺得自己太冒失了。深更半夜離開部隊,也沒跟人打招呼,就這麼走了,部隊的領導和戰友肯定會牽掛他。

他知道自己在部隊裏幹了什麼?特別是在離開部隊之前的那幾天,瘋瘋癲癲,極不正常。這麼走了,沒跟人說,部隊肯定會擔心。

所以他又返回阿拉古山。

那個時候的阿拉古山是空的。只有他熟悉的老楊偶爾過來打理一下營區。他感到非常痛心。

在阿拉古山邊防連的後山的樹林裏他呆了一天。本來想看見一個兵,就跟他打聲招呼,結果沒有兵過來,他感到非常失望。

不過他還是有收穫的,最起碼看見後山的烈士碑,這讓他更堅定了追擊敵人的信心。

當天晚上下了一場小雨。悽風冷雨的,他繞到邊防連前面的訓練場上,想遠遠看看營區。

結果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你們猜是誰?

就是退休的老師長郝子然。

那個時候的郝子然也剛剛離開部隊,偷偷來到阿拉古山邊防連。兩代軍人有同樣的心思,有同樣的信仰。

接着就發生了可以預料的事情。刀疤摸到了軍人宿舍,跟老師長郝子然見了一面,也聊了許久。

讓他匪夷所思的是,老師長居然支持他去尋找敵人。

還讓從Y國過去。

其實他跟老師長見面的目的只不過是想告訴部隊,他離開部隊什麼事都沒有。

離開阿拉古山邊防連之後,他沒有按照老師長的要求從Y國出境,而是搭車去了東南方向的白洋縣。從白洋縣的邊境線穿越過去。

非常湊巧,刀疤越境的時候,我們7308正在t國執行任務,想趕到A8區調查駱駝的死因。差點中了湯姆遜設下的埋伏。那個t國的軍閥奔旺就像一條野狗纏着我們不放,周嫺也因此受了重傷。

幸虧刀疤在那個時候搞出了一點動靜,我們才安然撤退。

刀疤在圓頂山經受着痛苦的思索,他把原來的事情仔細梳理了一遍,也反思了在過去一年多留下的漏洞。

他始終認爲,放走黑蜂是正確的。黑蜂這次受傷離開了t國,很快會捲土重來。那麼,消滅敵人的機會就到了! 774:黑蜂歸來

黑蜂是在20天之後回來的。回來的時候,刀疤跟瑪麗已經撕下臉皮,鬥得正激烈。

瑪麗三令五申,命令刀疤帶着他的人搬出房屋。而刀疤置若罔聞。

瑪麗已經放出話來,再不搬走,一切後果自負。

逍遙種植大戶 對於瑪麗來說,私人恩怨早已經拋在一邊。她無法容忍刀疤挑戰自己的權威。瑪麗是什麼人?OGB的董事長,而刀疤只不過是小小的僱傭兵。

刀疤在犯罪集團只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她瑪麗可以呼風喚雨。

刀疤似乎在逼瑪麗出手。他用心良苦,想試探一下瑪麗還有什麼能耐。表明上看,瑪麗呆在這羣男人中間,勢單力薄,阿藍小隊面臨重重困難,內部產生巨大的分歧。刀疤想看看,這個女人是如何凝聚人心?她還有什麼能力沒使出來?接下來,她還有什麼目的。

刀疤深深知道,瑪麗掌握着犯罪集團核心的機密。她是不會輕易告訴自己。不試探試探,將無法得知真相。

事實上瑪麗真的高深莫測。她帶着心懷叵測的僱傭兵小隊,能在這個表面和睦、實在分離的僱傭兵小隊行走自如,她還真準備着一支保衛自己的武裝力量。

她的私人衛隊離圓頂山只有三公里,藏在一個私人農家院裏。那個私人農莊被一個叫阿嬌的女人借用。

女人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嬌豔無比,容貌看上去像個涉世未深單純的女娃娃,而身材卻像個熟透的紅蘋果。

天使的容顏,魔鬼的身材,莫不過如此。

走路的時候,阿嬌的身上顫顛顛的,胸前的圓球像波濤一樣涌動,而細細的小蠻腰跟飽滿的tUN部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樣的女孩子,走到哪裏,都頗讓人注目。只要是男人,就難免要多看幾眼。

農莊的主人,孟林就是這樣。阿嬌跟他談租借的事項時,他的眼睛落在阿嬌V形衣領的雪溝裏。

阿嬌嗲聲嗲氣的說道:“我給你500美元,500美元成交,行嗎?”

孟林煙了一口痰,心不在焉的地問道:“你說什麼?說什麼?我不知道?”

阿嬌看他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臉通紅通紅。她垂着頭,嬌羞無比地說:“先生,你要怎麼樣才答應我的要求嘛!”

孟林露出邪惡的表情,盯住她的胸–脯使勁地流哈喇。

阿嬌知道他在想什麼。

阿嬌把頭一扭,牽着他的手就往房間裏走。

這個動作讓孟林誤認爲是答應了。急不可耐的脫衣服。

一件衣服還沒脫下來,阿嬌的匕首就捅進了他的胸膛。

孟林軟綿綿地倒在阿嬌的懷中。鮮紅的血從他的口中流出,流在阿嬌的身上。

“你這個女人,怎麼—-怎麼—這麼狠!”

這是孟林說出的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就死在阿嬌的懷中。

阿嬌抱着孟林,似乎抱着深愛的男人,遲遲不鬆手。她伸出白皙的手指,輕輕在孟林的額頭上一戳。

“你這個死鬼,怎麼那麼急呢?”

孟林的臉已經發白了,身體冰涼冰涼。

阿嬌抱着的,只不過是一具屍體。

阿嬌喜歡這樣抱着屍體。她把屍體放在地上,還輕輕地俯身,用紅嫩紅嫩的嘴脣親了屍體一口。

還在說:“你最乖呀!”

就這樣,孟林死在阿嬌的手中。他根本不知道阿嬌是頂級的殺手,也是一個變態的女惡魔。

阿嬌的到來,已經宣佈了孟林的死刑。

阿嬌是不會讓自己的祕密讓外人知曉的。孟林的這個農莊離別的村子有十幾里路的距離,藏在兩座山之中,是最佳的藏身之地。阿嬌來這裏,是想把一支軍隊藏在這個偏僻的農莊中。

孟林是個單身漢,只有三十歲,原來有個老婆。可是他嗜賭如命,並不好好珍惜老婆。去年年底,老婆跟別人私奔了。

孟林的死情有可源。對於這麼一個獨身半年的男人來說,遇到一個美女想在這裏落腳,等於上天送來的禮物。

正是鑑於孟林的單身,阿嬌才把注意打在這個農莊中。阿嬌認爲,解決農莊的主人太容易了。於是發生了剛纔一幕。

除掉孟林,等於掃清最後一個障礙。一支30人的僱傭兵部隊陸續來到這裏。在這裏居住,宿營,甚至是持槍戒備。

這支部隊裝備精良,穿着一致的作戰服。爲墨綠色帶褐色的叢林迷彩。手持的武器也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單兵武器。

除了自動步槍,還有狙擊步槍,班用輕機槍,甚至有反坦克,反直升機便攜式導彈等等。

這支部隊的組成十分複雜,有白人,黑人,也有黃色人種。他們並不是成建制開來的。而是穿着平民的服裝。比如,有的人駕着車來,有的人揹着登山包來,有的人老態龍鍾,有的人是一對情侶,還有的人騎着自行車。

總之,五花八門,各形各色。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一抵達農莊,迅速隱蔽帶來的車輛,然後穿回叢林作戰服,悄無聲息的進入農莊,也看不見人聲鼎沸,走來走去的熱鬧場景。

這些武裝人員應該是世界上最能打仗的特種兵。他們的動作與默契標誌着他們的戰鬥力。

沒有一句閒話,來了之後,迅速開展工作。將帶來的皮卡車刷出墨綠色,裝上防護欄。在防護欄的鋼管上安裝重機槍。

組織隨時攜帶的無人機,把帶來的單反相機綁在無人機上。安裝無比,立即進行試飛,往空中一拋,無人機就飛上了天空。單反相機拍攝的飾品傳入地面電腦上,方圓數公里乃至邊境線的一切動靜盡收眼底。

在農莊周圍祕密埋下了十幾枚地雷,在安全通道上做上記號,防止陌生人靠近。

當然,地雷如果被附近的人畜或者是動物觸發了,會引發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們又安排人手進行警戒。

總共有4個武裝人員去了周邊。一個人拎着狙擊步槍去了農莊後面的山坡上,那邊茂密的樹林正好藏身。

有兩個僱傭兵去了農莊的前面。那邊有一條坑坑窪窪的土路,儘管這個農莊平時沒有人過來,但他們依然要做周密的預防。防止陌生人過來發現他們的祕密。 775 又一支力量

775:又一支力量

做完外圍的準備工作後,阿嬌指揮兩個兵安裝衛星接收器,在房間裏掛上液晶顯示屏,包括電腦電臺之類的,也放在桌子上。

液晶顯示屏上,顯示着無人機傳回來的數據。

這些數據對他們很重要,能確認他們是否安全。他們的工作很認真,也很專業,做什麼都有條不紊,默默進行的。

這些工作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完成了,什麼調試完設備,清理院子內的雜物等等,一切的一切的都做的很迅速。甚至皮卡製成的戰車也開進樹林裏進行僞裝。

阿嬌來這裏,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策應和保護瑪麗。

工作重點之一,策應。

什麼叫策應,那就是協助瑪麗完成任務。

瑪麗要完成什麼任務呢?當然是再次進入中國境內。瑪麗在圓頂山待命,只不過是在等待大本營的指令。在指令沒有到達之前,就必須在那裏等待。

工作重點之二,保衛。

大本營派這麼一支重要力量保護瑪麗,顯然是在防備什麼?

防備什麼呢?

第一,中警與國的警察部隊,防止官方力量發現瑪麗,突然對瑪麗發動突襲。

第二,防備刀疤。

黑蜂所在犯罪集團,手段十分高明,最擅長的就是佈局,利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相互制衡。

後來發現這個祕密時,我才知道刀疤是黑蜂故意安插在瑪麗身邊棋子。

其目的還是監控瑪麗。

而阿嬌則是老爺子派來保衛瑪麗安全的。

瑪麗與黑蜂,是老爺子培養的兩條線。這兩條線時而重合,時而分開。

老爺子就是這樣,利用人的心理缺點達到掌控部下的目的。

黑蜂來圓頂山時,是一個人來的。

黑蜂來的時候,瑪麗跟刀疤打了一架。

瑪麗用手槍戳着刀疤的頭,惡狠狠地警告道:“如果你繼續留在這裏,我就用這槍打爆你的頭!”

刀疤不爲所動,仍躺在別墅一樓的牀上睡大覺。

他不想熱鬧瑪麗,站在犯罪集團內部的立場上,內訌又有什麼好處呢?況且還沒有摸清敵人的陰謀。

瑪麗見刀疤沒說話,上樓去了。

刀疤還是選擇了妥協。他命令所有隊員離開別墅,搬在竹林裏睡覺。

竹林裏的蚊子很多,弟兄們都埋怨刀疤太軟弱了。他們說,這麼漂亮的妞,這麼暴力,簡直是太讓人愛憐了。

一個黑人說:“她用槍指着你,你應該把她抱在懷中才是。這樣的女人,需要男人用猛烈的方式來鎮壓。”

當時刀疤不知道瑪麗還有另外一支力量。如果他知道了,恐怕就按照那些僱傭兵的建議去做了。

那樣的話,可以激怒瑪麗,逼那些非法的僱傭兵顯身。

如果敵人全部露面,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想辦法通知戰友,將他們一網打盡。

但是敵人又怎麼會讓刀疤知道?

如果刀疤知道了,阿藍小隊的僱傭兵知道了,那麼他們策劃的陰謀就會破產。還沒實施就破產。這顯然是敵人不願意看見的。

刀疤搬出別墅的當天下午,瑪麗那邊的僱傭兵就發生了一件事。兩個僱傭兵下山購買食品的過程中,殺了人。

這殺了人,對僱傭兵來說,算不了什麼大事。關鍵是當地的居民報了警。這下好了,國警察跟着兩個僱傭兵逃走的痕跡,追到圓頂山腳下。

一個僱傭兵鳴了槍,嚇退了那幾個警察。

警察只是普通意義的警察,是國的治安警。拎着橡皮警棍來的,連一支槍都沒有。

看見有人朝他們打槍,嚇得屁股尿流,很快跑走了。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跑的無影無蹤。

這下好了,捅了馬蜂窩。

據阿嬌傳傳過來的消息,有一個連的邊防警察部隊朝圓頂山這邊趕。阿嬌的意思的很明顯,提醒瑪麗解決這個麻煩。

瑪麗氣壞了。真想一槍斃了那兩個僱傭兵。

但阿藍差不多恢復了健康。當着他的面殺死他的兄弟,這會激起仇恨。

作爲一個戰鬥集體,最忌諱這樣的事。想來想去,瑪麗決定找刀疤商量這個事情。請求刀疤予以協助,解決這個麻煩。

瑪麗去找刀疤的時候,一大羣僱傭兵光着上身坐在竹林裏撓癢癢。

一個比一個健壯,一個比一個結實。瑪麗簡直不敢正眼看那些男人。

“哇!女人女人!我,這個女人居然敢來到這裏?”

幾個僱傭兵嘻嘻哈哈的笑了,像餓狼一樣投來色眯眯的眼光。

這要是原來,瑪麗早惱了。

但現在不一樣,她不能惱。

因爲她有求於這些兵。

她徑直走到刀疤面前。

刀疤正躺在地上睡懶覺。鼓邦邦的肌肉流着古銅色的汗水。渾身充滿了荷爾蒙的味道。

這種味道讓瑪麗窘迫不已。

刀疤仰躺着,聽那些僱傭兵的吼聲,就知道瑪麗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