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陣,不少人心裏已經將那十二道金牌,和前宋時,宋高宗發給嶽武穆的十二道金牌聯繫到了一起。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儘管後來宮裏特意派了黃門來說,宮裏皇帝在武德殿請了東道,正在請賈環吃宴,讓賈府衆人不必再等,衆人這才勉強鬆了口氣。

可不見到賈環歸來,大夥兒們到底還是放不下心來,誰有心思動筷子?

枉費了王熙鳳驚心準備了數日的大席……

旁人倒也罷了,雖然心裏擔憂如焚,面上笑容寡淡,可終究還維持的住體面。

唯有趙姨娘,自得了信兒後就開始落淚。

一個人絮絮叨叨的,盡說些讓人揪心的話。

賈母想罵,可在一衆孫媳面前,總要給趙姨娘留一分體面。

提點兩次不管用後,索性不再理會。

又看見趙姨娘身旁的賈家老四賈玫一個勁兒的盯着桌上的菜,心裏一嘆後,讓鴛鴦先將菜各撿出來些,給幾個小的先用。

賈政見之,覺得不是回事,沒有讓老祖宗等孫兒開飯的,太不像,便笑道:“老太太,咱們先用着吧,興許環哥兒今兒就在宮裏宿下了。”

賈母想了想,緩緩搖頭,道:“環哥兒出京三年,剛一回京,陛見完沒有不回家的道理,再等等。”

賈政聞言,就不好多言了。

正在心裏埋怨隆正帝,忽地就聽外面丫頭子驚喜的聲音傳來:“三爺回來啦!!”

“呼啦!”

一桌子人齊齊起身,往花廳門口處看去,繼而就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面上掛着熟悉的燦爛笑容,一如當年,彷彿從未離開過般,大步踏來。

“孫兒給老祖宗請安!”

賈環在衆人注目中,大步行至賈母跟前,滿面笑容,行大禮參拜道。

“好,好!環哥兒啊……”

賈母面容激動,儘管心中再三提點自己,大喜的日子不能落淚。

可看着日思夜盼的孫兒一如往年,到底還是沒忍住,一時間老淚縱橫。

賈環笑的愈發燦爛,起身攙扶住賈母,笑道:“老祖宗,孫兒回來了。”

賈母到底是經歷過大風雨的,一會兒便緩過心神,聞言後點點頭,連聲道:“好,回來就好!

快給你爹孃老子請安吧,他們也一直惦記着你呢。”

賈環笑着一應,又到賈政、趙姨娘跟前,行禮拜道:“父親,母親,兒子回來了。”

賈政面上浮起一抹笑容,感慨不已,點點頭道:“好。”

在兒媳面前,他要保持公公的威儀,不能多言。

主要是因爲有二兒媳在,平日裏他總是嚴厲對待寶玉,若是對賈環太好,寶玉那裏不需理會,卻要考慮二兒媳的顏面。

這是賈母之前特意叮囑過的。

因此,他只應了一個字,但眼神同樣激盪。

趙姨娘就沒這個顧忌,三年未見兒子,如今剛回來,還着實擔憂了回,她一把抱住了賈環,然後拍了拍他的臉,哭罵道:“環兒,你這個孽障啊,你怎麼纔回來啊?娘以爲再也看不到你了……

你怎地整日裏沒個讓人安心的時候?你乾脆就遠遠的在外面待着別回來算了!”

“咳咳!”

賈政乾咳了聲,提醒趙姨娘別太過分,不說長輩,還有一屋子的兒媳婦呢……

趙姨娘果然收了眼淚,又“嗖”的一下,從一旁將一正悶着頭啃肉丸子的瘦小孩子提溜過來,對賈環道:“環哥兒,這是你弟弟,是親弟弟!

他叫賈玫,你以後,多照看他些,啊……”

賈環聞言,看着那蔫兒了吧唧的孩子,一臉的倒黴樣。

站沒站像坐沒坐像,小小年紀居然斜着眼睛看人,見到長兄連個禮都不行,不由眉尖一挑,道:“這倒黴孩子隨哪個?

叫賈玫?怪不得一臉倒黴樣……

給我站直溜了!”

“噗!”

https://ptt9.com/148361/ 早就覺得這孩子不大好,卻礙於身份不好開口的衆人,這下子紛紛笑噴了。

尤其是年長的幾個,賈母、李紈、王熙鳳、賈迎春、賈探春等人。

她們都是見過賈環小時候的模樣的,眼前這個賈玫,根本就和賈環當初一個熊樣兒!

也難怪,畢竟都是一個娘教出來的。

Www ▪ttκá n ▪℃O

見衆人都笑,趙姨娘自覺丟大了麪皮,再看看那賈玫也是個沒出息的慫貨,平日裏她怎麼說都沒用,皮的跟猴兒一樣。

如今遇到個厲害的,居然還真站直溜了。

一點骨氣都沒有……

氣的趙姨娘都不知到底該罵哪一個,指了指這個,又指了指那個,恨的咬牙切齒!

賈政見賈環目光又落在他身上,明白他的意思,略略有些尷尬道:“爲父不是沒想過管教,只是玫哥兒與你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

當年爲父倒是想管教你,可到底沒管教過來。

寶玉小時倒是被管教的知禮懂事,可如今……”

已爲人父的賈寶玉,真真是躺着都中槍。

眼神無奈,垂下臉來。

賈政沒理會他,繼續道:“如今看來,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還是有道理的。索性,爲父就放開了讓他自己成長。”

賈環看着那三歲多不到四歲的熊孩子,越看越彆扭,道:“爹,兒子當初若不是有先榮國託夢教誨,這會兒子應該在滿神京城裏偷雞摸狗呢!

兒子一個人能得先祖教誨點化,已經是賈家祖墳上冒青煙兒了。

您還指望祖父再點化一次?”

賈政抽了抽嘴角,目光復雜的看着賈環,道:“如何教養子嗣,爲父也不知到底該怎麼辦?

你是這般,你二哥又是那樣……”

見賈寶玉的腦袋快垂到桌子底下了,賈母不樂意了,嗔道:“這些話等下去後,你們爺倆再私下裏討論吧。

今日環哥兒剛回來,咱們先與他接風洗塵。”

賈政、賈環聞言,自不好多說什麼,一一坐下。

趙姨娘也氣呼呼的一把扯過還站的直溜的賈玫,拖到身邊坐下。

等挨着趙姨娘後,賈玫瞬間恢復原樣,又是一副蔫吧樣……

“環郎,宮裏發生了何事?”

等賈母又讓賈環與薛姨媽見禮,與寶玉妻子甄玉慧見禮後,衆人終於開始用餐時,贏杏兒輕聲問道。

衆人剛舉起的筷子又頓住了……

賈環看着贏杏兒笑道:“沒什麼,一起在文官面前做了齣戲罷了。

那些人打着爲朝廷爲天家着想的名號,想要瓜分了黑遼軍團開墾出來的百萬畝耕田。

陛下也不好徹底涼了他們的‘忠義之心’,沒法子,只好做過一場,讓我擔個惡名。”

衆人聞言,紛紛聲討起文官來,只有贏杏兒呵呵一笑,看了賈環一眼,沒有再說其他。

賈環也不願家裏多提這些,抽了空子對甄玉慧道:“二姐,多年不見,不想二姐竟成了二嫂。

日後便真是一家人了,二嫂萬莫客氣生分。”

甄玉慧聞言,忙欠了欠身,嫺靜笑道:“三叔如今也成了國之大英雄,老祖宗當年就說,三叔日後必成大器。”

嫂子喚小叔子,稱叔是正經叫法,等熟了後,則可以姐弟稱之。

甄玉慧稱三叔,親近、客氣又保持距離,正正好。

賈環呵呵一笑,還想說什麼,忽然發現桌旁衆人的眼神隱隱有些古怪,賈寶玉也莫名的看着他,又看了看甄玉慧……

賈環正納悶,然後就看到側面的小吉祥悄悄的對他比劃口型:

“江湖大忌!”

賈環臉色一黑……

這尼瑪,難道他在勾搭二嫂?

再一想,衆人還真不知當初他下江南時,奉聖太夫人曾讓他與甄家女孩子相見,與甄玉慧相識的事。

其實現在想來,當初老太太未必沒有搭一出姻緣的心思。

只是多半由於贏杏兒的緣故最後才作罷。

念頭在心中一轉,賈環便將當初那場會面講了出來,當衆人得聞,是奉聖太夫人以通家之好的緣由,介紹賈環與家中姑娘相識後,這才擱下心頭古怪。

不過也有人猜想出當初奉聖夫人的心思,心裏到底多了分不自在。

比如,賈寶玉……

“三姐,一切可還好?”

賈環不好再與甄玉慧說什麼,看了眼一旁愈發面俊眼修,顧盼神飛的賈探春,笑問道。

賈探春笑道:“如何不好?其他都好,只四弟討厭的緊。”

賈環哈哈一笑,沒有多言,又看向坐在王熙鳳身旁的那個粉雕玉琢的小丫頭,道:“巧姐兒,還認得三叔不認?”

去年,王熙鳳下江南時和平兒一起帶了巧姐兒,賈環當時帶着小丫頭着實頑了不少地方,晚上都是他哄着睡覺。

一年不見,到底有些生疏了,巧姐兒略略有些羞澀,輕輕點點頭,道:“認得三叔哩。”

王熙鳳忙笑道:“當初從金陵回來後,巧姐兒好常時間都想着三弟呢。”

又對賈母等人道:“那會兒在金陵,三弟整日裏將巧姐兒扛在肩上,叔侄兒倆專往人多的地兒去頑!

幾日下來,巧姐兒跟三弟倒比跟我還親!”

賈母等人聞言,紛紛笑了起來。

賈環看了看巧姐兒,又看了看趙姨娘身旁人憎狗嫌的賈玫,抽了抽嘴角,道:“到底還是女孩子好。”

趙姨娘氣道:“你說好有個屁用,也沒見你生一個!當初走時怎麼說的?如今別說十幾二十個,連一個都沒有。不爭氣的東西……”

賈環眉尖一揚,道:“我爹五十還能生小四兒,我纔多大,有的是功夫。娘你管好小四兒就行了!”

趙姨娘聞言頓時惱了,不過沒罵出口,就被賈政勸住了,只能恨恨瞪了眼賈環。

雖多了些曲折,不過賈環又很快挑起了席上的氣氛,專挑一些江南趣事說,熱鬧紛紛。

只是,林黛玉、史湘雲等一干女孩子們,眼中到底多了分惆悵和擔憂。

花廳外一輪圓月懸空,皎潔的月光揮灑在人間,照透了多少悲歡離合……

而就在賈家一家難得團聚一回時,神京南城門外,即將關閉城門前,一個小小的身影,緩緩穿過了城門,來到了這個雄壯超過他所有見聞和想象的天下第一大城。

只是……舉目四顧,卻無一相識之人。

小小的身影身上衣衫單薄,明顯不是中原百姓的衣飾。

衣裳,甚至是用草繩編織而成,也已經破破爛爛。

小孩子眼睛滴溜溜的打量着這座千辛萬苦才尋到的地方,有些苦惱的抓了抓腦袋。

忽然垂頭對着懷裏道:“小白,這裏這麼大,咱們該怎樣去找我爹啊?我只知道爹爹在神京都中……”

說着,肚子卻咕嚕嚕的響了起來。

他已經好久沒吃飯了。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話音剛落,繼而就見一條晶瑩雪白的小蛇,緩緩從小孩懷中爬出,朝一個方向,吐了吐蛇信……

…… 翌日清晨,一大早,天矇矇亮。

賈璉就帶着心腹小廝克兒和幾個僕人,前往了南市。

克兒原本不叫這個名兒,原是叫興兒。

可因爲這名兒和明珠公主的名諱音重了,他便請了賈璉的主意,主動改成了這個名兒。

這小廝最是伶俐,極得賈璉的重用。

賈璉不是個小氣的,所以平日裏,多是跟着賈璉享福的。

今日卻起了個大早,克兒騎在一匹馬上,對賈璉笑道:“二爺,往南市去採買菜品和魚肉,打發我們這些奴才去做便是。

您怎麼還要親自走一遭?那裏臭烘烘的,都是泥腿子,您哪裏受得了這份罪?”

https://ptt9.com/86843/ 賈璉騎在另一匹馬上,哼了聲,道:“你懂個屁!你小主子至今不能進家門兒,都是那黃臉婦在老太太跟前做的妖!

能不能讓你小主子進家門兒,就要看三弟的了。

我不好好表現,親自跑跑腿兒,把他哄高興了,我那兒子難不成就一直落在外頭?”

克兒聞言,頓時心生慼慼焉,去年賈璉在外面和尤二姐有了兒子,消息傳回來後,顏面大失的王熙鳳登時鬧翻了天。

不僅在老太太跟前大哭一場,結果害得賈璉被賈母罵了個狗血淋頭,尤二姐也成了絕不得進賈家門兒的“小娼.婦”,連他這個跟班小廝,都被好一頓打板子。

如今,正經的賈家骨肉,竟不能入家門。

那尤二姐整日裏以淚洗面……

克兒道:“二爺,二.奶奶那裏能說得通嗎?不是奴才猖狂,着實沒這樣的道理。小主子是咱榮國府正兒八經的主子,二爺的長子,多金貴啊!”

“行了!”

賈璉心裏煩悶,道:“老太太不向我這孫子,卻向那黃臉婦,我有什麼法子?

就看三弟的了,他一準有法子。

走,咱們往裏面去瞧瞧。

昨兒讓姨娘說的那些話,家裏人也沒吃好。

今兒我再做個東道,請大家一請。

回頭三弟高興了,我再同他說,一準沒問題。

前兒我去瓊州島接他時,就說過一回。

日後要將艾兒送到三弟身邊,讓他教着習武,三弟可是答應了的。

艾兒是我的兒子,豈有不能進賈家門兒的道理?”

說着,賈璉又高興起來,帶着一衆小廝奴僕,往南市裏擠去。

……

與神京城內東市、西市不同,東西二市,是神京城最繁華的商鋪集中地。

經營的多是達官貴人,或是殷實百姓才能買的起的商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