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送我一隻,我這已經得了兩隻了啊我的古前輩,尼瑪,果然是大麻煩啊,絕對不能讓有關部門和鬼子知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話說城市到處都是監控,估計隱瞞有些玄啊,等等看吧,要是有關部門找上門來,到時候再說道說道。

哥們可是付出了一滴石乳啊,這要是不給些補償,想帶走是絕對不可能的。

當然了,最好是讓那天狗被道門和有關部門的人抓住,然後圈養起來,這樣道門和有關部門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惦記我這兩隻了。

帶着唏噓和一些忐忑,陳浩離開村子,直奔桃城而去。

晚上九點的時候,陳浩進入了桃城。

拿出手機,給弟弟陳光撥打電話。

電話接通,陳光笑嘻嘻的聲音響起:“哥,怎麼想到給我打電話?”

陳浩沒好氣的道:“我給你打電話很奇怪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哥你不是很忙嘛,微信QQ給你發消息,你都沒回呢。”陳光笑道。

陳浩道:“那時候忙,不過現在不忙了,嗯,你現在在學校還是在哪裏?”

陳光驚訝道:“哥你又回來了?”

陳浩道:“廢話,我不回來,問你幹嘛。”

“我現在在外面,剛放晚自習沒多久,正在陪小玉在外面吃宵夜,等下要送她回家的。”陳光嘿嘿笑道。

陳浩:“……”

吃到來自弟弟的狗糧,我還能說什麼?認命吧。

“行,報地址,我現在過來,正好見一面,讓那女孩別拒絕,要是真心在一起,我這個哥哥是必須要見的。”陳浩認真說道。

陳光沒說話了,好一會兒後纔回道:“小玉答應了,不過哥,時間不能拖太久啊,她要趕回去的,否則她媽媽會擔心。”

陳浩道:“放心吧,要不了多久,隨便聊聊,認識一下未來的弟妹。”

等陳光報了地址,陳浩駕車前往。

到了地方後,陳浩讓幾小在車上等着,然後下車走過去。

這是學校外面的小吃街,店面不多,陳浩環視一圈,就看到了正在招手的陳光。

同時,陳浩也看到了陳光身邊站着的一個帶着眼鏡的文靜小姑娘。

正要走過去,陳浩一愣,驚訝的打量小姑娘。

小姑娘的身上有一縷陰氣,很微弱。

這陰氣並不是糾纏狀態,倒像是意外接觸了一下,殘留在身上。

略一沉思,陳浩就想起,這陰氣,和弟弟學校的那個同源。 這小姑娘和學校的鬼物接觸過?

陳浩眉頭微蹙,腳步卻是沒停,走了過去。

“哥,我給你介紹下,這是寧玉,小玉這是我哥,以後也是你哥。”

陳浩到了近前,陳光就迫不及待的介紹,臉上帶着傻笑,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臉皮厚的很。

小姑娘倒是有些羞澀,怯怯的喊了一聲哥。

陳浩點了點頭,道:“你們吃過沒?”

陳光道:“還沒呢,剛出來沒多大會兒。”

“那好,一起吃,我請你們。等會兒我送小玉回去,再送你回學校。”陳浩開口道。

三人中,他是最大,自然說了算。

在燒烤店點了一鍋粥和幾份燒烤,三人落座。

陳浩看向寧玉。

小姑娘的確如弟弟之前介紹所說,身材挺單薄,看起來很嬌小,不過五官倒是精緻,看起來很清秀。

看寧玉有些緊張,陳浩笑道:“我就叫你小玉吧,之前小光和我說起過你,說起來也算是緣分,我弟弟小時候就調皮,搗蛋的事沒少做,不過他能幫了你,倒也算是做了個好事,沒有長歪。”

看哥開口就不說自己好壞,陳光又尷尬又不敢多言。

寧玉卻是認真道:“小光挺好的,人很聰明,學習進度很快,現在在班裏也是名列前十,老師經常表揚的。現在跟我一起學德語,也表現出語言天賦,我都打算讓他多學一門俄語。”

陳光得意的看向陳浩。

看吧,老弟我人格魅力,你說我,就算我不開口,我女人也會爲我說話。

陳浩道:“那也是你的功勞,沒有你,這小子心不在焉,能考上個三流大學就不錯了。”

看寧玉還想反駁,陳浩道:“我說,你們聽。”

寧玉一愣。

陳光也傻眼,不是吧,咱們是哥倆啊,能不能不要這麼嚴肅。

陳浩繼續道:“作爲小光的哥哥,對你們的事,我不支持,也不反對,不支持是因爲你們畢竟還小,兩家父母都不會接受,但是你們既然有了感情,只要能保持下去,也是一份不錯的開始,所以我不反對。不過,小玉你今天見了我,那我就當你是妹妹,以後小光的學習問題,我就交給你監督了,我還給了他一張信用卡,卡里有兩萬額度,如果你覺得你可以管住他,那這卡你收着,花費不用擔心,只要你們能繼續好下去,以後出國留學,幹什麼我都能支持你們。”

看着陳浩嚴肅的眼神,寧玉沉默片刻,看向陳光。

陳光欲哭無淚的瞥了一眼陳浩。

真是親哥啊,這就開始教我女人管家了嗎?你這樣對得起我嗎?這才感受土豪的身份多久啊,這就沒了?

不過看到寧玉的眼神,陳光還是弱弱的掏出了卡,交給了她。

伸手接過。寧玉扭頭看向陳浩,認真道:“哥放心,我肯定會好好管住小光的。”

陳浩滿意的笑了。

細微之處見真章啊。

這小姑娘文文弱弱的,但是夠強勢,自家老弟在她面前,完全處於壓迫地位。

雖然對弟弟同情,不過這在陳浩看來,絕對是好事。

弟弟這調皮性子,連爸媽都無可奈何,如今有了一個看管他的人,絕對是好事。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嗯,我還有一個要求。大學之後如何,我不管,但現在你們還小,交往可以,記住止乎情發乎禮。”陳浩意味深長的說道。

寧玉這下保持不住淡定了,羞紅了臉低下頭。

陳光尷尬的道:“哥,你咋啥都說啊。”

陳浩撇嘴:“怎麼?我還不能管了,還是說,你想當高中爸爸?”

https://ptt9.com/127536/ 陳光:“……”

“好了,我的話就這些,你們自己思量。”陳浩主動終止了話題。

畢竟弟弟和寧玉還小,缺乏相關性的教育,兩家父母也不知情,真要弄出了人命,那樂子就大了。

“哥放心吧,如果小光肯聽話,我願意和他一輩子。”

寧玉突然開口,眼神很堅定。

陳光原本有些不知道咋辦,聽到這話,頓時眉開眼笑,樂的合不攏嘴。

年少單純的少年,感動就是這麼簡單。

陳浩點頭:“這些事我就不說了,來,小玉,這個東西給你,帶在身上,不要隨便取下來。”

說着,陳浩摸出了一塊玉佛。

寧玉本想拒絕,陳光就一把拿過,笑道:“小玉,這是我哥的見面禮,你就收下吧。”

“謝謝哥。”寧玉點了點頭,拿過了玉佛。

玉佛入手,一股莫名的暖意從掌心傳遞,頃刻間,寧玉就感覺渾身一陣輕鬆,感覺舒心了很多。

眼睛瞪大,寧玉有些驚奇。

這是什麼玉?這麼神奇!

不過這時候燒烤送了過來,寧玉也不好問了。

吃過燒烤,陳浩帶着弟弟和寧玉離開。

駕車把寧玉送回家後,陳浩帶着弟弟前往學校。

看門的人和陳光認識,解釋了一下就放行了。

畢竟是晚上,校園裏沒人,暫時停車也沒什麼問題。

進入校園後,陳光好奇的問道:“哥,你送我到大門口就行了,爲什麼要進來啊?”

陳浩道:“我想看看你住什麼宿舍不行嗎?”

陳光乾笑:“當然行。”

來到宿舍樓,陳光下車,和陳浩說了幾句後就進入了宿舍樓。

弟弟一走,陳浩目光轉動,打量校園,片刻後,陳浩的目光一頓,駕車來到了草坪跑道邊。

停車之後,陳浩下車,草坪旁邊的鍛鍊器材邊。

此刻,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正在一個雙槓上躺着,仰望天空,寂靜無聲。

陳浩在雙槓前停下腳步。開口道:“小鬼,星星好看嗎?”

“還行吧,沒有以前那麼清晰了,也不知道是被人類破壞的,還是我眼睛近……嗯!”小孩子開口回答,但是還沒說完,突然聲音頓住,揚起身,看向陳浩。

“你看得見我?”小男孩驚奇的問道。

陳浩道:“怎麼?一個鬼了不起啊,還不能讓人看了?”

“啊,你真的看得見我,太好了,老弟,幫個忙唄。”小男孩激動的從雙槓上飄下來,期待的看着陳浩。

陳浩:“……”

臥槽,你一小鬼,喊我老弟?

不過這時,叮咚聲響起。

“病死鬼王峯,三十年陰靈,完成死願,獎勵聚霧。” 哎喲臥槽,死了三十年,算起來我也可以喊叔叔了,叫我老弟,沒毛病!

不過這小……老鬼有什麼死願,看這獎勵,挺豐厚啊。

陳浩笑道:“幫忙啊,好啊,我最喜歡幫忙了,你有什麼事?”

小鬼道:“我想去東海。”

陳浩:“……”

你丫的咋不說要去龍宮呢。

似乎看出陳浩的想法,小鬼道:“我是真的想去,這和我的死因有關係的。”

陳浩笑了:“你說來聽聽,怎麼個有關係法?”

小鬼道:“我死的時候,這學校還沒有建起來,那時候,荊南河距離桃城很近,我小時候經常跑去荊南河邊抓魚,抓龍蝦。有一天,我又去荊南河,遇到了一個美人魚。”

狼性小叔,別玩我! “哎……等等,你說你遇到了啥?”陳浩打斷,驚奇的問道。

小鬼道:“美人魚啊,算了,你一個普通人,估計解釋了你也不懂,也不信,但是我的確遇到了美人魚,半人半魚,上半身完美無瑕,下半身金色鱗片,長得可漂亮了,當時我都看傻眼了,然後美人魚說話了。”

陳浩眼睛眯起。

半人半魚,鮫人嗎?這年頭還有這個存在嗎?

小鬼似乎陷入了回憶,臉上帶着驚歎和癡迷,繼續道:“你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它,就喜歡上了,當時美人魚受了傷,我就過去幫它了。”

“你,幫它?”陳浩苦笑不得。

一個小屁孩,幫一個鮫人,嘖嘖,咋幫?人工呼吸嗎?

小鬼瞪大眼睛道:“當然是我幫它,當時一個人都沒有,就我一個,還能誰幫?”

陳浩道:“我想問問,你遇到的可是半人半魚啊,你就不怕?”

小鬼道:“怕什麼?這是美人魚,又不是妖怪。”

陳浩:“……”

“得,你繼續說。”

小鬼道:“當時我靠近的時候,它看起來好可憐,身上全是血,然後它就向我求助,說要我抱抱,要我救它。”

“然後呢?”

“我當然就過去抱住它了,美人魚說,它是東海鮫人,被壞人追殺,通過一條地下水脈逃到了這裏,只要我抱住它,用人的生氣就能滋養它的傷。還說等它傷好了,就會報答我。”小鬼美滋滋的說道。

陳浩笑了:“然後你就死了,美人魚也沒了,對吧?”

小鬼道:“怎麼?你以爲是美人魚害死了我?纔不是,它告訴我了,人的生氣可以救它,但是我會變得虛弱,要我多補補身體,避免出現意外,是我自己不小心晚上睡覺把被子蹬開,然後寒氣入體,結果就病死了。”

陳浩搖頭:“首先,我告訴你,美人魚什麼的我是沒見過,但是妖怪我見過,沒有不信。其次,人的生氣治傷什麼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不信的,除非是用你的生機來彌補它的生機,這種掠奪邪法纔有效果。”

小鬼目瞪口呆。

“所以說,你是被害死的,什麼東海,狗屁,這裏距離東海遠了去了,一條被追殺的美人魚能跑這麼遠?也就你這種故事聽多了的小屁孩才相信,那美人魚估計就是一個壞妖,指不定是被道門修士追殺,所以才死裏逃生。”

“不可能,不是這樣,如果它是壞妖,怎麼可能告訴我會變得虛弱,還讓我補身體。” https://ptt9.com/118182/ 小鬼反駁。

陳浩道:“誰知道呢,說不定是想多吸幾次,可惜你太小了,被吸了生機,連彌補的機會都沒有,一個風寒就要了你的命。”

“我不信,不是這樣的。”小鬼大聲反駁。

陳浩搖頭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猜測的就是這樣。”

小鬼沉默了,好一會兒後,小鬼開口道:“我還是不信,我要去東海。”

陳浩無奈了,道:“你要去也行,可以先等着,我下次出門,就帶你一起去,不過你確定是東海?”

說完陳浩認真看着小鬼。

畢竟獎勵很豐厚啊,是個神通呢,只是送過去就能得到,這未免太簡單了吧?

小鬼道:“是東海,嗯,全名叫東海靈魚島。”

陳浩:“……”

臥槽,我就知道沒有這麼簡單,不是送到東海邊上就行,還要找什麼靈魚島?呵呵,這靈魚島肯定不是普通人知道的地方,指不定還有啥危險。大爺的,這任務要不要放棄算了?

“我知道了,那你在這裏等着吧,我要走的時候會來通知你。”陳浩說道。

小鬼遲疑的問道:“你不會跑了不回來了吧?”

陳浩暗道丫還懂他心通嗎?這點小心思都被你知曉了?

“放心吧,如果我去,肯定帶你。”陳浩保證。

“那好,我們拉鉤。”小鬼伸出了手。

陳浩哭笑不得:“會不會太幼稚了。”

小鬼道:“怎麼會幼稚,這是毒誓,拉鉤上吊,答應的事不許變,否則生兒子沒***。”

陳浩:“……”

最終陳浩還是沒有答應拉鉤,一道雷眼看過去,小鬼嚇得不敢再說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