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倉的第一時間,邱落完成了基因鏈的錄入,順利開啓游龍的駕駛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幾乎是瞬間,游龍機甲徹底啓動。

在雲落天他們看來,這架造型格外優美的機甲,在邱落進倉的第一時間,雙眼閃過了一絲亮光。

隨後黑色打底的機身,發出了第一次運轉的聲音。

在雲落天即將被粒子炮打中的那一瞬間,宛如瞬間移動一般,擋在了粒子炮的面前。

已經在移動的時候啓動了的能量防護,和粒子炮的能量相互抵消。

而游龍的炮口已經對準了這個襲擊雲落天的機甲。

一聲巨大的轟鳴,被邱落攻擊的機甲化作了燃着熊熊烈焰的廢鐵。

至於駕駛那架機甲的機甲戰士,有幸避開了四分五裂的下場,卻在烈火中不斷的哀嚎。

邱落卻連個眼神都欠奉,直接將攻擊祝贛的人列爲了攻擊目標,迅速的再次解決一架機甲。

被救下來的人看着被邱落操控的游龍,唯一的感覺就是快!

無與倫比的快!

無論是攻擊切換速度,還是其他,都比現在正在戰鬥中的兩架機甲要快速得多。

“握草,這真的是S級機甲應該有的速度?”這是知道游龍的真實等級的雲落天等人的想法。

產生這想法的參照就來自於紅河和狂風。

因爲游龍內斂的奢華造型,不仔細看的人幾乎感覺和雲落天他們此時駕駛的制式機甲差不過。

帝國這邊的機甲戰士們驚呆了:這特喵的是制式機甲?

然而不管他們怎麼想,他們卻不得不繼續對着邱落這邊發動攻擊。

他們很清楚,這些人都是帝國的敵人!

而爲帝國捐軀,那是每一位帝國軍人的榮耀! 有了邱落駕駛的游龍,大家瞬間輕鬆了起來,甚至還開掛一般的大殺四方起來了。

雲落天託着月落被邱落牢牢護住。

帝國的機甲戰士們依然前赴後繼,大家卻沒有絲毫輕鬆的感覺。

“我們還是快點撤退吧,這個地方到底是帝國駐軍處,不可能只有林峯天一個S級機甲戰士,趁現在我們還稍微佔據上風,還是趕緊撤退吧!”雲落天看着不斷趕過來的帝國機甲戰士,給邱落髮了一條信息。

【好!——邱落】

邱落接到雲落天的發在四人頻道里的信息之後,立刻抽空回了一個字。

隨後一個閃身,來到了克洛斯和林峯天纏鬥的地方。

一個出其不意的勾拳,直接撂翻了被林峯天駕駛的紅河,成功的分開了兩個機甲。

隨後藉着游龍的速度,和本身機甲配置的特製縛繩,三兩下將發現敵方還有一架S級機甲的林峯天,連人帶機甲死死的束縛住。

“走!”邱落的聲音通過機甲的擴音設備傳了出來,接着就看着他駕駛着游龍,拖着紅河,迅速的朝着之前他們準備離開的方向突圍而去。

路上遇到的一切阻礙,都被暴力摧毀,無論是建築還是其他。

雲落天三人立刻跟了上去,順便招呼了一下稍微有點沒有反應過來的克洛斯。

能成爲合格的S級機甲戰士,克洛斯顯然也有着作爲一位軍人應有的決斷力。

雖說對突然變化的形式,有那麼一點點兒懵,但是還是迅速的跟上了邱落他們這一幫人。

因爲恰好處於最後的位置,他還肩負起了斷後的任務。

所有從後面趕來的帝國機甲戰士,都收到了來自這位聯盟S級機甲戰士的優待。

一個機甲能量防護,將其他跟過來的帝國士兵的遠程攻擊攔在了外面。

“蠢貨!這裏有個沒有開能量防護的傢伙,你們不攻擊,攻擊其他人?別給老子浪費軍費!”即使是被困住了,嘴卻依然還能夠自如張合的林峯天。

看着自己祖國的士兵被這樣大量屠殺,瞬間急紅了眼睛。

但是無論他怎麼掙扎,都始終不能夠成功的掙脫。

也不知道這個縛繩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不但不能被崩開,反而隨着他的掙扎越纏越緊。

他甚至能夠感覺到紅河傳來的難受感。

這是他長久駕駛紅河,跟紅河形成了足夠默契,培養起來的感覺。

沒有辦法,不能用行動支持自己手下以及其他祖國的士兵的情況下,他只好對着他們大喊大叫起來。

只是,情急之下,直接喊話的他,忘記了他這個提醒不僅對帝國的士兵有效。

對着近距離的雲落天等人更加的有效。

雲落天和站在他機甲手心裏面的月華,同時冒出了冷汗。

畢竟以他們現在的情況,那可真的是一個不小心就要沒命的。

其中雲落天還有機甲防身,月華可就不一定了。

要是剛纔的時候,有個人趁着大家不注意,對着雲落天的機甲來一下,哪怕只是把月華從機甲上面吹下去,都夠他受的了。

但是有了林峯天的這個提醒,本來排成一排的雲落天等人,瞬間將沒有開啓能量防護的雲落天護在了正中央。

本來打算提醒自己人,結果卻發現敵人也被提醒了……

林峯天感覺自己的心理陰影有點兒大。

太過憋屈的他,終於咬咬牙,發狠了。

在自己的個人端上狠狠的點了兩下,他看着拖着自己的游龍,嘴角露出了狠厲的神色。

很快邱落這邊發現來自帝國軍隊的阻擊,比起之前強了很多。

只不過都沒有太過在意。

雖然游龍這邊速度很快,但是邱落現在是要帶人突圍,自然不可能直接用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而且,就算是攻擊加強了,也不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實質的傷害。

唯一比較麻煩的,可能就是能量消耗有些迅速。

這對於其他人來說可能有些麻煩,但是對於雲落天他們來說……

這都不算事兒!

要知道,之前他們在第二場遊戲中發現的節目組研究基地,那裏面弄出來的特殊能量塊,他們可是還有不少的!

這種能量塊,能量儲量更多,輸送更加迅捷!

再加上他們不缺!只是浪費點兒能量而已,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更何況,他們很快就要突圍成功了。

不遠處就是帝國駐天冬星駐地的邊緣了,只要大家從這裏成功的衝出去,帝國這邊就算是徹底被他們一行六人,鬧了個底朝天了。

只是,他們也看到了那個地方已經被衆多的機甲建成的機甲圍牆。

他們發現對方的同時,對方自然也看見了他們。

爲首的一架機甲,伸出手臂,遙遙指着雲落天一行人,隨後狠狠劃了下去。

“轟!”

組成機甲圍牆的所有機甲,瞬間調動能量,將所有的炮口 對準了雲落天六人。

伴隨着衆多機甲武器發射時產生的巨大轟鳴聲,由衆多能量匯聚而成,不僅沒有相互抵消,甚至因爲特殊技巧反而威能更加強大的能量彈,轉瞬間就來到了發現危機,剛剛停下來不停地增加能量防護的邱落一行人面前。

雲落天因爲不能打開能量防護,只能蹲在地上,任由邱落他們駕駛着已經將能量防護開到極限的機甲,死死將他護住。

首先正面和能量彈對上的就是邱落駕駛的游龍。

然而,即使是以游龍的S級機甲的等級,所開啓的能量防護,也同樣在能量彈的衝擊下,層層破碎。

之前一直被邱落屈辱拖行的林峯天,躺在沒有被保護的外面,在能量彈和能量防護的拉鋸戰產生的耀眼光華中,放聲大笑。

笑聲通過並沒有被他關掉的擴音設備,從紅河機甲的駕駛艙中傳出,響徹戰場。

莫名的帶起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林峯天知道自己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能動彈又不能開啓能量防護,最後肯定是連人帶機甲一起被毀。

但是看着現在首當其衝被能量彈攻擊的游龍,它撐起能量防護的速度,根本沒有能量彈破壞的速度快。

更重要的是,能量彈甚至都沒有消耗多少。

他就知道,最後的結果也必然是這幫帶給他恥辱的人全部消亡。

既然這樣,有他們陪葬,林峯天也不覺得有什麼難受的了。

他的笑聲也越發的得意起來。

這是他特意讓別人設的局,就是爲了將這六個人徹徹底底的留在這裏。

至於搭上他這個S級機甲戰士這件事情,他卻一點兒不覺得吃虧。

要知道對方可是搭上了整整兩名S級機甲戰士,這生意一點兒都不虧的!

“警告機甲破損度超過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百分之……”

很快能量彈已經侵蝕到了林峯天駕駛的紅河這邊,聽着紅河機甲的破損度報告,他知道自己這邊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帝國萬歲!”用盡最後的力氣,喊出四個字,尾音還沒有落下,便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這位名叫林峯天,駕駛着S級機甲紅河的S級機甲戰士了。

那邊發出能量彈的機甲牆裏面所有的機甲戰士、在這附近的帝國士兵,統統對着之前林峯天發出聲音的位置,行了一個軍禮。

眼中露出了濃濃的哀傷。

同時,看向還沒有被突破防線的邱落方向,投去了充滿仇恨的目光。

“全體都有!第二輪攻擊準備!”之前下命令的那名機甲戰士,通過他們機甲內置通訊,對着其餘的機甲戰士下令。

“看這個情況,他們都不一定能夠挺過我們打的第一輪攻擊,有必要準備第二輪嗎?”只是他的命令卻被身邊另外一名帝國機甲戰士質疑了。

他質疑的原因,源自於他對於他們帝國研究出來的這種攻擊方式的絕對自信。

自從他們發明出了這種攻擊方式之後,幾乎無往不利。

以一名S級機甲戰士爲首,引導攻擊方向,作爲攻核心,匯聚大家的攻擊能量,所產生的威力,不僅僅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對手即使是十名S級機甲戰士,只要在他們匯聚而成的能量彈的攻擊範圍之內,最後的結果只能是飲恨而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