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的果然是貝兒,貝兒穿著很隨意,低腰牛仔褲,露出了雪白的小蠻腰,不過,衝進來的貝兒先是在鄒子川和榮夫人的臉上看了一眼后立刻在房間裡面搜索起來,甚至於連房門后衛生間都沒有放過,完全無視站在面前的鄒子川。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鄒子川和榮夫人只能一臉獃滯的看著貝兒翻箱倒櫃的找鄒子川,兩人只能無語。

難道貝兒在開玩笑,鄒子川活生生的站在面前,她為什麼假裝不認識,反而要在這個並不大的房間尋找?

「胖子那裡去了……」

終於,貝兒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鄒子川的臉上,突然,貝兒的凝固了,身體也凝固了,一張小嘴大大的張著,眼睛圓睜,看著鄒子川一動不動。

「你……你……你是鄒子川?」至少獃滯了五秒,貝兒才一臉驚訝的看著鄒子川結結巴巴道。

「我不是鄒子川誰是鄒子川?」鄒子川一臉苦笑,不過,心裡感覺一暖,彷彿又回到了星瀚機甲大學的時候了,特別是貝兒這一身清純的打扮,讓他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

「你真的是鄒子川嗎?」貝兒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

「難道還有第二個鄒子川?」鄒子川發現貝兒似乎真的有點不認識他了。

「聲音是挺像的,那你說,我們在瑞德爾帝國掉落溶洞的時候,一開始你是給我吃的什麼食物?」貝兒還是一臉不敢肯定的表情。

「我想,那食物你一輩子也不想再吃了。」鄒子川看著貝兒那疑神疑鬼的表情,心情莫名的變得輕鬆起來,這個女孩子,讓人產生一種親近感,天生有著一種親和力,當然,這種親和力也有可能是家族可以培養的。

「哇……你真是胖子啊!」

貝兒猛然朝鄒子川衝去,一下跳到了鄒子川的身上,一雙露出來的鋒臂緊緊摟住鄒子川的脖子,狠狠的在鄒子川的臉上親了一口,在鄒子川的臉上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紅印。

「咳咳,你們聊,我現在走了,晚上見。」榮夫人見貝兒把鄒子川摟抱成一團,頓時一臉尷尬道。

「啊……夫人好,嘻嘻,我好久沒有看到胖子了……」貝兒依然吊在鄒子川的脖子上也不下來,一臉可愛的表情看著榮夫人。

「沒事沒事……你們聊,晚上見。」

「晚上見!」

榮夫人匆匆的走到門邊,在開門離開的一瞬間,榮夫人回頭,朝貝兒的背影看了一下后,又朝鄒子川曖昧看了一眼,看得鄒子川臉上微微一紅。

「呯!」

金屬門發出輕微的撞擊聲,房間裡面只剩下鄒子川和貝兒了。

「胖子,真的是你嗎?」貝兒兩腿夾住鄒子川的腰,一雙手輕輕的撫摸著鄒子川那刀削一般的臉頰。

鄒子川只能保持沉默,低頭看著這個可人的女孩,這個女孩用雙腿夾住自己的腰居然沒有絲毫的羞澀,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反倒是讓人無法產生邪念了。

有時候,貝兒天真得可怕。

但是,貝兒的心機,也並不簡單!

房間裡面突然的變得沉默了,貝兒沒有再問鄒子川,而是緊緊的抱住鄒子川,頭輕輕的靠在鄒子川的肩膀上面,似乎在享受著這難得的時候。

時間慢慢的流逝著。

突然,鄒子川心臟一跳,他感覺到貝兒在輕輕的抽泣著,柔軟的身體也在微微的顫抖……

「貝兒?!」

「被動,讓我抱抱。」貝兒輕輕的抽泣著,緊緊的抱著鄒子川,不讓鄒子川看到她的臉,恨不得把自己嬌小的身體融化到鄒子川的身體裡面一般。

這是一個漫長的時間,兩人就保持著這個姿勢移一動不動,鄒子川不得不摟住貝兒的雙腿,免得貝兒掉下去。

終於,貝兒輕輕的鬆開了雙手,一臉淚痕的看著鄒子川,彷彿要把鄒子川的相貌烙在眼睛裡面。

「誰欺負你?」鄒子川眉宇之間充斥著殺伐之氣。

「沒有……我看到你減肥成功了,變得英俊了,太激動啦……」

貝兒從鄒子川的身上跳下來,擦了擦眼淚,破涕為笑。

「是嗎?」鄒子川狐疑的看著這個精靈古怪女孩子。

「是的,胖子,你變得好帥氣了,我都不認識你了。」貝兒嘻嘻笑道。

「……」

「不過,我還是喜歡你以前的樣子,傻乎乎的,嘻嘻,雖然很兇,樣子卻很和善的,你看你現在,一看就把人嚇走……」

「……」

「胖子,謝謝你!這次的任務完成得非常出色,皇浦家族已經奪回了自己的市場份額,而且,還開拓了很多其它的市場,謝謝你。」

貝兒抱住鄒子川的腰,把頭輕輕的靠在鄒子川結實的胸膛上,低聲呢喃著。

「貝兒,發生了什麼?」鄒子川雙手抓住貝兒的肩膀,用力的把貝兒推到面前,雙目緊緊盯著貝兒的眼睛,彷彿要看穿貝兒的靈魂一般。

「沒有發生什麼……沒有……嗚嗚……」貝兒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嚶嚶的哭了起來,身體劇烈的顫抖著。

「倒底發生了什麼?」鄒子川劍眉倒豎,一股殺機瀰漫。

「胖子,我答應你的事情無法辦到了……嗚嗚……」

「你答應我什麼事情?」鄒子川不禁一愣。

「做我們家族的代理人,因為有……有……有一些其它的原因,我爺爺和父親都不同意,我……」貝兒傷心欲絕。

「哦!」

鄒子川緊皺的眉頭不禁一松,滔天的殺機也消失無形。

「你不生氣?」貝兒抬頭看著鄒子川。

「為什麼要生氣?我從來就沒有答應過當你們家族的代理人,貝兒,一個真正的男人,是不會依靠女人的!」

鄒子川渾身散發出一股衝天的豪氣,他從來就沒有指望過女人成就一番事業。

「胖子,我很怕你生氣……」貝兒弱弱道。

「不會,對了,貝兒,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我要五萬架雷鳴A1重型機甲,而且,是戰鬥型,擁有遠程火控系統,後天就要!」鄒子川突然一臉嚴肅的看著貝兒。

「五萬架雷鳴A1!」貝兒合不攏嘴的看著鄒子川,一臉震驚之色。

製造一架機甲看起來是很簡單的事情,實際上還是需要一個流程,畢竟,一架重達二百多噸的機甲的零配件都有數十萬個,其中牽涉的工業體系非常複雜,哪怕是在平時,五萬架機甲的貨單也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何況是現在這戰略物資緊缺的混亂大時代。

「是的,五萬架!」鄒子川一字一頓,一臉嚴肅。

「你要幹什麼?難道你要……」貝兒眼睛赫然一亮。

「是的,米雪!」鄒子川點頭。

「五萬架,五萬架……」

貝兒咬著牙關,臉上陰晴不定,似乎在做一個重大的決定,鄒子川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貝兒。

「五萬架……胖子,為了米雪姐姐,我就送你五萬架雷鳴A1!」

貝兒突然從潔白的手指上拿下一個黑色的戒指,這個戒指看起來很平淡,但是,仔細一看,那金屬就像蘊藏著一種神秘力量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

「儲物戒指?」鄒子川的心臟莫名的一跳。

「嗯,這五萬機甲本是要送到卡薩星的,因為情況緊急,所以動用了家族最大的儲物戒指作為運輸工具,據說,這是人類聯盟目前製作的最大儲物戒指之一,總數量應該不會超過十個,我們家族花了重金才收購到一個。」

鄒子川沒有接這個戒指,他知道,這個戒指的價值要遠遠超越五萬機甲的價值,甚至於要超越一艘母艦的價值,而且,其戰略價值比一艘母艦更大,以皇浦家族的勢力也只能買到一枚,可見這戒指貴重到了何等地步。

如果他要五萬機甲,勢必要帶走這枚戒指,而帶走戒指,想要歸還給貝兒也是很漫長的時間了。

「胖子,怎麼啦?貝兒好不容易頭腦發熱一次,你可別不抓住機會哦!」

貝兒抓住鄒子川寬大的手掌,把戒指給鄒子川在手指上,輕輕的用力,那戒指居然奇迹的張大了一點,恰好戴到了鄒子川的手上,這空間戒指採用的金屬居然也是非常珍稀的金屬。

……

PS:強烈號召一張月票,一張就夠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這趙偉從出戒指中拿出了一個白色的圓球,這白色的圓球閃爍著亮白的光澤,一股駭人心神的威壓更是從中隱隱散出,這時趙偉雙目之中爆發出了一縷精光,用力一捏。

瞬間就有一股兇惡混茫的妖氣直衝頭頂,向著四周橫掃而去,緊接著就是一頭渾身是勁、滿身橫肉,高大強壯並且雙目炯炯有神的猛牛幻化而出,它的出現使這周圍的空氣直接扭曲了起來,更是引起了眾弟子的歡呼。

「趙偉啊,你居然都把這猛牛幻化出來了啊,看來這一戰我們勝利有望啊!」

「恩恩,趙偉你太棒了!」

緊隨其後,這猛牛雙角便爆發出了一股奪目的寒光,這雙角之上的空氣更是層層塌陷,不斷的發出咔咔之音,這時這猛牛抬起了右腳,猛地跺了一下,頓時地面就開裂了,陷下去了一個坑,這力道讓人看之一愣,震驚不已。

緊接著它猛地向這鐵門撞去,「轟」的一聲巨響,蕩然在這牢獄之中,這鐵門竟直接被撞飛,那有手臂般粗的鐵鏈更是斷了好幾節,眾人看到這一幕更是爆發出了一陣歡呼,紛紛向著門外衝去。

「哼,既然你縱容我,那麼我就大幹一番,我要這些妖花永不存在,全部化為灰燼!」王毅冷哼道。

他從儲物戒之中的拿出了一個方方正正的木牌,那木牌之上還有一個龜字,這正是王毅的師尊給他的,這時他嘴中默念起了口訣,雙手立馬就變得通紅一片,他手上的木牌更是爆發出了刺眼的紅光,可以說整個牢獄都隨之明亮了起來。

「烈火燎原!」王毅大聲喝道。

緊接著,這方方正正的木牌突然碎裂,一股滔天的火海頓時爆發而出,如滔滔洪水一般直衝前方,勢不可擋,那股股熱流讓人汗流浹背,那熊熊烈火讓人心神駭然,整個牢獄現在都處於一片火海之中。

那些妖花在這一刻更是發出了「嗞嗞」的悲鳴之聲,彷彿是在嘶吼、是在吶喊一般,而這突然爆發出的巨響與這讓人駭然的火海讓那些看守的弟子頓時就慌了,他們的心中也是充滿了震撼,在無輕視之意了。

「怎麼可能,那小子也就初識境大圓滿的境界,怎麼可能能發動如此強大的神通之術?」

「這下完了,這牢獄之中還有數年的養花資料,這要是師尊怪罪下來,我們都得完蛋!」

「那還等什麼,還不衝進去!」

「對對對!」

「讓著猛牛開路,一鼓作氣!衝出牢獄!」王毅大聲喝道。

「好,沖啊!」

???

眾人皆走之後,那趙偉與周羅還有王毅留了下來,皆是對望了一眼,心知肚明的向著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咦,這牢獄怎會冒出了縷縷黑煙?難道是著火了不成?」那守在後門的弟子滿是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哈哈,果真只有**個弟子看守,兄弟們沖啊!」這眾弟子已經與那看守的弟子打了起來。

那頭猛牛更是仰天嘶吼了一聲,頓時一股駭人心神的威壓與妖氣衝天而起、瀰漫四方,所有人都是不禁心神一震,此時這眾弟子們皆是神情激動了起來,更是連忙向那些看守的弟子,打出了數道靈力。

只見刀光掠影、劍氣縱橫、妖氣衝天、火海瀰漫、還有那靈力與功法更是層出不窮,這讓人眼花繚亂的激烈對戰爆發了,只聽得見那不絕如帶的轟鳴之聲,已然響徹了整個牢獄。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這些弟子此刻更是渾身肌肉都是在顫抖之中,這時激動、興奮的顫抖,他們都處在了忘我的對戰之中,已是忘記了還有王毅三人!

「轟」一聲巨響在這牢獄的後門爆發而出,更是讓這整個牢獄都為之一震,只見王毅、趙偉還有周羅三人在疾馳著,他們所過之處皆是發出了這劇烈的轟鳴之聲。

沒錯,他們就是在拆這牢獄,那一根根支撐牢獄的承重牆皆是紛紛碎裂、爆開,化作無數的碎石橫飛開來,他們三人氣勢驚人,更是勢不可擋!

片刻之間,就已到了這後門,此刻他們也是激動不已,因為他們看見了那高高在上的月亮還有那皎潔的月光,一望無際的大陸!

「哼,看來這守後門是對的了,果真有人從這裡逃出!」這弟子一臉的陰霾之色,更是已緊緊地握住了雙拳,還在全身上下凝聚出了一層靈力,已做好了這對戰的準備了。

這時那周羅頓時就輕咦了一聲,「我感到一絲靈力的波動!這附近定有敵人,而且還很強!」

這周羅的話語讓處在激動中的趙偉與王毅皆是怔愣了一下,隨後更是緊皺起了雙眉,神情嚴謹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