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快?”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看着突然出現在眼前之物,林毅心中一顫,何時見到過如此快速的魂獸了,看着眼前的巨大身軀,又是見的對方吐出的血紅的芯子,竟是內心有些顫抖,說實話,此時的林毅算是真的因爲這火莽而心中有些害怕了。

“畜生閃開!”

本以爲就此要被這火莽堵住,又是一道聲音在這山洞之中傳來,正是速度爆發到了極致的葉風凌。

面對巨大的黃金火莽,身爲天魂者的葉風凌自然也是知道這魂獸的實力,心中不敢大意,又是看的林毅陷入困境,速度陡然暴增,手中長劍旋即發出一道鋒芒,朝着那火莽的尾部急速掠去。

霎時之間,只聽得一聲“嗚嗷”的嘶鳴,碩大的莽身竟是突然蜷縮,顯然是被剛纔葉風凌的招式擊中了要害。

眨眼間的火莽已是被完全激怒,又是轉身看向葉風凌,沒有絲毫遲疑的便是朝着對方而去。

突然巨大的嘴中竟是噴出一股火焰,溫度更是高的離譜,饒是林毅能夠適應陰火的威力,此時面對這火莽卻是難以控制。

“哼,是不是有些嫩了點?”

此時看着眼前的莽身,葉風凌卻是沒有絲毫的緊張,身形急速朝着後面退去,又是一道劍鋒揮出,朝着那火莽的血盆大口之中擊去。

火莽雖然攻擊力極強,但衆人心中都明白,這種體型巨大的魂獸一般靈智都極爲底下,此時的招式也是完全能夠看得出來,竟是隻能進行最爲普通的撕咬,橫掃的動作。

“葉師兄,我等助你!”

看着現如今火莽的注意力完全在葉風凌的身上,林綺珊和盧月瞬間到達火莽的身後,一個手中長鞭衍現,另一個印訣飛速變化,不多時竟然又是變成一根透明般的長劍,朝着火莽急速射去。

霎時之間,一劍一鞭朝着莽身而去,面對着如此,長劍刺入,卻是並有見的鮮血淌出,那長鞭又是朝着火莽身軀抽打而去,“啪”的一聲,在這山洞之中傳來陣陣回聲。方纔是看的眼前的火莽鮮血如注。

“哼,想不到這畜生的防禦能力也是不弱啊!”

此時看的眼前的火莽在自己印訣的攻擊之下竟是沒有滲出血液,又是再加上盧月的攻擊纔是初見成效。林綺珊心中憤懣地說道。

“林天,方程,你二人去踩在那紫靈果,我們需要儘快擺脫這火莽!”

看着在三人的圍攻之下竟是沒有絲毫落的下風的火莽,此時的楊晴也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對着那火莽便是接連的攻擊而去。

霎時之間,受到連連攻擊的火莽在空中不斷地翻滾着身軀,顯然是吃痛難忍。

“走!”

知道事情緊急,林毅和方程兩人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速度陡然而增,朝着那紫靈冰火樹飛速而去。

然而,即便林毅兩人的速度不弱,但面對那黃金火莽卻是相形見絀了,只感覺身前突然升起一道陰風。

再次定睛一看,竟是發現這長達數丈的碩大身軀不知道何時竟是攔在林毅和方程兩人的中間了。

“攔住它!”

面對火莽的速度,葉風凌也是心中一顫,沒想到自己竟是輸給了一條畜生,體內的一股魂力陡然釋放,朝着對面的黃金火莽閃電般掠去,手中長劍也是做好了隨時刺入的準備。

於此同時,在半空之中的其餘三人也是極力地配合着葉風凌,各出本事。

“你走上路,我走下路!”

此時面對着黃金火莽的阻攔,林毅心中一顫,知道這傢伙乃是想要護住紫靈果,但自己又是何嘗不願意得到那眼前的至寶?旋即便是和方程分開,再次急速朝着紫靈冰火樹而去。

“嗚嗚”

剎那間,也許明白自己並不能同時朝着兩人進攻,那火莽嚎叫一番之後,巨大的尾巴卻是轉眼朝着更近的林毅橫掃而來。其速度之快,當即讓的其餘幾人瞠目結舌,甚至在空中還傳來陣陣的破空之聲,一道道的空氣漣漪向四周散播開去。 面對着如此的狀況,原本還是急速朝着前方而去的林毅卻是當即眼神呆滯,實在是想不到這黃金火莽竟是要對自己下手,難道是自己當時在洞中砸了它一下記恨了不成?

看着眼前的狀況,林毅又是怎麼不可能着急,當即一股魂力爆發而出,朝着那巨蟒的尾巴瘋狂爆射而去。

霎時之間,只聽的“砰”的一聲,衆人眼見的剛剛還是朝着紫靈冰火樹而去的林毅卻是已然倒飛了回來。

而此時的林毅雖然對那巨蟒拍去了一道魂力,卻是奈何這傢伙的力道實在是太過於強大,已是被擊飛,心中更是感覺一股腥甜涌了上來,片刻之後,一道血劍噴涌而出。

“閃開!”

幾乎是同一時間,葉風凌也是到了林毅的身前,雖是面對眼前的巨蟒實力相差實在是太過於懸殊,但還是挺身而去。

而卻是正在這片刻的功夫,那巨蟒的攻勢已是瞄向了急速朝紫靈果靠近的方程,只見的血盆大口已是突然張開,露出恐怖的獠牙。

“媽的,畜生擋你爺爺的財路!”

感覺身後突然靠近的氣息,方程口中大罵,還來不及伸出雙手,身形陡然一轉,朝着一旁飛速掠去,企圖躲開這巨蟒的攻擊。

然而,即便是如此,巨大的莽身還是直接撞擊在了方程的後背之上,而衆人此時又是看的這方程也是忍不住地吐出一口鮮血,竟是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着洞壁急速栽倒過去。

“滅雷斬!”

眨眼之間,此時的葉風凌已是出現在了黃金火莽的頭頂,突然大喝聲,手中的長劍更是朝着那巨大的頭部劈斬過去。

霎時之間,山洞之內精芒四射,被那葉風凌一招之下照亮的通紅。

衆人此時見着葉風凌心中皆是大驚,當日在那天焚谷之內也是沒有見到葉風凌展現過如此凜冽的攻勢,此時看着,恐怕已是將己身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

“一起上,這巨蟒實力再強橫也是沒有爪子的東西!”

此時的林綺珊見着眼前的巨蟒正遭受葉風凌的攻擊,心中有些着急,生怕不能成功,大喝一聲後,身形也是急速朝着那巨蟒而去。

眼見的林綺珊的身形前去,衆人也是不遲疑,陡然數道影子掠起。

而此時的林毅看着眼前的狀況,腦袋卻是不住地旋轉,心中道:“這黃金火莽不讓我奪取紫靈果,憑藉我自己的實力肯定是不可能就此硬闖過去的!”

想到此處,又是朝着周圍的環境看了片刻,眼神卻是猛地一顫,道:“既然這明着來搶紫靈果不可能,那何不從那水下過去呢?”

看着紫靈冰火樹周圍波光粼粼,林毅心中竊喜,而此時的葉風凌雖然沒有刺中那巨蟒的頭部,但在其身上還是留下了一道可怖的影子,霎時之間,吃痛的巨蟒連連翻滾,不斷嚎叫着朝着四周胡亂衝撞!

“就是現在!”

看着眼前混亂不堪的場面,林毅心中暗歎一口氣,旋即身形猛地一曲,又是深呼一口氣,旋即便是朝着那水下紮了去。

霎時之間,只感覺冰冷刺骨的湖水從四面八方涌來,不禁是打了一個寒顫。

但此時又是知道事不宜遲,旋即一股魂力自掌心爆發而出,對着身後射去,由此也是形成了一股反推之力,只見的水中的林毅身影急速朝着前方掠去。雖是相對於地面之上慢上了一些,但總的來說還是過得去。

此刻,半空中的黃金火莽受到葉風凌的一招攻擊,又是被林綺珊等人團團包圍,即便是身爲七階的實力,還是陷入了不小的困境。

“哼,畜生,剛纔不是還挺囂張的嘛?現在怎麼就成了這樣了?”

看着連連後退的莽身,此時的方程纔是從剛纔的攻擊之中緩過勁來,卻是對眼前的火莽連連嘲諷道。

七階的魂獸,已是初步具備了靈智的存在,而此時聽得方程的嘲諷,眼神之中當即一凝,竟是嘶鳴一聲,旋即朝着不遠處的方程掠來。

“還來?”

眼見突然發瘋的火莽掠來,方程登時臉色突變,心中更是不停打鼓,實在是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能被其盯上,身形連連後退。

“哼,畜生,再吃我一擊!”

此時看的巨大的身軀朝着方程連連逼近,葉風凌不敢遲疑,手中的長劍瞬間激射而出,凌空對着那巨蟒飛去。

“我也來!”

見着如此,那楊晴手中一道黑氣掠去,其中噼噼啪啪裂響,這黑氣竟是帶着不少的毒素。

如此,饒是那黃金火莽的實力再強,面對兩人一剛一柔的攻擊手段,還是不得不正視了,當即又是嚎叫一聲,朝着一側閃去,企圖就此躲過攻擊。

然而,也正是在此刻,在場的衆人卻是突然聽的那水中一陣炸響,旋即又是見的一道黑影掠起,急速朝着前方而去,其目標正是在紫靈冰火樹上的紫靈果。

衆人心驚,又是看向那黑影,卻是發現正是林毅,登時心中極爲歡喜。

只聽的方程當即便是大笑道:“哈哈,果然是北斗門的門主,此種方法也是能想出來,我方程今生對你林天是心服口服呀,簡直是和我那大哥有的一拼!”

此時方程只顧着對林毅誇讚一番,卻是不想腦海之中又是將眼前的北斗門門主和心目中的大哥相比較了一番,誰能知道,這眼前的林天便是林毅呢?

“嗚嗚!”

此時的火莽自然也是見到快速朝着紫靈果而去的林毅,心急如焚,也不顧衆人的攻擊,再次朝着林毅急速撲去。

然而,面對和紫靈果近在咫尺的林毅,衆人心中又何嘗不知道這是最好的一次機會呢?自然不會讓這黃金火莽攪了局。

只見的葉風凌在內的四道身影旋即不約而同地閃動,各種攻伐更是朝着那火莽飛速而去。

霎時之間,這山洞之內種種精芒綻放,讓的周圍的石壁顯現的有些瑰麗起來。

“咚咚咚”

數聲撞擊響起,道道攻伐擊打在火莽的身上。而也正是在此刻,林毅手掌一番,已是將眼前一顆青色的果子摘到手中。 “哈哈,畜生,現在這果子在我手上,看你還想說什麼?”

此時的林毅身形急速閃動,直接朝着那洞口奔去,手心之處卻是傳來一陣炙熱的感覺,甚至是比上那陰火還有過之無不及。

“沒想到這樹木傳出來的完全是寒氣,這果子卻是至陽之物,要不是小爺我平日裏就身懷陰火,此時面對這果子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看着手中那青色的果子,林毅心中感嘆,旋即便是將此物收入空間指戒之中。

然而,幾乎是同一時刻,只聽的那火莽嘶鳴一聲,旋即便是朝着林毅飛速撲來,甚至傳來陣陣破空之聲。

“林天,儘量衝出峽谷!”

此時衆人看着林毅得手,知道那火莽必然是窮追不捨,對着林毅吼道,旋即一個個也是朝着巨大的莽身攻擊而去。

如此一來,那巨蟒本就是被衆人傷的不輕,此時卻又是如此功法手段,自然是難以躲閃,只見的一道道的攻伐撞擊在巨蟒身上,竟是見着身長數丈的巨蟒直接撞擊的側飛出去。

只聽的整個山洞之內當即傳來一陣“轟隆隆”的撞擊之聲,又是見的山洞之內轉眼冒出一陣陣的塵埃,一時之間瀰漫整個空間。

“大家一起撤!”

看着那巨蟒撞擊在山洞石壁之上半天爬不起來,葉風凌旋即道。衆弟子不再遲疑,一道道身影更是朝着山洞的出口閃去。

“嗚嗚!”

面對衆人的逃跑,那黃金火莽自然是心急如焚,旋即嘶鳴一聲,也是不顧身上那血肉模糊的傷勢,再次朝着衆人追去。

然而,此時的幾人已是逃到砰山洞的出口之處,而林毅更是朝着立於那峽谷處眉頭緊皺,等着衆人出來。

“封了出口!”

見的如此狀況,又是看的那黃金巨蟒猙獰的面孔,林綺珊聲色俱厲地說道。

“衆人一起上!”

眼見那巨蟒距離衆人不過十餘丈的距離,衆人吶喊一聲,旋即便是朝着眼前的山洞之頂爆發出一道道的攻勢。

剎那間,塵埃四起,又是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巨響,只見的眼前數十丈高的石壁轟然倒塌,而無數的巨石更是朝着山洞出口砸去。

“撤!”

眼見的巨石砸駱,又是看得那塵埃之中的黃金巨蟒極爲悽慘的面孔,衆人齊齊後退。

不多時,那一塊塊巨大的山石已是將整個洞口完全封閉,而也正是因爲此,身達數丈的黃金巨蟒同樣被封鎖於其中。

“大家先行離去吧!這巨石雖然極大,但想要困住那畜生恐怕還做不到!”

見的眼前的狀況,衆人也是不再遲疑,雖然已是取勝,但身爲七階實力的魂獸真的爆發出去全部的力量有多恐怖,在場的人誰也沒見過,而此時最好的選擇自然是先行離去。

說罷,衆人不再遲疑,皆是離去,留下那被封鎖起來的山洞。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