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魔窟是原本是天地之間陰穢之氣最重的地方,按照上古流傳下來的說法,這裏也是最容易產生妖魔鬼怪的地方,所以才稱爲魔窟。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血焰可能就是看中這點,纔派人進去不知道幹什麼勾當。

又因爲魔窟是天地間陰穢之氣的聚集地,所以不能破壞魔窟,不然這些陰穢之氣一散開後會很危險。

這魔窟的存在向來是很隱密也很危險,所以歷代向來處於被封印的狀態,並由各地的靈學派門嚴加看管。

“那麼斷了那所謂的陰穢之氣,不就沒有這些事了麼?”夏羽斐淡淡的問道。

葉懷搖了搖頭說道:“那是不可能的,這陰穢之氣本身就是來自於天地之間。它是人類所有的貪婪、怨恨等負面情緒彙集而成的。只要有人就會有陰穢之氣,所以我們只能對其加以封印和看管了。”

“既然封印了,怎麼會被血焰進去的?裏面現在是什麼情況知道麼?”夏羽斐又問道。

葉懷依舊搖了搖頭說道:“暫時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血焰是怎麼解開封印的。我們到的時候已經這樣了,只有極力的將其再次封印上。龍組那邊說等會可能會派人進去看看。”

這時龍三也走到了夏羽斐邊上說道:“夏先生,等會我讓龍九和龍七陪着你進去。我得在外面作爲聯絡官,你進去後把這個特質的藍牙耳機帶上。以便我們隨時可以取得聯絡,至於崑崙方面,如果你們也有人要進去的話,請先告知我一下。”

夏羽斐結果龍三交予的小型耳機,又淡淡的問道:“龍七和龍九那個身手好一些?”

“龍九,她應該是龍組小輩中最厲害的了。”龍三回答。

“那好,就讓龍九跟着我們,龍七就不用了。人多反而不好。”夏羽斐淡淡的說道。

“我也去。”葉若秋冷漠的開口說道。

“大小姐!家主的意思是讓您等他到了再行動。”葉懷聽罷,立刻阻止道。卻被葉落秋冷冷的眼神一掃後,吞了吞口水閉上了嘴。

龍三點頭,又將一個耳機交給她,隨後又叫來了龍九。四人稍微準備了一下後就進入了魔窟之中。

才進入洞中,夏羽斐就覺得迎面撲來了一股冰冷而陰森的氣息。幾個人不由的打了一個冷戰,而且頓時覺得有些心煩意燥了起來。

“這就是陰穢之氣,大家意守心明,不要被其影響了。”走在第一的葉若秋開口提醒道。

夏羽斐走在隊伍的最後,隨手丟了幾個到達系統三層後就能使用的淨化術出去。前面的三個女子只覺得渾身似有一股清泉入體般,剛剛的心煩之氣隨即消失殆盡。

葉若秋回頭看了一眼隊伍最後的夏羽斐問道:“你做的?”

夏羽斐淡淡的點了點頭,又隨手一揚,兩個白色的光球瞬間將原本黑暗的四周照的通亮。又控制着一隻光球懸在葉若秋的頭頂,一隻則懸在自己的頭上。

龍九這時才帶着一絲驚訝正眼看這夏羽斐,這男人到底是什麼人?怪不得龍三極力推薦他來參與這次的事情。想不到居然能使用失傳多年的“術”。

而方小蠻和葉若秋都見識過夏羽斐的火球術的厲害,並沒有多少驚訝。葉若秋點了點頭後繼續往前走着。 魔窟的洞口看上去似乎不是很大,但是裏面卻是別有洞天,越是深入越是寬大。而且坡度一直漸漸往地下延伸着。走了估摸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夏羽斐大致算了下,此時他們四人應該快要到達地表下了。

怎麼會有這樣的地方?夏羽斐邊利用神識警戒着四周,邊細細觀察了起來。只見這洞窟內排滿石柱,但是這些石柱卻又不是鐘乳石,而是看起來漆黑沉重的石材。

石柱表面非常的平滑,這倒是有些像是人爲磨成的。而且這些石柱看似雜亂無章,但卻真的做到了亂中有序,夏羽斐似乎看出了點什麼名堂,但卻又不太明白。

“是上古八卦陣。”尤此時在識海中幽幽的說道。

上古八卦陣?這是什麼?夏羽斐採用心靈溝通的方式於尤對起話來。

他知道平時雖然尤很少關注自己的事情,但是一旦這貨關注了就說明這件事情都不同小可。只見識海中的尤嘆了口氣說道:“想不到居然在這裏還能看到這上古的陣勢,不過這些陣勢也不全,否則以你們現在的修爲根本就走不出這個地方。”

接着他解釋了這所謂的上古八卦陣又名鎖妖伏魔陣,當初在他的那個時期,這個陣也沒少讓他損兵折將。這陣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凡是進入此陣的人,找不到陣門的話就會一直被困在裏面,永遠都不要想出去。

而那些漆黑沉重的石材則能反射一切法術攻擊,對物理攻擊也能無效。所以根本不能從內部將其破壞掉。

正說着,前方卻傳來了陣陣的血腥氣味。葉若秋停下了腳步,夏羽斐往前望去,只見前面不遠處的地上躺着兩具人型的屍體,臉上還帶着那無嘴狐狸的面具,這分明是血焰的人。

屍體的邊上還有幾攤墨黑色的血水,讓夏羽斐不禁想到了那名叫霧魁的怪物。只是他們怎麼會死在這裏?難道是和霧魁發生了戰鬥?可是他們難道不是一起的麼?

葉若秋走上前去,喚出了她的殘雪劍挑翻着屍體進行檢查,這兩個血焰的身上皆有多處被利器劃破,這又讓夏羽斐想到霧魁四肢上帶有的利刃!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窩裏反了?

葉若秋像是看出了夏羽斐的疑問一般,冷冷的開口說道:“霧魁似乎不是血焰的實驗體。早在幾百前,崑崙的記載中就有關於這種怪物的記錄。應該是原本就居住在這魔窟中的妖物。”

妖?夏羽斐皺眉,有些吃驚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妖。不過又想到既然自己識海中都有一個魔神大人,還有那一直沒有出現的神氏的繼承人。那有妖也算是正常的,隨即也就釋然了。

“大叔,我們繼續走吧。”方小蠻拉着夏羽斐的手,眼中盡是興奮的神色,說道,“這些人既然和那個怪物不是一起的,那就一定還有打架,我們快去找找唄。”

見方小蠻看到屍體居然一點都不怕,還有些躍躍欲試的模樣。夏羽斐無奈的點頭,他好奇既然這裏佈置的是所謂的上古八卦陣,那麼這些血焰是怎麼通過的?

“還是讓我走在前面吧,這裏似乎有些邪門。”夏羽斐說完走到了隊伍最前面。

“是陣法。”一直都未開口的龍九突然開口說道。

夏羽斐好奇的望了一眼她,有些驚訝的問道:“你懂這個?”

“是。不過這個只在記錄中看過,鎖妖伏魔陣。應該就是困住妖物不讓其出去的。”龍九看着周圍的漆黑色石柱說道。

“能破解麼?”葉若秋皺着眉問道,對於陣法這些東西自己知道的還真不多。

龍九緩緩的搖頭道:“不能,只能找出陣門,需要時間。”

“跟我走吧。”夏羽斐拉着方小蠻率先走了開來。

龍九見夏羽斐這麼自信的往前走,不由又好奇起來這人的來歷。難道他什麼都會麼?葉若秋處於警戒的原因這下走到了隊伍最後。

夏羽斐在尤的指點下慢慢的往前走着,一路上不時能見到血焰衆的屍體和墨黑色的血水。

“這些血焰進來多久了?爲什麼這些屍體看上去像是死了沒多久一樣?而且有些屍體上連血跡都沒幹。”夏羽斐淡淡的問道。

“十八天。”龍九冷冷的回答道。

夏羽斐到是有些好奇問道:“這麼確定?”

龍九聞言,只是冷漠的瞥了夏羽斐一眼,就不再說話。

“大霧出現的日子是十八天前,應該就是血焰打開魔窟結界的時候。”葉若秋開口解釋道。雖然她在外人面前十分的冷漠,但是對於夏羽斐她還是能正常的說點話的。

不過即便如此,夏羽斐還是沒辦法將她和在學校中的李老師聯繫起來。似乎這根本就是兩個人似的。

夏羽斐點了點頭,正想在說點什麼,忽然神識中出現了幾隻怪物的身影。

“小心,前面有怪物!”夏羽斐低聲提醒着。

不過那些怪物似乎也感應到了夏羽斐一行人的存在,快速的靠了過來。只是幾個呼吸之間,那些怪物已經出現在了夏羽斐的面前。

只見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三隻霧魁,和一隻有着牛的身體、熊爪、蛇尾、虎頭的怪物。此時它的熊爪上正抓着一隻人的手臂在啃。

方小蠻見此,臉色微微發白。輕呀了一聲後,下意思的抓進了夏羽斐的手。

“這是卯巡!大家小心,這種魔物力氣很大,而且皮厚,普通攻擊根本對其沒用!”葉若秋手持殘雪劍開口提醒道。

那三隻霧魁本來手中也有肉塊,但見到了四個活生生的人後立刻“嘰嘰嘰”地笑了起來。

“女人。。。美女。。。嘰嘰嘰嘰。。。上。。。”一隻霧魁剛說完,三隻便朝三個女生射來!

三個女人這時的反應各不相同,龍九冷哼一聲後立刻朝她的那隻霧魁衝了上去,也不見手上有何動作,只覺空中不時的寒光閃過。那隻霧魁居然就被切成好幾塊後化成了一灘血水。 葉若秋先是揮劍格擋住了眼前的那隻霧魁,隨後手上的白色殘雪劍居然化出了一層金光將劍身包圍住。葉若秋隨即揮劍往霧魁身上砍去,那隻霧魁下意識的伸出爪子格擋,居然被一劍劈去了爪子,又劍鋒一轉往其頭上砍去,霧魁都未來得及躲閃就被看下了腦袋。

而衝向方小蠻那隻霧魁,卻是在半路之上就被夏羽斐連續的石子與壓縮空氣彈打成蜂窩,根本就不用方小蠻動手。

那隻叫卯巡的妖物見同伴這麼容易就被解決了,不由將手中的食物快速吃光,然後似乎很滿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說道:“幹。。。”

夏羽斐有些沒有聽懂,皺着眉剛要問它在說什麼,卻聽卯巡又繼續說道:“幹。。。死你。。。們。。。”

它才說完,龍九又立刻衝了上去,這次夏羽斐是看清楚了。原來那些空中不時出現的寒光是一種很細的銀絲,這個可能就是龍九的武器。

此時那些銀絲已經在卯巡的身上繃得緊緊的,但是卻絲毫切不開它的皮膚。龍九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隨即聽到葉若秋喊道:“讓開!”

龍九隻覺背後惡風打起,下意識的往邊上一躲,就見一道劍氣撞在了卯巡身上,割出了一條深深的傷口來。

“幹。。。死。。。你們。。。”卯巡似乎動了怒,身上的肌肉開始往外擴了起來。

龍九的銀線此時緊繃在卯巡身上,似乎隨時都有被蹦端的跡象。龍九微微皺了皺,見另外三人又有所動作,立刻冷言說道:“不要動。”

三人本來想趁龍九綁住卯巡的時候一同上前將其結果,卻又聽龍九如此一說,當下都愣了愣隨即停了手。

龍九的手上快速結印,輕聲嚀道:“天火蛇舞。”

只見空中的銀絲上突然竄出一個小小的火苗,那火苗沿着銀絲開始竄動起來。彷彿像是一天火蛇在空中舞動。

火蛇很快將空中所有的銀絲上都附上了火焰,此時葉若秋與方小蠻纔看清,原來空中早就佈滿了細如髮絲的銀絲,火蛇最後竄上了緊裹在卯巡身上的銀絲。

“幹。。。”卯巡瞬間就被燒的焦黑,留了最後一句粗語後化作了一灘黑色的血水。

結果了卯巡後,龍九一言不發的收回了銀絲。夏羽斐繼續拉着方小蠻往前走去,到是方小蠻不時回頭看看走在她身後的龍九,最後對夏羽斐說道:“大叔,她的那個銀絲好帥啊。”

“銀蠶。”龍九冷冷的開口。

“啊?”方小蠻一時沒有明白過來,愣了愣後纔對龍九問道:“你說你那個銀絲叫銀蠶啊?”

方小蠻問的時候是放開了夏羽斐的手,貼近龍九的臉問的,想不到冷漠的龍九臉上居然泛起了陣陣紅暈,有些尷尬的移開了視線,輕聲的嗯了一聲。

夏羽斐微微皺眉,腦中劃過一絲邪惡的想法,隨即又搖了搖頭。不會的,不會的。自己的想法太荒謬了。

衆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卻見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個岔路,一共有三個洞口,看上去都是一模一樣,而且路邊也沒有任何的打鬥痕跡,根本判斷不出血焰的人是從那條路進入的。

葉若秋這時從隊伍的最後走了上來,不時的望着洞口和路邊,甚至還走到一個洞口的邊上蹲下身子,摸了摸地上的泥土。

夏羽斐對於她的動作比較好奇,以爲她會施展什麼法術之類的東西,幫助衆人找到正確的路口。於是就走到葉若秋的身後俯下身子細細看了起來。

結果他才俯下身子,葉若秋卻轉身站了起來。兩人毫無徵兆的撞了個滿懷!夏羽斐的身體就這麼壓在葉若秋的身上倒了下去。

“啊!”最先叫出聲的不是兩個當事人之一,而是方小蠻。她見兩人忽然之間趴在地上,而且大叔居然還撲在另一個女人身上。她叫了一聲之後,第一反應居然是羞得捂住了雙眼,但又孩子般的從指縫中偷瞄着兩人。

龍九依舊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兩人,而葉若秋的臉上早已泛起了紅暈,她的雙手本來在倒下的那一刻本能的抱住夏羽斐,此時卻不知道往哪裏放。

夏羽斐更是尷尬無比,自己居然就這麼抱着個女人倒下了,而且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處傳來一陣柔軟。

夏羽斐立刻想到葉若秋的那一對高聳的玉巒,更要命的是他的鼻子中也又一次傳來葉若秋那股特有的淡淡幽香,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個救治的夜晚。。。

葉若秋見夏羽斐雙眼忽然失神,就知道他想到了那個晚上,雖然那個晚上自己是一點意識都沒有。但是事後想來也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想到這裏葉若秋的臉更紅了。

夏羽斐尷尬的撐起身體,正要準備起身,卻見身邊的洞中忽然衝出了一個霧魁向自己襲來。他一緊張,手居然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葉若秋的胸部。

龍九在那個霧魁衝出的第一時間就出手了,依舊一個漂亮的衝刺,銀蠶在空中舞出了一道道冰冷的寒光,霧魁就被切成了好幾塊。

但是夏羽斐和葉若秋此時的臉上都能滴出血來,兩人此時都已經起身。葉若秋的手本能的抵在胸前,而夏羽斐則是看了自己的手有些發愣。

“好大。。。”方小蠻這時卻要死不死的說了句這話。三人的目光不由都望向了她。

卻見這小傢伙滿眼羨慕的看着葉若秋的胸部,又失落的看了看自己的胸,最後說了句讓夏羽斐想死的話。

“怪不得大叔來時說我是小蘿莉,原來他喜歡大的。。。”

聽完這話後,葉若秋嬌嗔的橫了夏羽斐一眼。夏羽斐則一手捂住了眼,這真是讓他太沒臉見人了,自己什麼時候說過方小蠻的熊小了?

結果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龍九卻輕輕的說道:“我喜歡。”

其餘的三人都霎時瞪大雙眼望着龍九,只見她的臉上雖然依舊冷冷冰冰的,但卻有一股紅暈淡淡的爬上了冰冷的臉蛋。

“你喜歡我呀?”方小蠻是三人中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她指了指自己問道。

“嗯!”龍九紅着臉點頭。 夏羽斐簡直要瘋掉了!這個龍九看似冷冷冰冰,殺氣瀰漫的,想不到還是個同性戀!這龍組都出點什麼怪胎啊?先是龍七現在又是龍九,以後是不是還要出個龍十一啊?

正當夏羽斐無語問蒼天之時,卻聽到方小蠻歡天喜地的說道:“太好了!我也好喜歡你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