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逛了一上午了,自己買了不少東西,倒是剛才在馬車上說要買夏裳的顧大哥,可是什麼也沒買。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沈月容急忙上前:「顧大哥,你給我買了這麼貴的簪子,我也得買點東西送你,你想要什麼?」

顧景淮看了一眼身邊的沈月容,沒有說話,只快步走進了墨齋。

沈月容愣了一下,想起來自己剛才在車上說過要給弟弟買些筆墨紙硯,畢竟現在在王秀才家讀書,一年才二兩銀子也不能筆墨紙硯都讓王秀才負擔。

沈年華現在還是練字階段,沈月容就沒有買太好的紙,只給沈年華挑了一些便宜的竹紙和一隻毛筆及普通的硯台。

又給自己的酒坊挑了兩本賬本和簡單的筆墨紙硯,還定了一個私人印章。

最後給王秀才買了一些上好的宣紙,挑選完這些,準備拿著去付錢。

這時顧景淮伸過來一把扇子。

沈月容接過扇子打開一看,扇面是一副梅竹寒禽圖。

寒鶯棲立梅梢,刻劃柔和。梅枝用筆也蒼勁,竹枝葉勾撇筆力堅廷,倒是一副好畫。

沈月容看著顧景淮由衷的稱讚道:「這梅竹寒禽圖真不錯,畫的是剛柔並濟。」

顧景淮看著沈月容傻傻的樣子,說道:「你不是要送我東西嗎?」

沈月容這才回過味來,趕緊拿著扇子和挑的紙筆一起拿去結賬。

在墨齋又花了近一兩銀子,逛到這會兒也臨近中午了。

三人去吃了頓簡單的飯食,沈月容準備下午接著逛,顧景淮因為有事要處理,就先行離開,只吩咐黃管家跟著。

沈月容心有不舍,也只好微笑著揮手告別,也不知道下次再見是何時了。

她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敗家,一下午買起來也不手軟。

沈月容買了綠豆糕、開口笑、醬豬頭肉、醬牛肉、酒坊的鍋碗瓢盆……這一大堆東西小山一樣就要把黃管家都淹沒了,沈月容怕他被壓倒,自己也提了幾份。

雖然這些東西只花了五兩銀子,她已經心滿意足了。

果然女人只要買買買,就會開心。

買完后,沈月容犯起了愁,這買的爽了,可怎麼拿回家啊?

黃管家看出沈月容的擔憂,提議到:「沈姑娘,去雇個馬車送你回家。」

沈月容搖搖頭:「馬車太貴了,去雇個牛車就好。」

牛車晃悠晃悠的哪有馬車舒服,黃管家又說道:「你別擔心,雇馬車的費用我來出。」

沈月容依然拒絕:「我不是付不起馬車的錢,而是覺得一個人雇個大馬車太浪費了,路也不遠,沒有這個必要,牛車就行了。」

黃管家有些驚訝也有些欣喜,這沈姑娘如此節儉樸素,果然和那些富貴家庭出生的妖艷貨色不一樣。

沈月容跟黃管家去雇了個牛車,一趟要三十文,沈月容有些許肉疼,但是看著這一堆東西也就爽快付了錢。

酒坊缺的東西還很多,尤其打算釀原酒需要買糧食,下回進鎮子可得帶上人來了。

黃管家目送沈月容坐著牛車離開,直到看不見牛車的影子,這才轉身也離去。

沈月容買的東西裝滿了牛車,悠閑的坐在上面,心情十分的好。

剛進村,大家看到沈月容坐著牛車,牛車上買的大包小包,開始議論紛紛。

「看來這沈家是真的發財了,買這麼多東西,還雇著牛車回來,這還不得花好幾倆銀子嗎?」

「聽說劉冰人都替自己家兒子上門提親了,這回頭劉家小哥要是考上秀才,這沈家日子不是更得風生水起嗎?」

有閑又好事的人們跟著沈月容的牛車到了沈家門口。

沈月容把買來的東西從馬車上挨件的往家裡搬,邊上看熱鬧的人還不準備走。

「你看那個,好像是醬貨,嘖嘖嘖,真有錢,居然去鎮子上買醬貨吃。」

「那個是衣服吧,天啦,買這麼多衣服,都不知道買布回來裁,真是敗家啊。」

一品駙馬爺 「那個不是點心鋪的包裝嗎?這沈家是真的發達了啊,都買起點心來了。」 村子不大,沈月容今天又這麼招搖,很快風聲就傳到了林沐秋的耳中。

本來林沐秋聽劉老太說沈大山等她回去商議婚事,她迫不及待的就想回去。

後來是因為林老太阻止,說這麼快回去,生病的事情會穿幫,讓她再等上兩天。

現在她聽說沈月容買了這麼多東西,眼睛通紅,只想著回去討點好處。

林沐秋抱著沈京,顛顛的就往家裡趕,累的上氣不接下氣,卻依然腳下生風。

沈月容正在家裡跟沈大山和沈年華收拾今天買回來的東西,沈大山和沈年華試穿新衣服,兩人都非常的滿意。

沈大山雖然有些心疼錢,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尤其看到自己閨女買了兩套十分漂亮的羅裙,心裡十分的開心。

在沈年華的要求下,沈月容去換上新買來的綠羅裙,頭上插著白玉簪子,出來給沈大山和沈年華看。

沈年華一臉的崇拜:「哇,姐姐好漂亮啊,王爺爺說的閉月羞花,就是姐姐這樣的嗎?」

沈月容笑著看著弟弟,摸摸弟弟的腦袋。

沈大山看著自家女兒越來越像林沐春,不禁有些傷感。

但心裡還是十分歡喜的,女兒穿上好衣服,要是再搭一些漂亮首飾,收拾起來絕對不比那些富人家的小姐差,再加上家裡的酒坊,也夠配得上顧縣令了。

就算夠不上縣令,配個秀才、地主兒子之類的也是足夠的,這麼想來,那個劉楓倒不是什麼良配了。

沈大山對沈月容交代道:「月兒,你下回去鎮上,再買些個銀簪子,這石頭簪子看著不大氣,然後再買些胭脂水粉的。」

沈月容聽到沈大山以為這白玉簪子是石頭簪子,只笑笑也沒有多解釋。

要是爹知道這是顧大哥送的,只怕又要多想了。

「噗通」一聲,院門被推開了。

林沐秋看著眼前三人都穿著新衣裳,心裡急的百抓撓肝。

他趕緊把京兒放在一旁,滿臉通紅的走上前說道:「你這都買了些啥呀,給我看看。」

說著就毫不客氣的上手划拉起來,在一個袋子里划拉到豬頭肉還塞了一口肉在嘴裡。

毫無形象的吃的滿嘴油光,跟餓狼似的。

最後划拉半天也沒划拉到她的衣服,她紅著臉喊道:「你們都穿著新衣裳,怎麼就我和京兒沒有?」

沈月容拿出那塊平棉布,扔給了林沐秋:「這是給京兒扯的好平棉,你的身材買不到成衣,下次你自己扯布去。」

林沐秋一張臉羞的通紅,自己確實買不著成衣,每次都只能扯了布回來自己裁,別人能裁兩身的布,到她這裁一身都勉強。

但是買了這麼多東西,她不甘心就得了這一塊平棉布,又繼續划拉著。

直到划拉到了那對珠花簪和木簪子,她趕緊拿了珠花簪子緊緊的護在懷裡:「這總是給我買的吧,你一個十四歲的小丫頭片子哪裡需要這花俏的珠花簪子。」

沈大山看不下去了,呵斥道:「你幹什麼?月兒花自己的錢買的,你搶什麼搶,趕緊放下。」

林沐秋死死護著珠花簪子,就是不撒手:「怎麼不能給我了,我也是她娘,賺了錢買了東西不該給我一份嗎?她頭上有那根石頭簪子不就夠了嗎?」

沈月容直翻白眼,這林沐秋真是打不死的小強,一回來就來添堵,好在這玉簪子的價值她不知道,不然還不知道會使什麼賴。

她只好耐心解釋著:「你想要珠花簪子我下次去鎮子給你買一對就是了,這是我買來送給劉奶奶的,比較老氣,不適合你。」

林沐秋只把沈月容的真心話當成是推諉之詞:「怎麼不適合了?我看就適合的很,我就要這個珠花簪子,你下次再買了送你劉奶奶不就好了。」

說完,林沐秋把珠花簪子放在了衣服里,抓著那塊平棉布,還順手拿了兩包點心,就趕緊回了屋,生怕沈大山和沈月容逼她交出珠花簪子。

沈大山一臉的無奈,沈月容也直後悔,剛才應該先把買給王秀才夫婦的東西先送過去,誰也沒料到林沐秋回來的這麼突然,又這麼的不要臉面。

沈大山先開了口:「月兒,那你就下次再給你劉奶奶買珠花簪子,爹爹給錢。」

沈月容雖然無奈,但是為了讓沈大山寬些心,只好毫不在乎的說道:「爹,一對珠花簪子能要多少錢,沒事,娘喜歡就拿著戴吧。」

說著又挑了一些醬貨和吃食,還有一床新的被套給了沈大山:「爹,你拿著這些吃食去看看京兒吧,都好幾天沒見著了,我和弟弟拿些東西給王爺爺送去。」

沈大山感覺到自家女兒的懂事與不易,心裡十分的受用。

女兒賺了錢買東西,還心心念念著後娘生的小第弟,並沒有因為不是親娘所生而薄待他。

林沐秋如此無理,為了家庭和睦,不讓自己難做,女兒也沒多跟自己訴苦。

沈月容因為珠花簪子的事情有些鬱悶,後來想了想,決定先把那木簪子送給劉奶奶。

好在自己買的深色的,倒也是老少皆宜,而且自己現在有那個玉簪子戴著,也夠了。

她拿上筆墨紙硯和木簪子,又挑了點醬牛肉和綠豆糕,就牽著弟弟去了王秀才家裡。

王秀才看到沈月容給買了上好的宣紙,一直搖頭拒絕,說什麼也不收下。

最後沈月容只好說:「王爺爺,這些筆墨紙硯是買來你和弟弟一起用的,教寫字總需要筆墨紙硯的,這些本來就該做家長的買,你看著上好的宣紙,弟弟在這上面學寫字,才能把字寫的更好不是?」

王秀才只好收下了這些宣紙,一直反覆摸著。

這家裡雖然不缺錢,但也不是什麼富裕人家,一直用的都是竹紙,這宣紙果然是不一樣。

又薄又白,也沒什麼雜質,王秀才很是喜歡。

沈月容又給劉氏拿出了木簪子,不好意思的解釋著事情的經過。

劉氏倒是很爽朗,直接把木簪子往頭上一戴,照著鏡子一臉得意的說道:「這自己家閨女買的簪子就是不一樣,真好看。別再給我買那什麼珠花簪子,花里花哨的,不適合我這老婆子,這木簪子就好得很。」

沈月容趕緊上前,摟著劉氏的肩膀:「那是因為我劉奶奶老來俏,頭上就是別根筷子也好看的很。」

三人被沈月容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林沐秋這邊也在屋子裡帶著珠花簪子,在鏡子前左看右看,怎麼也看不夠。

這珠花簪子雖然不算貴,但是不頂吃,不頂穿的。

這種首飾對於窮人家的婦人,就是頂級奢侈品了。

哪怕就是結婚,林沐秋也只買了一根很細很細的銀簪子,戴在她龐大的腦袋上,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現在得了這對珠花簪子,心裡美滋滋的,她一邊吃著豬頭肉一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這死丫頭對隔壁的六嬸倒是真捨得花錢,又是吃豆腐腦又是買簪子的。

但是這死丫頭賺錢了對自己倒是也有好處,她這麼多錢總歸要買些好的吃食和好的首飾,到時候想辦法弄一些過來,總是不虧的。

林沐秋心裡旁算著,沈大山黑著臉提著東西走了進來。

沈大山去豆弄沈京,這沈京也快兩歲了,會走路會說話,就是話說的少一些。

但是一般男孩子說話都晚一些,這倒是不打緊的。

「爹爹,抱抱。」沈京也好些天沒看見沈大山了,見了直膩著沈大山。

沈大山寵溺的把沈京抱在懷裡,早沒了剛才的黑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