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財寶的數量,實在巨大,如果一樣樣清點,恐怕千萬年,都清點不完。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秦逸索性也不管具體數量有多少了,反正都是自己的了。

他的右眼化為綠色,鯨龍吸水的力量,如狂風巨浪,席捲整座陵墓。

陵墓中的聚炎丹,財寶,法寶,全都被卷進颶風,收進千幻世界珠里。

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秦逸才將整個陵墓,都搬空了。

如果讓想要陷害秦逸的那些人,得知秦逸不僅斬殺了一頭千年屍王,得到了對方價值連城的屍核,並且還搬空了這麼一座富可敵國的大墓,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這次的測試,雖然遇到了一點波折,但是遠比想象的要順利,收穫也豐盛得多。距離回去,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這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在這殭屍泥潭,好好歷練一番。」

秦逸心道:「這裡面積巨大,宇宙各個空間,都連通這裡,除了被我斬殺的這頭殭屍帝王,一定還有其他的殭屍帝王,能多找到幾頭,將它們擊殺,我的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

秦逸心思縝密,要不了多久,心中就已經完成了接下來計劃。

「剛剛和殭屍帝王,還有神魔戰鬥的時候,有不少細節,值得我好好琢磨,正好這座大墓,處于山岳氣運的中心,我在這裡領悟一下,效果比在其他地方,必然好上許多。」

秦逸的腦中,對之前的戰鬥,也有諸多疑問,需要思考。

「為什麼我能凝聚出金人,就算是我真氣渾厚,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凝聚出神魔法相,第二形體,這可是至少炎師境界,凝結出金丹后,才可以做到的啊!」

秦逸盤膝坐在大墓中心,閉上雙眼,聚精會神,腦海之中,之前戰鬥的場面,在腦海中,一遍遍仔細回憶。

每一個細節,秦逸都反覆揣摩,思索,不知不覺,又有了新的領悟。

這一場戰鬥,是秦逸少有的磨練,對他實力的增長,幫助無比巨大!

殭屍泥潭,不分日夜。

不知不覺,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所有的戰鬥過程,都在秦逸的腦海里,消化完畢。

可以說,如果讓秦逸和殭屍帝王再戰鬥一次,秦逸完全可以,將對方輕易擊殺!

就在秦逸睜開雙眼的剎那,他的體內,兩顆種子,破土而出。

嗷!

蒼茫宇宙,傳來震天怒吼!

PS:求鮮花鮮花點擊收藏,還沒收藏的兄弟們,點一下加入書架,每天煉神有更新,都會提示你,舉手之勞,卻是給我最大的鼓勵~~~今天的鮮花,也都毫不猶豫投給我吧,新的一周,新書榜能不能給力,我在更新,也需要兄弟姐妹們給我力量! 「有人皮?」聽說縹緲翁還留下了人皮,郝仁頓時興奮起來。之前,縹緲翁留下兩本《劫經》,雖然那兩個都是羊皮卷,與這個人皮也很接近。

「是的,縹緲翁當時直接從死人的身上剝下一塊皮,在上面畫了些什麼,然後交給我們保管,還說留待有緣人來看!」公貔貅說道。

又是留待有緣人!郝仁不由得想起了在麒麟巢穴看到石壁上畫有北斗六星的圖案,當時麒麟老祖也說,那是縹緲翁故意畫在那裡,留待有緣者看的。這老頭真有意思!

「人皮呢?拿出來讓我看看!」郝仁對公貔貅說道。

公貔貅則抬頭對高台上的母貔貅說:「把那張人皮扔下來,讓小神仙看看!」

很快,母貔貅就把扔了一張薄片下來,郝仁伸手一勾,手中的「煩惱絲」吐出,遠遠地把薄片纏住,拉回自己的手中。

那果然是一張人皮,上面畫了一幅地圖,很顯然就是秦始皇陵墓的地圖。在最中間的部位,還專門做了篆書的標註:「此門禁行,入者必死。」

地圖的下面,有幾行同樣是篆書的小字:「罡風之威,非五行至寶集於一身不御。五行缺一,則為罡風所趁,切記切記!」

看到這裡,郝仁算是明白了,縹緲翁是以犧牲自己身體為慘痛代價來驗證罡風的威力,這老頭為求證大道,真是命都捨得豁出去!

郝仁又把人皮交給了公貔貅。公貔貅卻拒絕接受:「我們都不識字,要這個沒用的!」

郝仁說道:「縹緲翁很有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你們留著就做個念想吧!」

他這麼一說,公貔貅頓時眼淚汪汪。它們自從生下來,一共接觸了那麼幾個人。之前,還在幼年的時候,遇到的是抓捕它們的人。後來見到縹緲翁,才是真正對它們好的,教它們說話,為它們創立「貔貅舞」。在它們的心中,縹緲翁如同父輩一樣。

郝仁又說:「我這次來,就是想看看是什麼怪物到村民家裡吃羊的。那些村民養幾隻羊也不容易,你們生了幼仔之後,如果可能的話,還是盡量不要再去村民家裡騷擾了。還有,即使想吃羊,也不許傷人!」

公貔貅連連點頭:「我妻子過幾天就要生產,生產之後,可能還要再吃幾隻羊催奶。以後就再也不用出去了!」

郝仁笑道:「那好辦,我出錢去村裡買幾隻羊出來,全給扔進你的洞里,你們就慢慢吃吧!」

兩隻貔貅千恩萬謝,一個勁地給郝仁叩頭。

郝仁本著「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則,又仔細看了看母貔貅的肚子,說道:「你們的幼仔最近三天內就能出生,到時候我再來為你們接生!」他雖然不是婦科醫生,但是他那雙眼卻比B超機看得更真切。

說著,他也不等兩隻貔貅說道,就躍起身來,向那個法陣撞去。一陣靈氣波動之後,郝仁就出現在驪山上的那塊巨石前。

此時,月亮已經懸於西天,看樣子已經是後半夜了。郝仁就踏著月色,向睿雅和蒙雲溪三人借住的民房飛去。

民房中的客廳中,燈光正亮,睿雅在對著手機玩微信,蒙雲溪正在打坐,譚明在打瞌睡,韓冰則趴在窗邊向夜空里出神。

郝仁象一隻蝙蝠一樣,輕輕飄落在客廳。他輕咳一聲,頓時四個人全部跳了過來:「你怎麼才來?」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郝仁笑道,然後他將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全部說了一遍。

「還有這樣的事,太匪夷所思了!」幾個人齊聲說道。

這也難怪他們有這種想法。他們中間,以蒙雲溪的見識最廣博,但是他同樣也想不到在秦始皇的陵墓中居然還有活著的貔貅、居然還有法陣通道,而貔貅居然還能穿越通道法陣。更不用說,背後還有一個叫縹緲翁的大乘境武者。

郝仁說道:「貔貅的事情我已經解決了。明天我準備到村民的家中收購一百隻羊,再把之前被貔貅吃了的羊也給出經濟補償。你們幫我把羊趕到驪山上去,我把這些羊全部投進那個通道法陣。以後,貔貅就不會再出來到村民家中偷羊吃了。否則,總有一天,村民們會忍不住與貔貅發生衝突,釀成流血事件!」

蒙雲溪笑道:「行,一切聽你的安排!」

第二天上午,蒙雲溪找到這個村的小組長,讓組長到各家挑了一百隻大肥羊。按照一隻羊三十斤,一斤五十元的價格計算,再加上之前丟失的那幾十隻羊,郝仁則讓睿雅去附近的銀行取了二十萬元現金。至於怎麼分,那就是村民們自己的事了。

睿雅、蒙雲溪、譚明和韓冰四人趕著一百隻羊,直接上了驪山頂上,來到那塊巨石前。

郝仁放出神識,見附近沒有閑雜人等,就運起真氣,一隻手拂在巨石上。很快,巨石就隱隱的泛起靈氣波紋。這就表示法陣通道可以進入了。

郝仁卻不進去,他一隻手抓起地上的一隻羊腿,順手就向巨石扔去。只見靈氣波動,那隻羊立即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直到此時,睿雅和蒙雲溪三個才真正相信郝仁的話。他們驚得目瞪口呆。

郝仁沒好氣地說道:「你們也別只顧著發愣,快來幫忙啊!快,把羊扔過來,就象我這樣扔,直接往巨石上砸!」

「好的!」睿雅搶先拎起一隻羊,用力向著巨石扔去。因為有郝仁用真氣激發,那個法陣通道是一起開啟著的。只見一陣靈氣波動,那隻羊一撞上巨石,就瞬間消失。

蒙雲溪、譚明和韓冰也和睿雅一樣,他們各自拎著身邊的羊向巨石扔去。很快,整整一百隻羊就這樣無影無蹤了。

「你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我進去跟貔貅說一聲,讓它們以後確保不出來,免得傷人!」郝仁說著,就要往法陣通道上撞。

「老公,我們也想跟你進去看看!」睿雅不僅自己想進去,還拉上了蒙雲溪三人。

「不行!」郝仁連連搖頭,「那裡面水銀蒸氣都能把人熏死。你們的那點修為根本無法阻擋水銀蒸氣的毒害,進去就是找死!」 第二十九頭蛟龍……

第三十頭蛟龍……

秦逸的體內,又蘇醒了兩頭蛟龍,浩然真氣,如滾滾江河,衝擊四周,整個大墓,牆壁地面,出現大片裂紋,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可能崩塌一般!

秦逸的身體,不僅之前戰鬥的傷勢,全部恢復,肉身的強悍程度,也再次提升!

經脈、骨骼、血肉、五臟六腑,隱隱都有融合成一塊的趨勢。

這是先天大成,才會出現的萬法歸一的體質。

秦逸的境界,也提升到了祭體境界第二層,雖然只有一個層次的提升,但是無論是精神,還是實戰經驗,與之前比較,都有巨大的飛躍。

這次和殭屍帝王的戰鬥,讓秦逸受益匪淺!

境界的提升,也讓秦逸的感知範圍,擴大到了一千一百步。

一般的修道者,達到祭魂境界,感知範圍是八百步,秦逸距離祭魂境界,還差一大截,但是感知範圍,就已經遠遠超越了祭魂境界。

要是說出去,恐怕要引起軒然大波,被人視為絕世天才!

「百鍊天羅鎧!」秦逸心念一動,眉心一點藍火,呼哧一閃,全身就被厚重盔甲覆蓋。

「百鍊天羅鎧也進化了。」秦逸細細感受著,進化后百鍊天羅鎧的變化。

三次進化的百鍊天羅鎧,比二次進化,要龐大了一倍不止,數根尖刺,寒光閃閃,攝人心魄,但是依舊輕若鴻毛,穿在身上,讓人幾乎感覺不到重量,也不影響行動。

三次進化的鎧甲,威武、霸氣,濃濃煞氣,彷彿千萬鬼魂被封印其中,慘叫哭嚎,怒吼咆哮,普通人就算是看上一眼,就會立即被嚇傻,嚇瘋!

穿上百鍊天羅鎧后,秦逸的速度,可以直接達到兩倍音速,出招速度,出招力量,也都大幅提升,隱匿能力,再次增強,只要秦逸願意,除非是不出世的無上強者,或者擁有道器以上品級的法寶,刻意來搜尋,才可以發現他。

「在殭屍泥潭裡,再修鍊一個月的話,回去之後,一定會讓整個門派,都無比轟動。」秦逸握緊拳頭,「秦雨薇,褻神宗,你們等著!」

秦逸將整個大墓,在搜尋一番,確認沒有任何遺漏后,正要去尋找下一處大墓,擊殺數百年的屍王,天空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彷彿要塌陷一般。

「嗯?」秦逸眉頭皺起,凝聚目力,朝遠處望去。

一個山嶽一般的青銅鐘,嗡嗡作響,從遠處飛速傳來,呼吸功夫,前進數百丈,摩擦空氣,在身後,拖出數十里長的火焰尾巴。

片刻功夫,青銅鐘就來到秦逸所在大墓的上空,高速旋轉,轟鳴炸響。

青銅鐘表面,蒼老紋路,透出遠古氣息,火焰熊熊,形成巨大漩渦,彷彿要將蒼天吞噬。

青銅鐘身下數百畝的地面,無法承受重重壓力,咔嚓脆響,盡數碎裂,塌陷,崩潰。

「好強的真氣!」秦逸知道,自己現在絕對不是來人的對手。

從對方操控青銅鐘的手段來看,至少是突破炎魂大境界的強者,而且這面青銅鐘,也是至少道器級別的法寶。

不知對方是敵是友,而且此刻實力也遠不如對方,秦逸立即一跺地面,整個人深深鑽入地下,靠著一千一百步的感知範圍,還有百鍊天羅鎧的隱匿能力,只要對方落到地上,他就可以完全掌握對方一舉一動,而對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存在。

「如此強大的力量,突然來到這裡,難道是為了那殭屍帝王?」秦逸暗暗思考,關注著天空上,青銅鐘的變化。

過了片刻,青銅鐘如小山一樣,從半空重重落下,轟的一聲,方圓幾十里,都震顫不止。

層層力量,如巨浪傳入地下,震得秦逸胸口,氣血翻湧,難受無比。

「這到底是什麼人!」秦逸心驚無比,聚精會神,細細感受著地面的變化。

火光升騰而起,籠罩青銅鐘,青銅鐘快速變小,片刻之後,八道人影,隨著火焰消散,出現在空地上。

「秦雨薇!」秦逸看清其中一個人,牙齒頓時都要咬碎了。

不過憤怒並沒有沖昏秦逸的頭腦,經過這麼久的磨練,秦逸現在的精神、定力,都遠非幾個月前,可以相比的,他很快就冷靜下來,思考分析:「沒想到竟然會在殭屍泥潭見到秦雨薇,她來這裡做什麼?那個青銅鐘,又是誰的法寶?」

秦逸快速觀察了一下,秦雨薇身邊的幾個人。

只見其中一個男弟子,腰牌赫然是屬於高階弟子的藍色!

這個男弟子,身材消瘦,佝僂,不過全身,灼浪陣陣,整個人的氣質,彷彿大日,烈陽,叫人看上一眼,都覺得眼睛酸疼。

此刻這個男弟子的掌心,正漫不經心托著巴掌大小的青銅鐘,青銅鐘滴溜溜旋轉,道道紅練,環繞其上。

其他幾個弟子,也都是學院的中階弟子,達到了炎者境界。

這八個人,除了秦雨薇,其他七個,赫然都是突破到炎魂大境界的強者!

而秦雨薇的氣質,也和兩個多月前,秦逸入門測試時,見到的完全迥異。

秦雨薇淡淡站在原地,體內像是有一個漩渦,一個黑洞,四周的能量,都源源不斷,被吸取進去。

「難道她已經突破到了祭魂境界?」秦逸眉頭緊皺,「看樣子,她應該也有什麼奇遇,不然的話,短短兩個月,絕對不可能,從祭髓境界,突破到祭魂境界,只是這七個人,明顯是天聖學院有地位的弟子,他們帶著秦雨薇來這裡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