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怎麼會有一座這麼高的塔樓的,它就是九層屠蓮塔嗎?”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這一回鳳離夜沒有說話,反倒是大祭司說話了。

他回身面容平靜的望着蕭煌和蘇綰兩個人:“這正是九層屠蓮塔,不過它不是真正的塔樓,只是我施展出來的大道之術,待會兒我就會放你們進去,你們開始揩手闖塔,記住,這塔從一層闖到第九層,在任何一層若是發生意外,你們都會死在塔中。”

大祭司說完又望向了蕭煌和蘇綰:“這樣你們還決定闖塔嗎?如果擔心可以不闖的。”

蕭煌和蘇綰兩個人已經揩手望着彼此:“我們願意共同闖塔。”

蘇綰說完後望向鳳離夜,想着鳳離夜出現後對她所做的事情,她輕笑着說道:“舅舅,謝謝你爲我做的,如若我出不來一一一。”

她話沒有說完,鳳離夜直接的呵斥她了:“不許胡說,舅舅相信老天不會這麼慘忍,所以你們定然可以闖過此塔,一定會活過來的。”

蘇綰笑了起來,不再往下說。

大祭司望了望身後的九層屠蓮塔,開口問道:“準備進去了,記住,你們要牢牢記住彼此的真心,同心同德,不放棄彼此,此塔只有一個入口,除非破了九層屠蓮塔,奉上帝皇運和心頭血,此塔纔會破了,否則你們只會死在塔中。”

這個食神來自地球 大祭司話一落,手中飛快的結印,印記飛出去轟隆一聲,打開了屠蓮塔的大門。

“你們去吧。”

一道強大凶猛的吸力忽地從塔內涌出來,很快把蕭煌和蘇綰兩個人吸了進去,身後的半空中,響起鳳離夜清冷的叮嚀聲:“你們兩個記着,不忘初心,千萬不要忘了你們彼此喜歡對方的心。”

“知道了舅舅。”

這一次蕭煌和蘇綰二人異口同聲開口,兩道身影眨眼便消失不見了。

鳳離夜大祭司兩個人都知道兩個人進了九層屠蓮塔。

兩個人的臉色不由得凝重,先前他們兩個人在蕭煌和蘇綰的面前不敢表露出來,生怕影響到他們的心情,可是待到他們兩個人進了塔,兩個人才敢表現出凝重來。

鳳離夜一臉擔心的問大祭司:“他們不會有事吧。”

“只能看天意如何了,若是他們順利的破了塔,說明老天不阻止他們在一起,他們是命定的一對,若是他們闖塔失敗。”

大祭司沒說,鳳離夜卻堅定的搖頭:“不,他們不會失敗的,一定會成功的。”

九層屠蓮塔,第一層。

蕭煌和蘇綰兩個人被巨大的吸力吸附進塔中後,待到再睜開眼,往旁邊一望,呃,身邊沒人了,只有自己一個人。

兩個人一下子擔心了起來,順着自己面前的大道一路往前方找人,一邊大叫:“蕭煌。”

“綰兒。”

寂靜空蕩的街首上,一個人也沒有,天地死寂,好像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似的。

蕭煌正走着,忽地聽到前面響起了腳步聲,有人走了過來。

蕭煌心急的望過去,看到的卻不是蘇綰,而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婆,老婆婆身上的衣服也是髒兮兮的,不但頭髮白了,臉上更是滿是皺紋,一看就讓人覺得糟心,蕭煌望了那老婆婆一眼,發現她根本不是蘇綰,擡腳便走了過去,順着大道往前找人。

不過身後的那個老婆婆卻在此時出聲了。

“蕭煌。”

蕭煌一聽這聲音,趕緊的四下張望,同時大叫起來:“璨璨,你在哪兒。”

這一次依舊是站在他身後的那個老婆婆在說話。

“蕭煌,我在這,你怎麼了?”

蕭煌掉轉身望過去,盯着老婆婆,才發現她雖然又老又髒,但依舊可以看出她臉上有蘇綰的眉目,也就是說這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婆其實是綰兒,可是綰兒怎麼變成這樣了。

蕭煌驚訝的大踏步奔到了蘇綰的面前,一把拉着蘇綰,緊張的檢查着:“璨璨,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蘇綰尤不知道自己現在怎麼樣了,緊張的問:“怎麼了?怎麼了?”

她擡手去摸臉,一下子摸到自己的臉滿是皺紋,哪裏有半點光滑的跡像。

因爲摸臉她也看到了自己的手,一雙又細又蒼老的手,跟雞爪子似的,蘇綰的臉一下子變了,控制不住的叫起來:“啊,怎麼會這樣,我的手,還有我的臉,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

蕭煌一看蘇綰着急,立刻上前一步抱住了蘇綰,安撫她:“璨璨,你不要着急,不會有事的,這是幻像,幻像,我們在九屠蓮塔裏,等我們出去,你就恢復了過來。”

蕭煌的話一落,身後的半空忽地響起一道迷幻的說話聲。

“沒錯,這是九層屠蓮塔第一層,情海生波,現在請親愛的王子親吻你的心上人,撫平她受傷的心靈吧。”

蘇綰此時頂着的是七十歲白髮老嫗的形像,不但臉上有皺紋,還生了不少的老年斑,更甚至於皮膚乾癟得一點水份也沒有,甚至於連嘴脣都乾巴巴的一點水份也沒有,這樣的她卻還要蕭煌親吻。

蕭煌沒表示,蘇綰自己都受不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不,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

蕭煌卻果斷的伸手拉下了她的手,然後俯視着她的臉,雖然他看到的是一個老嫗,可是綰兒的臉還是那種臉,她的眼睛依舊是從前那個眼睛,神容依舊是從前那個神容,所以吻她並不是什麼難事。

蕭煌心裏想着,俯身狠狠的親吻着蘇綰,蘇綰在最初的抗拒之後,反吻過去,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兩個人在塔中吻得昏天暗地的,而就在兩個人吻得忘我,吻得激情四射的時候。

蘇綰本來蒼白的頭髮,乾癟的臉,慢慢的恢復了過來,依舊是從前那個俏麗動人的蘇綰,因着蕭煌的一吻,連那水靈的雙眸也蒙上了絲絲的霧氣,越發的甜美動人了。

蕭煌一下子驚喜的叫起來:“璨璨,你的臉,你的手。”

蘇綰看了一下,自己又恢復了過來,原來第一層的情海生波,就是要把自己變老,然後要蕭煌親吻自己,若是男人有一點的嫌棄,或者下不了口,那麼第一層便過不去,他們兩個人便都死在了第一層裏。

蘇綰正想着,先前那道迷幻的聲音再次的響起來:“恭喜兩位,第一關過了,請前往第二關。”

蕭煌和蘇綰的面前,忽地出現一層階梯,兩個人手拉着手,毫不猶豫的一路直奔第二層而去。

而隨着他們進入了第二層,塔外第一層的符印蓮花消失了。

鳳離夜和大祭司等人一直盯着塔上的動靜,一看符印蓮花消失。

鳳離夜高興的笑起來:“太好了,他們闖過第一關了。”

大祭司望了望自己身側的太子爺,忍不住提醒自個的爺:“太子殿下,這九層屠蓮塔,越往後越難,這纔是第一層。”

以蕭世子和郡主的能力,再怎麼樣,也不可能連第一關都闖不過去,所以說他們要能闖過九關纔有用。

大祭司一說,鳳離夜便不高興的冷睨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讓孤高興一會兒。”

------題外話------

今天一號,有票記得投啊,對了,上個月投票滿五張以上,或者十張以上的記得留言,一號和二號獎勵,過了自動作廢了,因爲過年了,笑笑不可能天天忙着發獎勵……。 九層屠蓮塔第二層。

蕭煌和蘇綰二人一踏進第二層的塔樓。身子便落進了一望無際的黃沙之地。

這一次不同於上一次,兩個人並沒有分開,相反的一直在一起。

蕭煌因爲生怕再像一層塔樓一般和蘇綰分開,所以緊緊的抓着蘇綰的手沒有放開。

好在第二層兩個人並沒有分開,但是雖然沒有分開,兩個人卻一下子置身於一望無際的沙漠之地,四周一個人影也沒有,天地間好像只有他們兩個人,四周別說人了,連一點的綠色植物都沒有,更不要說水源什麼的。

蕭煌和蘇綰二人正驚疑,忽地半空響起一道迷幻的說話聲,這說話聲和第一層說話聲是一樣的。

只聽那迷幻的聲音說到:“第二層,時間之沙,你們的任務是走出黃沙之地方破第二局,如若走不出黃沙之地,將死在第二層裏。”

這道聲音說完後便不再吭聲了,蕭煌和蘇綰擡頭望向四周,只見漫天蓋地的空間裏,全是黃沙地,不但如此,他們還看到頭頂上還有大大的太陽曬着。

沒有水源,沒有綠地,他們待在沙漠之地,頭上再有大太陽,可想而知會是什麼狀況。

蕭煌和蘇綰二人不敢再耽擱了,兩個人彼此拉着手,迅速的往前面走去。

雖然眼下他們還不太瞭解這時間之沙究竟是什麼意思,但也知道不能耽擱,他們要儘快走出這黃沙之地,要不然一定會渴死餓死的,因爲這裏沒吃沒喝的,他們怎麼可能撐得住。

蕭煌和蘇綰二人緊拉着手一路直奔前面而去。

可是很快他們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簡單了,因爲他們明明走了很久,一眼望去,發現前面還是長長的黃沙之地,就好像他們走了這麼久的路程,根本沒有走一樣。

而他們已經累得氣籲喘喘的了,兩個人兩張臉上都是汗水,皮膚被頭頂上的太陽曬得通紅,好像潑了紅墨水一般。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走了這麼遠的路,他們兩個人又餓又渴,但四周卻一點吃食都沒有。

蕭煌和蘇綰這一回算是認識九層屠蓮塔的厲害之處了。

這纔是第二層啊,便如此厲害了,可想而知上面的幾層有多麼的厲害。

不過兩個人眼裏滿滿的堅定之色。

“只要活着就拼到最後一刻,如若死了,我們兩個人也願意死在一起。”

蕭煌的話引來了蘇綰的認同,兩個人又往前面走去。

這一走,又是一天一夜。

白天的沙漠,太陽當頭照,說不出的熱,夜晚的沙漠卻又格外的冷,而且兩個人還沒有吃的沒有喝的,說不出的狼狽,最後只能緊抱在一起取暖。

待到走了一天一夜後,蕭煌和蘇綰兩個人便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因爲無論他們走多久,腳下的沙漠似乎都不會少,也就是說,這時間之沙的破解之法,根本不是走出去。

“看來我們搞錯了,要想就這麼走出去,是不可能的,好像要另想辦法。”

蘇綰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很虛弱,臉色被頭上的太陽曬得紅通通的,嘴脣都乾裂了,現在不吃飯還是小事,不喝水纔是大事。

蘇綰擡頭望向蕭煌,發現蕭煌的臉色一樣的憔悴。

不過這一回兩個人停了下來,站在空曠一望無際的黃沙之地上,尋常破解時間之沙的辦法。

可是放眼望去,遠遠的一點遮擋都沒有,地上鋪滿黃沙,平平整整,根本看不到暗道機關,或者什麼玄妙之處。

蕭煌和蘇綰兩個人又渴又餓,尤其是渴,走了一天一夜,本就消耗了大量的水份,偏偏現在連一口喝的水都沒有。

兩個人只覺得嗓眼子冒煙,蘇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整個人說不出的虛脫,最後乾脆一屁股坐了下來,眼前一陣陣發黑。,心裏忍不住想着,難不成我們要死在這時間之沙裏,這才第二局啊。

可是這時間之沙,確實很難解,如何從這黃沙之地走出去呢。

蘇綰努力的想着,最後眼前一片黑,虛脫的往旁邊倒去,那站在蘇綰前面的蕭煌一回首看到蘇綰虛脫得昏了過去,不由得心疼的轉身抱住了蘇綰。

“璨璨,你怎麼了,你怎麼樣?”

他一叫完就知道蘇綰怎麼了?實在是脫水太嚴重了,所以虛脫昏迷了過去。

若是再這樣下去,只怕綰兒她會沒命。

可是現在他根本找不到時間之沙的破局之法。

這可怎麼是好。

蕭煌第一次被難住,不過低頭看着懷裏的蘇綰,小臉說不出的蒼白,嘴脣全乾裂了,綰兒她若是再不喝水,只怕就要沒命了,可眼下這裏並沒有水啊。

蕭煌心急不已,一低首看到自己的手臂,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放血給綰兒喝,雖然對於同樣缺水的自己來說,放血很危險期,但是他絕不會眼睜睜的看着綰兒死在自己的面前的。

蕭煌心裏一想,迅速的從身上取出匕首出來,在自己的手臂上輕輕的一劃,然後手臂之上很快滴出血來,他把血送到蘇綰的嘴邊,蘇綰此時已渴得昏了過去,一感受到嘴裏有溼漉感,立刻一把抓住蕭煌的手臂,死命的吸他的血。

蕭煌則飛快的擡首找解決的方法,要不然他們兩個人很有可能死在這裏。

他正想着,忽地看到自己所在的地上,竟然

自己所在的地上,竟然生出綠草來了,雖然是極少的一點,但是卻讓他看到了希望。

明明開始的時候是一望無際的黃沙漠,現在腳下竟然生出綠草來,這是什麼意思。

蕭煌飛快的低頭看地下的玄機,很快被他發現一件事。

先前自己劃破手臂,把血餵給璨璨,他手臂上的血滴到了地上,血滴到地上,竟然長出了綠草,所以破解時間之沙的根本不是走出沙漠,而是用血在荒蕪的土地上,澆灌出綠色的植物來,那麼時間之沙自然會破解了。

如此一想,蕭煌笑了起來,飛快的抱住蘇綰:“璨璨,太好了,我知道如何解了。”

魔道夜羽 他說着把手臂從蘇綰的嘴邊拿出來,然後把手臂處流出來的對着天空揮灑了出去。

待到血落地,只見他們的眼前本來是一望無際的沙漠之地,竟慢慢的生長出綠色的植物來,那些綠色的植物漫延得很快,眨眼整個黃沙之地都被綠州覆蓋了。

而本來頭頂上一片火辣辣的太陽,也涼爽了起來,前面還出現了一條清澈的小河流。

蘇綰在這樣涼爽的空氣裏醒過來,一睜開眼睛便看到眼面前遍地的花草樹木,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看到這些綠草野花,都覺得如此的親切。

時間之沙破了嗎?

蘇綰望向蕭煌:“這是破了時間之沙嗎?”

蕭煌上前伸手扶住了她,點了點頭:“不出意外是破了。”

蕭煌扶蘇綰,蘇綰自然看到了他手臂之上的斑斑血痕,想到自己先前感受到嘴裏溼漉漉的感覺,不會是?

蘇綰忍不住伸手抓過蕭煌的手臂,俐落的伸手撕下了自己的裙襬,然後替蕭煌包紮:“下次不許傷害自己了。”

“好。”

蕭煌乖乖聽命,不過他卻知道,若是璨璨真的有危險,他絕對不會棄她於不顧的。

兩個人說着話,看到前面有一條清澈的小河,飛快的奔了過去。

因爲先前在黃沙之地中走了很長的時間,所以他們感覺口很渴了,此時看到河水,沒來由的想喝水。

不過蘇綰有些擔心,不會有毒吧,飛快的取了銀針出來,試了試,又聞了聞,最後確認這水沒有毒,才伸手捧了水喝,蕭煌也喝了一些,待到他們喝了水後,便感覺整個人好一些了。

這時候半空響起了先前出現的聲音:“恭喜兩位過了第二關時間之沙,接下來請進第三關。”

嗖的一聲,階梯出現,直通向三層。

不過相較於先前的輕鬆,蕭煌和蘇綰兩個人神色十分的凝重,因爲他們知道九層屠蓮塔是真的很厲害,第二關就差點了要了他們的命,可想而知後面的關卡,只怕越來越厲害,所以他們一點也不能大意。

塔裏的人緊張,塔外守着的人也不安寧。

鳳離夜和大祭司等人一直寸步不離的守着九層屠蓮塔。

這一守便是兩天兩夜,眼看着塔上的符印蓮花一層一層的減少。

從一層的符印蓮花到七層的符印蓮花,全都消失了。

現在只剩下第八層和第九層了。

鳳離夜不由得高興的笑起來,望向身側的大祭司:“看來老天爺也保佑他們啊,竟然一路破關斬將的到了第八層,孤相信他們定然會破除此劫。”

大祭司並沒有如鳳離夜一般的放鬆下來,相反的他臉色說不出的凝重,望着九層屠蓮塔說道。

“其實九層屠蓮塔,真正厲害的是第九層,因爲第九層有塔王,他們兩個人要打敗塔王,方能順利的登塔。”

“塔王。”

鳳離夜愣住了,他這不是幻影嗎,怎麼還生出了塔王,那是什麼東西。

“那塔王又是什麼東西。”

“戰神傀偶,身高五丈,體重數千斤,而且他是鐵甲塔王,全身上下全是鐵甲。”

大祭司說完後,鳳離夜笑不出來了,因爲戰神傀偶如若是鐵甲塔王,全身上下全是鐵甲,那麼就算蕭煌和蘇綰二人會武功,武功厲害,但是對於戰神傀偶來說,只怕就不是事兒,因爲他們沒有肉身,根本感覺不到疼痛,而且它重數千斤,就算使用武功也掀不動它。

蕭煌和蘇綰二人能打敗戰神傀偶嗎?

鳳離夜說不出的憂心,而此時屠蓮塔第八層正展開一場激烈的戰鬥。

人蛇大戰。

因第八層的考驗是上青龍山取得紫血靈芝,誰知道紫血靈芝的旁邊竟然守着一個龐然大物,玄冥雙頭蛇,此蛇通體如潑墨似的黑,身粗如水桶,還生得雙頭,那兩雙蛇眼好似銅鈴似的,它騰空而立時,龐大而駭人,不時的吐納着口中的紅信子。

而且因爲蕭煌和蘇綰二人慾取紫血靈芝,已激怒了這頭玄冥雙頭蛇。

這紫血靈芝是雙頭蛇守了多日的東西,它怎麼會讓人搶了去。

所以一看到蕭煌和蘇綰二人搶這紫血靈芝,雙頭蛇暴怒了,身形陡的騰空,居大的蛇尾朝着蕭煌和蘇綰兩個人狠狠的掃了過來。

兩個人趕緊的避讓了開來,那蛇尾狠狠的甩上了山崖邊的巨石之上,一尾下去,巨石四分五裂,嘩啦作響的直往山崖下飛去。

蕭煌和蘇綰兩個人一口氣還沒有喘過來。那暴怒的玄冥雙頭蛇再次怒火狂發的橫掃了蛇尾過來。

蕭煌趕緊的一伸手拉着蘇綰的手,騰空而起,避開蛇尾/

不過雖然避開

過雖然避開了蛇尾,那雙頭蛇的蛇身卻哧溜一聲,伸了過來。 從變形金剛開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