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什麼介紹?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隨著中年男人投過來的警惕目光。林蔚然的尷尬更勝一籌,顯而易見。每個女兒口中很好很好的朋友都是父親們需要警惕的對象,特別是這個朋友雖然比女兒大了能有十一歲,但卻是名副其實的成功人士,按照年紀算,正是人不風流枉少年的時候……

「您好,林蔚然。」

如此情況下,正式介紹或許能解除誤會,把香檳放在走來侍者的托盤上,林蔚然想要讓這個場合更嚴肅一些,他沒有欠身也沒有鞠躬,為的是不想讓朴智妍父親誤會他是在試圖討誰的歡心。

「朴泰煥。」中年男人輕輕握了握林蔚然的手,語調稍顯冷清,顯然沒有把他當女婿的意思。

這樣倒好,如果能驅除不必要的誤會,顯然更好,兩個男人隨即都沉默下來,他們打量著對方,一個是在警惕,一個則是在考慮接下來該說什麼。

不過,有人明顯不像這樣的會面以完全驅除誤會的大圓滿結束,朴智妍看看林蔚然,又看看父親,勾動的嘴角,倒真有點狐狸的模樣。

「上次的咖啡喝著還好嗎?」

林蔚然隨即一愣。

「藍山,我裝在罐子里給你的那個。」

「不錯,謝謝。」

林蔚然盡量回答的很是禮貌,因為禮貌很多時候象徵著距離,只可惜他不知道那被裝在罐子里的藍山是什麼來路,而從朴智妍父親微皺的眉頭上他也看不出什麼,能察言觀色不代表會讀心術,差不多一年前喝了人家的高級咖啡,現在似乎是到了還債的時候了。

「你喜歡就好,等有時間我再給你拿一些。」朴智妍如此說著,她的父親卻開了口:「林會長喜歡的話直接問我這拿就好,智妍日程太忙,閑下來的時候還是好好休息。」

林蔚然剛想點頭,卻是忽然反應過來,這下他可算知道,那罐藍山是誰的了。

再看向朴智妍,任何男人都能充分感覺到她身上的那份活力,年輕帶來獨有氣質感染著身邊的所有人,如此年輕的女孩似乎都象徵著美好。毫無疑問,這樣的女孩如果喜歡了誰那一定會讓人動心。不僅僅是因為她會帶來一份觸動,更因為她身上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汲取。

這是一種難以抵抗的誘惑。稍微缺少定力的男人都會被吸引了去,但接下來的又是什麼?終有一日。這份引人的特質會被時間和現實磨礪,就算有剩下的,也會被他汲取乾淨。

他給不了她想要的,在這個女孩心中有個單純的願望,和愛的人廝守,單獨的,彼此是彼此的唯一。

現在的她或許每次見到自己都會盈盈笑著,但如果他們真在一起,那麼她每次見到他都會想起她不是他的唯一。

「朴理事。雖然這個問題有些唐突,但我還是想請教一下。」

林蔚然突然變化的態度讓朴泰煥挑起了眉頭,現在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好像騙了他女兒的『老男人』,而是新韓會長林蔚然。

「請說。」

「您也知道我是中國人,不太清楚韓國人過中秋節的傳統,如果登門拜訪的話也不知道要送什麼禮物,而且這次登門對我來說也很重要。」這讓他有些享受的曖昧,是該結束的時候了:「這次登門是要見我女朋友的家人,實在不知道應該送什麼樣的禮物。貴重了怕有不好的影響,不貴重的話又怕會被人芥蒂。」

「不知道林會長想登門拜訪的人家是什麼家庭?」

「她父親只是普通公務員,而她是家中的二女兒,姐姐已經結婚。中秋的時候應該也會在場。」

朴泰煥看了眼女兒,而女兒則是盯著林蔚然,她嚴肅的側臉讓朴泰煥微皺了眉頭。同時心中也鬆了口氣。

就事業來說,林蔚然估計是太多人夢寐以求的女婿。但從這男人的發跡史和風評來看,他卻獨缺了一份該有的穩定。明年三十歲,對男人來說是黃金歲月,以林蔚然現在的成就,他對未來肯定會更有衝勁兒,朴泰煥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做大房子里的望夫石,更何況在風聞中林蔚然也有所謂的女人問題。

總之,他能主動澄清最好,看女兒的樣子就知道了女兒的心,不過這林蔚然顯然沒那個意思。

「等明天我會讓助理給林會長辦公室送去一份禮物,到時候您把這個送過去就好。」朴泰煥說著,笑容卻有些牽強,哪怕面前男人到了安全線以里,終究還是讓她的女兒傷了心,能保持微笑,已經是為人父最大的忍讓了。

「謝謝。」林蔚然面帶微笑,讓這場面又其樂融融起來。

朴泰煥看向女兒道:「智妍,你金叔叔再找你,等下是你們的表演。」

宴會少不了音樂,旗下有娛樂公司資源,當然不必再找其他人前來助興,朴智妍聽到了父親的話,一雙眼睛卻還是看著林蔚然,她知道他這麼說是什麼目的,就跟那天晚上他告訴她他和他女朋友的故事一樣,是一種拒絕,也是一種否定。

「我知道了。」她低頭,像是終於認清事實。

林蔚然和朴泰煥隨後的交談終於回到正軌,李在賢與林蔚然的高爾夫球場約會似乎已經傳遍了公司,在派系爭奪中每種幫助都十分必要,雖然有了朴智妍的小插曲,但這不代朴泰煥不需要林蔚然的支持。

和面對高明振時一樣,林蔚然沒有給出任何承諾,只是敷衍著,知道得不到什麼答案的朴泰煥這就想要離開,而朴智妍卻是想要留下來。

「我還有話要說。」女孩的口吻有些固執,還有她那雙看向林蔚然的眼睛,「就一句。」

朴泰煥皺了眉頭,女兒看向他的目光讓他不忍去強迫,再看向林蔚然,他第一次露出抱歉的神情,什麼也不說的轉身離開,可見這位父親平日里對女兒的寵溺。

朴智妍抬起頭,看著林蔚然,神情中有固執,也有堅定。

她問:「等聚會結束了你有時間嗎?」

「有什麼事嗎?」

「等結束了,能到外面的花圃里找我嗎?有件事,我想拜託你。」 「快、快放開我!」楊小溪掙扎了起來,她怕了,她沒想到楚歌竟然真的想要吻她。

楚歌默不作聲,緊緊的將楊小溪束縛住。

他的力氣太大,楊小溪根本無法掙脫。

「帥、帥歌,我剛才和你開玩笑的,你放開我好不好?」楊小溪開始哀求起來。

她終於知道,楚歌剛才那句玩火**是什麼意思了。

本想調戲楚歌,卻沒想到楚歌竟然來真的。

楚歌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容,「你剛才不是說喜歡我么,現在怎麼倒害羞起來了?」

「帥歌,我錯了,你放開我好不好,以後我再也不玩了!」聽到楚歌開口,楊小溪也鬆了口氣,如果楚歌不說話,估計她都要哭出來了。

「我是一個男人,現在慾火已經比你挑逗起來了,說不玩就不玩了么?」楚歌說著,朝四處看了看,「正好,現在這裡沒什麼人,傳說中的打野戰,一定很刺激!」

「帥歌,我可是你的大小姐,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的話,王叔一定不會繞過你的!」在這種情況下,楊小溪只好搬出王青山,希望能夠嚇得住楚歌。

現在王青山對於楚歌的震懾力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大了,而且,楚歌只是和楊小溪開個玩笑,至於這句威脅他直接忽略了!

「你要知道,男人都是一種用下體思考的動物,現在這個情況,我可不會考慮那麼多,趁現在沒人,我們趕緊完事兒吧,免得被人看見!」

「你、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楚歌說著,作勢就要去親楊小溪。

就在這個時候,楚歌突然看到了一個人影,「婉、婉婷?!」

楊小溪趁機掙脫了楚歌的束縛,當她回頭的時候也看到了,不遠處的林婉婷,「林老師?」

「林老師,你全都看到了嗎?」楊小溪一臉驚訝的看著林婉婷。

不等林婉婷開口,楊小溪便羞澀的說道:「老師,其實我和老公相愛很久了,你能成全我們么?」

「靠!什麼老公!」

楊小溪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楚歌說話一般,看著林婉婷繼續說道:「林老師,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你……你們戀愛可以,但是……但是大庭廣眾的,這樣做有些過火了……還有,小溪你現在應該將注意力放在學習上……」

「婉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小溪在開玩笑呢!」楚歌看著林婉婷解釋道。

林婉婷搖了搖頭,「我、我還有事,對不起,打擾了……」

說著,林婉婷就轉身離開。

楚歌一下子慌了,連忙朝著林婉婷追了過去。

不過還沒跑幾步,就被楊小溪拽住,「老公,你要離我而去么?你還沒有告訴我,什麼叫**呢!」

「我的大小姐,我錯了成不?我以後都聽你的!」楚歌說完,掙脫束縛,就朝著林婉婷追了過去。

「哼!現在知道怕了?」楊小溪的話很高興,可是不知為何,她臉上的表情竟然有些失落……

「婉婷,你等等我,聽我解釋,聽我解釋啊!」楚歌很快就追上了林婉婷。

可是林婉婷的速度也突然加快,楚歌越追,林婉婷就走的越快。

楚歌咬了咬牙,猛地加快速度一把抓住林婉婷的手腕,「婉婷,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小溪只是在開玩笑。」

「你們的事情和我無關……」林婉婷淡淡的說道。

「婉婷,你別生氣好不好,我和小溪真的是在開玩笑而已。」楚歌看著林婉婷解釋道。

林婉婷皺了下眉頭,對著楚歌說道:「我現在有急事,這種事情我們待會兒再說好么?」

「你生氣了?」楚歌這次不僅沒有緊張,反而笑了起來。

如果林婉婷毫不在意的話,楚歌可能還會比較失落。

看到原本一臉平淡的林婉婷,終於露出了生氣的樣子,楚歌不僅沒有緊張,反而鬆了口氣。

「沒有,只是你能放開我么?」林婉婷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不僅沒有鬆手,反而另一隻手也握了上去。

林婉婷愣了一下,臉色一紅,看著楚歌說道:「你先放開我可以么?我真的有事!」

「我是不會放手的,如果你還不原諒我的話。」

林婉婷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我根本就沒有怪過你,原諒什麼啊!」

「我和小溪是在開玩笑的,你不是生氣了么?」聽到林婉婷的話,楚歌有些詫異。

林婉婷看著楚歌無奈的說道:「我知道你和小溪之間沒什麼,我也根本就沒有生氣。」

「那你為什麼要跑啊?」聽到林婉婷這話,楚歌更疑惑了。

林婉婷一臉通紅的低下了頭,「那個……那個我……我急著上廁所……」

「……」

高考終於結束,楚歌的無聊日子也終於結束。

雖然高一和高二還有課程,但是楚歌卻提前得到了假期。

正在修鍊中的楚歌,突然聽到電話響了起來,看到是沈道明的名字之後,楚歌二話不說連忙接起了電話,「喂,沈老,是不是項鏈做好了?」

「楚小弟的腦袋瓜子還是像往常一樣聰明啊,那玉石,我已經雕刻好了,過來拿吧!」

「好,我現在就過去!」楚歌掛掉電話之後,異常的興奮。

那顆價值千萬的玉石,終於雕刻好了。

先不說那玉石之中的靈氣,就說那玉石的本身價值,絕對是價值連城。

加上玉雕大家沈道明封刀之作,如果放在拍賣會上,絕對會轟動全國。

……

玉質通透,雕刻精美,一條盤卧的長龍,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一般。

只有拇指大小,但是龍身上的鱗片,片片都像是真的一般。

龍爪似乎蘊含巨大的能量,龍鬚似乎在隨風飄動。

美玉良師,造就了這個栩栩如生的龍形項鏈。

在楚歌眼裡,這條龍更加的生動,似乎在雨中穿梭一般。

就連楚歌這種除了欣賞美女之外,就提不起其他興趣的人,也被這精緻的雕刻給吸引。

看到楚歌沉醉其中的眼神,沈道明也是頗為的得意。

這個項墜花費了他太多的時間,太多的精力,甚至,就算這玉雕刻之後,並不是歸他所有。

「楚小弟,感覺如何?」雖然從楚歌的表情上看的出來,但是沈道明更希望能夠聽到楚歌親口的感嘆。

楚歌吞了口唾液,看著沈道明問道:「沈老,這玉現在價值多少錢?」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龍魂的價值是無價的!」沈道明大有一副吹鬍子瞪眼的樣子。

聽到這話,楚歌連忙收口,笑著說道:「那個沈老,我也就開個玩笑,您老別介意哈!」

「對了,沈老,聽你剛才說,這項墜是叫『龍魂』么?」

「是的!」沈道明頗為得意的說道。

沈道明這個名字起得很俗,但是卻和這個項墜極其的匹配。

晶瑩剔透的玉質,真的就像是龍的魂魄一般。

又和沈道明嘮了幾句嗑,楚歌就坐車回到了家裡。

回到家裡,楚歌便取出了古瓷碗,接滿了一碗水,然後將龍魂玉墜放了進去。

龍魂玉墜中本來就有靈氣,而古瓷碗則是生成靈氣。

根據楚歌的推理,瓷碗的水之所以有靈氣,是因為吸收周邊的靈氣,凝聚而成靈水。

如果將龍魂玉墜中的靈氣,全都吸收,那麼這碗靈水中的靈氣一定極其濃厚。

龍魂玉墜中的靈氣,被吸收完畢之後,對於楚歌來說,就沒了用處,到時候拿去拍賣。

楚歌就可以一步躍過龍門,造就傳奇逆襲!

十分鐘過去后,楚歌將龍魂玉墜從碗中取出。

有些緊張的將瓷碗中的水,喝進了肚子里。

靈水剛剛進入口中,楚歌便皺起了眉頭。

楚歌想象中靈水渾厚的情境並沒有出現,而且靈水的靈氣不僅沒有增加,甚至完全變成了普通的水!

「難道是這瓷碗出了問題?」楚歌皺了一下眉頭,再次接了一碗水,等著水質改變。

十分鐘過去以後,楚歌再次舉起瓷碗喝了口水,這次是有靈氣了。

而且靈氣質量和以往的一模一樣,但是楚歌依舊皺起了眉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