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眾人對宇文天無不是敬畏。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他們知道了剛才的情況,那人被陰靈奪舍,死於非命,若不是宇文天出手,他們連那陰靈都無法殺死。若是被陰靈掌握了肉身,那麼他們只會多了一個暗中的強大敵人。

宇文天做完這一切,然後看著眾人,道:「大家小心一些,這些陰靈狡猾異常,且又危險之極,他們很可能躲身在在淺道之中,或是隱藏在陰煞之氣之內,然後對我們伺機偷襲!雖然它們暫時退卻了,但不見得它們永遠不會出現!這隧道不知道有多長,我們盡量小心一些!陰靈應給比較懼怕火焰,你們可以以此來對付它們!」

說完,在眾人的議論和思考中,宇文天大步邁向前去,停在冰蘭身旁,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便道:「我們繼續吧!這一路,不太平!」

說著,在眾人羨慕的神色中朝著隧道深處走去,眾人緊隨其後。

經過這一次意外事情,眾人的警惕性提高到了最巔峰。

由於宇文天的恐怖一吼,地面的沙石被震開,一些兵刃和血晶石也出現了,這時,眾人不像之前那樣,看到寶物會完全忘記了危險。

當然,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些東西,即便是宇文天,也歡喜地將血晶石收了起來。

片刻之後,眾人面前的隧道寬敞起來了,原本消失的陰煞之氣,再次出現了。

然而,他們卻面臨了一個問題,就是他們面前又出現了三條岔道。

這下宇文天不禁皺起了眉頭,因為他聞到了很濃的血腥氣,而且,這裡的陰煞之氣與之前遇到的有些不同,即便是同樣的濃度,但眼前的陰煞之氣讓他感到極不舒服。

正在他要運功將其震開的時候,他的丹田突生異變,釋放出了一股詭異的力量,將身周的陰煞之氣全部吸納進去,最後轉化成一股詭異的力量,遍布全身各處,最後回歸到丹田之中。

「怎麼回事?」正當眾人看著眼前的岔道發愁的時候,有不少人發現了宇文天的變化,不禁失聲道。

「他似乎在吸收陰煞之氣!」

「這怎麼可能?陰煞之氣比毒藥還要恐怖百倍,他怎麼可以吸收?」

「或許他修鍊的功法是屬於陰寒類的!」

「真是強大啊!我們唯恐避之不及的東西,他竟然用來當能量,我現在知道他為何這麼強大了!」

「這陰煞之氣會讓人迷失心性,你說宇文天會不會如此,那樣的話,可就麻煩了!」

「嗛!你以為宇文天是你啊!他既然敢這麼做,就有把握保持本我!」

「羨慕死了,如果我有這也那個的能力,這裡的陰煞之氣,估計可以讓我進階不少!」

……

眾人議論紛紛,皆都稱奇羨慕,而冰蘭卻是有些擔心,看著宇文天,輕聲道:「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宇文天搖搖頭,道:「沒問題,我吸收這東西,會轉化成能量,我乃陰陽之體,陰煞之氣對我的肉身就幫助!」

其實,宇文天的這話,基本上是對其餘的武者說的,他的肉身此時詭異非常,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不過是為了平息眾人的猜疑,同時也是打消冰蘭的擔心,他才會這麼說。

但是,宇文天的話,聽在眾人耳中,卻還是震驚連連。

他們中有不少人知道陰陽之體是什麼,這可是最為頂尖的體質之一,幾乎是傳說中的存在,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這下,他們終於知道了宇文天為什麼這麼強大。

具有陰陽之體,不強大才怪了!

同時,眾人也在猜測宇文天的來歷,畢竟,陰陽之體都是世間至寶,同其他的特殊體質一樣,被那些超級勢力籠絡了,也許宇文天便是其中之一,只是不知道宇文天是來自哪一個大勢力。

這時,原本就鎮靜的玉簫靈也是暗自驚覺,他看著宇文天,道:「道友,你真的是陰陽之體?」

宇文天看著他,微微頷首,道:「算是吧!」

此言一出,眾人疑惑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麼叫算是?

玉簫靈疑惑不已,道:「此話何解?」

「我的身體,原本是普通之體,後來被我以天材地寶煉成了後天五行之體,后又因機緣,繼而轉變成了後天陰陽之體!」

這時候,眾人完全怔住了,若之前說宇文天是上天的寵兒,也不為過,因為上天給了他一個好體質。

但是此時,眾人卻知道,宇文天的一切,竟然都是自己的爭取來的,並非上天所賜。

後天之體,與先天之體一字之差,卻有千里之別。

總體來說,後天之體遠遠比不上先天之體,但是,真正練就後天之體的武者,那是真正的逆天奪命,其心性和意志都不是先天之體的武者可以比擬的。

將自己從一個普通之人,生生變成一個絕世天才,這讓眾人無法形容了。

如果說先天之體讓他們羨慕的話,後天之體則是讓他們由衷的尊敬。

一個是天命所歸,一個卻是做出了所有生靈的榜樣,自力更生,走逆天之路。後天之體,這樣的武者,使他們每一個武者都學習的典範,無論在何種境地,面對何人,他都應該得到尊敬。

宇文天沒有理睬眾人的崇拜眼神,他在吸收這身周的陰煞之氣,剛開始還是小範圍,最後,他直接站在了一個岔道口,完全放開了丹田,任其吸納陰煞之氣,漸漸的,他彷彿陰煞之氣籠罩,化作一個蠶繭般的氣柱。

!! 眾人沒有打擾他,也沒有離開,靜靜地等待著,同時注意著暗中的敵人。

一刻鐘后,那氣繭漸漸消失,周圍空間中的陰煞之氣也少了很多,這時候,宇文天才看向眾人,道:「久等了!」

「沒有!」

「道友客氣了!」

「宇文兄太客氣了!」

……

眾人都很客氣,似乎有意與宇文天較好,宇文天也知道眾人的意思,並不點明,道:「我感覺盡頭不遠了,或許從這裡走很快就到!」

眾人神色一滯,隨即面色凝重起來,宇文天的意思是,寶物就在前面,危險也等在前面。

幾息的沉默,最終還是被打破了,有人道:「既然不遠了,我們走吧!不要被其他東西給搶了!」

「是啊!前進吧!我倒要看看,這隧道盡頭到底有什麼!」

「既然來了,還怕什麼危險?走吧!」

……

宇文天點點頭,立即轉身,邁開了步子,與眾人拉開了一丈的距離,他的身周陰煞之氣遠遠不斷地從前方湧來,被丹田吸收。

片刻之後,眼前的隧道變得非常寬闊,也非常的森冷,不但瀰漫這陰煞之氣,而且還有極為濃郁的靈氣和血腥之氣,不過,這血腥之氣彷彿是存在了無盡歲月,幾乎融入到了周圍的石壁中。

眾人都是有一定眼力的,這種變化,讓他們神色更加得凝重。

有血腥之氣出現的地方,一定不是什麼好地方,儘管它到處是寶。

等到眼前的濃霧散去,宇文天看到了許多的兵刃散落在隧道中,幾乎沒有一件完整的,好一點斷為兩截,有一些幾乎成了碎片。

這個時候,眾人只有無限的嘆息。

他們可以看出,這些兵刃的材料,最低的都是地級上品的,其中不乏天級的珍貴材料。

可惜,這些都只是一地碎渣!

此時,每一個人都是警惕萬分,眼前發生的一切,彷彿是很久之前的一場大戰,使得許多的兵刃化為碎片,這種能將地階上品兵刃擊為碎片的力量,肯定不是虛靈境的力量,一般的真靈境也做不到,至於虛皇也很難說。

更何況,其中還有不少天級材料,這些都是頂尖的天階兵刃的碎片,一般的虛皇想要將其擊碎,那就更難了,這隻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大戰的一方有絕頂的煉體武者,畢竟,這裡的氣息久遠,說不定是那個煉體武者盛行的時代遺留下來的。第二種情況,便是一方有著高階兵刃,比如聖兵或者是神兵。

在宇文天看來,第二種情況的可能性高一點。

眾人緩步前行,漸漸的,他們發現了許多天階兵刃的碎片,其中一些材料,都是頂級的天級材料。

而且,還有一些枯骨躺在廢墟一般的隧道里,即便是其中遍布腐朽的氣味,但卻未見這些枯骨消散,實在是詭異之極。。

要知道,在這個小世界,由於天地法則的限制,生靈死亡之後,血肉和骨骸都會化為能量,補給小世界的運轉,但眼前的場景,明顯出乎眾人的意料。

他們不得不小心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這個鬼氣衝天的隧道。

「大家小心一些,這裡面很詭異,做好迎戰的準備!」玉簫靈神色極為凝重,如果宇文天的神色平靜,他或許也會還一點,可是,當眼前的場景出現時,宇文天的臉色極為凝重,他也知道,他們即將面臨著大恐怖。

「咔咔……」

眾人的腳步踩在兵刃碎片上,踩在那些枯骨上,發出的聲音迴響在隧道中,使得他們懸著的心跳的更厲害了。

每一個人都調整著自己的氣息,使其進入到了巔峰狀態,以便第一時間應對突髮狀況。眼前的骸骨越來越多,但卻沒有一具完整的,有的是胸骨被擊碎,有的是眉心破洞,有的則是被卸成了數塊。

不過,這裡有用的東西也不少,有些器物還算比較完整,被眾人收入囊中。

「啊!這裡有個空間戒指啊!」忽然一個人找了一枚空間戒指,激動地大喊出來,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什麼,他這麼好運氣,竟然找到了一枚空間戒指!」

「走狗屎運了吧!」

「該死!我怎麼沒有遇到啊!」

「我得仔細找找,這裡說不定還有!」

……

大家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那人也是沾沾自喜,不過,當他的神識進入其中的時候,先是大喜,隨即便苦著一張臉,道:「好多的極品血晶石啊……可惜,靈氣都有消失了,一堆廢渣!」

有人嘆息,有人暗喜,數不盡的財寶,最終只是黃粱一夢。

眾人都很仔細地在廢墟中搜索著,期盼自己可以找到一枚空間戒指,即便是沒有靈石血晶石,但是一些兵器等可以久經歲月的物品,都是他們所希望的。

片刻之後,眾人失望了,這裡確實是廢墟,找個完整的東西真難,甚至連一件可以修復的東西都沒有,無奈之下,他們索性放棄了。

宇文天停止了吸收陰煞之氣,他感覺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對他不好,若是有強大的敵人偷襲,他就麻煩了。

就在這時,他看到前方三丈處的一具較完整的骸骨上有一件內甲,這件內甲很不一般。

宇文天大喜,腳步一動,瞬間到了那具骸骨之前,頭骨眉心處有一道利劍插入的小洞,胸骨都碎了,但是這件內甲卻是完好,如此看來,這件內甲一定是件寶貝。

他沒有多想,罡氣微吐,震碎了骸骨,拿起了內甲,仔細地看了幾次,發現這竟然是一件准天階的內甲,其煉製手法比較古老與之前的血劍出自同一種工藝。

如此一來,這件內甲幾乎可以與現在的天階下品內甲相比了。

宇文天身上寶物雖多,但卻缺少這樣的護身之物,一遇到特殊情況,總是讓他光著,雖然他們修武之人不計較這個,但是,這並不是什麼好現象。

所以,這件內甲的出現,讓宇文天心頭大喜。

若是現在那一件天階中品的兵器來換這件內甲,宇文天都不會換。

雖然是一件穿在死人身上有數十數百萬年的東西,但宇文天毫不介意,只要拿出去洗一洗,絕對是一件護身至寶。

「天啊!他找到了一件內甲!完整的!」

「這可是好東西啊!存放了這麼久,都沒有毀壞的跡象!」

「這件內甲似乎是一件天階寶物!」

「應該是准天階的!」

「准天階的內甲,怎麼說都是一件防禦至寶!」

「我們也找找看,估計這裡還有其他的東西!」

……

眾人看到宇文天手中的內甲,羨慕無比,每個人眼睛似乎都化為了餓狼,在廢墟中搜尋著獵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