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大地屬性的四階靈技,真要說來並非普通的靈技,而是陣法結界,就算是大武師五階的高手,全力一擊也未必能夠破得了這個結界。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1 日 0 Comments

這是玄心老人所留下的靈師傳承,是玄心劍魂傳給七夜的。

本以為這個四階靈技能夠輕而易舉的護住自己,隔絕風的侵襲,可是七夜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這風竟然穿透了陣法結界直接侵襲進了自己的體內。

「主人,沒有用的,這個風不是普通的風,我若是沒猜錯,這應該是無源之風!」

「以您現在的實力是無法抗衡的,除非,尋找到無源之風的本源,煉化它!」

「而且,我在魚龍登樓廣場上感應到的風元素種子,應該就是這無源之風了!」

玄心劍魂傳音說道。

「無源之風嗎?既然如此,我就想辦法煉化了他,我的《玄心訣》想要更近一步,就差這風元素種子,和金元素種子了!」

七夜冷聲說道。 第三百五十章煉化無源之風

「就讓我看看,這無源之風的本源在哪裡吧!」

僅僅是耽誤了一點時間,七夜發現自己的手腳已經是冰涼的了。

這無源之風對於不是風屬性武者的七夜來說,影響真是不小。

「冥夜之瞳,洞悉萬物!」

七夜一聲低喝,眼裡浮現出了一抹幽藍色的光芒。

幽光閃爍,一個個小小的符文古篆,出現在了七夜的眼睛之中。

冥夜之瞳原本就能夠洞悉萬物,不過七夜施展的洞悉萬物,不是普通的探查。

「若不是冥夜之瞳,想要看到這無源之風的本源,恐怕還真是困難!」

七夜淡淡一笑,因為他已經發現了無源之風的本源所在。

不得不說,若不是風屬性武者,根本察覺不到周遭的異樣。

這無源之風的本源,竟然就藏在呼嘯而過的無源之風中。

「嘶……好冷!」

七夜緩緩站起身來,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幾乎有些不受控制。

因為他身體已經被凍僵了,若果在稍等片刻,恐怕會被這無源之風直接吹得失去意識。

「主人,這無源之風的本源能夠用金光光源捕捉,否則他會逃跑的,而且機會只有一次,如果抓不到這無源之風,恐怕主人反而會受到無源之風本源的報復的!」

玄心空間之內,玄心劍魂告誡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

七夜點了點頭,其右手之上,突然之間浮現出了一抹燦爛的金光。

這是乾坤鐘的乾坤金光。

鄉村小郎中 不過七夜只湊齊了兩塊兒碎片,還沒能得到這乾坤鐘的逆天好處,當然這樣的重寶,自然不是那般容易就獲得的。

在玄心空間內沉寂了這麼久,七夜都快忘記了自己還有乾坤金光這一助力。

金燦燦的金光浮現在七夜的兩隻手臂之上,這讓七夜看起來就像是帶了兩個金燦燦的高階玄器手套。

而且七夜驚訝的發現,當乾坤金光籠罩在其手臂之上的時候,七夜發現雙臂之上不在被無源之風侵襲。

雖然兩條手臂沒事兒,可是身上的冰冷感覺,可不敢讓七夜愣著發神。

腳步輕點之間,七夜的右手快速變結。

就在七夜沖向無源之風的道路之前,一根根粗壯的石柱突然出現。

為七夜在空中架起了一條橋樑!

「給我著!」

七夜單手一抓,冥夜之瞳的幽光閃爍之間,手上直接抓住了想要逃走的無源之風本源!

「噬靈煉化!」

八零福寶小神醫 抓住這無源之風的本源之後,七夜直接一口將其吞入了腹中。

突入腹中的瞬間,七夜的靈魂之力和玄力,完全將其牢牢包裹。

玄心老人傳給七夜的煉化之法,豈是浪得虛名的。

無源之風的本源本想暴動反噬,卻發現自己已經七夜牢牢控制,而且它自己一點點融入了七夜的體內。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

半天。

一天。

兩天。

三天。

時間轉眼過去了三天,七夜也已經修鍊了三天。

沉神閉目的七夜,周身有細小的微風波動。

可是細細感應,這一縷微風竟然能夠侵襲人的身體。

「終於煉化了嗎?」

七夜的指尖,升騰起了一縷旋風,這縷青色的旋風,竟然有著一絲冰冷的感覺。

這縷無源之風竟然帶著冰屬性,若是我再融入冰屬性進去,與人對戰,恐怕光用這無源之風就能能將人吹成冰棍兒,甚至被吹成碎冰。

三天三夜的時間,這無源之風最終被七夜煉化,七夜也最終獲得了了風元素的本源種子。

這就意味著,自己就能修鍊風屬性武技了。

比如玄階低級的風屬性武技風聲鶴唳。

還有地階低級的風靈分身!

擁有了風屬性種子,七夜的實力又有了一番暴漲。

更重要的是,只要在再尋找到金屬性的本源種子,那麼自己就能夠讓《玄心訣》更進一步,或許那時候自己的實力才會真正的有著質的突破。

不過在這之前,七夜需要做的是面對眼前的這個魚龍登樓的試煉。

「第四關,風之侵襲超額完成。」

七夜的耳邊再一次傳來了那個空靈的聲音。

聲音消失,七夜身前的畫面再次轉變。

這一次畫面成了一個戰場,厚重的古老戰場。

七夜的身份竟然是一個士兵。

冥夜之瞳掃過對面的密密麻麻武者,他們都是風元素能量凝聚成的士兵,不過他們的實力卻皆是大武師階別,雖然只是低階大武師,可是如此之多的數量,也讓七夜愕然。

「第五關,血雨腥風。」

「闖關要求,在戰場之中堅持一天! 重返九五:不負時光不負卿 你有一個時辰準備時間!」

這一關,竟然多了一個闖關要求的告之,這倒是七夜有些覺得奇怪,不過既然有一個時辰可以浪費的,七夜就翻出了腦海中的那一份風屬性武技,在第一關獲得的《風聲鶴唳》。

第一關到第三關,時間加起來,七夜用了一個時辰不到,可是第四關,若是七夜是風系武者,可能用不了多久就能撐過去。

不過七夜為了打無源之風的本源注意,想要獲得風屬性的元素種子,所以多花費了不少時間。

好在第三關雖然花費了不少時間,可是獲得的好處也值得了。

這一個時辰的時間,七夜打算用來修鍊《風聲鶴唳》!

玄階低級武技,對於自己現在的實力來說,很容易就修鍊完成。

而且這一招武技,似乎更像是玄術。

因為他的威力介乎靈技和玄技之間。

靈技威力強大,那是因為需要準備的時間長,靈魂之力消耗大,而玄術,因為不需要耗費靈魂之力,所以威力就次了一些,不過比起一般的玄技來說,還是要強大了不少。

就單拿這《風聲鶴唳》來說,別看他僅僅是玄階低級武技,可是真要說來,他的威力已經遠遠超過了玄階武技的水準。

玄術和玄技的差距是兩個概念。

這魚龍登樓是聖地考核其下弟子的特殊所在地,自然不會那麼普普通通,用普通的玄階武技來糊弄人,要不然這聖地之名也太不名副其實了。

七夜將《風聲鶴唳》爛熟於心之後,體內的玄力立刻附帶著風屬性。

玄力沖脈,打通修鍊《風聲鶴唳》這本武技的關鍵脈絡。

風,在七夜的體內催動,七夜甚至能夠聽到自己的身體和風引起了共鳴。

無數穴位脈絡,連理在一塊兒,完全組成了一條巨大的脈絡團。

那是一隻飛鶴。

一個時辰,修鍊這《風聲鶴唳》綽綽有餘,若是七夜沒有突破大武師,恐怕要麻煩一些,不過現在,他卻並不覺有絲毫麻煩! 第三百五十一章血雨腥風

一個時辰眨眼過去,閉目之中的七夜,在空靈之聲出現在耳邊的瞬間,立刻睜開了雙眼。

「第五關,血雨腥風,考核開始!」

話音落下。

厚重的古老戰場,似乎煥發了應有的激烈。

殺戮的氣息在戰場之上瀰漫,眼前的武者一個個從沉睡中醒來。

「殺!」

「殺!」

「殺!」

鐵馬冰河,沙場千卷。

置身於古戰場中的七夜,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渺小!

「殺,殺,殺!」

一浪接一浪的殺戮震喝,似乎震得整個天地都在顫抖。

「殺!」七夜彷彿也受到了影響一般。

沖入了無邊無際的人海之中。

……

……

魚龍登樓廣場之外。

這三天時間裡,參加考核的武者,一個接一個的從其中走了出來。

有的人垂頭喪氣,有的人欣喜若狂。

垂頭喪氣的武者,皆是早早就出來。

很多人一個時辰都不到就被魚龍登樓送了出來。

不過大多人都是堅持了半天左右。

因為能夠進入魚龍登樓的武者,莫不是武道天賦極為優異的武者,他們如果不是出現意外,或是自己大意,也不可能輕易就被魚龍登樓給難處,被逼的第一關就被直接送出來。

雖然能夠進入魚龍登樓的武者皆是極為優秀,可也有太多自大的武者。

他們的結果都很有意思,因為他們正垂頭喪氣的陰沉著臉,而且當他們聽到其他人獲得不少好處的時候,這群傢伙更是欲哭無淚。

因為對於他們這些能夠參加魚龍登樓的武者來說,如果不出什麼意外,是能夠輕易的度過前兩關。

若是實力較強,心智又很堅定的武者,通過第四關也很有可能。

不過這些傢伙,卻連第一關都沒有通過,就因為失敗而被送了出來。

魚龍登樓試煉,七夜眾人當中,第一個出來的是柳青。

僅僅是第一天,就被魚龍登樓送了出來。

不過她卻登臨了兩層,獲得兩本水屬性玄技,一本玄階低級,一本玄階高級!

這兩本都是玄術,這可比起一般的武技來說高了足足一個檔次,柳青出生於一個普普通通的武府,有了這兩本玄術,她也算是多了一份自保之力,實力也能更進一步。

第一個出來之後,柳青走到遠處一點兒的地方,等著眾人出來。

第二個出來的是蘇生,他比柳青也僅僅多堅持了兩個時辰。

不過他卻是闖過了第三關。

和柳青一樣,蘇生也獲得兩本玄技,不過他的實力卻硬生生的提升了兩階,從大武師一階突破到了大武師三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