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從此以後,有了今天他們針對徐明月的事情,以後再想進家門簡直做夢!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簡直就是逼着讓他交出自己所有的股份,然後保證徐明月進入家門,不會受不公正的對待。

徐子君頓時大叫:

“餘總,我看這麼做合適,我姐姐受了多少委屈,纔來到你們家門口?

你們劉家竟然連接都不接,這件事沒完,要麼按照張哥說的那麼做,要麼咱們就鬥一鬥,看看誰更厲害!”

徐子君壓抑太久了!

這時候一爆發,真是有幾分惱怒的態度!

而張凡則是淡淡的望着劉總,笑着說道:

“事情還是不要鬧得過大,你說是不是劉總?”

劉總猛點頭:“對的,事情還是以解決辦法,不要把事情鬧大。”

餘總一笑:“可是我看你是在欺負人呢?你覺得我們沒辦法對付你嗎?”

餘總身後一些大老總微微一笑,看向劉總的眼神裏帶上了幾分威脅的態度!

見到這麼多人,這麼多比自己身價更爲豪富的人,有了幾分想要對付自己的態度。

而且是聯合一起,劉老總再怎麼狂妄,心知今日不妥協,恐怕真要遇到麻煩了!

便是苦笑了一聲:“好,我用我們劉家所有的資產,求我兒媳婦下車!”

周圍的人紛紛笑了。

餘總想對付誰,分分鐘讓他破產!

加上衆人的壓力,這姓劉的再怎麼囂張狂妄,也必須忍下來!

隨後,餘總取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合同!

劉老總立刻簽字!

而後方劉老總的兒子以及老婆,呆呆的望着自己家拼了幾十年的資產,落到了還沒進門的兒媳婦手上!

臉上都是流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徐明月拿着合同,被老公親自揹着上了樓!

這樣的待遇,徐明月以前從未想過!

而且從此之後,徐明月心裏很清楚,進了這個家門,自己不會受到半點欺負!

甚至曾經瞧不起自己的公公和婆婆,要對自己必須討好了!

徐明月的這一場婚禮,終於是在歡笑中皆大歡喜的結束。

尤其是二叔和嬸子,笑得見牙不見眼,顯然是非常的開心。

不僅僅是臉面大增,以後女兒去了人家家裏,也不會再受到欺負,這纔是讓兩個老人,最爲激動最爲開心的原因了。

劉老總有些不憤,可是從餘總口中得知了張凡的身份之後,徹底打消了想要報復的想法!

也許表面上看,這個在後面攪動波浪的年輕人實在不得一提。

可是隻聽這年輕人做的一些事,背後都和榮氏家族有很大的牽連,再加上連那位京城的張神醫,都連連誇讚張凡的醫術!

如果他還是自以爲是想要找回面子,攪擾到張凡的身上!

那他可就要做好因爲自己沒有足夠的見識,付出一些比較慘痛的代價了!

劉老總心知自己前幾天做的不對,想要大擺宴席,來彌補一下之前自己的過錯!

只不過現在不理他的人,反而是從村子裏出來的徐叔。

徐叔只在乎自己女兒的幸福,再加上徐子君與張凡兩個人,給自己長了太多的臉面,早就想回去好好招待一番,相比之下這勢利眼的親家,可不如自己這個侄子以及小張兩個人,更加的重要呢。

嬸子算是放下了心頭的大石頭,路上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時不時湊到張凡跟前拉拉家常,聽說張凡還沒有結婚,還想着要給他介紹一下自己孃家的人呢!

當然張凡自然是拒絕了,不過嬸子心裏也明白,像張凡這樣厲害的人,追這年輕人的女孩,恐怕是能夠排出幾條街區,自己農家人出身,可別因爲這件事情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畢竟嬸子必須要感激張凡親自出面,不然自己的女兒即便嫁過去,也未必會過得幸福呢。

“以後還是要仰仗人家小張,要是女兒那邊受了欺負,一定要叫女兒看好手裏的東西,到時候只要小張一露面,有那劉家人吃虧的時候!”

徐叔跟自己的老婆說着!

回到了村子,嬸子立刻去了村子裏面,買了幾隻散養的母雞,弄來了幾條村裏人剛剛釣上來的鮎魚,用砂鍋烹製,花費了好幾個小時,張凡本想簡單吃一口!

卻像是傷害到了嬸子的痛楚一樣,今天說什麼也要讓張凡吃好! 這一頭,徐叔放下了一切,陪着張凡在喝茶!

“張小哥,這次叔叔可真是要好好的謝一謝你,要不是你關鍵時刻站出來,恐怕我們現在回到家裏也是提心吊膽。”

“對呀對呀張哥,幸虧這一次你出面把這件事解決了,不然明月姐姐過門之後,不知道要受多少苦呢。”

關倩深有感觸的說!

彷彿受到委屈對待的,是自己一樣!

張凡聽完淡淡的笑了笑,和徐子君對視了一眼說:

“徐大叔,這件事就不用提了,都是小事而已,以後有時間你們常去城裏逛逛,讓徐子君也儘儘孝道!”

嬸子滿口答應!

心裏別提多開心了!

徐大叔拍了拍張凡的肩膀:

“好孩子,以後有用得到徐叔的地方,沒什麼說的,無論如何我也趕過去幫你!”

張凡笑着點點頭,一頓飯吃過之後,張凡又喝了幾口茶:

“叔叔嬸子,我們就先走了啊!”

徐子君收拾完東西跟着張凡一塊走出來!

離開的時候張凡囑咐了一句:

“劉家人不是拿出了不少聘禮?留點錢把水庫包下來,過一段時間要是魚貨豐收了,你們可以送到城裏來,有多少我要多少。”

這又是對於徐叔的意外之喜,車輛駛出村子,徐叔和嬸子相互依偎在一塊,臉上掛滿了笑容!

“這徐子君有這麼一位大哥幫着,以後絕對會以後絕對飛黃騰達,咱們也不用擔心子君沒有父母,以後沒人幫襯了。”

老兩口笑着,想到了張凡交代的事情,這時候才聽村民說起怪物的事,老兩口頓時嚇了一跳!

“張凡先生,怎麼知道湖裏的怪物被殺掉了?難不成……”徐大叔一驚一乍!

嬸子也有些嚇到了:

“聽說那條魚,有好幾十米長,這張小哥還真是有福氣,走到任何地方都能給當地的人帶來好處。”

兩人沒有深思,畢竟這事情匪夷所思,張小哥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去了水庫裏面,親自把那條魚殺掉了吧?

那豈不是成了神仙!

這一頭,張凡與徐子君,關倩一起向省城趕去,爲了照顧一下關倩陪同兩人走這麼一趟!

晚上的時候三人來到了一層樓海鮮館,吃了一頓豐盛的海鮮大餐!

這一頓飯的花費,直逼十萬出頭!

當天就使得那酒店的老總,親自出面送上了一些酒水!

而關倩也向酒店的老總證明了,自己已經讓張凡,不再追究經理惹怒他的事情。

這對於關倩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張凡有心想要回去休息,關倩充滿感激的將張凡和徐子君送到門口!

隨後親眼看着二人開車向陳園行駛去,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

不過,對於下一次見面,又是充滿了期待起來。

畢竟像張凡和徐子君這樣,動不動就豪擲千金,能結識這樣的朋友,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心裏也不會發慌了!

一層樓海鮮館的老總,對關倩可謂是十分感激!

當天晚上的時候,老總帶着關倩,參加了一場高級酒會。

在這場酒會之上,關倩認識了許多特別厲害的人物,第二天關倩就應邀前往了郊區的別墅!

中午,關倩帶上了一些北方山區的特產,親自來到陳園登門拜訪!

張凡見到徐子君在忙,出門迎接了關倩,有些詫異的望着關倩帶來的東西!

“這是牛肚菌吧?怎麼這麼多?”

張凡眨了眨眼睛,看着關倩放下的一個塑料袋,曬乾的牛肚菌,有接近二三斤。

這東西前一段時間在小山家,可是沒少吃,徐子君也和他說過,這種菌類非常值錢!

關倩一個普通大學生,哪來的這些錢,買這麼珍貴的山珍?

“張哥,這是朋友送的,託你的福,那天您去一層樓之後,老總可開心了,帶我認識了很多厲害的人!這些人都很隨和,昨天我去他們住所幫他們收拾了一下房子,臨走的時候送了我一個手包,他給了我很多好東西。”

關倩微笑說着,還像張凡晃晃自己手腕上的手錶!

張凡看了看,他對奢侈品沒什麼概念,也不願意花費時間去牢記那些品牌,但是看這個手錶珠光寶氣的,比起他購買送給徐明月的那塊手錶,好像還要豪華不少。

張凡沒多想,輕輕點頭:

“看來你的運氣,還是非常不錯的,遇到了不少好人,不過你也要防備一點,畢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好啦我知道啦!”

關倩嘟嘟嘴,覺得張凡實在是太穩重了,那些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且身邊大美女可多了,怎麼可能看上自己這個醜小鴨?

關倩開玩笑一般,將自己纖細而白皙的雙臂,勾在了張凡的右手臂上。

像是乖乖女一般,扶着張凡回到屋裏!

這儼然是報復,故意把張凡當成幾十歲的大叔來對待了!

看來關倩,也算是對張凡管的這麼寬,做出的一種無聲的反抗了。

張凡無奈一笑,他只是成爲天地當鋪之主後,見過了太多人面獸心之人,不想讓關倩這樣純潔的女大學生,惹上什麼麻煩而已。

沒想到關倩還覺得他說錯了呢!

爲張凡親自斟了幾杯茶,關倩自來熟一樣在陳園裏轉了轉,很快找到徐子君,兩人便是去廚房忙碌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