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畫像是相當於把照片上的人物放大了數倍,只是放到油畫框里要比照片上大氣高雅了許多。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這是你畫的?」

紀曉鴻不可思議的瞪著眼珠子來來回回好幾次,看看宮恩恩又看看畫像。

紀曉鴻沒想到自己和宮恩恩一共才見過三次面,宮恩恩就可以把自己畫的如此逼真傳神。

「是……是我畫的!」

宮恩恩有些被紀曉鴻的反應嚇到,抬眼朝身旁的厲宸看去。

厲宸伸手拍了拍女人肩膀示意宮恩恩不要緊張。

「畫得真是太好了!宮恩恩,沒想到你的畫居然畫的這麼好!」

紀曉鴻死死盯著畫像,連連讚不絕口。

「老厲!你快來看!你兒媳婦給我畫的畫像!」

紀曉鴻開心的像個孩子,朝書房裡喊到。

「我聽見了,你小聲點!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厲萬年早就聽見紀曉鴻在那一驚一乍的,已經踱著步下樓了。

「怎麼樣?好看吧?」

紀曉鴻似乎沒聽到厲萬年對自己的數落,一心把畫拿給厲萬年看。

「嗯!不錯!不錯!堪比大家之作!」

厲萬年和紀曉鴻都是懂畫的人。

厲萬年一眼就看出作畫的人繪畫功底深厚,沒有個十年八載是達不到這個水準的。

「時間匆忙,畫的還不夠盡善盡美!」

宮恩恩一臉謙虛的說道。

但得到二老的誇獎,尤其是能讓紀曉鴻滿意,宮恩恩心裡已經高興的跟什麼似的。

「嗯,不用謙虛了,我已經很喜歡了!」

紀曉鴻這人還是有優點的,喜歡就直說,一點都不矯情。

「那這是你公公!」

紀曉鴻回首向宮恩恩介紹厲萬年。

「爸爸好!」

宮恩恩大大方方的向厲萬年問了聲好。

「嗯!不錯!」

厲萬年這回不是在誇畫不錯,而是覺得宮恩恩人不錯。

人長得端莊秀麗,自己兒子果然好眼光。

「這是你哥哥和嫂嫂!」

紀曉鴻又伸手示意站在一旁一直沒插上話的厲宇兩口子。

「大哥好!嫂子好!」

「呵呵!弟妹好!」

林微爽朗一笑,上前握住恩恩的手,「早就知道弟妹你了,今天終於見到了,人長得果然漂亮,怪不得我們厲宸跟著了魔似的。」

「嫂子過獎了,嫂子才是大美人呢!」

這話不假,林微確實也很美,怎麼看都不像一個已經年過三十的女人。

「好啦!都別客氣了,都到沙發上坐吧!」

紀曉鴻打斷二人寒暄,往客廳裡面走。

「奶奶!奶奶!你還沒跟漂亮嬸嬸介紹我呢!」

這時只聽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跑了過來。

只見厲希寧抱著紀曉鴻的大腿奶聲奶氣的說道。

「哦!對對對!奶奶怎麼把你這個小大人給忘了!」

說著紀曉鴻抱起自己這寶貝孫子朝宮恩恩介紹道:「那,這是你哥嫂的孩子,寧寧,已經五歲啦!」

「嬸嬸好!」

厲希寧率先給宮恩恩問了好。

「寧寧你好!」

宮恩恩摸摸厲希寧肉嘟嘟的小臉蛋,感覺可愛極了。

「寧寧,看小叔給你帶什麼了?」

厲宸拿出事先給厲希寧準備好的玩具,在手裡晃了晃。

「是奧特曼!」

一看見玩具厲希寧就直奔厲宸的懷抱。

「乖寧寧,讓小叔抱抱,是不是又長胖了!」

說著厲宸就抱著厲希寧舉高高。

宮恩恩還是第一次看見厲宸這麼有愛的一面。

「別見怪弟妹,厲宸他就是喜歡小孩子,寧寧一看見他,就粘著不放。」

厲宇笑笑解釋道。

「沒關係的!」

宮恩恩也笑著回應,腦子裡不知怎麼突然想起紀曉鴻昨天跟自己說生小孩的事情來。

因為一幅畫,讓紀曉鴻喜笑顏開,一家人坐在一塊聊得還算自在。

「恩恩,你先坐著,我進廚房幫幫忙!」

眼看廚房已經開始準備午飯了,林微想著去廚房看看能不能幫上點什麼忙。

林微作為大兒媳婦,這些年在厲家表現還算不錯,跟紀曉鴻這個繼婆婆相處的也很融洽。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嫂子!」

宮恩恩一聽林微要去廚房幫忙,自己哪好意思還在這坐著。

「新媳婦第一次進家門,你就不用了,還是陪媽聊天吧!」

林微笑著把宮恩恩按在座位上。

「嫂子,你讓恩恩跟你去吧,恩恩做菜很好吃的!」

厲宸正陪厲希寧玩玩具,突然開口說道。

紀曉鴻在一旁坐著倒是沒說話,她倒是想看看,宮恩恩畫畫的這麼好,飯是不是也向厲宸說的那樣,做的很好吃。

對於自己親媽的小心思厲宸是一眼就識破,我媳婦是有實力的,誰怕誰!

「那好啊!恩恩我們一起去吧!」

林微向來會察言觀色,既然婆婆不發話,那自己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宮恩恩和林微進了廚房幫忙,厲宇又陪著厲萬年去書房下棋去了。

就剩厲宸、紀曉鴻和寧寧三個人在客廳里。

大家都知道紀曉鴻和厲宸之前鬧了彆扭,這會兒有意給二人留空間,讓二人修復感情。

厲宸和厲希寧坐在地毯上玩的不亦樂乎,紀曉鴻在一旁看著。

紀曉鴻也很喜歡寧寧,看見叔侄倆玩得那麼開心,自己心裡也高興。

只是寧寧畢竟不是自己的親孫子,紀曉鴻想想就很失落。

厲宸不經意的一抬頭,看見紀曉鴻悶悶不樂的坐在沙發上,便放下手裡的玩具主動坐到其身邊。

「怎麼了媽?」剛才還挺高興,這麼一會兒功夫就拉拉臉了。

「還知道管我叫媽!」

紀曉鴻一臉委屈的像個受氣的小孩兒。

「呵!瞧您說的,不叫您那叫誰呢!」

「你這會兒想起管我叫媽了,要不是我去找宮恩恩,你是不是一輩子都不認我這個媽了?」

紀曉鴻越說越難受,眼淚也連著串流下來。

「媽,您別這樣!」

厲宸趕緊抽出茶几上的紙巾幫紀曉鴻擦眼淚。

「要不是您對恩恩有偏見我也不會這麼做,我也只是單純的想讓您接受恩恩,沒別的意思!」

「是,現在的結果你滿意了?」

「那您不是也很滿意嘛!」

厲宸狡猾的笑著說道。

「誰說我滿意?不就會畫畫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紀曉鴻給了厲宸一個大白眼,她才不要在自己兒子面前打自己的臉。

「好~您隨意!」

厲宸也不爭辯,只要不再找自己媳婦麻煩,不為難恩恩,這就足夠了。

「不過,要我滿意也容易,早點讓我抱上孫子就行!」

「呵呵!行!我們一定努力!讓您老早日抱孫子!」

雖然厲宸沒有像紀曉鴻那麼急,但厲宸是真的很喜歡小孩,如果能跟恩恩有個孩子那就完美了。 白魅啟他們客棧內的人,都很是不解地看著外面,也不知那牛X大號站在那邊為了什麼?那麼大一塊黑呼呼的怪物被殺死之後說沒就沒了,好吧,這也沒什麼奇怪的,因為那麼大個玩意對於他們這些看客來說就是憑空冒出來的。

剛才那驚心動魄又炫酷無比的戰鬥場面,也是看得他們驚心動魄的,雖然都不知道公娘子這牛X大號是怎麼就冒出來的人物,也不知道是好人還是壞人,但人與妖物戰鬥,身為同類都是向著同類的。尤其是白魅啟他們三位神裔學子,哪有不希望頂階神裔這樣望不可及的人物能夠安全勝出呢?

公娘子用黑蛟刺影製造出的假體被火魔蟾影燒成火人之時,著實讓這些看客們擔心了一番。在看到公娘子不可思議地變成黑沼人蛟出現在火魔蟾影背後,又以一記吊炸天的鎮天劍將怪物轟殺於地,都不禁為之歡聲雀躍!雖然他們並不知道這些描述的名稱,當時也不知道黑沼人蛟就是公娘子這個頂階神裔的大招,但最後公娘子恢復成蚩字神印裝狀態之後,無不是為之敬佩不已!

公娘子以身為餌,當然神經緊繃保持著高度警惕,他假象希望存在的敵人可是他認為的第三形態的火魔蟾影。

這老瘋子就這般度日如年的等了片刻,可黑蛟潭上就是一片漆黑,什麼動靜也沒有。公娘子實在是受不了這份無謂的煎熬,就在他準備解除蛟潭禁地這個控場技能一看究竟之時,忽然一旁傳來一聲輕微的「呼嚕」聲,倒是挺像打鼾的聲音。

公娘子心中不禁一喜,看來那死癩蛤蟆確是沒死,但又不得更加警惕,可他卻還不敢飛向空中,就怕這該死的癩蛤蟆會慫了躲著不出。

「呼嚕、呼嚕……」這好似打鼾的聲音變得越來越響,也變得越來越急促。聲音就是從公娘子現在身旁的右側,他看出來就是剛才一記印外技能鎮天劍的轟殺之地,公娘子雖然變態但也是個聰明之人,他馬上明白過來,想著這死癩蛤蟆之所以一直不出來,應該就是一直在進入第三形態,之所以會這般慢和這般動靜,應該就和他那記致命的轟殺有關。

公娘子想著要是直接對著聲音之處來一套轟殺,不知道能不能殺死影子狀態下的火魔蟾影?可又有點擔心要是就這樣殺死了,那萬年精魄會不會就這麼消失在那大癩蛤蟆的影子里?就在這躊躇之際,一道赤紅的影子衝天而起,伴隨著「呱」的一聲鳴叫,聲音尖銳悠長。

這道衝天的赤紅影子正是真正的魔蟾真身,它這般出現倒不是為了偷襲公娘子,而只是火魔蟾影變成魔蟾真身這個新形態的出現方式,大有破土而出、煥然一新的感覺。魔蟾真身還真就是個蛤蟆,全身赤紅如岩火一般,外形準確來說更像個樹蛙,而且也真是樹蛙那般大小,還沒有嬰兒的拳頭大。

魔蟾真身這衝天一躍足足有十來丈,速度還快極,要不是赤紅得耀眼,公娘子的視線都無法追住。

「呱」,魔蟾真身又是一聲尖銳鳴叫,它在空中就如一道火流星般朝著公娘子撞來。

公娘子哪敢懈怠?他手中蛟影迎空一鞭,「啪」的一聲脆響,一條禁地蛟龍從他身前一躍而起,轟殺而去。可這禁地蛟龍剛剛躍起,魔蟾真身已經激射而至,直接將禁地蛟龍一穿到底,接著就是印壁瞬碎從公娘子的心口激射而過,速度實在是快,而且威力無比,禁地蛟龍好像連一點阻擋的作用都沒有,這八階印壁就不提了吧!魔蟾真身就將公娘子來了個「一箭穿心」!

那條禁地蛟龍破碎成一灘落在黑蛟潭裡,就如一灘墨水灑在了地上,禁地蛟龍也好、這成了名為黑蛟潭的地面也罷,說到底不過就是公娘子的覺醒技能。

黑蛟刺影

公娘子使出一條禁地蛟龍的同時就用了他這最厲害的印內技能,只是這次施展出黑蛟刺影時沒有選擇製造假體,他倒不是仗著自己液態化的身體,而生生挨下這麼一擊,也不是為了節省那點消耗。

公娘子之所以沒有選擇製造假體以及真身瞬換,是因為他的思想操控已經來不及。公娘子使出黑蛟刺影之時,可是還有一條禁地蛟龍,雖然都只是思想的操控,但在黑蛟刺影這個技能里多了個製造假體的選擇,總歸也得剎那的功夫。

公娘子已經是黑沼人蛟的形態,魔蟾真身那樹蛙大的個小東西,實實在在的給他來了個穿心。公娘子的心口現出了一個漆黑的大洞,至少有碗口那麼大,但並不是規則的圓形,魔蟾真身那麼小卻能穿出了這麼大個洞,是因為它身體嚇人的高溫以及劇烈的火毒,所以才在公娘子那液態身體心口穿了個不規則的大洞。

這也就是公娘子的身體已是液態化,而且還是黑沼澤般的粘稠,要是換做尋常事物瞬間就化成灰燼。

公娘子縱身一躍飄在空中,在蛟潭禁地的控場里,空中總是對他有利。他心口的大洞正在液態下慢慢融合恢復,魔蟾真身上的火毒實在是厲害,這麼大的洞在液態下本該就是瞬間恢復。公娘子本人也是受到些傷害,剛才受擊之時也是感到了瞬間的疼痛,要知道黑沼人蛟本該是無法傷害到的形態,可見魔蟾真身附帶的火毒之強!

也許是事物相剋吧!水雖能克火將其熄滅,火亦能克水將其燒乾。

魔蟾真身落地之後發出一聲鳴叫,也許是有些得意吧!它雖然是一身赤紅的形態,但依然具有蟾影的狀態,它鳴叫一聲之後又隱於地面。

公娘子氣海內的印宙是真的有些告急了,一條禁地蛟龍、一次印壁雖然消耗很少,可是一次黑蛟刺影的施展就是一成的印宙,而持續的黑沼人蛟形態更是蛋疼的消耗,雖然現在時間很短,還談不上什麼,可公娘子見過他以為的火魔蟾影的第三形態,試問這老變態哪敢解除如此變態的形態?否則一個閃避不及就是將死的局面!

黑沼人蛟的形態下雖然蚩字神印不在顯現,黑蛟鱗甲也看不到,但都不表示不存在。黑沼人蛟雖然是強大到無法傷害的變態形態,在其黑沼澤性質的液態化下,黑蛟鱗甲的固體防禦形式已是累贅,故而同化為液態化,就如公娘子的真身一樣。

故而黑蛟鱗甲的防禦屬性沒有消失,公娘子本人的各方面基礎屬性亦是一樣,當看來無法傷害到的黑沼人蛟形態受到傷害之時,這些防禦屬性也都會起到作用。

公娘子那怪手的掌心冒出一道漆黑的水柱,隨之變成蛟影。黑沼人蛟的形態出現之時,蛟影當時也是消失的,當然並不是不存在,而且神印基礎裝都是可以隨意收回、現出的。在白魅啟第一堂修神通悟的修鍊課上,周慈給學子們展現的半月就是這般道理。

公娘子飄在空中,一臉烏漆墨黑的注視著身下,手中蛟影呼之欲出,現在可是看不到他那雙漂亮的媚眼,這漆黑的蛟龍人模樣實在是丑。這時,他一邊警惕著地下魔蟾真身的突襲,一邊在頭上亮起來兩道七彩的光澤。

公娘子這個醜陋的蛟龍人頭,在其額頭上的兩邊有兩個額外的彎角,說是額外就是同樣的頂階蚩字神裔,使出黑沼人蛟這個技能,現身為蛟龍人模樣時,頭上並不一定會有公娘子這樣額外的兩個彎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