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周徐紡聽懂了,有點不高興:「他只是身體不好。」就算嬌氣,也不可以別人說。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大男人的,這麼弱不禁風可不行啊。」

周徐紡不想理了,給江織順了順氣,等他不咳了,才說:「那邊有賣熱水袋的,你在這等我,我去給你買。」

帶著黃色頭盔的江織:「嗯。」

周徐紡跑著去買熱水袋了。

江織把頭盔拿下,扒拉了兩下頭髮:「阿晚。」聲音可沒有剛才在周徐紡面前那麼乖了。

阿晚上前:「老闆。」

「你去聯繫一下,問問我腳下這塊地賣不賣?」

阿晚就問了:「您買地幹嘛呀?」

「給周徐紡蓋個店面。」江織那雙桃花眼,半眯著,似有若無地掠過那個炒粉攤子,「順道整頓整頓這條街。」

吩咐完,他靠著貼膜的小桌子,單手支著下巴,撥了電話給薛寶怡:「貼膜嗎?」一雙腿太長,無處安放,便穿過桌子大喇喇地放著。

農門俏廚娘 阿晚回了個OK的手勢,扭頭,對炒粉大媽『抱怨』:「誒,我老闆他啊,就是錢多。」

大媽:「……」

阿晚走到攤子前,塊頭很大,把小攤子都擋住了一半,繼續『抱怨』:「對,人也嬌氣,在哪裡吹了風,就在哪裡蓋屋子,嬌氣鬼!」

大媽:「……」

阿晚從口袋裡摸出車鑰匙,拎著把玩:「可弱不禁風了,家裡老太太為了養他啊,都建了幾個醫療實驗室了,醫院也承包了好幾個。」

這車鑰匙認識吧。

大媽:「……」

阿晚用車鑰匙掏掏耳朵:「他還不上進呢,成天拍拍這個拍拍那個,沒事就去國外的電影節轉悠,真是有夠不腳踏實地的。」

雖然僱主大人的確很討厭。

但怎麼說也是他的僱主,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他林晚晚也是個有氣節和榮辱觀的人。

他能嫌棄,別人能嗎?

不能!

阿晚重重嘆了一口氣:「哎,再不好好拍戲,我老闆他就得回家繼承億萬家產咯。」

炒粉大媽:「……」

臉是一陣青一陣白,最後,她勉強擠出個『和善友好』的笑容來:「小周男朋友啊,吃米粉不?」

小周男朋友在打電話,說什麼『來周徐紡這兒拿貨,隨便你開價,錢找我要』,說完了這一句,才把目光轉到炒粉攤上:「不用,謝謝。」

這言行舉止……

越看越不得了。

阿晚見縫插針地又來一句:「你看他,多嬌氣,胃都被山珍海味養刁了,亂吃不得東西,不像我,」話鋒一轉,「大媽,給我來碗米粉。」

沉浸在『這條街要被小周男朋友賣下了,米粉攤可能要被整頓走了』的惶恐之中的炒粉大媽:「……哦。」

阿晚一想到他的排骨飯被貼膜的周小姐吃掉了,他就很餓:「可以加雞蛋嗎?」

「可以。」

「那給我加四個荷包蛋。」

「行。」

最後,炒粉大媽抖著手給阿晚抄一個三人份的米粉,加了兩大勺豬肉,一勺雞丁,並且死活不肯收錢。

阿晚吃得那叫一個爽快,一口塞了一大坨雞蛋,回頭瞧見了小跑回來的周徐紡:「老闆,小老闆娘回來了。」

江織明顯被這稱呼愉悅到了,笑得眼裡春色搖晃。

周徐紡是跑著來的,暖手袋被她揣在了衣服里,等到了江織跟前,才把藏在衣服里捂著的暖手袋塞給江織:「已經充好電了,你抱著。」

江織眼裡的春色更泛濫了。

他的小姑娘會疼人。

「小周啊。」

隔壁炒粉大媽突然朝周徐紡豎起了大拇指:「你男朋友真不錯。」

殷少,別太無恥! 周徐紡先是懵了一下,然後摸摸發燙的耳根子,偷偷看了江織一眼,很小聲地嘀咕:「不是男朋友。」

炒粉大媽兩手握拳,做了個打氣的動作:「好好把握哦,加油!」

周徐紡:「……」

這個大媽好奇怪。

今天,奇奇怪怪的人很多。

剛來的客人是個年輕的小夥子,應該是跑了一路,還在喘氣,頭上都是汗:「貼膜嗎?」

「貼。」周徐紡問客人,「你要貼哪一種的?」

客人說:「都行。」

周徐紡就給他挑了個鋼化膜。

貼完后,客人又問:「手機殼有吧?」

「有。」

「來十個。」

那邊,不腳踏實地·嬌氣不上進·不好好拍戲就要回去繼承家產的江織稍稍抬了一下眼皮。

客人聲音似乎抖了一下:「二十個?」

「咳咳咳咳咳……」

江織在咳嗽。

周徐紡立馬回頭,關切地看他。

江織安撫地揉揉小姑娘的腦袋。

客人這時候改口了:「四十個!」

「你這個型號的手機殼沒有那麼多。」周徐紡說。

客人直接掃碼付賬:「什麼型號的都行。」

過了十多分鐘,又來了一位奇奇怪怪的客人。

西裝革履,像大公司里上班的白領,他手裡提了一個大袋子,袋子里全是手機,他一股腦全倒在桌子上。

「貼膜。」

周徐紡很吃驚:「全部貼嗎?」

「嗯,全部貼。」又問,「還有手機殼吧?」

「有。」

「來八十個,型號隨便,是手機殼就行。」

周徐紡:「……」

她貼了二十多分鐘,才貼完,等那人走了之後,她跟江織說:「這個人好多手機。」

江織就挨著她坐,也不嫌周遭髒亂,抱著個暖手袋、戴著個頭盔一心等著周徐紡貼膜賺錢,乖得很,他問:「怎麼了?」

「他是不是偷手機的?」

江織:「……」

薛寶怡找的都是什麼人!

周徐紡糾結:「我們要不要報警?」

江織面不改色:「可能是賣二手手機的。」

那還是不要報警了。

叮。

周徐紡的微信來消息了,她點開看了一眼。

江織問:「誰找你?」

「是薛寶怡先生,他找我買手機殼。」她看完消息,把手機塞回包里,臉上是很開心的表情,「我今天賺了很多錢,江織,我請你吃水果凍。」

為什麼是水果凍?

周徐紡最近喜歡上了水果凍,覺得草莓味的水果凍是跟棉花糖一樣棒的零食。

因為今天『生意很好』,她早早收了攤,領著江織去買了兩大袋水果凍,江織送她回家,她坐在車裡吃了一路。

江織的車裡是粉粉的,還有棉花糖和牛奶。

周徐紡抱著水果凍吃得很滿足。

江織好笑:「這麼喜歡?」

她點頭,咬了一口草莓味的水果凍,眼睛彎成了月牙兒:「我以前沒吃過。」

「你爸爸媽媽不給你買嗎?」

她彎彎的眼睛慢慢耷拉下去了,不作聲,還不小心把水果凍的塑料盒子捏癟了,果凍肉掉在了車座上。

「對不起,弄髒你的車了。」她伸手去撿。

江織把她的手拉過去,先給她擦手,沒管車座:「以後我給你買。」摸摸她的頭,「還有什麼沒吃過的,都跟我說,我都給你買。」

她把腦袋抬起來,又笑了,一點也不失落了,笑得特別傻。

江織給她重新開了一個水果凍,喂到她嘴邊,她小口地咬。

「甜嗎?」

「甜。」

他湊過去,在她唇上嘬了一下:「是很甜。」

一口水果凍從嘴裡漏出來的周徐紡:「……」

她面紅耳赤呆成了一隻鵝,嘴角還掛著點果凍星子。

「又發燒了嗎?」說著,江織把那果凍星子舔掉了,臉也紅,眼圈都紅,只是目光一點也不躲,瞧著她,然後伸手,覆在她腦門上。

奈何BOSS太寵我 是的,又發燒了。

周徐紡的魂在雲端飄了很久,才回體,手忙腳亂地從袋子里挑出來兩個草莓味的水果凍,塞到江織手裡:「給你吃。」

她推開車門,小跑著進屋了。

一進屋,她就開始瞎蹦躂,躥來躥去,像一陣風。 「你就這樣換了我五瓶酒!」

黎天和張百忍,只等了幾分鐘,羅侯就拿著三本圖冊回來了。

《飛升學院美女排行榜》

《飛升學院天才排行榜》

《飛升學院風雲榜》

三本書,全部是剛剛印刷出來的,不只三屆,最近四屆,有名氣的名人美女近在其中。

神聖羅馬帝國 「酒拿來,我要回去喝酒了。」

黎天無奈,自己這個信息時代穿越過來的人,竟然能范這種低級的錯誤,簡直是不可饒恕。

隨手將玉瓶酒丟過去,羅侯靈活的收走,然後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羅兄等會我,一個人喝酒多無聊,不如我們一起喝吧。」

張百忍緊隨其後,黎天無奈之下,只能自己找個地方坐下,開始看起了三本書來。

當看到五十區的美女排行榜和風雲榜時,黎天眼前一亮。

「看來,明天不能在五十一區招人了,去五十區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將三本書收起來,黎天對著幫派戒指吩咐幾聲,就飛身而起,明天去五十區,可以先找溫德陽聊聊,順便該賺取第一桶金了。

………………

木容酒樓,二樓偏廳中,黎天和木容雲以及溫德陽三人正在喝著被黎天取名為烈火酒的高度白酒。

「葉秋兄弟,這酒是真心不錯啊,不知道,何時能給我提供啊。」

溫德陽倒也直接,三人剛剛喝了一杯,便直接開口說道。

既然早就已經商議好了,黎天也不磨嘰,直接將他準備的幾種酒,全部拿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