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生就是莊麗靜了,果真如楊美蓮所說的那樣,看起來就是很有教養的女生,很開朗的女生,笑容燦爛,容貌也很不錯。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而在她身邊的那個男生,也就是藍權。

極致纏綿:霸寵腹黑妻 藍權敲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正從上到下打量着葉文昊。

那種審視的目光,沒搞清楚情況的可能會以爲他纔是老闆。

葉文昊瞥了藍權一眼,然後就笑着對莊麗靜說道:“莊師姐你好你好,久等了啊。”

莊麗靜掛着笑容和葉文昊握了握手:“沒有,我們也剛來,點的咖啡都還沒上呢。”

一句話,就讓人很舒服。

不像是別人,簡單一說我們也剛來。

但是莊麗靜還說了後半句,就一點敷衍的意思都沒有,讓人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葉文昊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坐在了莊麗靜的對面。

到了這個時候,葉文昊纔看着藍權。

不過葉文昊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着藍權。

你不是喜歡裝逼?

那就裝吧,我靜靜的看着你裝逼。

看誰先忍不住先說話。

是如此,一桌四個人就這麼安靜了下來。

莊麗靜用詢問的眼神看了楊美蓮一眼,楊美蓮微微搖了搖頭,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

楊美蓮對葉文昊的手段是有絕對自信的,一點也不擔心葉文昊會在這上面輸給藍權。

這不是廢話?

葉文昊什麼人?短短兩三個月的時間裏,栽在葉文昊手裏的大人物有多少?

連周鼎那樣的人物都沒有頂住葉文昊的手段,你藍權什麼段位?純粹是尋找不痛快,換一句話說,楊美蓮覺得藍權是個傻逼。

三分鐘過去了,藍權挪了挪屁股,呼吸已經有些紊亂,但還在撐着。

這時候比的就是養氣功夫,看誰更加能夠沉得住氣。

這種東西有點玄學,講究的是一種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氣勢。

如果一方的氣勢強大,會壓着另外一方渾身不自在,連呼吸都只敢輕輕的那種。

而現如今,藍權就是這種情況。

五分鐘了,藍權感覺自己如坐鍼氈。

但反觀葉文昊,依舊輕鬆自若,手指一下下敲擊着桌面,看似沒有節奏,但其實都是在藍權呼氣的時候敲打桌面。

而每敲打一下,藍權就感覺自己的喉嚨發緊,難以呼氣。

終於,藍權忍不住了。

“葉總特地過來一趟,就是爲了看看我們嗎?”藍權的語氣裏有些怒火。

任誰被這麼涼了五分鐘,被氣勢壓了五分鐘,都會有火氣。

葉文昊微微一笑:“我看你好看,所以多看了一會,不行嗎?”

藍權瞬間無言以對,想要發火都沒有藉口。

一旁的楊美蓮險些笑出了聲,心裏說着葉文昊好壞~

至於莊麗靜,她有些不明所以,看不懂啊。

“先談正事吧,”葉文昊說道:“我想楊姐已經和你們說過一些大致的內容,就是我們公司想和你們藝術團合作。但要是獨家的,只能和我們合作。”

“而作爲回報,我們給予你們的演出價格將會和南江師大藝術團的一樣。也就是演出費的80%,其餘不收取任何費用。如果你們有意向的話,我們就聊聊細節。” 莊麗靜當即點頭:“我們願意,來之前我和我們藝術團的幹事們都商量過了,我們這邊沒有問題。”

說着,莊麗靜看了葉文昊一眼,笑道:“而且,我們還得葉總給我們提供這麼好的機會,讓我們能有更多的商演機會。另外就是,我們的很多組員,都想要見一見葉總,我們都是你的粉絲啊。”

葉文昊聞言很是爽朗的笑道:“沒問題,改天我去你學校玩一圈。”

“好的啊。”莊麗靜雙眸發亮。

她這不是客氣話,也不是爲了拍馬屁,而是實話。

葉文昊現在的名氣在整個南江市可是很大的,特別是大學生的圈子裏面,那更是不得了。

因爲葉文昊的種種壯舉,讓廣大大學生對葉文昊的這種生活很是嚮往,也崇拜葉文昊的能力。

當然了,更多人是因爲葉文昊的顏值和歌聲。

莊麗靜這邊應下來了,葉文昊就看着藍權。

藍權這時候端起架子了,他喝了一口咖啡,還慢斯條理的擦了擦嘴,這才說道:“合作嘛,可以。但是我有條件,如果葉總同意的話,一切都沒問題。”

“你說。”葉文昊耐着性子。

藍權呲了呲牙,說道:“首先,葉總既然說是合作,那就得有個合作的樣子。合作,要的是雙贏。但葉總剛剛說的那些,我並沒有看到我有什麼利益可得。”

“畢竟表演這種東西對於我們大四的學生來說,基本是不會去的了。那不去表演,我們也就沒有演出費。沒利益,卻還要從中協調,這很不合理。”

www★ttka n★¢〇

這時楊姐說道:“如果真的合作了,你們就成爲我們四季葉的員工,每個月都有工資和獎金的。”

“員工?”藍權冷笑一聲,“既然是合作,那爲什麼是員工?”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樣?”葉文昊雙手環抱在胸前,一點也不生氣,反倒覺得有些搞笑,就想看看藍權是在做什麼夢。

但藍權卻以爲自己已經拿到了主動權,開始更加囂張起來。

“很簡單,出去給表演人員的80%之外,我們也要10%。”藍權晃了晃二郎腿,歪着嘴巴說道。

莊麗靜聞言暗自搖了搖頭,她雖然不知道這10%到底有多少,但是從整體來看,人家公司要維護運營這才佔了20%,你就從中協調就要10%,做什麼白日夢?

葉文昊終於是笑出了聲:“呵呵……10%啊?你知道這裏有多少嗎?”

“不管有多少,我就要10%。”藍權冷笑道。

“來,我覺得你需要知道知道。”

葉文昊說道:“如果一場按照一萬來算的話,10%就是一千。一般情況下,我們公司一個月能有幾十個單子,10%也就是好幾萬。而這還是按照最低標準來算,其實乘以5也不過分,也就是十幾萬。”

“十幾萬平分到三個學校,那也有好幾萬。你覺得你就從中調節一下,甚至都不用去表演,你就拿幾萬塊,你夠格嗎?”

幾萬塊一個月,這對於大學生來說,基本不敢想。

多少畢業出去的,每週996,拼死拼活下來,一個月也就幾千塊錢。

現在藍權幾乎不需要做什麼,就想要一個月幾萬塊,想屁吃!

說實話,葉文昊只需要拿出三千塊,整個外語外貿學院當中隨便找人,絕對有數不勝數的人願意做這一份工作。

但是藍權的臉皮也真的是厚,他聽到葉文昊這麼說之後,非但沒有覺得自己不配,反倒是開始期待起來。

幾萬塊啊,雖然他家裏給他的零花錢不少,但也沒有好幾萬。

如果這突然一個月多了好幾萬,生活從此只有浪。

“我夠格啊?我爲什麼不夠?”藍權說道。

葉文昊笑着搖了搖頭:“不,我覺得你不夠。”

“那你說說我爲什麼不夠!”藍權怒了。

“你現在是你們學校藝術團的團長?”

“那不然呢?”

“你們團裏多少人?”

“幾十號吧?我沒算過。”

葉文昊搖了搖頭,“幾十號人,他們完全聽你的嗎?我的意思是,是不是你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如果換一個人站出來的話,他們會不會聽其他人的?”

“你什麼意思?”藍權感覺不太對勁了。

“我的意思是,你這個團長只是一個職位,僅此而已。並不是說你這個團長擁有幾十號表演人員的資源,那幾十號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完全可以讓其他人來領導,你根本指揮不動。”

葉文昊冷笑道:“你不過是競選出來的團長而已,我敢保證,你們藝術團裏面多的是人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就這樣,你有什麼威嚴?沒有威嚴,你也就沒有領導力。更別說比起外面的工作室了,人家工作是指哪打哪,那纔是真正的掌握資源。”

葉文昊一通說下來,雖然說得很多,但是葉文昊肯定的是,藍權沒有聽懂。

果然,藍權皺着眉頭問道:“什麼叫做我沒有掌握資源?現在就是我叫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啊!”

“真的嗎?那你現在叫他們十分鐘內來到這裏,一個都不能少。你看看,你做不做得到,看看有多少人理會你。”葉文昊笑道,看待藍權的眼神,像是在看個傻子。

藍權這時候懂了,但是卻惱怒了:“你是覺得我可有可無是吧?好,那你就去找別人啊!我倒要看看現如今的外語外貿學院當中,還有誰比我在藝術團裏面更有威嚴!”

“哦,那你可以走了。”葉文昊擺了擺手,趕走蒼蠅一樣。

葉文昊根本不打算給藍權任何面子,其實在進來咖啡店看到藍權的一瞬間,葉文昊就已經決定不和他合作了。

眼緣很重要,眼緣不好的話,後續的工作很難開展。因爲葉文昊已經將其列入自己討厭的人行列裏面了,怎麼可能心平氣和的相處。

眼緣不好,就不合作。

對,就是這麼直。

藍權一拍桌子,冷哼一聲就走了。

“短暫的不愉快之後,終於可以進入正題來了。”葉文昊看着莊麗靜笑道。

莊麗靜愣了愣,隨即笑道:“好的。” 莊麗靜這下才真正認識到葉文昊的厲害,以前總是聽說葉文昊怎麼怎麼樣,但也只是有一個概念而已。

今日一見,莊麗靜發現自己沒有一秒鐘是把葉文昊當做大一的師弟來看待的。

因爲葉文昊言行舉止,就沒有那份應該有的稚嫩。

和莊麗靜說清楚一些細節之後,莊麗靜當場就簽下了合同。

“不過有一點還希望莊師姐能夠幫忙保密,就是這個演出費的80%,其實並不準確的。現在是80%,那是因爲我們沒有把價格提上去。”

葉文昊說道:“隨着四季葉名氣的越來越大,收費標準當然也不會一成不變。最後價格上來了,我們給表演人員的就不可能繼續80%,不過我承諾,只會多不會少。”

莊麗靜點了點頭:“沒問題,其實我們學生要的很簡單,勞有所償就行了。”

葉文昊笑道:“對,我也是學生,我懂得。”

莊麗靜走後,葉文昊就去打印了一些宣傳單子,然後走到外語外貿學院裏面,找到宣傳欄就貼上去,見到人就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