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平時都是斯斯文文、風度翩翩,今天卻都變成菜市場裏的大媽了,爲了搶到一個考生,居然不惜對同行破口大罵,甚至還差點動起手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楊校長夾在這羣人中間,終於體會到了痛並快樂着的含義,他當了這麼多年的校長,還沒有如此揚眉吐氣的時候。

往年裏,都是他低聲下氣的去求那些大學領導,最後好不容易纔能要到少得可憐的幾個保送名額,而且基本都是些二流大學的。

但是今天呢,全國頂尖大學都火燒屁股似的跑到了一中,保送名額就像不要錢似的送,而且還生怕自己不要。

楊校長興奮得都快發瘋了,他能肯定,今天之後,江城一中必然會名聲大振,之前留下的污點也終於能洗乾淨了。

不過他心裏也很清楚,這些人之所以這樣,不是看在一中的面子上,更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張誠的面子上。

有自信跑來搶人的,都是國內的頂尖學府,哪怕只是一個招生辦主任,行政級別都比楊校長高,他是一個也不敢得罪,所以只能一邊唯唯諾諾的陪着笑臉,一邊讓四眼趕緊打電話,讓張誠自己來做決定。

張誠見楊校長髮愣,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楊校長這纔回過神來,壓抑着激動的心情,大聲說道:“高考成績昨天剛剛下來,你考得很好!不!應該說是太好了!”

張誠心頭一鬆,高考的時候自己一心放在店子上,基本上是塗完就走,根本就沒過腦子,時候也不知道考得到底怎麼樣。

“那上個大專……應該沒問題了吧?”

一聽這話,旁邊的人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青華大學招生主任大叫道:“什麼大專!依你這成績,去一般的重點大學都是委屈了,數遍全國,也只有我們青華才配得上你!”

“放什麼屁!”北大的副校長跳了起來,“張誠同學是理科生,我們北大才更適合他!”

這兩位一帶頭,剩下的人又紛紛不服的大喊大叫起來。

“別吵了!”張誠被這些人吵得腦仁都疼了,黑着臉問道:“我到底考了多少分!誰能給我句準話!”

衆人轉頭看向他,異口同聲的說道:“你沒分!”

啥?沒分?

張誠瞬間懵逼了。

“對!沒分!”楊校長滿面紅光的說道:“那些批改卷子的專家,在看過你的答案之後,最後全部放棄了打分。”

“爲什麼啊?”張誠不解。

復蛋的副校長擠出來說道:“因爲你答得實在是太好了,你的數學考卷,就是我們復蛋的一位教授批改的,在看過你的解題思路之後,就連他也自嘆不如,最後不得不放棄了評分,並且稱讚你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對!其他科目的情況也差不多。”楊校長接着說道:“雖然你高考沒有分數,但是最後閱卷專家組一致通過,你就是今年高考最高成績,也是高考以來,至今爲止的最高成績!”

“張誠同學!到我們青華來吧,我們一定給你提供最好的資源!”

“來我們北大!不管你想學什麼專業,頂尖的專家教授隨你挑!”

“來複蛋啊!我們復蛋美女多!學校還可以給你在校內安排一套私人公寓!保證你渡過一段美妙的大學生活!”

復蛋副校長也是不要臉皮了,硬件拼不過就拼軟件,丟人算什麼,能搶到張誠纔是硬道理。

這些知名學府之所以這麼不要臉皮的搶人,是因爲他們都清楚,像張誠這種人才,那絕對是百年不遇的,以後必定會成爲一個了不起的人。

到時候作爲張誠的母校,自己也能水漲船高,不僅在國內能壓過對手一頭,在世界名校的排名上,說不定都可以上升幾位!

此時學校裏的其他學生也都跑了出來,操場上密密麻麻擠滿了腦袋,每一個人都是目瞪口呆,臉上掛滿了羨慕嫉妒恨。

往年的這個時候,也有一些大學會跑到學校裏來招生,出類拔萃的學生也會被各個學校爭取,但從來也沒有像今天這麼離譜過啊!

爲了招到一個學生,居然都開始拉皮條了!

這還有天理嗎!

這還有王法嗎!

求求哪路神仙顯下靈,快收了張誠這個妖孽吧! 張誠看了一圈,想了想問道:“如果我去你們學校,幾年才能畢業?”

青華的招生主任率先說道:“只要你願意來我們學校,不管最後選什麼專業,都是碩博連讀,別人至少要八、九年,但是以你的天分,我相信只要修夠了學時,最多六年就能畢業!”

其他人點點頭,這次沒有反駁,不管哪個學校都是一樣的,首先要修夠了學時,才能談畢業的事,這跟天不天才沒多大關係。

“要這麼久?”張誠眼睛一瞪,離天劫滿打滿算就只有不到三年了,這段時間自己還要想着怎麼才能修道屍王,可沒時間天天跑去上課。

“這還算久?”青華的招生主任一愣,要是按正常程序走,重點本科至少五年,然後碩士三年,博士三年,加起來都要十一年的時間了,你六年就能畢業,居然還嫌久?

“張誠同學啊!”北大的副校長苦口婆心的勸道:“你還年輕,正是提高自己的好時機,不要去考慮畢業的事,你的情況我已經瞭解過了,如果是爲了經濟而擔心的話,完全沒有必要,只要你願意來我們學校,這期間的費用我們全包,每學期還有全額獎學金,怎麼樣?”

一聽這話,其他人也紛紛反應過來,張誠的家庭情況他們都事先了解過了,父母雙亡,經濟拮据,看來是想早點踏入社會,自食其力。

但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怎麼能被一點生活費給耽誤了呢!

於是衆人紛紛表態,都表示只要張誠願意來,不僅費用全免,額外還會再給一筆獎學金。

張誠翻了個白眼,心裏哭笑不得,老子現在資產幾千萬,會瞧得上你們那點獎學金?

他眼睛掃視了一圈,目光落在最外圍的幾人身上。

這幾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說過話,只是伸長了脖子躲在外面看熱鬧,看來是自知競爭力不夠,不打算出來丟人。

“你是哪家學校的?”張誠指着一個人問道。

“我?”那人一愣,半天才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是新西方烹飪學院的……”

“哦……”張誠撓了撓頭,又問另一人,“你呢?哪個學校的?”

那人神情一振,連忙答道:“我是紅翔技術學院的,張誠同學,你對水電焊、挖掘機感興趣嗎?”

“嗤……”周圍人都發出不屑的笑聲,一陣搖頭,有沒有點自知之明,沒看見我們這麼多名校站在這嗎?一個職業學院還敢在我們面前搶人!你這是哪來的迷之自信?

張誠搖了搖頭,又看向第三人,這次還沒等他問,那人就答道:“張誠同學,我是江城科技學院的……”

“江城科技學院?”張誠想了想,問道:“你們學校有碩博連讀不?”

那人的臉色頓時有些尷尬,以爲張誠是在故意消遣他,於是黑着臉說道:“我們學校就是個大專,連本科都沒有,哪來的碩博連讀……”

“那……大專幾年能畢業?”張誠追問道。

那人都快瘋了,心中暗罵張誠是不是沒事找事,老子又沒得罪你,幹嘛這麼跟我這麼過不去。

旁邊那麼多名校的人看着,你跑來問我一個大專院校有沒有碩博連讀、還問我大專幾年畢業,這不是打我臉嗎!

不過他還是耐着性子說道:“我們學校一般三年畢業,最後一年還是實習,平時課時也少……”

他的話還沒說完,張誠就一拍手,說道:“好,我就去你們學校了!”

嘎?

話音一落,在場的所有人都石化了,就連江城科技學院的招生主任也是一臉懵逼,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聽。

“你……你剛纔說什麼?”招生主任不可置信的問道。

張誠認真的說道:“我說去你們學校,怎麼?不歡迎嗎?”

招生主任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憋了好半天才說道:“你……你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我們學校只是一所普通大專。”

“我就喜歡大專,爽快點,你就說收不收吧!”張誠眉頭一皺,有點不耐煩了。

“這這這……”招生主任感覺幸福來得好突然,自己只是單純的看個熱鬧而已,怎麼突然就中獎了……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直到胳膊上青紫了一大片,才終於相信自己是清醒的,手忙腳亂的從包裏拿出一張表格,雙手顫抖的遞給了張誠。

“歡迎……簡直太特麼的歡迎了,來來來!填完這張表,你就是我們江城科技學院的一員了!”

“開什麼玩笑!”

“簡直是胡鬧!”

那些名校的人一聽,頓時氣得頭髮都立了起來,一個個跳出來,攔在了張誠面前。

“這麼多國內名校拼命拉攏你,你居然選擇一所大專,你這是瘋了嗎!”

“你這不僅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也是對國家不負責任!甚至是對世界的不負責任!”

“慎重啊!張誠同學,千萬不能辜負了自己的天賦啊!”

張誠翻了個白眼,“我說你們煩不煩,我願意去哪就去哪,你們管得着嗎!”

說完就推開面前的人,唰唰唰的在表格上籤了字,直到這一刻,江城科技大學的招生主任才確信張誠不是在開玩笑,頓時激動得差點暈過去。

我的天啊!

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高考史上最高分!

最後居然放棄了青華北大,選擇了我們一所大專院校!

招生主任都快哭了,眼圈通紅的握着張誠的手,哽咽着說道:“張誠同學,感謝你對我們學校的信任,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張誠隨意的點了點頭,“開學的時候提前通知我一聲,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不再理那些痛心疾首、捶胸頓足的名校校長,轉身就上了潘石的車,讓他先送自己回“改天換日”。

其實今天這事張誠壓根就不怎麼在意,對他來說讀不讀大學根本就無所謂,只是爲了完成父母的遺願,纔不得不走這麼一遭。

相比之下,江城科技學院比那些名校更適合自己。

時間短、課時少,而且還在本地,平日裏也不耽誤“改天換日”的生意。

要知道自己現在接個大單說不定就可以賺上千萬,與之相比,什麼文憑對自己來說,都不過是一張廢紙而已。 潘石將張誠送到“改天換日”門口,本來還想拜見一下聞名江城的道風大師,但是卻被張誠以師父正在閉關爲藉口,一口回絕了。

打發走了潘石,張誠剛走了兩步,就看見自己的店門口跪了一個人,路人從他身旁經過時,都是繞得老遠,如避蛇蠍。

走近了一看,才發現自己認識,不是別人,正是一身紅斑爛瘡的戴凌雲。

而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面相看上去跟戴凌雲有幾分相似,應該是他爹。

一見張誠,戴凌雲頓時打了個哆嗦,一臉的驚恐。

“請問是張誠大師嗎?”戴鵬飛快步走到張誠面前,對着他一躬到底,誠懇的說道:“大師,我這兒子從小嬌生慣養,平時霸道慣了,誰知一不小心衝撞了大師,還請大師能高擡貴手,饒他一命吧……”

張誠瞟了他一眼,一句話也沒說,直接開門走進了店裏。

王大富正坐在堂屋裏磕瓜子,一見張誠回來了,連忙湊了過來。

“怎麼樣了?”

張誠微微一笑,從兜裏掏出屍丹,在他面前晃了一晃。

“到手了?”王大富臉色一喜,但隨即就問道:“花了多少錢?你可別告訴我爲了這玩意……你把所有的錢都花光了!”

“那哪能啊!”張誠笑嘻嘻的坐下,“說出來可能你都不信,這次我一毛錢都沒花!”

“吹吧!”王大富撇了撇嘴,但也沒多問,反正錢是張誠的,花再多他也不心疼。

想了想,王大富又對着門板努了努嘴,低聲說道:“那貨一大早就跪外面了,一直這麼跪下去也不個事,要不要我找蔣青把他趕走?”

“不用了。”張誠隨意的說道:“他願意跪就讓他跪去吧,這小的不懂事,老的也不懂事,登門道歉居然空着手來,一點誠意都沒有……”

王大富眼睛一轉,嘿嘿笑了起來,“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了。”

說完就掏出手機,鑽到一旁鬼鬼祟祟的打電話去了。

……

堂堂戴氏企業的少東家,江城三少之一,此時居然低三下四的跪在路中間,像條狗一樣乞求原諒。

戴凌雲感覺自己都快瘋了,自尊心的破碎,還有那抓心撓肺的瘙癢感,無時無刻不在折磨着他,讓他瀕臨崩潰。

他心裏後悔得要死,後悔自己爲什麼要去得罪張誠,連潘石都要小心翼翼對待的人,自己居然還主動去招惹,這不是找死嗎!

他到現在才明白,在真正的世外高人面前,有錢根本代表不了什麼,別人隨意揮一揮手,就能讓你生不如死。

“給老子跪好!”見戴凌雲的身子有點歪斜,戴鵬飛頓時火冒三丈,怒罵道:“叫你平時收斂點你不聽,就特麼知道給老子闖禍!這下好了,一下子人全被你得罪完了,我特麼怎麼生出你這麼一個不長眼的東西!”

“爸……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快求求大師,讓他饒過我吧!”戴凌雲嗚嗚哭泣起來。

戴鵬飛心中一疼,長嘆了一聲。

罵歸罵,但戴凌雲畢竟是自己唯一的兒子,說什麼也得救他啊!

但是剛纔自己的姿態已經夠低了,那張誠大師卻連正眼都不瞧自己一下,明顯還沒消氣,繼續死纏爛打只會起到反效果。

如今之計只能繼續跪在店門口,表現出自己的決心和真心悔過的態度,希望對方能早點原諒自己的兒子……

“喂,你聽說了嗎?上次有人得罪了道風大師的徒弟,最後帶着好幾百萬,親自上門來請罪……”

就在這時,街那頭走過來兩個小青年,看穿着打扮像是兩個混混,一邊走一邊對着“改天換日”指指點點,嘴裏還不停討論着。

“幾百萬?真的假的啊?”另一人接着說道:“不過這些傢伙也是不開眼,道風大師活神仙一般的人物,他的徒弟肯定也不簡單,居然還有人敢去得罪,這不是壽星上吊,自己嫌命長嗎!”

“就是這個理,不過話說回來,幾百萬對我們來說是天文數字了,但是在對於道風大師他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最後願意收下,那也是因爲慈悲爲懷,不想讓別人欠下人情債而已。”

聽到這,戴鵬飛如同醍醐灌頂,暗罵自己糊塗,連忙掏出手機給祕書打去了電話。

“你馬上把我私人賬戶裏的錢全部取出來,送到城隍廟這來,趕快!”

“是!”祕書雖然十分詫異,但是不敢違逆戴鵬飛的話,匆匆按吩咐去辦了。

王大富賊兮兮的趴在門縫上往外瞧,直到戴鵬飛掛上電話,才奸笑起來。

“還特麼是個老闆呢,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居然還要老夫提醒你。”

這些事張誠懶得去管,正準備進屋仔細研究一下屍丹,突然聽見門外傳來一陣引擎的轟鳴聲。

從窗口往外一瞧,只見一輛紅色的馬薩拉蒂停在了門前,一個前凸後翹的火辣身影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這女人還真是心急,我前腳剛回來,她後腳就到了。

張誠嘴角一挑,又緩緩坐回到太師椅上。

來人正是華凌菲,下車之後只是冷淡的瞟了戴凌雲父子一眼,就徑直的走到“改天換日”門前,“哐哐”敲起了門。

王大富煩不勝煩,黑着臉打開了店門,“你怎麼又來了,告訴過你多少次了! 冥河漂流奇遇記 你的單子我們接不了!”

華凌菲卻並不理他,從懷裏抽出一張淡藍色的卡片,一雙美眸直接越過王大富,看向屋裏的張誠。

“我聽說只要手持這張緣貼,道風大師就會出關見我一面,這說法該不會是假的吧?”

張誠咧嘴一笑,“當然是真的,只是沒想到你來得這麼快,進來吧。”

見張誠點頭,王大富才側身讓開了路,華凌菲嫣然一笑,腰肢一扭走進了店裏。

站在門外的戴鵬飛表情複雜,從華凌菲的態度上他能感覺出,戴家跟華家之間恐怕真的完了……

不過眼下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還是救兒子最要緊。

此時見華凌菲居然進了門,戴鵬飛頓時大急,連忙跑上前去,想告訴張誠大師,自己的誠意馬上就到。

文明之萬界領主 但他剛跑到門前,還沒來得及開口,厚重的木門就“哐當”一聲,又關了起來。

華凌菲走到張誠身邊緩緩坐下,今天她穿着一條黑色的緊身皮褲,勾勒出完美的腿型與誘人的臀部線條。

她緩緩一撩頭髮,嫵媚盡顯,一雙如水般的美眸看向張誠,紅脣親啓,語氣平淡的說道。

“我送你的禮物,你還滿意嗎?” “嘿嘿……”張誠斜眼看着華凌菲,口中嘖嘖有聲,“不愧是豪門大小姐啊,出手就是不一般,3000多萬這麼隨意就拿出來送人情了。”

華凌菲笑了笑,誠懇的說道:“寶劍贈英雄,紅粉送佳人,只要你們師徒願意出手,我們華家還有重謝。”

“呵呵……”張誠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語氣平緩的說道:“東西我收下了,也很喜歡,不過……我好想從沒答應過要出手吧?”

華凌菲看了他一眼,不急不惱,拿着緣貼在他眼前晃了晃,“我現在有緣貼,你不出手沒關係,那東西就當是我送你的人情了,只希望一會兒在道風大師面前,你能美言幾句。”

張誠聳聳肩,“不巧得很,我師父最近外出訪友了,不在店裏。”

“是嗎?”華凌菲的表情好笑一點也不意外,性感的嘴角微微一挑,“那道風大師什麼時候回來?”

“我這麼知道?”張誠一攤手,面不改色的說道:“我師父這人閒雲野鶴慣了,短的話個把月,長的話就說不準了,在外面晃上個幾年都說不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