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看,觀眾無語了,因為這塊原石跟他們猜的一樣,兩側僅有表皮那一點石頭,稍微擦一下,便可見到翡翠的影子。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同時看到這一幕的還有台上的賭石大師。

沒脾氣,真的一點脾氣都沒有,他們輸得心服口服。

「小友好眼力。」陳力夫深吸一口氣,然後誇讚顧銘說。

顧銘沒有謙虛,因為這是事實,這要是謙虛,別人會無地自容的。

他坦然接受陳力夫的表揚,同時,笑著說:「陳大師也不差,接下來有的比了。」

陳力夫認同的點了點頭。

出師不利,惜敗,雖然讓他有些難以接受,但並沒有讓他喪失鬥志。

兩分而已,後面還有三局,有的是翻盤的希望,陳力夫信心不減,鬥志昂揚。

紀良平不是。

顧銘取得第一名的成績,簡直讓他絕望,這他還有比過顧銘的希望嗎?

要知道,他……

第三刀切完,趁著還有時間,他趕緊的關閉機器,取出原石。

這一看,他傻眼了。

還是垮,他都切了快一半了,還是沒有翡翠的蹤跡,老天爺有必要這樣對他嗎?不覺得這樣對他太過殘忍了一點嗎?

他是場上唯一一個三刀沒有切出翡翠的人,最後一刀哪怕切出翡翠來,也無濟於事,他已經沒有時間再切第五刀了。

他是毫無懸念的倒數第一名,開局零分的選手。

胸口隱隱作痛,忍不住,他就想噴血。

他噴了。

真的忍不了,一口鮮血噴洒而出,而後身子無力的倒下。

倒地前,他不甘的看了顧銘一眼,那叫一個不甘心,那叫一個悲壯。

田靜第一時間讓工作人員把紀良平抬下去治療。

看到這一幕,眾人噓噓不已,卻是不敢想,翡翠王之子,比賽前發出豪言壯語,翡翠王舍他其誰的紀良平,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賭石大賽的賽場。

太快了,一輪游,這紀斯博要知道,非得從棺材裡面跳出來,大罵紀良平廢物、垃圾、沒用的東西。

當然,現在也不缺罵紀良平的人。

比賽嘛,從來不缺少外圍賭局,作為翡翠王的兒子,還是有不少人看好紀良平,覺得紀良平有機會贏,子承父銜。

結果,結果紀良平第一輪就出局了,一點希望都不給他們,這不罵,他們都覺得對不起紀良平如此「精彩」的表現。

罵聲一片。

被抬走的紀良平聽聞,越發的悲傷,恨不得去死,但想到青木櫻子,他又捨不得。

生平,第一次那麼喜歡一個女人,他是真捨不得去死,想要永遠永遠跟青木櫻子在一起。 比賽繼續。

公證人陸續把其他人成績報出來。

比賽是殘酷的,必須分個高下,得分低的大師那叫一個不好意思。

這簡直太對不起他們的名頭了。

但,如同紀良平那樣卻是不至於,還有信心接著往下比,不信拿不到一個好成績。

第二局開始,比種水,同樣十分鐘的選石時間。

過程無需多講,跟剛才一樣,每位大師認真挑石,看到滿意的先拿上,看到更滿意的又換,直到把十分鐘的時間用完,這才回到解石台。

依然十分鐘的解石時間。

比起第一局,第二局解石的壓力就小了很多,不用考慮翡翠大小,只需要解出翡翠。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大師們會亂畫線。

每一塊翡翠都是經過漫長歲月才形成的,如非必要,沒有人會去破壞他們的完整性,大師們這點覺悟還是有的,否則愧對他們的名頭。

台上所有大師認真畫線,不負他們之名。

解石。

滋滋……

切石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幾分鐘后,有大師完成第一刀,取出原石后,發現切出翡翠了,種水還很好,立馬招手示意公證人來看。

公證人仔細看過後說:「五號楊大師,開出翡翠,冰種飄花。」

驚呼聲一片。

冰種飄花,高檔翡翠無疑,短短十分鐘,挑出一塊品質如此高的原石,大師水準一覽無遺。

楊大師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只覺他這一局穩了,可以取得一個好名次,運氣好點,說不定還有希望拿個第一名。

「上一局,他倒數第六,這一局拿個第一,分數還行,還有希望爭奪翡翠王的名頭。」

楊大師在心裡美滋滋的想著。

又一位大師解出翡翠,公證人前去公證。

種水不錯,也是冰種,但沒有他好,楊大師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一連好幾個都是如此,楊大師開心得不要不要的。

這時,陳力夫的原石解好,示意公證人前去公證。

公證人過去。

一看,激動的說:「七號陳大師,開出綠水。」

「什麼?綠水?」

驚呼聲此起彼伏,楊大師更是瞬間傻眼。

綠水啊!僅此於玻璃種的存在,秒殺他的冰種飄花沒有任何懸念。

他這是又被人幹了啊!!

諸天武道強人 服不服?

講真的,不服不行,因為陳力夫的種頭勝他太多,他沒有理由不服。

「看來,第二局勝利的人是陳力夫了。」楊大師猜測道。

不止他,全場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的。

綠水,已經不能用好來形容,只能用極好,這種種水的翡翠,可遇而不可求,出現在比賽賽場上,令人絕望的存在。

接下來數位大師解出來的原石種水,也印證了這一點,壓根沒有辦法跟陳力夫的綠水比。

最後,僅剩顧銘一人了。

顧銘解出來的翡翠種水能超過陳力夫?打死他們也不敢想,十分鐘的時間,顧銘能夠從眾多原石中,挑選出一塊含有玻璃種的翡翠來。

顧銘終於把原石解出來。

不是故意的,而是這一刀他切的地方有點厚,比之別人,要消耗更多的時間。

當然,這個不重要,十分鐘的解石時間還沒有到,沒有人在意這些。

他們在意的是顧銘原石中翡翠的種水,要是沒有,那樂子可就大發了。

見顧銘取出原石,不需要顧銘招呼,公證人走了過去。

顧銘把切面擦拭乾凈后,遞給公證人。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明白,顧銘這一刀切出了翡翠。

全場目光聚焦在公證人身上,期待公證人講出他們想知道的答案。

然而,公證人沒有,愣在那裡。

「什麼?什麼?搞什麼?」

看到這一幕,不滿的聲音立馬響起。

「搞什麼東東?你到是說啊!嘴巴被縫上了?」

「我去,這公證人誰找來的?關鍵時候掉鏈子,托去斬了。」

公證人:「……」

他是被驚呆了,大吃一驚,不敢想,有人能夠開出這種種水的翡翠。

但是,東西擺在他眼前,由不得他不信啊!!

總裁,愛上癮 壓下心頭的震驚,聽著觀眾的抱怨,他不敢怠慢,履行職責道:「九號顧大師,開出玻璃種。」

「什麼?玻璃種?逗我玩呢?這麼短的時候,他也能從幾千塊原石中挑出一塊能解出玻璃種的原石來?」

質疑的聲音再次響起,比之剛才大了無數倍,壓根不信,這種事情會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發生。

公證人很乾脆,再次把原石切面對準觀眾、對準攝像頭。

觀眾:「……」

MMP,那麼遠,咋看得清楚是什麼種水嘛,他們又沒有千里眼。

他們是看不清楚的,大屏幕前的觀眾亦是如此,不過比現場觀眾好點的就是,他們可以看到大概。

這質地,這透明度,至少也是水種級別的存在。

黑水?

挺好的,非常不錯,可是,人家陳力夫的綠水擺在那裡,黑水拿什麼跟綠水打?價值壓根不可同日而語。

然而,這一場比的僅是種水,不是比的價值,如果按種水算,都是水種,難分高下。

並列第一?

他們覺得應該是如此。

然而,陳力夫卻是知道,他輸了,再一次的輸了,顧銘真的開出玻璃種。

「這……」

他有種想哭的衝動。

十分鐘,從眾多原石中挑出一塊綠水,他覺得已經非常不錯了,贏沒有問題,這也能輸?

修仙從沙漠開始 有些後悔,早知道把另外一塊他相中的原石拿出來,這樣便可以打成平手。

可,他不想啊!那塊原石是他為最後一輪準備的,準備震驚全場,現在拿出來,太暴殄天物了。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第三局那塊原石也派不上用場,他必須認真準備第三局,只要第三局能贏,他堅信第四局他一定可以贏。

這樣,他摘得翡翠王的桂冠還是很有希望的。

心頭稍安。

他又忍不住噓噓,不敢想之前十拿九穩的翡翠王頭銜,會贏得如此艱難。

陳力夫仗著眼力過人,隔著幾米遠都能看清楚,無需過去。

但是,其他大師不行,只能上去圍觀。

接過公證人手中的原石,他們一一鑒定,得出結論,顧銘開出的就是玻璃種。

他們點頭,向觀眾傳遞這個信息。

「什麼?」

現場徹底轟動,巨大的喧囂,響徹雲霄。

同時響起的,還有懊惱哭泣的聲音。

連贏兩局,得分二十,遙遙領先場中眾人,顧銘這贏面不要太高。

他們後悔沒有買顧銘贏。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可吃,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銘這匹黑馬在他們眼前肆虐。

又愛又恨。

愛是出於八卦之心,想見證黑馬問鼎,以後可以成為他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恨,那就簡單。

買顧銘贏的人真心不多,輸錢了,顧銘可不招人恨嘛。

有人開心。

胡敏就開心。

外圍什麼的她最喜歡了,知道有外圍,特意在顧銘身上押了重注,躺著賺錢。

幾分鐘后,喧囂結束,不管心情如何,都只能接受顧銘連贏兩局的事實。

田靜宣布第三局開始。

選石依然無需多述,依然如同前面兩局那般,只是這一次大部份人輕鬆很多罷了。

顧銘和陳力夫遙遙領先,他們反超無望,熄滅了爭奪翡翠王的念頭,徹底淪為陪襯。

陪襯,得有陪襯的覺悟,中途退賽不至於,有始有終,但調整一下心情,改成玩的態度,卻是可以有的。

至於取得一個好名次……

重要嗎?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已經無需一場比賽來證明,適當劃下水,可以的,畢竟玩嘛。

十分鐘到。

大師們再次回到解石機旁,開始解石。

滋滋……

切石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台下眾人議論著,格外關注九號解石機前的顧銘,想知道,這一次顧銘又會交出一份怎樣的答捲來。

有人拍著胸脯說:「一定是綠的一種。」

眾人白眼。

翡翠價值最高的就是綠,比色想贏,必須是綠。但綠的顏色很多,哪種綠,值得深思。

不敢瞎猜,怕被打臉,他們等著看結果。

幾分鐘過去。

原石切出,這一次,顧銘第一個切出來。

瞬間,現場沸騰。

此刻,沒有什麼比這更加令他們激動,包括絕世大美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