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招和當初歐陽凡劍氣逼走位+修羅邪光斬精確制導秒殺「黑衣人」如出一轍,小強MM這番操作甚至還要更勝一籌。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而解決完殘血刺客后,場中便只剩下一個被減速了的忍者。

之後便是考驗弓箭手的基本功——放風箏。

小強MM向後跑幾步射一箭、跑幾步射一箭。

被減速的忍者追又追不上,逃又逃不掉,活活的被小強放風箏玩死。

掛掉的忍者掉落了一件二十級藍裝,大概值個二三十塊錢,讓小強MM咯咯笑了好久。

而歐陽凡在遠處看著笑靨如花的小強MM,狂咽口水的同時也是在心底暗暗發誓,我歐陽凡能走多遠,便會帶著你走到多遠。

之後的行程沒有再起波折,歐陽凡和小強二人趕到目的地的時候,萌妹已是靠在襲人暖的肩頭打起了盹。

歐陽凡撿了根秸稈將萌妹瓊鼻上的鼻涕泡戳破,惹來萌妹的一陣追打。

「開工吧。」襲人暖淡淡發話,兩人當下便老實了下來。

歐陽凡這才發現眼前的密林有些不同尋常。

要說哪裡不同尋常,只能說這處密林太安靜了,安靜到讓人害怕。

飛禽走獸,彷彿在這處密林中失去了蹤跡。

「是螞蟻。」襲人暖的開口解開了歐陽凡的疑惑。

歐陽凡細思恐極,卧槽!這是得多少的螞蟻才能讓一座森林化為死寂啊。

當下歐陽凡眼珠子一陣亂瞄,果然在樹稍上看到了一個個黑不溜秋的螞蟻窩,大的簡直TMD不像話,可以說是又黑又大……

同時歐陽凡也明白了為什麼襲人暖說推這個圖需要重弩兵。

螞蟻和之前的魔化蜜蜂類似,都是群居動物,不用遠程來拉仇恨的話只怕分分鐘便會被螞蟻群咬成白骨。

「我之前試了下,每個螞蟻窩裡至少有工蟻、兵蟻和飛行蟻三種怪物,飛行蟻的仇恨距離大約13米,只有靠重弩手才能拉出來打。」襲人暖只有在說遊戲相關內容時才會這麼多話。

「那還等什麼,脫了褲子干啊!」歐陽凡已是急不可耐,連忙催促小強MM上前引怪。

襲人暖還想再叮囑兩句,卻被歐陽凡擺手打斷——

「放心吧,我強妹妹現在厲害著呢。」

小強MM走到離最近的螞蟻巢穴13米的距離,蓮藕般的雙臂托起巨弩,看上去別有一番曼妙風味。

只聽咻的一聲,又好像是咻咻咻的一聲,小強不負眾望成功拉到了怪物的仇恨。

不過隨即傳來的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響卻讓歐陽凡三人臉色一陣發黑。

只見小強MM悻悻地回頭傻笑:「那個不好意思哈,我把萬箭齊發給按了……」 傳說當發聲體的震動頻率和其他物體的固有頻率一致時,便能引發共振。

曾經有一隊士兵過橋的時候因為腳步聲太齊而將橋給震垮。

眼下的情景便有點類似,被小強一招萬箭齊發拉來的數百隻螞蟻,穿過草地時發出齊刷刷的聲響讓歐陽凡的五臟六腑一陣充血,直有種想將小強MM扒光了打屁股的衝動。

來的是上百隻工蟻,個頭只有拇指大小,移動速度卻比正逃跑的小強還快。

當下不用襲人暖指揮,歐陽凡已是一發修羅邪光斬掃了過去,管他造成多少傷害,先把仇恨拉到自己身上再說,死貧道莫死道友。

然後疾風步開啟,人未突進劍氣先發,隨即五段斬切入蟻群,刷刷刷刷刷,里鬼劍術+劍斬,再來個疾影手換成蛇信劍補發劍出如蛇。

工蟻的個頭太小,使得劍魂的單體傷害技能可以打出範圍傷害效果。

歐陽凡當下把能打的傷害全部打足,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血量還剩5……

這還是萌妹捧著法杖不斷給他餵奶的結果。

「快快變大吧!」

已轉職神官的萌妹當下萌萌喊出一句,歐陽凡當下受了刺激,只覺得自己小了大半輩子忽地一下變大,激動之餘連忙趁著變大的身形將撲過來噬咬的工蟻彈飛的瞬間,施放最後一個連突刺技能逃出蟻群。

「暖神,靠你了。」歐陽凡把鍋甩給襲人暖。

戰士一轉的兩個職業以魔戰士更為稀有珍貴,該職業之強大被廣大玩家津津樂道,之前「專乾女老師」的表現便已可見一斑。

然而襲人暖卻是轉的相對更加大眾化的狂戰士。

當下只見襲人暖暴喝一聲后,雙眸已是化作駭人的血紅之色。

雙手緊握的漆黑巨劍也在此刻綻出鮮血。

狂戰二十級技能——血之狂暴!

開啟后將使用者變成嗜血的瘋魔,普通攻擊速度提升50%,物理攻擊獲得20%的吸血效果,崩山擊、十字斬造成濺射傷害,作為代價每秒將損耗自身5%的氣血。

當下襲人暖渾身已化作血色,一發比未轉職前崩的更遠的崩山擊直接劈進蟻群。

落地的巨劍更是在身周兩米範圍內激起血光,直接將一片工蟻劈成白光。

帶有濺射效果的十字斬如同分叉劈出,似是交織有四道血光一樣轟進另一片蟻群,又是帶起一片白光。

隨即襲人暖手中的巨劍瘋狂舞動,明明只有一把巨劍卻好似變成了雙刀一般,血色的雙刀在空氣中斬出層層血光,彷彿一片濃稠的血液潑進空中,將撲來的工蟻盡數攔在半空。

飛撲在半空的工蟻被血色雙刀所阻,正要掉落於地卻聽襲人暖再度暴喝:

「哈!」

血色巨劍發動「上挑」將一群工蟻挑的老高,隨即血色雙刀繼續狂斬。

工蟻再度落地之時,已冷卻好的十字斬再次劈出讓工蟻繼續浮空。

刷刷刷,最後一輪血色雙刀斬過,所有浮空的工蟻已是紛紛化作了白光。

整個過程襲人暖的動作行雲流水,如同披著紅綢在舞蹈一般賞心悅目,血量也是一直維持在50%左右,靠著萌妹的治療和自身的吸血效果便能在百蟻噬咬中將血線維持。

裝完這個高大上的逼后,襲人暖趕緊將「血之狂暴」取消掉,否則沒有了吸血來源分分鐘便要掉血掉死。

歐陽凡在一旁震撼的無以復加,同是一轉職業,為何戰士的兩個轉職分支都這麼強!

難道劍魂真如論壇上玩家說的那樣——又賤又混蛋么……

一波滅團危機消除,小強MM目露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

歐陽凡和襲人暖卻幾乎同時打斷道:「你乾的漂亮!」

原來兩人剛才看著暴漲的經驗條一琢磨,貌似這樣打怪收益比一隻只拉出來打要強上好幾倍啊。

當下歐陽凡、襲人暖、萌妹都是慫恿小強繼續用萬箭齊發去拉怪。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手指頭大的工蟻全部撂翻,巴掌大的大腦袋兵蟻也隨之撲街,長著翅膀的飛行蟻最終也嗚呼哀哉。

上萬隻的螞蟻怪經驗讓四人皆是升至24級,當下已是全部進入華夏服等級排行榜前100。

歐陽凡的屬性比起20級時也是好看了不少,攻擊力漲至240+,血量416,物防85,暴擊因為風影手鐲的緣故到達了38%。

「繼續前進吧,這麼大一張圖肯定有boss。」襲人暖剛道完這句話,蹦蹦跳跳的萌妹腳步快了些便觸發了一道系統提示——

「叮,您已進入危險地圖——蟻后巢穴。」

卧槽,皇后級別的怪物啊!歐陽凡光聽著蟻后兩個字便已經硬了。

隨即只見泥土一陣翻動,一個黑色的巨大蛹狀物體從地底升起。

待蟻后全部露出地面后,歐陽凡才發現原來那黑色的大蛹竟是蟻後用來生殖的腹部,而除了巨大的腹部以外,整個蟻后的軀體哪還能和「后」字扯上半點關係。

歐陽凡本以為蟻后是像美人魚、蜘蛛精那樣,半蟻半人的那種,秀色可餐的俏臉額頭長著兩根可愛觸角,誰知竟是眼下這個模樣。

萌妹彷彿看穿了歐陽凡的邪惡想法,當下捂著嘴如銅鈴般笑道:「大叔,懟上去啊!你看蟻后那屁股老大了。」

歐陽凡白了萌妹一眼忿忿不平地沖了上去。

看到襲人暖抱著巨劍在懷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歐陽凡便知道這兄妹兩是打的什麼主意。

還不是欺負他移速夠快讓他先去當小白鼠進行試探么。

當下歐陽凡走近蟻后丟出一個探查術——

蟻后(稀有boss~真)

等級:25

血量:15000

物攻:260~280

魔攻:240~255

物防:200

魔防:150

技能:口器撕咬、召喚兵蟻、酸液腐蝕、泥沼術、岩突刺。

當下歐陽凡幾人看到蟻后boss的屬性臉色皆是有些精彩起來。

這種精彩打個比方來說就是,約了個美女去開房,結果脫了褲子發現對方的傢伙比你還大……

眼前這個boss居然是帶「真」字的稀有boss,這便意味著爆出的裝備將是比普通稀有裝備更強大的「真」字裝備,就像歐陽凡之前在亂墳崗副本爆出的+12%暴擊的鷹眼指環一樣。

但自古收益就是和風險成正比的。出去嫖容易被抓,偷老王媳婦容易被殺,自家老婆你又怨自己當年眼瞎,道理都是差不多的……

推倒蟻后boss的風險毋庸置疑,物理和魔法雙系攻擊,技能一大堆,會咬人,會召喚,會放毒,還會一手土系魔法,你能拿它怎麼著。

唯一的弱點便是魔防較低,要是有個法系職業就會好打很多。

可惜,並沒有…… 蟻后的身形和現實中的巨象一般大小,兩隻觸角不斷在空氣中狂嗅確定入侵人類的位置。

歐陽凡當下咬緊牙關衝上前去試探,怕個卵,腦袋掉了不過鉛筆大的疤。

誰料歐陽凡剛衝到蟻后七米近前想用一發劍氣開怪,卻見蟻后已是率先嗅到了他的味道,當下只見蟻后六隻纖細節足中的一條輕敲地面,歐陽凡所立之處泥土已是一陣涌動,一根又黃又粗的尖銳土柱如竹筍般從地底扎出。

哼哼,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歐陽凡心底一陣冷笑,看老子的瞬間移動術,颯!

歐陽凡五段斬當即施放,身形已是飄移兩米躲過boss的岩突刺技能。

腳底泥面再度涌動,還來?

我颯!

颯,颯,我再颯!嘿嘿,你能耐我何。

一連五發岩突刺被歐陽凡五段斬輕鬆躲過,期間一發劍氣斬中boss觸角也是成功拉穩仇恨。後方的襲人暖三人見狀稍安,小強已是開始舉起重弩輸出。

誰知boss似是剛才那隻節足敲麻了,又換成了另一隻敲擊地面。

當下地面再起異狀,泥地里不再湧出岩突刺,而是緩慢旋轉流動,頃刻之間竟是行成了一個淤泥漩渦。

這可不正是boss的泥沼術么,將方圓10米內的泥地化為沼澤,歐陽凡望著自己狀態欄里移速–50%的鮮紅字眼,已是欲哭無淚。

岩突刺再次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歐陽凡當即開啟連突刺閃躲,動作卻像賭神出場一般——被慢放了……

一發岩突刺頂中**將歐陽凡頂的老高,歐陽凡臉上表情也是豐富無比。

「不颯了,我不颯了,暖神,救我!!!」

早已在一旁掠陣的襲人暖當下雙眸化作赤紅,開啟血之狂怒便是一個8米躍進的崩山擊拉過boss仇恨。

有減速50%的泥沼術在,靠歐陽凡的閃避流扛怪已是成為泡影,如今襲人暖也只能嘗試用自己的吸血加上萌妹的治療,看能不能扛住boss傷害。

然而蟻后除了一個口器撕咬的物理技能能被襲人暖用十字斬的僵直效果打斷外,其餘全是神出鬼沒的魔法技能,避無可避,擋無可擋,只能用身體硬扛傷害。

不過大神終究是大神,襲人暖靠著幾近完美的連招吸血和萌妹的插秒治療,血量一直維持在半血以上。

歐陽凡看的也不由地有些眼紅,難道這天下終歸是屬於重裝戰士嗎?

卻在這時,蟻后黑漆漆的口器里忽然噴出一灘發黃的黏稠液體蒙了襲人暖一臉。

酸液腐蝕——中招者雙防降低30%。

降低30%雙防看似不太致命,然而在boss的高頻率使用岩突刺魔法的攻擊下,足以量變引發質變。

襲人暖一直維持在半血以上的血線瞬間便在30%上下起伏不定,便連襲人暖自己也是趁著攻擊間隙灌起了血瓶。

孰料禍不單行,蟻后的節足又是一陣敲擊地面。

砰砰砰砰……

擂鼓般的踏腳聲連響八下,蟻後身周的泥面又是一陣異動。

這次的變化更加駭人,蟻后的身周直接炸出了八個水桶般大小的土洞。

隨即便有巨鉗般的烏黑口器鑽出土洞,幾節如披黑甲的蛹狀事物隨後鑽出,竟是八隻巨大的長翅兵蟻。

歐陽凡當下遠遠丟去一個探查術,八隻飛行兵蟻全是稀有級別的准boss,妥妥的滅團節奏啊。

八隻飛行兵蟻抖落翅膀上的泥土,口器一夾一放發出一聲嘎吱聲響后便衝天而起,朝著遠處正瘋狂甩奶的萌妹撲來。

「劍兄!」應付boss不暇的襲人暖哪還抽的開身,當下便讓歐陽凡去將兵蟻仇恨從萌妹身上拉走。

雖說這次的情形和當初千年樹妖召喚出的八隻野狼不可同日而語,但他也只能相信歐陽凡。

誰知歐陽凡卻似嚇傻了一般,愣在原地握刀的手不住發抖,全無半分想上前拉仇恨的意思。

萌妹已是氣的有種想咬死歐陽凡那貨的衝動,但她又不能跑路,她一跑哥哥襲人暖就得死。

八隻兵蟻瘋狂扇動翅膀朝萌妹咬來,黎明世界的仇恨機制從來都奉行一條鐵律,能往脆皮身上丟的仇恨,絕不丟給坦克。

萌妹當下急得直跺腳,被歐陽凡坑的淚眼婆娑只差哭出聲來。

卻聽歐陽凡忽地在隊伍聊天頻道大喊——

「快吃偉哥!」

八隻烏黑的口器已咬向萌妹的各處要害,只怕下一秒萌妹便要被撕成碎肉。

當下聽到歐陽凡的大喊萌妹心中已是恍然大悟,隨即反應不慢的她在電光火石之間踏了一個小走位調整角度,同時高舉手中治療法杖萌聲尖叫——

「寶寶的小胸脯,快快變大吧!」

萌妹的嬌小身軀在八隻兵蟻撲過來的那一刻瞬間變大,規模尚小的胸前隆起變大后也是巍峨壯觀,將流著涎水的八隻兵蟻盡數彈開。

而她之前刻意邁出的一小步調整的走位之下,這個「快快變大」技能竟將八隻兵蟻幾乎彈飛成一條直線。

歐陽凡在遠處朝萌妹豎起了大拇指,未曾想皮習慣了居然變成了加藤鷹之指,當下訕訕一笑早已蓄力完畢的修羅邪光斬破開空氣。

血色的巨大刀氣將八隻兵蟻全部斬中,歐陽凡靠著萌妹的精妙配合成功拉到所有兵蟻仇恨。

接下來就好辦了,疾風步開啟,準備遛螞蟻咯!

然而遛飛行怪物的難度可不是開玩笑,因為飛行怪物可以直接飛過地面障礙而不需要繞路,歐陽凡只能選擇走直線。

但問題又來了,boss的召喚怪物一旦被拉離boss身邊過遠,便會被系統判定重置仇恨回到boss身邊。

這是一個死局,幾乎無解的死局。

然而歐陽凡還是在死局中覓得了一線生機。

就在八隻飛行兵蟻頭上的仇恨條幾乎要流完的時候,一直跑直線遛怪的歐陽凡忽地轉過來身形。

我的劍,一往直前,有死無生!

這一刻,掉過頭來的歐陽凡彷彿段譽附體,凌波微步閃電般遊走而出。

他的身形,翩若驚鴻!

他的走位,宛若游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