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呵斥直接就讓紀羽整個人渾然驚醒!他有些遲疑的看著這殘本,心中震驚不已。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回過神來,紀羽看到瀋陽以及戰月兒都有些奇怪的看著自己,這不由得讓他有些尷尬。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怎麼了?剛剛你好像傻了一樣,發生了什麼事情?」戰月兒一臉好奇的看著紀羽,問道。

瀋陽同樣是古怪的看著自己。

這讓紀羽不免有些尷尬,不禁撓了撓頭,心中暗惱,這什麼破秘法,竟然能勾人魂魄!

「呵呵,這秘法有些古怪,還是別看的好!」紀羽說道。

剛剛實在是太驚險了,他神情模糊,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在呼喚著自己,讓自己進入那黑洞般的世界,還好丹核反應及時,一下子就將他拉了出來。

「這天魔法,是一本邪法!」丹核直接就告訴了紀羽:「修鍊之人,在練到極致的時候,也許就會淪為魔物的傀儡,不再復我!」

丹核的一句話就直接讓紀羽心驚肉跳了,這簡直比秘法可怕不知多少了,還能吞噬人的神智,讓人變成傀儡,這簡直就比直接殺了更殘忍啊。

「恩,我也有這種感覺,真的有些古怪,看著它我都會覺得有些入神!」戰月兒亦是點頭。

紀羽急忙將天魔法收了起來,手在戰月兒眼前晃了晃:「沒事吧?」

「廢話!當然沒事啦!只是有些可惜了這種秘法……」戰月兒拍開紀羽的手,沒好氣的說道。

「呵,邪法而已,修鍊久了之後魔氣加身,會讓人喪失神智,淪為魔物傀儡的!」紀羽白了戰月兒一眼,這丫頭可真是……

戰月兒哦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而瀋陽卻是略有所思,紀羽剛剛的話讓他陷入了深思。

良久之後,他才緩緩說道:「難怪……我修鍊這天魔法有一段時間了,每一次修鍊的時候都會看到一些黑暗的東西,等回過神來就是一天,雖然實力提升得很快,但我卻又感覺自己都不太像是自己。原來這就是一本邪法!」

此時想起,他都有些心有餘悸,好不容易得到一本比較逆天的秘法,竟然就是一個邪法,這還真的是太打擊人了。

「呵呵,沒事了,我已經將你的經脈給理順了一遍,雜質也被煅燒了。」紀羽笑著說道。

之前他便發現了瀋陽的不妥,之後便用火靈變將瀋陽全身經脈都理順了一遍,那種魔性的東西自然也就沒了。

天魔法,這真的是一本邪法,真不知道是什麼人留下的。

紀羽心中暗自嘀咕著,但也沒有想太多。畢竟現在不是研究天魔法出處的時候,他要做的,主要還是先將水殤救出來。

「明天一早,我們便趕往煉獄火山!月兒,你知道火山在哪裡吧?」紀羽問道。

「廢話!我還去過呢!」

「那好,明天我們兩個一起去,瀋陽兄你就好好休息,我一定會幫你將水殤帶回來的!」紀羽對瀋陽笑道。

瀋陽沉默了一下,旋即又點了點頭,雖然不太情願……但也沒有辦法,他現在沒有戰氣了,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了,跟著去只會拖後腿,還不如留在這裡等消息。

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紀羽他們才慢慢的歇息下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

紀羽跟戰月兒很快便起來了,因為此時寺雲清他們已經行動了。

「紀羽兄弟,拜託你們了!」瀋陽鄭重的對紀羽說道。

「放心吧,水殤也是我的朋友,我不會讓她出事的!」紀羽笑了笑,安慰道。

最後,瀋陽便居住在連圖鎮的一間客棧之中,而紀羽跟戰月兒便趕忙著出發了。

紀羽沒有隨意使用意念之力,畢竟他們也要趕路,使用意念之力極有可能會被發現,這就得不償失了。

「走吧!」紀羽看到寺雲清幾人走了,他也就笑著對身邊的戰月兒說道。

戰月兒撇了撇嘴,也沒說什麼,直接便騰空飛起,帶著紀羽朝著煉獄火山的方向趕去。

「喂!你也想要得到煉獄神火嗎?」途中,戰月兒看了一眼紀羽,問道。

「廢話! 賴上鬼魅冷殿下 那可是神火耶,我當然想要得到啦!」想都沒想,紀羽便直接回答了這個問題。

火靈變要進化,那肯定就是要通過吞噬神火的途徑了,他現在一心是想盡辦法變強,自然也不會放過這一次的機會。

「切,那裡有這麼多的強者,你去到連神火都不知道見不見得到!」戰月兒切了一聲,打擊的說道。

「不是有你嘛,你可是戰家的大小姐呢!」紀羽挪移道。

「我才不會幫你呢!就算你得到神火你也不會煉化,說不定還引火燒身,將自己給燒了!」

戰月兒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壞笑著看著紀羽。

額……紀羽微微一怔,忽然一驚,好像,好像的確就如戰月兒說的那樣啊!

我有皇后光環 得到神火他也不知道該怎麼煉化啊!

之前得到九鼎丹火的時候?那次好像是九鼎丹火煉化他,最後陰差陽錯的被他吸收了吧!

現在可是正兒八經的要去煉化一個神火,他……貌似還真的什麼都不懂呢!

看著紀羽這幅錯愕的模樣,戰月兒心中便是暗笑,這傢伙還是這麼呆!

「你……真的非要得到煉獄神火不可么?」遲疑了一下,戰月兒低聲問道。

「沒錯,煉獄神火也是我變強的一種途徑,非要得到不可。」紀羽認真的點了點頭。

戰月兒心中也清楚,紀羽現在對於實力的渴望是非常重的,而煉獄神火也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介質。雖然有些私心,但……

「好吧,看你這麼可憐的樣子,如果你真的能得到煉獄神火,我就教你怎麼煉化!」戰月兒一臉複雜的對紀羽說道。

紀羽有些驚訝的看著這丫頭,又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幫我?那你們戰家呢?煉獄神火可就只有這一個哦!」

「切!你還真的以為就你這點實力能夠得到煉獄神火?別說我戰家,還有紫家,方家,齊家呢!甚至還有學院跟其他勢力的人,也許都會來的!」戰月兒毫不留情的打擊著紀羽,而後又小聲嘀咕著:「其實我戰家主要也只是為了不讓其他幾個家族得到火焰而已。」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煉獄火山,於東方域偏西的一處荒蕪之地當中。

此處幾千年來無人居住,是魔獸與山匪橫行的地方。

煉獄火山佔地數千里,一路過去,熱氣蒸騰而起,凡人經過,若是沒有清水滋潤,不出一天都要被烘成人干,遍地寸草不生!

紀羽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剛一飛入便感覺到一股熱氣迎面而來,越是飛入,那溫度便越加炎熱,當真是讓人難以忍受。

不多時,兩人臉上便已經有汗水流出。紀羽還好,在血色世界那邊的時候他便已經煉化過火焰種子了,對於這種火焰散發出來的溫度還是有一定的抵抗能力的,但戰月兒卻又不同的,那秀髮早已被汗水打濕,看上去更是有一種難以言明的風味。

「我們到了嗎?」看了看周圍這些荒蕪,紀羽不禁問道。

飛了一路,在進入山谷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人煙,甚至連魔獸都極少出沒,有的也只是一些火屬性的魔獸。想來也應該快要到達了吧。

「還差得遠呢!還有一千里應該就要到了!」戰月兒白了紀羽一眼。

紀羽頓時就嚇了一跳,天吶,一千里!這……

煉獄火山連綿數千里,並不是說這座山有多大,而是指這座山產生的影響。見到這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荒蕪竟然還連綿了數千里,想想紀羽都覺得渾身發毛。

同時,這也反映出煉獄神火的威力到底有多龐大,有多恐怖。

「好,我們加快速度!我在前面就已經感覺到人煙了,應該是修士。」紀羽抑制住了胡思亂想,對戰月兒說道。

「這該死的溫度,比之前更炎熱了,真不知道這煉獄火山是不是要爆發了!」戰月兒心中恨恨的道,但隨後又加快了速度,朝著火山的方向衝去。

有人映入眼帘,紀羽並沒有感覺有什麼意外,這些應該都是一些散修,都是來尋找機緣的吧。

又飛了一段路程,他看到了一些成群結隊的修士,稍微談了兩句便知道這些人都是來自一些小勢力的。

他們看到戰月兒那絕美的容顏,心中微動,又看到紀羽眼中泛著的成熟與果斷,心中便是明白,這兩人應該是大勢力的弟子,不是他們能夠染指的……

「呵,人越來越多了,看來競爭怕是不會小啊!」看著這麼多人,紀羽似笑非笑的說道。

「怎麼,怕了?」戰月兒看著紀羽,打趣的笑著。

紀羽聳了聳肩,他也知道戰月兒只是開他的玩笑而已,怕?經歷了這麼多,他早已經成熟了不少了。

「恩?」忽然,紀羽看著前方情形,不由驚疑一聲。

戰月兒看到紀羽這幅表情也不奇怪,只是淡淡一笑,心中更是有幾分得意,看你這傢伙平日這麼淡定,看到煉獄火山就不淡定了吧!

的確,紀羽有些不淡定了,他震驚,非常的震驚!

眼前不知道還有幾百里的地方,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聳立而起,看不出它到底有多大,抬頭都只是勉強看到它的高度,連綿不知多少里,整座高山的顏色竟然是火紅色的,勉強抬頭望去,只見那約莫是峰頂的地方,一點一點的紅色火星一跳一跳的,壯闊無比!

「這,這就是那煉獄火山?」紀羽看著前方那巨大的高峰,不由咂舌道,看上去不比巨獸小啊!

「沒錯,怎麼樣,有沒有被嚇壞啊?」戰月兒心中同樣有那種震驚的感覺,只是這煉獄火山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了,她還不至於像紀羽這麼誇張。

「奇,真是奇了!」紀羽也不知該用什麼詞來形容了。

通體紅透,高聳入雲,有種說不出的威勢,甚至讓他有些擔心,若是這火山爆發出來,會讓多少無辜的人慘死啊?

「嘿嘿,煉獄火山存在於世間不知多少萬年了,據說那傳說中的煉獄神火就在火山中心,不過火山實在是太高了,能真正飛上頂的都沒有兩個,所以我建議你啊,還是別廢這麼多力氣了,看看就好!」戰月兒一邊介紹著火山,一邊還不忘打擊打擊紀羽。

不過對於這個紀羽早已經見怪不怪了,他驚訝的是這座高山,的確,要飛上頂怕真的是有些困難。

天空戰師方才做到飛行於空,但絕對飛不了這麼高,越高,天地能量就將會越稀少,說實話,要飛上峰頂,沒有王者以上的修為也許都很難做到。

「難不成這煉獄神火真的就難以得到了么?」想到這裡,紀羽心中又有些遲疑了……

煉獄神火在煉獄火山深處,又該怎麼進入?而且看到這周圍連綿數千里的荒蕪,這煉獄神火的威力可見一斑,就算是皇者,沒有防範的進去怕都是會被燒成灰燼吧,就算他有煉化神火的經驗,有火焰種子,都沒有那種把握。

事到如今,只有見步行步了!

「不對啊!若像你這麼說的話,那這麼多人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不可能是來看風景吧?」忽然,紀羽像是想起了什麼,又有些奇怪的看向戰月兒,他還記得那寺雲清說的,要得到煉獄神火!

若是煉獄神火在煉獄火山中心的話,任憑寺雲清再厲害也不會有機會取得的,這其中必定是有些奇怪的地方。

戰月兒顯然也是沒有反應過來,被紀羽這麼一說才忽然想起。

是啊!煉獄神火在煉獄火山當中,這是一個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但以前她來這裡觀望的時候基本都不會見到幾個人的,今天來的人未免也太多了一些吧,這其中應該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了。

「該不會是火山真的要爆發吧……」戰月兒喃喃道,有些不敢確定。

看到戰月兒的樣子,紀羽就知道這丫頭肯定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了,他也懶得磨蹭這麼多了,兩人一下子就飛到了火山百里處。

「停下!你們是何人,到這裡來做什麼?」

就在紀羽他們將要接近火山的時候,一聲冷喝兀然傳來,讓紀羽跟戰月兒不得不停在半空之中。

有幾人凶神惡煞,手持兵器的朝著他們二人飛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阻止我們前進?」看著這些滿臉不懷好意,圍剿而上的人,紀羽心生警惕。

這裡已經是煉獄火山外百里的位置了,之前一路通暢,卻沒想到到半路竟然還有人攔截,該不會是半路打劫的吧?

「這個地方已經被包圍了,閑雜人等不可擅自進入!」這時,一個頭戴黑巾的男子上前冷聲說道,看他的樣子應該就是領頭者。

紀羽眉頭微挑,此人的修為竟然是王者級別,根本就不是他能對付的,但他心中也有些鬱悶,好不容易來到這裡,竟然又被阻止了?

他看了看下邊,心中想著是不是可以走下路進去,但很快又被那男子打斷了心思:「我勸你們也別打其他主意了,這裡已經被幾大勢力的人包圍了,擅自進入者必定會被攪殺,我已經將話說到這個地步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告非!鬱悶了!難道就真的跟神火絕緣了不成?

「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對啊!憑什麼不讓我們進去!這裡什麼時候被你們包圍了!」

「哼!快滾開,放小爺我進去!」

這時,來到這裡的人也有不少了,看到有人圍路的時候,他們又驚又怒,好不容易來到這裡,竟然還要原路而返?

眾怒難平,紀羽跟戰月兒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幕。

只見之前那個黑巾男子走到眾人的面前,冷冷喝道:「此地已是禁地,擅自進入者,殺無赦!不信的話,你們大可向前一步!」

這一聲呵斥頓時就讓所有人安分了下來,但還是有些不服氣的聲音……

「哼!老子就不信了,你們憑什麼霸道,老子就非要進去不可了!」這時,一個戰將級別的散修心中發怒,非要向前衝去。

然而,就在他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在場的數十個王者同時發難,僅僅一瞬間便將那個戰將級別的散修打成了灰燼。

「再說一次,誰敢踏進,此人便是前車之鑒!」黑巾男子冷喝一聲。

一時間,眾人雖然有些不服,但卻也沒有半點法子,只有恨恨的飛到一邊,他們也不願意離開,只有在這外圍好生蹲守了。

其中也有一些魂級強者甚至是皇者的降臨,對於這些人,這些守衛倒是沒有為難,大開方便之門。

有人見到,卻不敢說什麼話,這些人都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啊,這個世界,到底還是實力為尊的!

「那我們該怎麼進去啊?總不能也跟著蹲守在這裡吧?」紀羽有些無奈的說道。

說著,他又朝著周圍看了看,心中有些奇怪……那寺雲清比他們先到一步,但顯然是沒有在這個地方,莫不是已經進去了?

「哎!這叫什麼事啊!好不容易等到這最好的時機,還想來碰碰機會的,沒想到這些萬惡的勢力竟然還想獨霸機緣!」這時,紀羽他們耳邊傳來了幾分不忿的聲音。

「噓!小聲點,你不想活了啊!被他們聽見就完蛋了。」

「哼!那又怎麼樣,他們斷了我們的機緣,我說他們兩句都不行嗎!」

頓時,一些不服氣的人都在各自抱怨著。

看著這一幕,紀羽卻只有暗自搖頭,實力勢力,實力才是王道,沒有實力,再怎麼抱怨都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這位大叔,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呀?我也曾經來過這裡,但都沒有見到有人包圍火山呀?」

這時,戰月兒走向前去問道。

這些人心中本來就不高興了,有人還向前提起這件事,本來應該發怒的,但看到這女子竟然這麼美麗,那股怒火又燃不起來了。

「這位姑娘有所不知,這煉獄火山近段時間將會爆發,根據高人所說,裡面的煉獄神火極有可能會隨著火山的噴發而現世,所以我們都想要來碰碰機緣,卻沒有想到……哎!」那大叔嘆了口氣,有說不盡的不甘。

紀羽聽的同樣驚訝,這火山……要爆發了?

戰月兒道謝之後回到紀羽身邊,與紀羽面面相覷。

火山爆發,那得到煉獄神火的機會就大得很了!這種機會絕對不能浪費啊。

只是……以他的實力根本就闖不進去,這又當如何呢?

「不行,必須要想辦法!」紀羽哪裡肯放過這種機會,又站了起來,朝著周圍四處望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