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的,這批人便開始一邊打着方辰的名號,一邊三三兩兩的,開始在外門弟子之中搶奪他人的寶物,丹藥,極爲蠻橫。許多人,也因爲真傳弟子這個名頭,即便被搶了,也是敢怒不敢言。畢竟,對方辰嗤之以鼻,或者是不屑一顧的,大多是內門弟子,而在外門弟子眼中,真傳弟子這四個字,還是極具威懾力的。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要是往常,趁着方辰進入七彩聖界不在的這段時間,這羣人在外門弟子之中打着方辰的名頭蠻橫一下,短時間內,倒也不會出什麼簍子。畢竟這羣人雖說實力不怎樣,但眼光還是有那麼一些的。什麼人可以搶,什麼人不可以搶倒也分得清楚。

但怎麼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的。極爲不湊巧的是,有一次,這羣人將打劫的目標,放在了憐伊月身上。好吧,這一下子,這羣打着方辰旗號的傢伙,算是真正的提到鐵板了。不僅當場被憐伊月等人給拿下,之後,在他們的逼問之下,又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出來。

這一交代,令得憐伊月等人,都是有些哭笑不得。方辰剛一走,竟然就成了別人狐假虎威的由頭,而且竟然欺負到了他們這羣本就認識方辰的人身上。

不過在哭笑不得之後,藉着這羣傢伙給出的靈感,憐伊月忽然生出了一個想法——以方辰如今的真傳弟子的身份,拉攏人,自己組建一個勢力!

原本抱着幾分試着玩心態的憐伊月,沒想到剛把自己心中的這個想法說出來,便得到了許多人的贊同。甚至後來,就連身爲內門弟子之中佼佼者的,而且原本從未參加任何勢力的清蓮師姐,聞言之後,都笑着參與了進來。

有真傳弟子的名號,而且又有清蓮師姐的威懾,很快,這個名爲清辰的勢力,便在外門弟子之中散佈了開來。漸漸的,竟然真的有不少人開始加入了進來。

篩選,收人,逐漸的,原本僅僅由四五人組成的清辰門竟然開始迅速擴大了起來。人數,也從一開始的四五人,到如今,已經足足有五十多人了,而且因爲清蓮這尊貨真價實的內門弟子的超然存在,清辰門,在外門弟子之中,絕對是一方極爲強大的勢力,即便是一些內門弟子碰到了,都會禮讓。

“之前看到北山上方的異變,憐師姐知道方辰師兄回來了,便讓我等前來迎接。”這清辰門的弟子說道。

“憐師姐。”聞言,方辰笑着搖了搖頭。憐伊月不過剛進入宗門不久,如今的修爲,恐怕也還在罡氣境層次,而眼下這三個化丹境的外門弟子,竟然稱其爲師姐,而且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絲毫沒有任何不妥的模樣,倒也令方辰心中暗暗稱奇。

“既然如此,那走吧。”方辰點了點頭,說道。

“方辰師兄請。”三人一拱手,隨後,化爲長虹,便帶着方辰向着清辰門趕去。

北山,清辰門所在之處。

“咦,怎麼還沒有來?”一個身着白色衣裙,面容絕美,膚若凝脂的少女,靜靜的站在清辰門的門口,遙望着遠處的半空,輕聲自語。

“伊月,那方辰既然從那七彩聖界之中回來了,想必此時羅峯三人已經帶着他向着此地趕來了。你不必擔心的。”憐伊月身後,響起一個聲音,一個身着月白色衣袍,面容俊秀的青年邁步而來。

“盧衝,你怎麼來了?”憐伊月轉身,看着身後這名爲盧衝的青年,淡淡的說道,神色間,閃過一抹冷意,有一股疏遠的氣息,從體內散發開來。

“而且,你應該稱方辰爲方辰師兄,他是真傳弟子,不是你這個外門弟子可以直呼其名諱的。”憐伊月微怒道,話語聲更冷。

“好好好,方辰師兄。”盧衝眼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色,不過旋即,他臉上再次浮現出一抹笑容,他快步,走到憐伊月身旁,說道:“伊月,你看我們兩個……”

“這事情,你休想!”盧衝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憐伊月給直接打斷了。

聽着憐伊月的呵斥聲,盧衝臉上的笑容迅速消失,那原本隱藏着的陰霾,逐漸浮現出來。他微眯着眼睛,眼中透着一股令人發寒的陰冷之芒。那目光落在憐伊月身上,令後者頓時間感覺如同被一條毒蛇給盯上了一般,汗毛聳立。

“我會讓你改變主意的。”盧衝冷聲說道。說着,他目光狠狠的颳了一眼憐伊月姣好的身軀,眼中透着一抹濃濃的貪慾,隨即化爲一道長虹,就要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

盧衝頭頂上方的半空,忽然天地靈氣劇烈涌動起來,而後,一隻無形的大手瞬間形成,隨即重重的向着他扇去。

嘭!

悲劇發生了,原本沖霄而起的盧衝,此時在這由天地靈氣聚攏而成的無形大手的拍擊下,就像是一隻被蒼蠅拍給拍中的蒼蠅一般,以遠超之前的速度,急速向着地面墜落。

咚!

地面劇烈的震動了一下,與此同時,一聲沉悶的響聲傳來,只見得煙塵四起中,盧衝的身體,被狠狠嵌進了地面之中。

看着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憐伊月眨了眨眼睛,心中原本因爲盧衝之前的那一番話而產生的怒氣,頓時間煙消雲散,她絕美的臉龐上帶着一抹笑意。只是在這笑意中,又有幾分疑惑。

這出手之人,是誰?

雖說很反感,甚至是厭惡盧衝,但憐伊月很清楚,此人的修爲,在化丹境這一層次中,算是極爲強大了。之所以沒有趕上七彩聖界之行,只是因爲在那時候剛好出去歷練了,前不久纔剛剛回來。

這麼一個化丹境巔峯的傢伙,此時竟然被人給一巴掌拍進了地面中。出手之人的實力,有多強大?

是哪個內門弟子出手了?

能一下子將盧衝拍翻的,在憐伊月看來,也只能是元胎境的內門弟子才能做到了。只是,整個清辰門之中,除了清蓮師姐之外,可並沒有其他的內門弟子了,而如今,清蓮師姐又在閉關中。

那出手之人,會是誰?

憐伊月擡起頭,目光向着四周的半空望去,臉上的疑惑之色更爲濃郁。不過就在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令她整個人驀然一顫。 “方辰!”擡起頭,帶着濃濃的驚喜,憐伊月揮動着那如同碧藕般潔白無瑕的雙手,向着半空中那道熟悉的身影喊道。

目光從不遠處被一巴掌拍進大地之中的盧衝轉移,看着視線中的那如同孩子般笑得一臉燦爛的憐伊月,方辰原本帶着些許冷峻之色的臉龐上,頓時間像是冰雪消融一般,浮現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我回來了。”他輕啓雙脣,千言萬語,最後化爲了這麼四個字。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憐伊月笑着笑着,眼中卻漸漸有一抹晶瑩閃爍。在方辰進入七彩聖界的不久之後,其實在這宗門中,就有一些消息暗暗傳了出來。

有人說,方辰恐怕是紫陽宗史上最爲短命的真傳弟子了,別說是進入七彩聖界了,恐怕在這之前,就要被人給暗殺了。

也有人說,即便是方辰進入了七彩聖界,也會立即隕落。畢竟,他在宗門之中已經將宋南飛等一行人給徹底得罪,而這次的七彩聖界之行,可是有不少人親眼看着面帶殺意的宋南飛也一同登入了古船。

更有傳聞,據說宋東來的一個嫡親,如今在內門弟子之中,也位列絕巔的一個強大存在,對於方辰下了必殺之令,要將他徹底滅殺於七彩聖界之中。

種種消息,不一而同,但不論如何,大抵都透露出一則差不多的信息,那就是,方辰要倒黴了。即便是成了真傳弟子,但也極有可能隕落在七彩聖界之中。而在那麼一個不忌殺戮的地方,即便他是真傳弟子,即便是隕落了,宗門也不會多加追查。

況且,更爲重要的是,七彩聖界,可不是什麼一個安全的地方。造化與危機並存,即便是沒有來自紫陽宗同門之間的危機,但是還有另外六宗之人,以如今紫陽宗在七宗之中的微妙地位,他們這些紫陽宗弟子在七彩聖界之中,絕對算的上是危險重重,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直接隕落。

化丹境後期的弟子尚且如此,至於那時候才僅僅鍛體境的方辰,自然就更加危險了,隕落的危機,在旁人看來,也就越大了。

因此,在得知了這些,又翻閱了不少典籍,甚至詢問了清蓮師姐,大致得知了七彩聖界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之後的憐伊月,可沒少擔心方辰的安危。不過所幸,如今,他終於是平安的回來了。而且……

憐伊月忽然美眸微微瞪大,仔細的看着身前的方辰,眼中的驚疑之色越來越濃郁。她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方辰的修爲了。

要知道,在之前,方辰進入七彩聖界的那時候,雖說其實力,也已經遠遠凌駕於自己身上了,但是那時候的憐伊月,還是能夠清晰的探查出來方辰的修爲層次的。但是如今,她竟然一點頭看不透眼前之人了。這除了方辰身上帶着什麼能夠遮蔽修爲氣息的祕寶之外,便唯有一種情況了。

那就是,此時的方辰,其修爲,已經要超出自己一整個大境界了。自己如今是罡氣境中期的,也就是說,要真是這種情況的話,那麼此時的方辰,至少也是化丹境中期的修爲了!

“這……”即便是憐伊月,也被自己這個想法給震驚了一下。

進入七彩聖界之前的方辰,僅僅不過是鍛體境的修爲,如今僅僅不過是過了一個月,方辰竟然直接從鍛體境,越過罡氣境,生生跳到了化丹境的層次。 狂少獵寵:囂張迷糊妻 即便是對方辰一向都極爲有信心的憐伊月,此時都微微張了張性感的紅脣,眼中閃過着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因爲,這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要知道,紫陽宗內的那些化丹境的外門弟子,即便是看起來年紀都不大,但實則,每個人,幾乎都比他們多修煉了好幾年方纔如此,就算是同樣從大趙國之中走出來的宋南飛等人,也是花費了數年時間,方纔一步步的從鍛體境,邁入了化丹境。而如今……

可能麼?任憑原本對方辰都信心滿滿的憐伊月,此時在面對着這巨大的震撼之時,都忍不住有些懷疑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似乎看到了憐伊月心中的疑惑,方辰輕笑道:“嗯,我突破到化丹境了。”

這話語聲一響起,頓時引得四周猛的傳來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原來,在之前的巨大動靜之下,清辰門之中,一些沒有出去的人,此時都已經走了出來。因此,他們也看到了在門外與憐伊月並肩的方辰了。畢竟這裏幾乎都是一羣外門弟子,而當初,在還沒有成爲真傳弟子的情況下,方辰在外門弟子之中,就曾經鬧出過不小的風波,因此。這些人之中,許多人也不是第一次見到方辰了,很快就反應過來。

只是就在他們剛剛反應過來的時候,卻驀然聽到了這麼一個震撼的消息。方辰突破到化丹境了?!

他們很清楚,方辰進入紫陽宗纔多久,而且一個月之前的方辰,又是什麼修爲,但是如今……一趟七彩聖界之行後,竟然突破到了化丹境。這……即便是在七彩聖界之中得到了極大的造化,但是這修爲,突破得也太過迅速了一些吧。

要知道,與方辰同期的,目前幾乎都還處於罡氣境初期的層次,突破到罡氣中期的,都不多。而他,竟然已經是化丹境的武者了。這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

原本,一些看向方辰的目光之中,多少都還有一絲絲不認同的人,此時也是心神一震,眼中頓時涌起一抹熾熱之色。一個月的時間,並且是以鍛體境的修爲,竟然生生從危機重重的七彩聖界之中,獲得巨大的收穫,並且將修爲提升到了化丹境的層次。雖說不知道方辰在七彩聖界之中的具體經過如何,但僅僅憑藉着這一點,方辰的武道資質,以及個人的手段,幾乎都已經展現的淋漓盡致。

跟着這麼一個要天賦有天賦,要手段有手段的妖孽,他們還害怕未來的前景不好嗎?

“恭喜方辰師兄突破化丹境!”

不知道誰領頭先喊了一句,隨即,一大批人頓時向着方辰齊齊躬身,說道。而且極爲明顯的,這些人臉上,都帶着一抹心悅誠服之色,而且除此之外,還洋溢着濃濃的喜色,彷彿,那突破化丹境的並不是方辰,而是他們一般。

“方辰謝過大家。”方辰笑着拱手,還禮道。

就在清辰門一衆喜氣洋洋的時候,刺耳的大罵聲,忽然從不遠處,那煙塵四起的地方傳了出來。

“誰!是誰出手偷襲我?”煙塵瀰漫中,那原本被方辰一巴掌給拍進了大地中的盧衝,此時掙扎着從地面上爬了起來,一邊破口大罵,一邊一雙眼睛惡狠狠的向着四周掃視着。當他目光落在方辰身上的時候,卻是驟然一滯。

“你是誰?”面帶兇厲之色,他陰冷的問道。

之前被方辰給一巴掌從半空中直接拍進了地下,盧衝可謂是整個人都當機了一段時間,因此,不久前清辰門一衆齊齊的恭喜方辰突破化丹境的那句話,他也並沒有聽到,此時,自然也不知道,他所盯着的,就是方辰。

看着憐伊月明顯對方辰的親近,以及自己所從來沒有看到過前者對於任何一個男性露出的這般的親暱,剛剛被人一巴掌差點拍暈了的他只知道,自己很生氣。甚至於,這種憤怒感,絲毫不下於之前被人生生從半空中拍到了地下。

只是很快,幾乎就在他這話語聲剛落下的時候,盧衝心神微微顫了一顫,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發現,那清辰門的所有人,此時竟然都將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而且,在他們的目光之中,盧衝清晰的感受到了一抹怪異,以及那像是在看傻子一般的無言嘲諷……

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說一個人是這種目光,那倒也還好,他有着許多手段去對付,但這一羣人,卻幾乎都是這般眼神。難道,這人是什麼了不起的存在?

盧衝心中,驀然浮現閃過這麼一個念頭,隨即,他那原本看向方辰的怒火熊熊的雙眼中,赫然多了幾分警惕。只是,警惕之後,他又忍不住憤怒了起來。因爲,他赫然發現,視線中,那看起來極爲清秀的傢伙,竟然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看過自己一眼,即便是之前他厲喝出聲的時候,也是如此,好似在對方的眼中,自己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是誰?”就在這時候,方辰終於開口了。不過,這話,並不是對着盧衝說的,而是向着一旁的憐伊月問道。

“盧衝,一個仗着身後有些背景的無聊之人而已。”憐伊月撇了撇嘴,不屑道。

“背景?”方辰挑了挑眉頭,笑了。

從七彩聖界之行中,紫陽老祖透露出來的態度,他已經大致清楚在這紫陽宗之中,自己的地位,該是什麼樣的存在了。況且,如今的他,還頂着一個真傳弟子的身份,而且在這北山之下,還有一頭稱自己爲少主,半步道尊境的蛟龍。

這種種加起來,在紫陽宗,論背景,誰還能比得上他方辰? 單論背景而言,如今的方辰,在紫陽宗之中,絕對算得上是一個二世祖一般的存在了。畢竟,其他人即便是再厲害,還能比紫陽老祖都厲害?因此,在聽到盧衝那所謂有些背景的話語之時,方辰還是忍不住笑了。

只是,方辰無意間的笑容,在盧衝看來,卻是一種**裸的嘲諷,令原本就心智不怎樣的他,剛剛因爲猜不透方辰的身份極爲四周清辰門之人露出的表情,而升起的那一絲忌憚以及警惕,瞬間再次化爲了巨大的憤怒。

他張了張嘴,就要再次破口大罵,然而就在此時,他纔剛剛張開嘴,還未來得及吐出第一個字眼的時候,一股無形的氣勁瞬間撲面而來,其身前的天地靈氣,更是化爲了一個巨大的掌印,重重的扇在了他的臉上,將他好不容易從大地中爬出來的身體,再次狠狠的扇飛了。

“聒噪。”淡淡的吐出兩個字,不遠處,從未看他一眼的方辰,此時終於將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不過這一次,恐怕盧衝寧願方辰從未看過自己一眼吧。

吧嗒!

再次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盧衝剛一張開嘴,便吐出了一口血,而且在這其中,分明還混着兩顆牙齒。之前方辰的那一股隨手揮出的氣勁,雖說並沒有把他打成重傷,但也直接將他的牙齒打落了兩顆。而這兩顆牙齒,還正好是盧衝的門牙,此時,雖說混着血跡,但是缺了兩顆門牙的盧衝那張開嘴的模樣,還是令清辰門的衆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仗着自己不弱的背景,盧衝自從回來之後,在這清辰門之中糾纏着憐伊月的這段時間裏,也沒少讓不少清辰門衆受氣。不過礙於盧衝自身的實力,以及他身後的背景,清辰門衆,大多也是敢怒而不敢言。此時眼見得方辰歸來,而且如此簡單粗暴的出手,卻是讓衆人心中暗暗舒爽了一把,看向方辰的目光之中,更是爲了一份信服以及敬畏。

這便是手段!

方辰身旁,憐伊月也同樣展顏微笑。這段時間,她也被這盧衝給糾纏得不清,早就厭煩到了極點,不過礙於種種,還不能跟他翻臉,憐伊月心中,也早就憋了一把火。但是現在,方辰的這極爲乾脆果決的一巴掌,無疑是將她心頭的那把火給釋放了出去。

只是微笑之後,憐伊月輕輕皺了皺眉,在方辰耳邊說道:“他有個哥哥,是內門弟子,而且在星辰門之中身居高位。”

“星辰門。”聞言,方辰目光微微一凝。與清辰門這種不過是隨便組織起來,藉着他真傳弟子的名頭,以及清蓮師姐的威名,方纔有如今規模,小打小鬧的勢力不同。星辰門,那在紫陽宗諸多勢力之中,都是極爲靠前的一個存在。而且,創立星辰門的,正是白星辰!

“星辰門,白星辰。”方辰喃喃自語,臉上,不經意間,有一抹笑容綻放,然而雖然是笑容,但令人望之,有一種心底發寒的感覺。

方辰可不會忘記,在北山上,自己在白星辰的逼迫之中,那幾乎陷入了必死的局面。而且如果不是最終,北山下那頭半步道尊境的蛟龍出手,此時的方辰,仍是不知道那時候的自己,該如何化解面對着白星辰,以及其父洞天境的白空明出手,那幾乎必死的局面。

“白星辰,不知道此時的你,還記不記得我?”方辰暗暗道。

那次的事件,引得白空明親至,引得北山下的蛟龍出手,在紫陽宗之中,產生的動靜實在太大了,而且那半步道尊境,稱自己爲少主的蛟龍,好似也存在着什麼禁忌一般。因此,最後,紫陽老祖甚至親自出手,直接抹去了紫陽宗之中,除去方辰以外的所有人有關於北山的那一段記憶。

而這,也是此時的憐伊月提起星辰門,除了忌憚敬畏之外,沒有其它多餘的神情。畢竟,他們這些人,早已忘記了在北山上的那一幕幕了。

只是他們可以忘,而方辰,卻是難以忘記!那是他重生之後,最爲接近死亡的一次,那種刻骨銘心般的感覺,那種欲仰天狂吼的無力感,都深深的刺激着他,讓他根本無法忘懷。況且,他方辰從來就不是一個被人欺負了之後,就這麼選擇遺忘的人。

恰恰相反,他的記性,很好!

不過這一切,憐伊月等人不知道,而遠處,兩次被方辰拍飛,而且還轟掉了兩顆門牙,此時看起來極爲滑稽的盧衝也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僅僅是,之前暗算自己的,竟然也是這個傢伙!

除了憤怒還是憤怒,知道了真相之後的盧衝,心中早已被濃濃的憤怒所佔據。如果不是在憤怒之餘,尚且還有一份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是眼前這看起來也不過是化丹境,實力卻異常恐怖的傢伙的對手。恐怕,此時的盧衝早就衝過來,跟方辰拼命了。

滿臉通紅,缺了兩顆門牙,一口的血跡,嘴角掛着血絲,看起來異常狼狽的盧衝,那看着方辰的目光之中,滿是怨毒。在他的腦海中,此時已經開始打算起來,在這次離去之後,自己該如何報復了。當然,所有的一切,都要等自己先安全離去纔可以實施。現在嘛,還是想想怎麼安全離去的好。

對於方辰這個看似一臉微笑,但出手之時,卻是極爲簡單粗暴,而且似乎一點都沒有忌憚,絲毫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傢伙,捱了兩次打之後,盧衝在憤怒之餘,心中多少還是有些畏懼的。因此,即便此時他極爲憤怒,但也強行忍着性子,罕見的沒有破口大罵。

不過也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了憐伊月在方辰耳邊道出的那一番話了。頓時間,那一張原本神色閃爍,又一臉通紅的臉龐,以一種極爲驚人的速度,浮現出了一抹傲然之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