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片刻之後,龐大大殿,轟然倒塌,無數煙塵,瀰漫於空間當中。

而即使有着這些煙塵擋住了視線,可是所有人都還是能夠清楚的看見,那深處,一方龐大大物,散着淡淡的五彩光芒,正在緩緩的升空。

“這是是百兵閣!”

“百兵閣怎麼會破地而出?這到底是怎麼了?”

“百兵閣有靈,或許是它已經不願意呆在我們嘯雷宗了。”一個自以爲見識過百兵閣的弟子,如此的說道。

“廢話,百兵閣有靈,大家都知道,多少年了,也沒見過它有什麼異樣,還不願意?盡說些廢話。”

剛纔之人反駁道:“既然我說的是廢話,那你倒是說句建設性的話來,百兵閣爲什麼會這樣?”

“這”

一聲聲的議論,絡繹不絕的響起,每個人雖然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所有人內心中,都有了強烈的不安。

百兵閣對嘯雷宗而言,與雷池一樣,不可或缺的存在,它如今要破空而去,這意味着什麼,或許沒有人能夠猜的到,卻是都明白,事出反常必會妖,百兵閣突然這樣,嘯雷宗日後,怕是無法平靜了。

“都被本座閉嘴!”

半空上,瞧着那百兵閣還在繼續上升,沒過多久已經與他齊平的位置,周淵狨臉色,極度鐵青了下來。

身爲嘯雷宗之主,周淵狨自是比其他人,要對百兵閣更加了解一些。

固然這麼多年來,百兵閣存在於嘯雷宗內,與雷池有些一樣,天生地養,雖具靈性,也沒有任何太大的針對性舉動,卻始終讓得無數嘯雷宗高手,想要一探究竟都是無法做到。

儘管是沒有做到,但讓他們隱約現,百兵閣不是無緣無故的停留在這裏,那麼,換言之,它就不會無緣無故的離開。

而今卻是離開,是不是意味着,嘯雷宗已經沒有了值得百兵閣留戀的地方,他嘯雷宗,是否,氣數已盡呢?

一想到這裏,周淵狨的臉色,陡然煞白下來。

“宗主,您怎麼了?”周圍幾位長老連忙着急的問道,他們雖然沒有周淵狨知道的多,可多少還是明瞭一倆分的。

周淵狨沒說什麼,那雙眼瞳,再度大變!

幾位長老連忙轉回望去,赫然,那已至半空的百兵閣,周圍五彩光芒,陡然大盛,將龐大的百兵閣,都是包裹了下去,化爲一道龐大的光束,沖天而起。

“轟轟!”

那在無數嘯雷宗弟子心目中,強大的封山結界,在這道龐大五彩光束的衝擊下,竟然顯得不堪一擊,閃爍之間,便是出現在了結界之外。

與此同時,結界被穿透而過,一道裂縫出現,並且如蜘蛛網般,飛的擴散開去,最終佈滿了整個結界上。

到此時,這結界,有與沒有,已經半分區別都沒有。

“哈哈,周淵狨,可還記得我辰夜!”

“蓬!”

隨着大笑聲響起,那已廢掉的結界,徹底的爆裂開來,熟悉的雷霆之力,再度,蔓延在更高處的天際之上。

“辰夜?”

聽到這個名字,所有人的臉色,都忍不住大變,在場的人可都是很清楚,嘯雷宗爲什麼會封山的。

反倒是周淵狨與那幾位長老,眼瞳之中,似有一抹放心的意味快掠過,不過,當他們瞧見,辰夜手掌心中,已經縮小了無數倍的五彩光芒,正溫順的停留着時,他們的臉色,再度鐵青下來。

“辰夜,把百兵閣還給我們!”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百兵閣居然有這樣的變化,看來,他們對百兵閣的瞭解還是太少了,也就是說,百兵閣,還有着無窮無盡的變化,這樣一件至寶,斷不可落到外人手中。

辰夜眼神微微眯了一下,若是往常,有誰這樣獲得了百兵閣,嘯雷宗的人,自是要大義凜然的要回,可在場的人,都知道,自己來這嘯雷宗,絕不是來旅遊的。

既然會來,就意味着,自己有能力,來血洗嘯雷宗!

如此之下,周淵狨等人先的反應,不是如何來應對自己,反而所有精力,都在百兵閣上面,當真是要錢不要命了?

若真不在乎命,何必封山?

靈魂感知力,直接是覆蓋了嘯雷宗所在範圍,片刻之後,辰夜冷冷喝道:“周淵狨,將你自以爲的靠山給請出來吧,否則,這裏從此後,將變成一方死地。”

“辰夜,你果然聰明!”

周淵狨大笑了聲,旋即高聲喊道:“蕭前輩,有請!”

話落之後,嘯雷宗某處,突然一聲驚雷炸響,一股令的這方天地都在輕輕顫抖着的龐大氣息,猶若那狂風一般,呼嘯着席捲了過來。

所過之處,彷彿空間在移動,巨大壓力,撲面而來!

“蕭家的高手嗎?”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強大氣勢,如狂風駭浪,震顫着空間,都有着崩潰的跡象!

感受到這些,辰夜劍眉微微一挑,以玄衣的聰明,自是會料到自己有可能來嘯雷宗報復,在這裏遇見蕭家的高手,一點兒都不奇怪。

不過,蕭家對嘯雷宗還真夠意思,一位皇玄高手都是給派了出來,看來,那玄衣的魅力不小嘛!

“周淵狨,你以爲,這樣一來,嘯雷宗就可以免去血光之災了?”

望着高空,周淵狨冷冽一笑,不僅要免去血光,更要一勞永逸,將所有禍害在今天一併解決了。

“蕭琅軒,蕭琅旬,蕭琅斷,是誰?滾出來!”

“嘿嘿,辰夜,你膽子果然很大啊,明知是老夫兄弟中的一位,你竟還敢叫陣”

辰夜大笑:“膽子小的話,我怎敢闖你那凌霄城,若膽子小,我又怎會再度回凌霄殿,將你們的那位少主,給嚇得這一生,恐怕都要止步在地玄二重境界?”

“滾出來吧,堂堂皇玄高手,別整得跟一縮頭烏龜似的,想玩神祕?行不通的!”

“你又回了凌霄殿?可惡!辰夜,今天不將你碎屍萬斷,老夫誓不爲人!”

鋪天蓋地的氣勢中,一道身影閃掠而現,那臉龐上,有着極致的殺意,辰夜再回凌霄殿,到底做了什麼,他現在無法知曉,但他去了,還能平安離開,傳了出去,他凌霄殿本就不怎麼好的名聲,又再一次雪上加霜。

更何況,辰夜爲什麼要再度回凌霄殿?

一想起蕭無魘現在,要更加的頹廢與不堪,那張老臉中涌動着的殺意,幾乎要凝成了實質!

“原來是蕭琅旬,就派了你一人來嗎?原來蕭家還是這麼的自大。”辰夜淡淡笑道,絲毫不在意那如浪般的強大氣勢。

“死到臨頭還嘴硬,辰夜,老夫今天不會殺你,老夫會將你帶回去,讓整個東域的人都親眼見一見,你是怎麼死的。”

當天大鬧凌霄城,蕭傢什麼好處也沒有撈到,丟臉之極,不過,蕭家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認爲,這是辰夜的本事。

如果沒有青木老怪與葉邙插手,如果沒有那無數人在搗亂,他辰夜怎麼跑的掉?

所以,擒走辰夜,蕭琅旬信心十足。

“這老東西怎麼在這裏?”虎力等人隨即而來,望着蕭琅旬,面色凝重。

“對啊,就一個老東西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皇玄高手固然強大,辰夜既是早就預料到了,怎會一點準備都沒有,也要多虧了那位神祕高手,他的一些底牌沒有被凌霄殿的人知道,否則的話,嘯雷宗固然要來,怕也不會是今天來。

“辰夜,把他交給我!”

紫萱把零兒交給了虎力,旋即一步踏進,正面對上了蕭琅旬。

“他挺不好對付的,紫萱,我們一起。”

辰夜笑了聲,偏頭說道:“虎力大哥,好好照顧零兒,嘯雷宗的這些傢伙,論無恥,猶在蕭家這些人之上。”

美人持刀 “嘿,你放心,就算是帶着零兒,我也可以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辰夜有信心,虎力就不擔心他,即使他的對手是蕭琅旬,而嘯雷宗固然高手也有那麼幾個,可惜,周淵狨如今也沒有踏足皇玄境界,單論修爲,虎力有所不如,可比真正實力

本體爲虎鯊,虎力的戰鬥力,本就在同等級數武者之上,而虎鯊一族的底蘊,也不是嘯雷宗可以比的,gōngfǎ,武技,都遠在嘯雷宗之上,儘管後者擁有雷池。

聽着面前這些人,這麼的目中無人,蕭琅旬怒極大笑:“紫萱,許你無數好處你不要,偏偏要送死,那就別怪老夫了,我凌霄殿得不到的,就休想活在這個世界上。”

“老狗,縱然你今天放過我,我也不放過你!”

這段時間的煎熬與逼迫,幾乎讓紫萱差點瘋了,沒遇見他們,倒也不會多想,一見到蕭家的人,那股怒火,怎能壓制的住。

紫萱緩緩上前幾步,體內,陡然三道光芒瞬間而出,旋即相融,一道足有數十丈大小的紫青色光芒,如同擎天之柱,直衝雲霄上。

對手是皇玄高手,所以,不需要任何的試探,雙方有着最爲明顯的差距,手段固然可以拉近一些距離,但玄氣的渾厚度,無法拉近。

與高手大戰,時間拖的越久,對自己越不利,因此一上來,紫萱便是全力而爲。

望着前方光柱,蕭琅旬雙眼微眯着,些許的凝重浮現出來,當天正是這一式,都可以破掉鍾淇那半步渾元之寶,威力可想而知。

今天是最後一個機會,能夠殺死還未曾真正強大起來的禍害,所以蕭琅旬心中並無半點大意,身形輕顫,龐大的玄氣能量,潮水一樣,滾滾而出。

旋即蕭琅旬雙手急變幻着手印,玄氣波動之間,一柄近乎實質性的長刀,飛的化形現出,在這長刀上,有着絲絲的毀滅力量氣息悄然散出來。

“裂空不滅斬!”

璀璨青芒,包裹在了長刀周身,散出來的鋒利氣息,直接是劃破了前方的空間。

這一式,辰夜自蕭無魘施展過,而今蕭琅旬施展出來,威力無疑自是強大的許多,放眼看去,當他握刀斬下之時,方圓數千米的空間,盡皆開始震盪,一股好像不堪負重的嗡嗡聲響,頓時傳了出去。

收斂了笑容,辰夜手掌掠過空間,一道如那耀陽光芒般的青芒,自他體內,暴射而出,馬上化成一柄古樸長弓!

一股股的霸道,頓時盪漾開來,即便是虎力,此刻,都忍不住的後退了數十米。

“箭來!”

辰夜伸手探向虛空,突然間,似從九天上,一道青芒暴掠過來,化爲利箭,搭在弓弦上。

長弓與利箭,在這個時候,彷彿相融在了一處!

“寒日射月箭,三箭破蒼穹!”

三式寒日射月箭,一式威力強過一式,與之相匹配的,所需要的修爲,也是有一定的xiànzhì。第二式,需要力玄境界的修爲,至於第三式,那更是要有着皇玄境界,方是能夠平安無事的施展出來。

對手是蕭琅旬,不管辰夜表現的多麼輕鬆,卻一定不可以大意。

他如今修爲雖然不到,所幸,一身**修爲,已是非常強大,肉身的強悍度,固然還不能夠支持他將這一式施展出來後毫無傷,倒也可以令他可以承受住這種拼命之後,對肉身的反噬。

即便如此,辰夜現在,仍是狼狽不已,不單是雙手,鮮血如水般的流出,他的七竅中,亦是一絲絲的血跡,不斷的滲透出來,其整個人,現在看起來,極爲恐怖。

“大哥哥!”零兒忍不住驚呼了聲。

“放心,辰夜兄弟不會有事的。”虎力沉聲道着,與辰夜相識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這個年輕人,做什麼事,都肯冒險,都願意冒險,不過,他自己都能控制。

利箭破空而出,整方天空,都是重重的一顫,肉眼可見,利箭所過之處,一道漆黑無比的裂縫,便是清晰的顯現了出來。

“蓬!”

長刀劃破長空,在衆目睽睽之下,與那紫青色光束轟然撞擊在了一起,霎那間,雷鳴般的巨響,在蔚藍的天空上炸響而起,恐怖地能量衝擊波,自碰撞處暴涌而出,那股龐大的壓力,竟然是將廣場上一些站立的人,直接給壓爬了下去。

修爲較高者,比如周淵狨和嘯雷宗的幾個長老,都是已經用玄氣能量來護體了。

“蕭琅旬,今時不同往日,你休想與以前那樣來壓迫於我!”

天際之上,看着紫青色光束,在皇玄高手全力一擊之下,在逐漸的崩潰着,紫萱卻是半點臉色變化都沒有,手握着雷擎滅世槍,其身化爲殘影,暴掠而出,再一次與破空而來的長刀,撞在了一起。

撞擊之下,紫萱身影暴退而回,口吐着鮮血,顯然,在蕭琅旬面前,即使她得到了混元珠,也接觸到了空間之力,依然不是後者的對手。

震傷了紫萱,蕭琅旬卻沒有半點高興,這一點戰果對他來講,實在太小了一些,如今的紫萱,才地玄四重境界啊!

重生之簡單生活 讓她再成長一段時間,豈非是自己都不是對手了?

震驚越大,殺之的念頭就越盛,望着那臉色有所蒼白的身影,蕭琅旬獰聲一笑,手舉長刀,再度劈來。

便在這個時候,一道青色利箭,已是破空而來,其所過之處,空間震盪,一道漆黑的痕跡,遺留在蔚藍天空上,顯得極爲刺眼。

蕭琅旬臉色一變,他感應到,這一道利箭中所蘊涵着的恐怖能量,已不在紫萱方纔那一擊之下,這怎麼可能?

力玄境界的武者而已,居然可以做到這麼多?

不管相不相信,這些都是事實!

當下,蕭琅旬手中長刀的方向微微一變,那刀身上,青芒大作,化出一道凌厲無匹的青色刀芒,對着那暴襲而來的青色利箭,怒斬而下!

倆道各自蘊涵着恐怖能量的攻擊,便是在所有人緊張的注視下,轟然相撞!

這一剎,有着雷鳴般的聲音驚天響徹,一股股風暴,鋪天蓋地的席捲了出去,現在的整個天際,都是被這些風暴所阻,就連高空上的驕陽光芒,都是難以照射的進來。

恐怖之威,充斥着所有人的眼球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遙遙天際上,雷鳴巨響炸響天空,此刻,這嘯雷山脈,猶若是世界末日到來似的,那一道道瘋狂散開的能量衝擊波,順着天空而下,頓時山石爆裂,樹木化爲碎末,那般景象,簡直慘不忍睹。

偌大的嘯雷宗,在三人的一次交手中,幾乎已經被掀翻了一層。

但望着天空上三人的施展,包括周淵狨在內,所有嘯雷宗的人,臉色都是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蕭琅旬身爲皇玄高手,有着這般強悍的表現,那是正常的,可紫萱與辰夜,單就威勢上來講,那已是不輸他幾分。

上次他們離開的時候,所有人都還記得,紫萱才力玄境界,那辰夜更是隻有上玄境界,這纔多久啊?

算起來,也還不到倆年時間,二人的精進度,竟是如此的快!

周淵狨等人眼神中,有着一抹驚懼,他們終於明白玄衣回來報信時候的那份驚慌了,今天,如果不是蕭琅旬在,就辰夜與紫萱,怕是足夠血洗嘯雷宗了。

眼下,保佑蕭琅旬將這二人打敗並擊殺吧,不然的話周淵狨嘴角邊上,突然有着一抹後悔弧度揚起,早知今日,紫萱回嘯雷宗的時候,不用那麼咄咄逼人,固然是不會讓雙方的關係,有着以前那麼好,可至少,也不會讓他們殺回來啊!

塵煙瀰漫,蕭琅旬腳步踏着虛空,連連後退了好幾步,雖然沒有什麼受傷,可連續接下了倆大非凡的攻擊,此時的他,臉色蒼白,其手中的長刀,已沒有了剛開始那般凝實。

不過,當他看到,遠處的辰夜,整個人猶若被鮮血所浸染,還是忍不住暢快的笑了起來,雙方差距太大,無論他們擁有着怎樣的底牌,都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而方纔的爆,不過是困獸之鬥而已!

“辰夜,沒事吧?”來到辰夜身邊,紫萱眼中有着幾分責怪,這麼拼命幹什麼?

“呵,一個蕭琅旬而已,還無法將我們逼到絕境上去。”辰夜裂牙一笑,道:“紫萱,再給他同樣來上一擊,然後剩下的,就交給我好了。”

紫萱雖然心疼辰夜這麼拼命,卻也明白,她的這個小男人,從來都不是一個讓自己吃虧的主,即便是被逼到絕境上,他也是會給敵人難以忘懷的一擊。

所以對他的這話,紫萱倒是不懷疑。

“恩小男人?”

看着辰夜,紫萱想到自己方纔的用詞,蒼白俏臉,不由的羞紅了起來。

“紫萱,你怎麼了?”

辰夜心神一顫,佳人那一抹羞澀的風情,明知這個時候是大戰,他的心中,都是忍不住的有着一股邪火出現。

望着他眼瞳中,突然出現的不同愛意時,紫萱俏臉更爲羞澀不過,她很享受,被人這樣的愛着,多好!

“嘿嘿,死到臨頭,竟然還在打情罵俏?辰夜,紫萱,今天,老夫會讓你們成爲一對亡命鴛鴦,但可惜,你們就算死了,也休想可以同赴黃泉。”

“廢話真多!”

https://ptt9.com/25995/ 紫萱突然大怒,扭身一動,直接出現在蕭琅旬之前,雷擎滅世槍,如那九天神雷般,直直的劈向後者。

辰夜不由楞了下,反應有些遲鈍的他,實在搞不清楚,紫萱爲什麼會變得好像受了什麼cìjī似的?

搖了搖頭,心中輕聲說道:“刀靈,看你的了!”

在凌霄城的時候,如果沒有神祕高手出現,天刀,將是辰夜解救零兒的唯一手段,有了他的幫忙,天刀未現,蕭家之人,自是不知道,辰夜的手中,還有着一個天大的底牌。

這也正是面對蕭琅旬時,辰夜底氣猶在的主要原因。

被蕭琅旬一擊逼退,紫萱體內,再度三道光芒沖天而起,瞬間相融,化爲龐大的紫青色光束,雷擎滅世槍橫立於光柱中,片刻左右,光束全部融於槍身內。

https://ptt9.com/111676/ 紫萱已然清楚辰夜的意思,不是讓她多拖延一下蕭琅旬,而是有可能的話,給予後者一定的傷害,雖然不曉得辰夜到底必勝的底牌是什麼,但他這樣說,紫萱就會這樣做!

光束融入雷擎滅世槍,威力沒有減弱,反倒是與神兵相融後,霸道之威,更加濃烈,那一槍直刺出去時,天動地蕩,彷彿是要將這天地都捅出一個大洞似的。

面對這凌厲的攻擊,蕭琅旬絲毫的小覷都沒有,玄氣涌動間,其手中長刀,再一次展現出璀璨的青芒,鋒利之意,直接破開空間,斬向那柄紫色長槍。

“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