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一印拍出,比武台的石板驟然爆碎,在天際炸裂成漫天沙塵,遮天蔽日。

楊雄硬生生的抗下這一擊,整個人周身方圓五丈,能量旋流狂卷,一時瞧不清裡面的狀況。

就在陳風使出這一招的時候,在場的所有導師,包括五大院的院長,同時愕然起身。

「造化武學……竟然是造化武學……」

… 「這傢伙,竟然擁有造化武技!」孰是淡定自若的古玄,此番都震驚的站起了身來。

心中波濤翻湧,古玄恨不能給自己兩個嘴巴。無論是從精神力,還是武元力,包括功法武技,陳風都是五大院上千名學員中最優質的那個,這樣的學員他竟然鬧僵了,著實有些無奈。

回想當初,倘若自己出言再和煦一點,沒準後者就能成為他的弟子,也不會有什麼所謂的開除約定了。

事情如果真是那般發展的話,今天古玄也不會流露出這種表情,他應該大笑,傲視雷震天朗聲大笑。你有李凌雲,我有陳風,我的弟子同樣不輸給你。

與古玄有同樣感覺的是聖林學院的院長林聖,手中的摺扇被林聖抓的微微變形,這突然出現,帶給他們無數驚異的小傢伙是什麼人物,在他聖林學院竟然沒有發掘出來,這究竟是什麼情況,林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清頭腦。

「造化武學千金難求,不是一般人能夠隨意弄到的,而且在東域那些大勢力的子弟中,也從未聽說過有陳風這一號,我感覺這小傢伙定然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女人心細,金蘭的一番話,讓眾人再度冷靜了下來。

「金院長說的沒錯,看來此番比試結束,無論結果如何,咱們都應該多加的關注這小傢伙了呢。」霍啟天點頭表示贊同道。

不光光是五大院長,包括五大院的導師,以及金榜的甲階學員,他們都認出了那武學的厲害。這其中猶是李凌雲,劍眉微挑。

「這一掌,怎麼感覺很熟悉呢,似乎在哪見過。」

李凌雲心中有了幾分疑惑,曾幾何時,他倒是與陳風對過一掌,當時陳風使用的就是三生印的第一印。不過,由於當時陳風還只是個七星武徒,所以與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威力相比,卻是小巫見大巫。

看台下的丙階學員和乙階學員,他們很多人並不認識所謂的造化武學,但卻是能夠感覺出陳風這一掌的威力。幾乎扭轉戰局,在一條手臂幾乎被廢的情況下,竟然還能迸發出這般強大的力量,著實令人吃驚。

煙塵繚繞,****起的沙石緩緩飄散,眾人定睛而望,之間那煙塵中間,一道手提長刀的身影立在原地,卻是不曾倒下。

楊雄此刻滿身狼狽,剛剛也是施展了風雷學院的煉體武技雷裂屏障方才勉強擋下這一擊。

青風吹拂,狼狽的頭髮凌亂不堪,渾身的衣服被三生印的能量撕毀了許多,一道道細小的血口子在身上顯露出來,有的甚至流淌出鮮血。 是誰導演這場戲 血戰鋼刀提在手中,刀尖插在地上,在地面劃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咳咳……」

雙目中充滿了憤恨的血絲,楊雄剛要說話,卻是咳出了一口血痰。

「我還是小看了你,沒想到你竟然擁有造化武技。不過,你想憑此就戰勝我,怕是也不可能。」

楊雄言罷,手中鋼刀一擺,徑直朝陳風走去。雖然步伐緩慢,此刻卻異常堅定,剛剛只不過是吃了一個意料之外的虧,有了一次經驗以後,哪怕是陳風再來上一掌,楊雄自信也還能抵擋的住。

造化武學雖然厲害,但同時也極為的消耗武元力,這一點楊雄十分清楚。所以,他此刻並不懼怕,反而多了幾分殺人的衝動。前者已經激怒了他,若是不將前者幹掉,楊雄會分成之不爽。

勝負,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了,他要做的,是殺戮。

「既然你不認輸,那也別怪我無情,你心中殺意太重,終將會以死為代價。」

陳風言罷,銀牙一咬,武元力再度流轉全身,一個個銀光亮點在他上半身緩緩亮起。

三生印,第二印的經絡圖,已經牢牢的記在了他的腦海中。這一掌,威力驚天,這一掌,當初可是要了柳劍心的命。

既然感覺出了對方不死不休的殺意,陳風又怎會心生憐憫。

「你不在乎五大院規,老子又怎會在乎,想要殺老子,老子就讓你嘗嘗死的趣味!」

比之前那印發更加渾厚的光印凝在右掌之上,陳風鬢髮倒豎而起,陪上邪鬼面具,那氣勢看上去威武不凡。

身體微蹲,一掌怒拍地面,大地都為之晃動,甚至連遠處高塔上的五大院長,都感覺高塔顫了三顫。

轟隆~

一掌拍下,以陳風的掌印為圓形,一股淡白色的空氣波動朝外界擴散了開來。

「雷裂屏障!」

吃一塹長一智,楊雄這一次早有準備,之間他雙掌前拍,在身前凝練出了一道巨大如蛋殼般的雷電屏障,欲要將這一擊阻擋下來。

嗡~

無形的能量擴散開來,經過雷裂屏障,卻是並沒有產生任何的能量撞擊,就那般輕鬆的穿透了過去,連同楊雄的身體一起穿過。

在那一瞬間,死亡的氣息籠罩楊雄周身,因為他發現,他竟然動不了了。

「什麼……空間停歇……」

楊雄大驚失色,雖然之間短時間的空間停歇,但當他恢復對身體的控制權一瞬間,猛然抬頭看向天際。

呼~

一道寬二十丈的巨大掌印飛速砸向,站立其中的楊雄,此時再想要躲閃已是來不及了。

「雷裂屏障……雷裂屏障……」

感受到死亡的威脅,楊雄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心而發的害怕,拼進所有的武元力,在頭頂上接連釋放了三四個雷裂屏障。既然躲閃不掉,那就只能硬抗,但即使這般,楊雄也沒有信心能夠抗的下來。

轟隆隆……

震懾所有人眼球的一掌砸落,那圍在比武台下的五名導師都傻眼了,想上去幫忙,卻又有些看不清比賽的戰局,在楊雄沒認輸的情況下,他們卻不好插手。而且,就算他們衝上去,這麼廣的範圍,也很難將前者救出來,反而會讓自己陷入絕地。

一陣爆響,偌大的比武台竟是被夷為了平地,只有陳風站立的那一塊位置,還是原來的高度。

一切塵埃落地,等了幾秒鐘,也不見楊雄發出任何聲響,五名導師對視一樣,同時飛身上前查看。

嗖嗖~

與此同時,五大院長也飛身而來,很快便來到了場地外面,一個個錯愕的凝視著陳風。

「怎麼樣,死了沒有?」雷震天急切的出言問道。

其中一名導師面色凝重的回應道:「卻是沒死。不過,他身體的骨骼斷了將近一半,若是沒有上好的丹藥滋養兩年,恐怕將來會淪為廢人。」

「把他抬下去吧,盡五大院所能,好生治療。」古玄淡然開口道。

……

這,這就結束了嗎?

在場的所有學員,難免有些錯愕,誰也沒有想到,兩個人最後卻是玩了命。結果實力達到轉靈鏡巔峰的楊雄,被丙階的學員直接打成了殘廢。

… 望著楊雄被抬出場外,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聚集到了那頭戴邪鬼面具的男子身上。

比武場中間那最大的比武台,仿若神跡般,被一道巨大的手印,硬生生拍平。這簡直太過震撼眼球,而做出這一切的,竟然只是名丙階學員。

一直以來,按照五大院的傳統,丙階學員基本上都是被放棄的學員,只不過為了學院的運營和收入,方才讓他們繼續在這裡修鍊。

萬沒想到,這一次,竟是鳥窩裡飛出了只金鳳凰。今日一戰,陳風的名字,必將響徹整個學院。從今以後,身為丙階學員,並不會再感到自卑,而是充滿希望。

負責本場比試的主導師,面帶愕然的看了看身旁的五位院長,在五人接連點頭以後,方才朗聲喝道:「第二十組,最終勝者,丙階八班,陳風。」

嘩……

所有人,不光說丙階學員,就連乙階學員甚至是充滿壓力的甲階學員,都紛紛鼓掌叫好。

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任何的結締,都不會存在。修武者崇尚強者,陳風用實力證明了他自己,也博得了眾人的尊敬。

「哈哈哈……大哥威武,什麼狗屁天蠍盟,還不是被大哥踩在腳下。」魏生津歡呼雀躍道。

穆靈兒心中感慨良多,從她第一次見到陳風開始,就一直覺得後者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一路追隨而至,陳風終於展現出極具鋒芒的一面。

是虎狼,總會獨霸森林。

是人傑,總會笑傲群雄。

陳風耳聽聞眾人歡呼吶喊,心中卻平靜如水。今日,他既然不再隱忍,這一點點的成績,卻還不足以令他滿意。

古玄向前邁了兩步,以僅有他們二人能聽到的聲音悄然說道:「雖然你戰勝了楊雄,但現在已經筋疲力竭了吧?這樣,我取消當初咱們的約定,只要你拜我為師,我可以將古院所以高深的功法武技都免費贈與你修鍊。而且,你就算不想學靈陣術也沒關係,我可以僱人到別的地方去請靈丸師,讓他教你靈丸術,怎麼樣?」

古玄身為一院之長,能夠說出這種話來,可見其愛才心切。而且,也是下了血本,古院這麼多年,其珍藏之物非常之多,甚至同樣擁有造化武學。這條件,足夠誘惑,就連那李凌雲,都斷然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不好意思,楊雄雖強,但他並不是我的目標。對於我來說,今天這場戰鬥,才剛剛開始。」

陳風一邊話說一邊快速的吸收天地間的武元力補充自身,接連兩次施展三生印,確實令他消耗極大,再加上左臂的傷勢。此刻的狀態,的確不是非常樂觀。

「你就不再考慮考慮?」古玄幾近哀求,面前這傢伙也實在是太怪了,換做旁人,就算是有了師傅的李凌雲,在這種條件面前,都必然會心動。而這傢伙,卻如同木頭一般。

「下一環節,由獲勝者陳風,挑選甲階對手!」主導師按照比試的程序開口吩咐道。

「呼……終於到這種時刻了嗎……」

陳風伸手一點,指間吞納戒光芒閃動,一個類似烙石盾的黑色厚重之物憑空出現,重重的砸落在地,激濺的塵土飛揚。

所有人順著那黑光定睛觀瞧,緊接著同時一愣,那漆黑之物,竟然是一口嶄新的棺材。

還未戰,先送棺材,這是什麼意思?

似乎感受到了眾人的不解和疑問,陳風抬起右手,輕輕的摘掉了頭上的邪鬼面具。瞬時,一個俊逸漠然的面龐顯露出來。

「是他……」

甲階學員,前五十名金椅上,以沈洪和侯鎮山為首,很多人都驚詫的在椅子上站了起來。

這些仿似見了鬼的人,都是一年前在青風山口,圍堵過陳風的人。當他們再次見到那已經死去的傢伙重現站在眼前的時候,那種震驚,無可附加。好似不滅的冤魂,前來向他們索命一般。

陳風冰冷的目光在他們身上一一掃過,曾經的局面,似乎在這一刻悄然重現。只不過,此時的陳風並不會感到害怕,更不會退縮半步。他「死」過一次,領悟到了不少東西,不光光是炎師給他帶了的,而是他自己內心成長的東西。

勇者無畏。天下沒有最強的勇者,只要能做到無謂,誰都是勇者。

「怎麼回事……」

五位院長面面相視,一眾丙階乙階的學員也微微發愣,甚至連坐在李凌雲旁邊的徐瑩瑩都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

緩緩伸出手指,在全場觀眾矚目的情況下,陳風霍然指向金椅最前方的一人。

「李凌雲,滾出來受死!」

嘩……

幾乎是要將所有人的心臟逼停一般,陳風竟然在這種狀態下,選了金榜第一,擁有東域年輕一輩佼佼者頭銜的李凌雲作為對手。

李凌雲望著那張臉,自然回想起了當初的事情。他也的確有幾分驚詫,那個傢伙怎麼可能還活著,而且一年多時間不見,實力突飛猛進,竟然已經開始要威脅到他五大院第一的位置了。

「你想玩,我可以陪你,只不過,你要做好再死一次的準備。」

李凌雲飛身爆閃而過,在距離陳風十丈遠的距離停下,邁步向前,緩緩移動。與此同時,周身上下武元力漸漸釋放,一股強力的威壓壓迫而來。

雖然對陳風如何逃離青風山口很感興趣,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挑釁他的威嚴,李凌雲絕對不會容忍。

陳風甩掉手中的邪鬼面具,一聲冷哼,剛剛恢復到五成的武元力破體而出,絲毫不畏前者的威壓,依舊那般傲然而立。

所有人都陷入到呆徹之中,包括負責比試的導師,他們完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兩個人好像有極其深的仇恨一般。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一道藍袍身影飛射躍到五大院長身前。

「啟稟五位院長,這二人有些羈絆,還望院長大人出手阻攔。」來人正是當初率領聖林學院隊伍的導師,唐志東。曾經發生的事情,他最為了解,而且他看到這戰局對陳風非常不利,故此才出面化解此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