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貝奧武夫家族的一員,迪奧自出生下來,就被餵食了一滴龍血結晶,那是劇毒的物質,可在貝奧武夫的家訓中,只有融合這滴龍血結晶,才是被家族認可的族人。如此才能錘鍊出鋼鐵般的意志,變得跟龍類一樣殘酷。

haohaoxue 2022 年 5 月 16 日 0 Comments

因為這種傳統,所以造就了貝奧武夫家族龍血純度極高,甚至後代在出生時就會出現龍化現象,所以越是強大的龍血,對於貝奧武夫的族人們而言,就越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他們往往為了追殺一條奄奄一息的龍類,甚至能夠橫穿整個歐亞大陸,只為了能夠豪飲那純美的龍血。

如今迪奧看着秦夜,就像是看到了難得的美味,他已經感受到體內的饑渴已經蠢蠢欲動了。

「秦夜是吧,不管你是龍王還是什麼其他的東西,今天你都會面臨來自貝奧武夫一族的審判。」迪奧叼著雪茄語氣冷冽的說。

他手裏沒有武器,彷彿拳頭就是他的武器。

在秦夜展開對學生會成員的攻擊,甚至對獅心會這邊的人展開攻擊的時候,他都沒有動。因為他覺得那樣不符合貝奧武夫家族的傳統,真正的勇士就該獨挑惡龍。

「說完了嗎?」

秦夜冷冷的開口。

迪奧嘴角抽搐,叼著的雪茄不由得顫動起來。

秦夜的語氣讓他感覺他說的就是一句廢話,貝奧武夫家族的屠龍先賢們在對龍類下達死亡審判的時候,縱然是再強大的龍類都要在恐懼下臣服,可這個男孩竟然表現的如此不屑。

哪怕對方的戰力如龍王般,可那也是先前的狀態,他不相信對方三成的實力還能有多少恐怖的爆發。

「找死!」

迪奧神色冷了下來。

嘭的一聲,他的右腳猛地跺地,伴隨着一陣狂烈的呼嘯,他的身體像是一頭髮怒的雄獅咆哮向秦夜,泛著白色龍鱗的拳頭像是一頭絢爛的流星,徑直朝着後者砸了過去。

他根本不需要什麼熱武器,拳頭就是最恐怖的子彈。

秦夜的黑髮被激蕩的狂風吹卷的朝後拂動,面對這一拳,他只是平平的一拳對轟了過去。

下一刻,原本不可一世的迪奧臉龐如便秘般凝固了下來。

如山崩般的狂暴衝擊力從秦夜拳頭上涌盪出來,徑直轟瀉到迪奧的體內,接着他的身體沿途一路轟撞,最終狠狠砸在一處炭化的牆壁上。

迪奧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一枚火箭筒直接撕裂空間,洞穿了他的胸膛,將他死死釘射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秦夜漠然的收回手掌。

周圍的風雪越發熾烈起來,瀰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砰!

槍聲傳來,一顆孤零零的子彈朝着秦夜的眉心轟射而去。

不遠處的風魔小月開槍了。

為了不給秦夜閃避的時間,她的狙擊位置也是刻意拉近戰場,就等著對方露出破綻,可直到戰局開始,秦夜如殘暴的手段讓她徹底悚然,不是她不想開槍,而是手指不聽使喚啊。

一旦開槍就意味着暴露自身的位置,到時候這個殺神一個不順眼,她不就徹底涼涼了。

儘管忍者苦行僧的生活她過不來,可苟之精髓她還是深受傳承的。

直到看見自家老大被一枚火箭筒硬生生的釘在牆上起。

這……

風魔小月傻眼了。

前一秒還是氣勢如虹,簡直勢不可擋的獅心會會長,當代貝奧武夫的親孫子,迪奧.貝奧武夫就這樣被對方一拳轟在牆上。

這甚至沒給她半點緩衝時間啊。

如今整個戰場剩下她自己,實在有些過意不去的她只好硬著頭皮朝秦夜開了一槍.開完之後,又連忙在心中祈禱,讓秦夜這傢伙不要發現她,不要發現她,真的求求了……

長梭形的銀色子彈直接被秦夜一把握住,旋即被手心裏熾熱的高溫融化成一灘銀色的水流從指縫間滲透出來。

秦夜微微抬起眼帘看向風魔小月所在的方向。

後者頓時渾身嚇得一激靈,原地丟掉狙擊步槍就要跑。

一股冷徹的氣息撲面而來,秦夜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神情漠然的伸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緊接着她整個人就被這隻手提了起來。

「就是你開的槍吧,又或者說是你的同謀?」

男孩目光冷冷的看向風魔小月,眼裏沒有一絲溫度。

「不,不是我呀!」

風魔小月內心驚懼,從秦夜的眼神里他看到了冰冷刺骨的殺意,扼住她脖子的那隻手越發的暴力,她甚至聽到了喉管傳來不堪重負的爆裂。

鮮血順着她白皙的嘴角流淌下來,

彌留之際風魔小月內心悲哀的想道:「嗚嗚,我還沒談戀愛呀。」

下一刻,意識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

……

PS:碼這一章的時候,手感竟出奇的好,鍵盤啪啪啪的還打出了節奏感,下個大章言靈戒律解除,戰鬥升級!木大木大木大!將會更加暴力,這回真不知道兄弟萌能不能頂得住,話說大家要不要先投點推薦票壓壓驚啊(ω)。。。 他早就知道,她穿婚紗是一等一的漂亮。

七年前,他有幸見過。

她給白胭張羅婚禮,自己也試穿了一下。

他以前忽視她太多太多,她們結婚的那一年,她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連夏日的螢火蟲都比不上。

以至於,他根本不重視不在乎,從不過問她的需求和感受。

他以為自己的婚姻,平靜無波,死氣沉沉,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做了多少努力。

她在很努力很認真地愛著自己。

一個人在發光發熱,將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的掩藏。

如果從一開始她就宣洩出來,讓他注意到那該多好。

在封晏的印象里,從離婚後,他反而更多的關注了她。

知道她有血有肉,知道她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知道她討喜,知道她倔強……

可這一切都是離婚後發現的。

誤以為她死了的那四年。

他也瘋魔了四年。

去過無數次海邊,永遠忘不了那倒春寒刺骨的海水。

唐柒柒這個名字,就像是最短的咒語,纏繞自己的神經,融入骨血。

蹉跎了那麼多年,她終於還是自己的妻子。

他補了一場婚禮,但還遠遠不夠。

他欠她的豈止是一個婚禮。

神父宣誓完誓言,台下起鬨,讓新郎新娘熱吻。

「快快快,上去蹭照片。」

封景趕緊抱著妹妹上去了,兩人就坐在腳邊,對著鏡頭笑。

封晏掀開頭紗,熱情的擁住她,熱吻落下。

下面的人趕緊拿出手機瘋狂拍照。

「她今天很美,大叔,我已經錄下全過程了,等你眼睛好的時候慢慢看。」

季歆月溫柔地說。

「好。」

他睜著眼睛,可是周圍的一切都是漆黑空洞的。

他的心裡有著前所未有的孤獨和落寞。

他多想看著她出嫁。

可沒想到自己竟然雙目失明,連最後的心愿都無法達成。

上天真的是要他遺憾終生!

就在這時,一隻柔軟的小手緊緊攥著他的手。

「今天的大叔也很帥氣,也有好幾個人盯著你看,估計是看上你了。」

季歆月打趣的說道,知道他現在心裡不舒服。

她悄悄地打開手機照片,開始拍照。

她第一次和大叔拍照。

即便他看不見,可雙眸依然定定的看著正前方。

因為陸昭知道,唐柒柒就在前面。

明明什麼都看不到,卻偏偏倔強的不肯閉眼,不願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所有的儀式結束,封晏前來照顧賓客,她也要上樓換衣服再下來。

她早就注意到了下面的陸昭,趕緊提著裙擺過來。

「陸老師……」

之前一直沒細瞧,現在一看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正常人的眼睛總是炯炯有神的,可他的眼睛卻像是蒙上了灰濛濛的東西,看的不真切。

她正想詢問,季歆月卻拉住了她的手,輕輕搖頭。

她快速用手機打字。

【大叔看不見,但卻很努力偽裝成看見的樣子,希望你不要拆穿他。】

唐柒柒聽到這話,心臟微微一疼。

她不知道陸昭發生了什麼,才會雙目失明。

但他一定很想看到自己穿婚紗出嫁。

「陸老師,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她柔聲說道。

。 追不到女鬼的殭屍又返回了任家鎮,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停留,而是直接朝著任府跑去。

不再害怕火光,任家鎮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食物聚集地。

這裡面到處都是鮮美的獵物,但是至親血脈對於他的誘惑更大。

任家鎮里保安隊的兩人正在巡邏,不是他們膽子大,不怕殭屍,實在是任老爺給的錢太多,他們實在是捨不得拒絕。

而且他們都知道殭屍害怕糯米,所以巡邏的時候,他們都背著一小袋糯米,還有任老爺從九叔那裡求來的鎮屍符。

「狗子,你說殭屍真的會害怕糯米嗎?我怎麼感覺這事不靠譜啊,糯米不是吃的嗎?」

「你還要是不信,就把糯米給我啊。」

「這是我花錢買的,憑什麼給你啊。」

「行了,膽子這麼小,就不要出來,想掙這錢的人都還在排隊呢?要不是我和阿威隊長關係好,輪的到咱倆嗎?」

「嘿嘿,我就是隨便說說,狗哥你不要往心裡去。」

其實狗子也有點半信半疑,但是既然九叔說了,帶著總比不帶好,萬一管用呢!

「狗哥,你看前面那人,他的衣服是不是有點奇怪啊。」

狗子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那人的衣服的確有點奇怪。

不但被燒焦了好多地方,而且總體來看,有點像是前朝的官服。

一想到這裡,狗子哆嗦道。

「那是前朝的官服,他是……殭屍,趕緊跑。」

手下一聽是殭屍,猛的竄起,朝任家的方向跑去。

一邊跑還一邊大喊。

「殭屍來了,大家快跑啊,殭屍來了。」

狗子看到快速逃跑的手下,大罵一句,也緊跟其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