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那狂暴的氣息,一點都不武聖皇弱,這讓眼前的夜戰帶著一絲的凝重。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就在這時,風鎮天手中陡然出現一柄平常不能在平常的劍,在夜戰的眼中,風鎮天手中的劍,是一柄連刃都沒有的破劍。

但是,這破劍竟然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也許是自己的錯覺,此時的夜戰只有這樣的安慰自己。

「逆……天八……八……品。」就在這時,那位武聖帝的老者顫抖著聲音說道。

這老者一直都是在很悠閑,但是當看到風鎮天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的時候,則是一點都不鎮定了。

因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武神境界的小子,竟然是逆天八品的戰力。

已經快接近傳說當中的戰力,傳說當中,最強大的戰力,乃是逆天九品。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已經擁有了逆天八品的戰力,只差一步之遙。

在加上,風鎮天之前直接震碎了測試石,可見這風鎮天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此時這位老者對風鎮天的興趣是越來越大了。

「天啊,逆天七品。」就在這時,一到聲音直接傳了出來,因為此時小花散發出來的氣息力量,已經是逆天七品的戰力。

就在這時,一道道龐大的力量也是爆發出來。

「逆天六品。三個。」

此時,眾人更是吃驚,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麼多的逆天戰力,逆天六品戰力就可以直接成為核心弟子。但是修為卻有了一定的限制。

「混沌一劍。」

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候,風鎮天陡然揮出一劍,直奔夜戰而去。 夜戰看到風鎮天這一劍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絲驚恐,但是強大的實力,讓夜戰根本不在乎這一劍,但是當夜戰感受到風鎮天這一劍來臨的時候。

也是凝重了許多,根本沒有之前的那種輕視。

「夜」

就在這時,夜戰直接散發出恐怖的力量,那濃煙滾滾的黑暗力量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來。

瞬間將這擂台上任何的地方都變成了黑夜。

伸手不見五指一點都不誇張。

就在這時,夜戰突然再次怒吼一聲。

「光」

在這個時候,風鎮天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了璀璨的光芒,此時的風鎮天彷彿是深夜當中那指路的明燈一般,耀眼奪目。

但是,這也是夜戰強大的力量,那擁有著光明與黑暗的屬性,也是在這瞬間爆發出來。

手中那若有若無的劍氣,也是散發出來,來抵擋風鎮天的這一劍。

「鏜啷啷」

清脆的金屬撞擊聲也是散發出來。

就在這瞬間,便開始了不斷的武器接觸的聲音。

誰都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武神境界的少年,竟然與內門的十大弟子相差無幾。

可以說勢力相差不了多少,你來我往,雖然眾人看不到情景,但是可以看到這個少年的身影。

「次拉。」

「混沌破天劍。」

就在這時,一道破布的聲音傳出,隨後,出現一到暴喝,只見,天空當中的黑夜竟然在瞬間被分開。

彷彿將天地給分開一般。

「哇。」

這時,夜戰的身影也是顯露出來,眾人看到夜戰的口中帶著一絲絲血痕。

這時眾人也是明白了事情,

那就是夜戰被反噬了。

「好鋒利的劍。」

這個時候,夜戰終於正視了眼前的這名少年。

這名少年,手中的劍,不在是那破破爛爛的劍,而是一柄可以開天闢地的神劍。

「過獎。」

風鎮天依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說著。

「看來,必須要認真的與你戰鬥了,先前師兄小看了你,在這裡師兄向你道歉。」這時,那位夜戰竟然因為自己小看了風鎮天反而跟風鎮天道歉。

這讓風鎮天很是意外,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先前那麼輕狂的人,竟然會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無極劍法。」

就在這時,夜戰身上的光芒也是散發出來,那光明與黑暗的力量相輔相成,彷彿將一切都合成在了一起。

隨機,那無極劍法也是在瞬間施展了出來,一道道劍芒,也是不斷的充斥著風鎮天的肉身。

風鎮天看到這套劍法,雖然與自己所練的那套無極劍法類似,但是卻沒有自己的那套劍法強大。

風鎮天這個時候,來了興緻「無極劍法。」

風鎮天也是突然施展出來無極劍法,當無極劍法出現之後,觀看的眾人都是吃驚萬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少年也會運用無極劍法。

事實上,風鎮天早就領悟了無極劍法,只是很長時間沒有運用了,但是這次運用的無極劍法,即便是風鎮天都是吃驚萬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無極劍法,在現在自己的手中,竟然變得如此的強大。

那劍所過之處,竟然連虛空都可以撕裂。

空中布滿了劍痕。

每道劍痕都在空中碰撞,碰撞發出嗡嗡的聲音。

但是,那位長老看了一眼風鎮天的劍法之後,心中則是泛起了嘀咕「這個弟子是新來外門的,根本沒有機會學習無極劍法,而且看來這個少年的功法,彷彿是配合無極劍法所施展出來的。」

「陰陽無極拳根本不是那麼簡單修鍊的,即便是老夫這些年都無法參透裡面的奧秘,這個少年,難道之前就學過?」

這時,長老很是驚奇的看著風鎮天。

就在這時,風鎮天的身影突然消失,隨後空中傳來了一道道聲音「無極劍法,先出混沌,再有無極,太極轉化,后成陰陽。」

就在這時,一道道劍芒竟然突然散發出璀璨的光芒,那灰色的光芒此時竟然變成了世界當中最璀璨的顏色。

「哇」

突然,武聖帝境界的夜戰竟然再次一口逆血吐了出來,他知道,自己的無極劍法已經被破。

而且還是破在了眼前的這個只有武神境界小子的手中。這讓夜戰滿臉驚愕神色。

他不直到為什麼,會輸在這個小子的手中。

事實上,風鎮天心中則是非常的清楚,如果要是這個夜戰不與自己相比那無極劍法的話,那自己根本就沒有勝算。

因為風鎮天所修鍊的並不是陰陽無極拳為心法,而是無極陰陽拳,可以說,這個無極劍宗當中只有一個人會,那就是宋天。

但是,因為宋天並非是陰陽屬性,所以他的戰力是有一定的限制,然而,風鎮天並非如此,因為風鎮天體內的混沌破天力,所蘊含的屬性根本不是他們可比的。

所有的屬性都擁有,所以風鎮天施展出來的無極陰陽拳即便是宋天都未必比風鎮天的強大,更何況這個夜戰連無極陰陽拳都不會。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更加磅礴的能量,從遠方奔向風鎮天。

這時,風鎮天也是感受到了一絲的危機,當風鎮天回頭的時候,陡然的看到那位武聖帝境界的長老來到自己的身旁,那一雙眼神,彷彿要把風鎮天看個明白。

「長老有何事?」風鎮天帶著淡淡的笑容問道。

「你怎麼會,陰陽無極拳?」這時,那位長老直接問風鎮天。

然而,風鎮天則是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並非是陰陽無極拳,而是無極陰陽拳。」風鎮天暗道,他們連名字都弄錯了。

「陰陽無極拳乃是以陰陽轉換成無極最後成為拳法,而無極陰陽拳由於太過高深,在無極劍宗只有一個人修鍊成功,你修鍊的竟然是無極陰陽拳。」武聖帝境界的長老滿臉驚訝的看著風鎮天。

這種拳法,不對,應該是功法,這種功法只有宋天修鍊成功,然而,這陰陽無極拳乃是宋天改變之後傳給後輩的,因為宋天知道,他們無法修鍊成功。 「你來到這裡為了什麼?」聰明的長老自然看出風鎮天來此一定有目的,否則根本不會出現這麼巧的事情,會無極陰陽拳,而且還運用的如此好,這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我是來找宋天的。」這時,風鎮天帶著淡淡的笑容直接說出了宋天的名字。

雖然宋天的名字在別的地方未必很有名,但是在這無極劍宗當中卻非常的有名氣,沒有人不直到宋天。

可以說即便是外門弟子都對宋天這個名字非常清楚,因為這個人乃是他們無極劍宗最強大的人,而且也是無極劍宗唯一一位太上長老。

事實上,別的宗門的太上長老都要比這個無極劍宗多,但是無極劍宗的宗主只設立了一位太上長老,那就是宋天一人。

可以說,這宋天,才是真正的無極劍宗的宗主,因為有很多事情是需要宗主問太上長老的。

「你是何人?」這時,長老聽到風鎮天要找自己的太上長老很是震驚,一臉凝重的看著風鎮天。

然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呵呵,我是他的師弟。」

這句話一出,頓時讓眾人都是吃驚萬分,這宋天,今年有多大年紀?他們根本不直到,只知道有無極劍宗的那個時候,就有宋天。

所以他們根本不相信,風鎮天會是宋天的師弟,即便是宋天的師尊,他們都是聽說而已。

「小兒休要胡言。」這時,那位長老非常憤怒的說道。

他沒有想到,風鎮天竟然會給他這樣的一個答案,讓長老很是氣憤,可以說宋天在無極劍宗當中的位置要比宗主還要強大。

「呵呵,不信就算了,這一場算我贏了吧。」風鎮天根本沒有在意,輕笑一聲說道。

那位長老更是氣憤填膺,怎麼也沒有想到風鎮天會這樣的說。

長老咬牙說道「是。」

事實上,這位長老也想取消風鎮天的資格,但是風鎮天的確是贏了,而且這無極劍宗祖上就有規定,那就是新入門的弟子,可以在一天內,挑戰內門弟子,與核心弟子,但是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失敗,便回到原來之處。

也就是說,挑戰內門弟子成功,便是內門弟子,挑戰核心弟子成功就是核心弟子。

這些是沒有修為的規定,但是從外門晉陞到內門最少是需要五品戰力,而核心弟子更是苛刻,最少是六品戰力,擁有著武聖帝境界的弟子才可以。

這些都是祖上定下的,也是宋天給傳達的。

所以只要宋天還在世一天就必須執行。

這位長老看了風鎮天一眼,直接飛走,他現在也是半信半疑,但是疑惑的地方比較多,因為風鎮天的年歲,但是風鎮天所施展的功法,要比他們還要高級。

事實上,風鎮天並非是施展了無極陰陽拳,而是施展了混沌破天功,在風鎮天這裡,無極陰陽拳並不是功法,反而是一種武技,

但是,這武技當中卻可以演變出各種武技。所以在無極劍宗當中,這無極陰陽拳便是功法。

然而,就在這時,小花身上的七彩光芒大盛起來,那恐怖的戰力,瞬間將自己的對手擊敗。

成為內門弟子。

火炎此時也將自己的武技發揮了出來,那火屬性,在火炎的手中,彷彿是擁有靈性一般,不斷的變換,最後直接將那位內門弟子擊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