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宣祥長老七拐八拐走了十幾分鐘之後,幾人終於在一座看上去十分古樸滄桑的建筑前停下了腳步。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裡,就是四聖府的藏經閣么?果然有一種滄桑之感啊,就是之前,自己竟然沒有注意到。

感嘆了一下這座雄偉的建築之後,朱帥帶著靜兒三人,緊跟著宣祥長老,走了進去。

一進入藏經閣的大門,朱帥就感覺到有不下五道靈魂探視,從自己的身上掃過,而且,從他們的靈魂力量來看,這些人的實力,起碼也在法宗巔峰的級別。

四聖府的強者,竟然有這麼多? 能夠被排進內陸所有勢力中的實力前十榜單,四聖府中的強者,果然十分的繁多,光是這些法宗巔峰的強者,朱帥現在就見到不少了。

這還只是法宗級別的強者,不知道法聖尊者,四聖府中,又有多少。

老老實實的跟在宣祥長老的身後,朱帥四人,進入到了藏經閣中。

四聖府的藏經閣內部,布置和當初德克帝國的凱羅學院十分的相似,在藏經閣的第一層,同樣是一些凡階級別的法術。

這個級別的法術,對於內陸的這些人來說,簡直就是垃圾,也就是一些剛剛接觸修鍊的小孩子,才會接觸這個級別的法術。

二層,則是變成了玄階級別的法術法決,玄階級別的法術,與凡階的也差不多,選擇修鍊的人並不是特別的多,只是作為過渡。

不過,現在的二層之中,也有幾名四聖府的弟子,在慢慢的觀看著那些木架之上的法術水晶球。

只不過,他們的年齡,看起來只有十幾歲,選擇玄階法術進行修習,倒不失為是一種很好的選擇。

三層,則是變成了靈階級別的法術,這個級別,則是內陸現在的主流了,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幾種適合自己的靈階法術,努力的修鍊。

朱帥記得,凱羅學院之中,靈階級別的法術,已經及其的稀少了,當初自己憑藉著無視封印的特點,進入到了學院藏經閣的第三層,好不容易才挑選出了瞬步和聖金甲衣這兩種靈階法術來。

不過四聖府的藏經閣中,靈階法術的數量,還是很多的。周圍的木架之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靈階法術。

這樣的數量,不用說放在德克帝國了,就算是放在南大陸上,應該也會引起一陣轟動的吧!

靈階法術,已經成為了內陸的主流法術,在這裡進行學習的四聖府弟子,也有很多,大家都在專心致志的看著那些水晶球中的介紹。

朱帥等人,只是在第三層做了短暫的停留,就朝著藏經閣的第四層行去。

來到了藏經閣四層的入口處,這裡和凱羅學院一樣,也存在這一道封印,看來,並不是四聖府中的每一名弟子,都有修習皇階法術的資格。

來到這封印之前,宣祥長老從懷中取出了一塊極為怪異的令牌,輕輕的放在了那封印之上,封印便緩緩的消融。

「一會,你們都跟緊我,千萬不要亂跑。」

轉身朝著朱帥四人囑咐一句,宣祥長老見四人全部點頭之後,這才帶著四人,朝著四層行去,隨著四人的離開,之前的那道封印,再度出現。

來到藏經閣的第四層,這裡已經沒有四聖府的弟子了,偌大的藏經閣四層,木架也只有寥寥的幾個,上面的皇階法術水晶球,看上去也只有十多顆。

看來,皇階法術,在內陸上,都十分的稀缺,就連四聖府這樣的大勢力,收藏著的皇階法術,才只有十幾種。

換做一些其他的小勢力,恐怕連一種皇階法術都沒有吧!

難怪皇階法術,在內陸上的價值,會那麼的高。

「好了,這裡就是我們四聖府所有收藏著的皇階法術了,作為你贏了挑戰賽的獎勵,你在其中隨意的選擇一種吧!」

在木架前站定,宣祥長老指了指前面的一排法術水晶球,開口說道。

朱帥點點頭,來到了木架之前,開始瀏覽了起來。

四聖府收藏的皇階法術,雖然有十幾種,但是大多數都是些皇階低級的法術,皇階中級的,只有三四種,高級的,更是一種都沒有。

那些皇階低級的法術,朱帥自然是不會放在眼中,畢竟自己現在修習的幾種皇階法術,等級也都達到了皇階中級的等級。

四聖府收藏的三種皇階中級法術中,水系、木系、金系各一種。

朱帥大致的看了看那些法術的介紹,水系法術,是一種控制型法術,其效果,和自己的碧波之牢比起來,要差上不少。

而木系法術,則是木系法術中一種罕見的單體攻擊型法術,從那介紹來看,這種法術的威力十分的強大,是中不錯的法術。

金系法術,則是一種近身攻擊型法術。

看到這種金系皇階中級法術,朱帥的心中,突然一陣,長久以來,自己的弱項,一直都是近身攻擊,究其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沒有修習過類似的近身法術。

所以,朱帥對這種近身法術,還是比較喜歡的。

但是轉念一想,朱帥就放棄了選擇這種金系法術的想法。

自己身上的皇階法術,已經修習的足夠多了,如果學習的太多的話,自己的精力,也不足以支撐這麼多的法術。

倒不如為靜兒她們選擇一種法術,讓她們的實力也提升一些,不奢求她們能夠打敗什麼強大的敵人,最起碼自保還是沒有問題的。

如此想著,朱帥的心中,開始快速的思索起來。

娜美,是三人之中,最不需要法術的人,只要晚上往自己的身邊一躺,自己學會的法術,娜美就全部傳承了過去,法術給她,根本沒用。

至於靜兒,這些年一直都在水雲閣中修鍊,水雲閣作為比四聖府實力還要強的勢力,閣中的高階法術,應該也不在少數。

再加上靜兒的身份,似乎很不一般,接觸到那些高階法術,應該難度不大。

所以,朱帥決定將這個機會,讓給月檬。

月檬之前雖然是南大陸古月門的門主,但是南大陸上的那些勢力,和內陸的根本不能比較,月檬的實力,放在內陸中,其實也就一般。

而高階的法術,月檬接觸的就更少了,直到現在,月檬的身上,只有兩種皇階級別的法術。

一種就是月檬後來送給自己的神木參天,屬於一種群體控制型法術,另外一種,就是一種單體控制型皇階法術了。

而四聖府的這種木系法術,正好是一種攻擊型法術,可以彌補一下月檬的短板。

這樣想著,朱帥很快伸手指了指那顆木系法術水晶球。

「宣祥長老,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選擇這種法術?」

朱帥指著那顆木系皇階中級法術說道。

「當然,我們四聖府說話算話,這裡所有的皇階法術,你隨便挑選就好!」

宣祥長老肯定的點點頭。

「好!那就它了!」

朱帥指著那顆木系皇階中級法術水晶球說道。

可是等自己說完,宣祥長老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微笑的看著朱帥。

這是啥意思?朱帥都被看的發毛了,這裡的木架,和凱羅學院一樣,每種法術水晶球的外面,都有一層封印保護。

自己現在是客,當然需要宣祥長老幫自己拿出來了,宣祥長老難道不知道么?

「哈哈,朱帥小友啊,雖然你獲得了我們四聖府的獎勵,但是我們這裡還有一個規矩,只有你能將其中的水晶球拿出來,這種法術才能歸你。」

「所以……」

宣祥長老看著朱帥的樣子,大笑著說道。

「靠!我就知道,想拿這法術,沒那麼容易!」

朱帥鬱悶的說了一句。

其實,這樣的事情,朱帥早就料到了,每個家族的藏經閣中,基本都有這樣的封印,只有你將封印打破,才能修習其中的法術。

這一點,基本已經成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家族裡面的高級法術不少,但是能修鍊的人卻不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無法打開外面的封印膜。

就像這皇階中級法術外面的封印薄膜,想要打開,談何容易。

不過,這樣的考驗,對於朱帥來說,簡直就是形同虛設。

因為自己龍吟五行魂的緣故,朱帥可以無視世上任何的封印。

說話很是誇張的說了一句,然後就毫不客氣的伸出了手掌,一下子穿過了水晶球外面的那層封印,一把將水晶球取了出來。

這下,不止是宣祥長老,就連靜兒月檬等人,也都睜大了眼睛。

那封印,竟然對朱帥沒有效果?

朱帥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的一笑,朱帥滿不在乎的將那顆水晶球放在了月檬的身前。

「月檬,來,將這種法術修習了!」

娜美不需要學習法術,靜兒是水系法皇,所以,這種法術,月檬最合適了。

「這……這是給我的?」

看著朱帥的動作,月檬不可置信的問道。

其實,月檬對於這種皇階法術,也十分的渴望,之前在南大陸的時候,皇階法術本來就很少,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顆,月檬當然想要。

只是月檬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開口說,朱帥就將水晶球送給了他。

「是啊,不然我幹嘛選擇這顆,快,抓緊時間,趕緊學習了,不然一會宣祥長老反悔了就不好了!」

朱帥一邊說著,一邊假裝朝著宣祥長老看了一眼。

大家都被朱帥的動作,給逗的哈哈大笑。

月檬也不再客氣,手掌很快放在了水晶球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之後,月檬才睜開眼睛,明顯,水晶球中的法術介紹及修鍊方法,月檬已經記在了心中。

將水晶球放回原處之後,一群人,這才離開了藏經閣。 接下來的幾日,朱帥四人過的十分的悠閑。

每天白天,朱帥都會陪著靜兒三人,在四聖城的大街上閑逛,四聖城幅員遼闊,幾人逛了好幾天,都沒有將這裡的街道逛完。

幾天下來,靜兒月檬娜美三人,沒人都買了好多的東西,朱帥不得不為她們沒人購買一隻全新的納戒,用來存放這些買來的衣服首飾。

在她們的帶動之下,朱帥的購物癮也被帶了起來,逛街的時候,買了許多煉製符咒的材料,甚至還花重金買下了一些十分罕見的制符材料。

短短几日的時間,朱帥黑卡之中金豆的數量,就像流水一般,在飛速的下降著。

晚上回到房間,靜兒三人像是約好了一般,每天晚上輪著來陪朱帥。

借著這個機會,娜美的實力,也有了全新的突破,實力大漲。

不過,每天到了後半夜,朱帥都會偷偷的從床榻上溜下來,盤腿坐在一邊,認真的煉製著符咒。

經過上次的符咒師考試,朱帥發現自己的制符技術,又有了很大的提升,這幾天倒是煉製出了好幾張五星符咒。

因為接下來,朱帥準備帶著靜兒等人去水雲閣了,所以這些符咒,在關鍵的時候,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

就這樣幸福的度過了十幾天之後,朱帥終於覺得時機差不多了。

這天,靜兒三人起床之後,發現朱帥早已經換上了一件全新的衣袍,站在房間之中,微笑的等著三人。

「朱帥,你今天這麼早啊,打扮的這麼帥氣,你想去幹什麼?」

月檬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起來,伸了一個懶腰之後,這才極不情願的去洗漱,月檬都沒有發現,自從和朱帥在一起之後,她修鍊都不像之前那麼努力了。

「沒什麼,大家都快點收拾,收拾完之後,咱們就動身前往水雲閣!」

朱帥拍拍手,朝著靜兒三人說道。

「什麼?今天就去水雲閣?」

聽了朱帥的話,靜兒的臉色,不由的一變。

自從恢復記憶之後,靜兒每天都過的十分的幸福,甚至已經快要將水雲閣這個名字給忘記了。

直到朱帥提起,靜兒才猛然間想起來,自己現在是水雲閣的一份子,而朱帥,也答應了和凌長老,帶著靜兒去水雲閣一趟。

可是,水雲閣真的那麼容易去么?

一殿一門兩魔獸,三閣四府五家族!

水雲閣的實力,甚至可以排進整個內陸上所有勢力中的前五,閣中的高手,數不勝數,朱帥雖然天賦極佳,但是以現在的水平,就這樣冒失的去水雲閣的話,或許下場,會十分的凄慘。

靜兒忍不住就想勸阻一下朱帥。

但是當靜兒看到朱帥眼中那無比堅定的神色時,靜兒還是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靜兒和朱帥,從小一起長大,對於朱帥,靜兒無比的了解,只要是朱帥決定要做的事情,就算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與其阻止朱帥,還不如和他站在一起,共同面對前路未知的危險。

這樣想著,靜兒不再猶豫,很快去收拾了起來。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之後,朱帥四人,就全部收拾妥當。

現在,房間之中的東西,已經恢復的和朱帥他們剛剛住進來一樣,整個房間之中,也都打掃的一塵不染。

這些事情本來應該是侍女做的,但是朱帥他們的性格,卻不想麻煩其他人。

將房間恢復原狀之後,朱帥這才帶著靜兒等人,朝著宣祥長老的府邸行去。

「宣祥長老,早好啊!」

走進院中,宣祥長老正在鍛煉著自己的身體,朱帥走上前去,微微行了一禮。

「哈哈!朱帥小友早好啊,這麼早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么?」

宣祥長老收起動作,笑眯眯的說道。

「宣祥長老,我朱帥在你們四聖府,居住了也有段日子了,給宣祥長老帶來了不少的麻煩,真是感謝宣祥長老了!」

「只不過,現在我有事情,要離開這裡了,所以特意過來告個別。」

朱帥的情緒,突然間有些失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