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沖神色一正,道:「小子這些年來,承蒙長老照顧。如今發現這等機緣,自然不會忘了長老。」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紅葉長老聞言,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道:「不錯,還算你小子有良心。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我們先前所說,此次得到的機緣,你我一人一半。而且,等此事完成,以後在森陽道統,你有什麼麻煩,大可來找我。」

作為一名主宰巔峰的存在,紅葉長老當然清楚,趙沖肯定是因為其他的緣故,才無法將這個機緣獨自拿下,並不是什麼想要報恩。

不過,那又何妨呢?

只要中聽,那就足矣。

「多謝長老!這個林曉之,目前就在化仙池的地級區域。方才不久,就是由小子帶領他們,進入裡面的。」

趙沖開口道。

「什麼?化仙池裡面?」

紅葉長老一愣。

不過,仔細想想,這個林曉之,的確是有可能來到化仙池。

「哈哈,真是沒有想到,這個林曉之哪裡不去,偏偏要來這化仙池!看來,他是根本不知道,劍河前輩已經加入了我們森陽道統!」

紅葉長老大笑一聲,頗為振奮,道:「事不宜遲,我現在就給劍河前輩傳音。」

說完之後,紅葉長老迅速取出了一枚令牌,傳去了一道神念。

還不到十息的時間,那枚令牌之中,就猛然爆發出來了一股恐怖的威壓,一束璀璨的光芒,從中衝起,凝聚成為了一尊虛幻的人形。

此人,正是劍河天尊的意志!

「紅葉,你剛才所說可是真的?」

劍河天尊迅速問道,字字如雷。

「劍河前輩,此事千真萬確!」

紅葉長老連忙抱拳拱手道。

「好,好,實在是好!我一直辛辛苦苦的尋找他的下落,沒想到他竟然會主動送上門來!而且,還來到了我們的地盤裡面,這真是天助我也!」

劍河天尊一連說了三個好字,磅礴的氣勢,將整個大殿,都給震動起來。

「劍河前輩,眼下我們該如何去做?」

紅葉長老試探的問道。

「我現在正在聖天武教裡面,要趕回來的話,還需要一天的時間!紅葉,你現在就以我的名義,速速集結一批長老,將此子給打成重傷,關押在禁地裡面!等我回來之後,我要親手對付他,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劍河天尊釋放出來了驚人殺氣,令得紅葉長老和趙沖,都是心中一冷。

「遵命!晚輩現在就去辦!」

紅葉長老連忙點頭。

「嗯,等此事辦好之後,我絕不會虧待你的!」

劍河天尊說道。

「多謝前輩!」

紅葉長老和趙沖的心底,都是一喜。

雖然劍河天尊沒說會給他們什麼好處,但是有這麼一句話,那就足夠了。

「諸位長老,有一名主宰大成的逆賊,闖入了我們化仙池裡面——」

紅葉迅速拿起另外一塊令牌,傳去了一道道神念。

與此同時,聖天武教,封道書所在之地。

天地間的氣勢,都彷彿完全凝固,紫昊天尊等等巨頭們,在這一刻,破天荒的無比緊張起來,心都懸在了嗓子眼,大氣也不敢出。

他們的目光,都緊緊的盯在前方,一動不動。

因為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陳烽火在剛才那幾個時辰裡面,在那一條神秘的古道上,一步一步的向前,引發了一道道各種各樣的太古異象,驚天動地。

現在,陳烽火已經渾身浴血,已至古道盡頭,來到了那一扇大門的面前。

只要推開這扇奇妙的大門,那麼一切就都成了! 離別的畫面竟是出奇的和諧,道別之後,眾人目送艾琳幾人上了身後的車,而後漸漸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簡艾見狀,這才緩緩呼出一口氣,繼而回頭看著簫鴆道:「簫鴆,就讓稚童留在這和你一起住吧。他在米國的時候就一個人住在深山老林里,眼下來了華夏,若是讓他直接住進白雲城區,我怕他會不適應。」

簫鴆點了點頭:「沒問題門主,我會照顧他的。」

簫鴆喜靜,所以才會一個人買下了這座位於山林之中的別墅莊園。而稚童也是安靜不語的性格,兩人在一起做個伴,倒是合適。

「我和司月今天就跟著白晝一起回城區了,有什麼事咱們電話聯繫。」簡艾又道。

御無垣此時也緩緩開口:「我也打算回京城了,那邊還有事情等著我處理。」

雲步謠亦是要走:「我也得回海市,明天下午還有一個頒獎典禮要參加。」

眾人都明說了自己的去向,顯然白晝這件事到此可能要暫時告一段落了,齊夜失去了傭兵團,他若再想找人下手,中間肯定還需要一段時間,就算有突髮狀況,有赤煉一個人在也足夠應付了。

幾人彼此告別,御無垣率先御劍離開。

而後簡艾、司月、白晝、赤煉、雲步謠和赤陽六個人一起坐車回了城區,稚童則留在簫鴆這裡。

簡艾離開家不過一個多星期,白雲市夜裡的氣溫又驟降了好幾度,此時早已立冬,已經臨近十二月了。

一進北城的家,一股暖流迎面撲來,瞬間包裹了簡艾涼透的外衣。

供暖了!

簡艾一邊換鞋,一邊有些詫異的看著司月問:「你交的取暖費?」

司月聞言,看著簡艾搖了搖頭:「我這幾日也沒回來,應該是師傅或者肖文師兄交的吧。」

這房子是煬桀借給簡艾和司月住的,沒有收錢。

一提到師傅和肖文師兄,簡艾不由的深吸一口氣,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去武館報道了。

這段時間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多的讓她分身乏術,而習武一停下,簡艾也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修鍊進度也跟著緩慢了下來。

果然還是不能鬆懈,一口氣松下來,帶來的後果就會直接反饋到她的修鍊進度上。

「明兒一早,咱倆回武館報道吧!」簡艾看著司月說到。

司月的身體也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雖然沒有徹底痊癒,但是回武館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你不倒一下時差嗎?我怕你身體受不了,明天也不是周末,白天也得上課。」司月關心的開口。

而簡艾卻信誓旦旦的保證:「放心吧,我肯定起得來。」

司月聞言,將信將疑的看著簡艾,末了點了點頭:「那好吧。」

然,話不要說得太滿,時差這個東西,是很魔性的。

簡艾一晚輾轉難眠,直到三點多才好不容易睡過去,卻感覺自己剛睡著四點半的鬧鐘就響了,幾乎是在夢裡伸出手,簡艾直接關掉鬧鐘,眼也不睜的繼續睡了過去。

再睜眼,已是天色大亮!

簡艾猛地在床上坐起,四周安靜的沒有一絲聲響,側頭看了一眼床頭櫃的鬧鐘,此時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

武館沒去成,連上學都遲到了?

連忙下床出了房間,簡艾直接走到對面敲了敲司月的房門,結果卻是無人回應。

推開門一看,床上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卻是不見司月的身影。

客廳的餐桌上有一張字條,簡艾走上前拿起:「我去上學了,鍋里有粥和包子,吃的時候記得再熱一下,好好休息一天吧,司月!」

簡艾:「……」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那麼堅定的語氣說今天絕對能起來,此時的簡艾覺得自己臉生疼。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也確實是太困了,就算強行起來了,這一天也會無精打採的,還不如好好調整一天,等狀態好了再去武館和學校。

這樣自我安慰著,簡艾走進了廚房,正要開火熱飯,手上卻又一頓。

想了想,還是決定回小姨家看看母親,正好在那吃午飯。

換了一身衣服,簡艾直接打車去了海城區小姨家。

直接開了門進去,簡艾還沒等開口叫人,就聽到裡面傳來聲音:「阿姨,蝦仁我來剝,你弄面吧,別的我也不會。」

簡艾站在門口,聞聲不禁一愣,這聲音,不是季皓宇還能是誰?

「砰」的一聲,門被簡艾拉上,裡面的人這才聽見聲音。

「誰啊!」王允梅叫了一聲,人已經從廚房裡跑了出來。

「誒?小艾!」見到女兒,王允梅先是一怔,繼而臉上漫上喜色,連忙上前:「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也不告訴我一聲!」

簡艾脫了鞋,笑著道:「我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差沒倒過來,今天就沒去學校,一直睡到現在才起來。」

說話間,另一個身影也從廚房裡鑽了出來,一身黑色的棉質運動服,腳上是白色的襪子和王允芝家的客用拖鞋。

季皓宇手裡還拿著一隻剛剝了一半的蝦,看著簡艾眸光發亮的露出耀眼的笑容:「回來了!」

這三個字從季皓宇的口中說出,像極了那種家人之間的問候,帶著欣喜的溫暖,自然又舒心。

簡艾看著季皓宇手裡的蝦,又將目光落在他的俊臉上:「你怎麼在這?」

不等季皓宇開口,王允梅便笑著解釋:「皓宇說這幾天集團沒事,他隔三差五的就過來吃一頓飯,你這回來的正好,媽中午包三鮮餡兒的餃子。」

簡艾一愣,隔三差五就過來吃頓飯?他想幹嘛?

「皓宇,你也別幫我剝蝦了,跟小艾說會話吧,我自己弄就行了!」王允梅說著,已是上前將季皓宇手中的蝦搶了過去,而後直接進了廚房。

季皓宇站在原地,沖著簡艾笑,那笑容里有很多內容,但卻都抵不過最明顯外露的開心。

簡艾回來了,他開心!

而簡艾卻目光深究的望著季皓宇,腳下一步一步的往他身前靠近,最後在季皓宇面前定住身形,低聲開口:「你想幹嘛?趁我不在,鳩佔鵲巢是不是?」 天地間的聲音,開始一點點的消散。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萬籟俱寂。

陳烽火的耳邊,只聽到了自己平穩的呼吸聲,還有平穩的心跳聲。

他都沒有想到,在這樣關鍵的時刻,他會這樣的平靜,沒有任何的雜念。

陳烽火抬手伸去,落在這扇奇異的大門上時,並沒有感受到那種實質感,反而只感覺到了一點點的溫暖。

形成這扇門的光芒,符號,古字等等,它們都是沒有實質的。

陳烽火心中有所明悟,將這光芒,符號,古字等等,一點點的取出。

很快,這一扇大門的形狀,就不復存在了。

也在這一刻,陳烽火慢慢的感覺到,在那神秘的深處,有股若有若無的生命波動。

陳烽火神色微怔,他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股波動,非常的熟悉,彷彿曾經在哪裡見到過。

「快完了!」

紫昊天尊等等巨頭們的心神,不禁劇烈波動起來。

陳烽火很快反應過來,繼續取著。

十個。

八個。

三個。

很快,他的面前,那扇大門,徹底不復存在,只剩下了最後一個古字。

這個古字,寫的極為潦草,陳烽火從它大致的輪廓,可以看得出來,它應該是個命字。

陳烽火一如剛才,繼續探手去取。

然而,就當他的手掌,即將落在這個『命』字上的剎那,一股無形的阻力,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嗯?」

陳烽火稍稍一愣。

莫非,這最後一個字,有什麼玄機不成?

他停頓了一下,思索了數息,嘗試著將自己體內僅存的仙力釋放出來,纏繞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繼續向命字拿去。

這一次,當他的手掌,距離『命』字僅僅只有幾寸之時,並沒有出現那股無形的阻力。

但,發生了更為驚人的大變。

轟!

整個小世界之中,響起來了一道驚天炸響聲,先前釋放出來的各種太古異象們,以及各種光芒,古字們,都瞬間消失不見,不復存在。

紫昊天尊等等巨頭們,只感覺耳邊嗡鳴作響,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徹底黑了下去。

「怎麼回事?」

幾位巨頭們,臉色齊齊一變,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將體內那恐怖無比的力量,瞬間給運轉起來,將各自釋放出來的瞳術,運轉到了極致。

但是,他們的眼前,仍舊一片黑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