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東升胖的跟球一樣,不過可不要小瞧他這個胖子,大夏最重軍功,但也重能力,趙東升能坐上一個輜重營校尉指揮使的位置,可不光光是因為作戰勇猛,同樣還因為他的腦袋瓜,他的腦袋雖然說不上過目不忘,但卻異常清晰,後勤部掌管的物資繁雜,敏目巨大,因為要供應前線將士吃穿,大到器械,小的吃飯的醬料,想要照顧好數萬人的吃喝,及時的將損毀的兵器,鎧甲以及各種糧草補充上,這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演算過程,大夏的後勤固然有著很大的利端,同樣也有著弊端,一線兵馬過於依賴後勤,所以後勤一旦供給不足,很可能會造成前線出現各種問題,所以對後勤部的要求要遠比一線軍隊更嚴。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如今為了提供前線近二十個軍的輜重補給,後勤部調派了五個後勤棍營,從湖口原到楞木河不過只有四百餘公里,如果快馬加鞭不過一日夜快馬的腳程,但輜重營的話,因為草原覆蓋積雪,草原之上沒有縱橫的馳道,來回一趟卻需要一周的時間,就算如此,四個後勤輜重營在仍然富有餘力,另外還多備出一個輜重營以防不測,而趙東升此番以營校尉指揮使的職務肩負著楞木河沿線補給的後勤全權,另外四個瑞重營指揮都要聽從他的安排。

臨時輜重大營建在一處運河碼頭之上,距離湖口城大約只有二十餘里,湖口運河當初修建的時候除了興四周水利,作為夏湖與大凌河的通衢之河之外,還有一個使命就是作為湖西走廊的北門戶,當初在湖西走廊開鑿了兩條運河,南面的金都運河主要是民用,而北面的湖口運河卻以軍用為主,兼及民用。

按照當初夏羽的命令,湖口運河兩岸每隔五里就有一座烽火台,每隔十里就有一座小型石堡,每隔三十里就築有一要塞,可以說這條運河就是一條防禦長城,用於保護大夏最重要的湖西走廊這座大夏當前最大的糧食產地,而歷經數年興建,這條運河防禦體系已經初步具有了雛形,就算夏島上的靈夏城如今已經不是大夏的王城所在,但運河防禦體系卻依舊沒有停止過,儘管大夏西面的強敵大遼已經四分五裂。

這座運河碼頭是軍民兩用碼頭,碼頭旁邊就是編號為七星的運河要塞,整個湖口運河要塞一共建有三十座,錯落的分佈在運河兩岸「讓這條長達一百多公里的運河水道固若金湯,不過在打敗大遼之後,為了減少這條運河防線的開銷,所以一些烽火台和小石堡都成了百姓居住之所,依託這些烽火台和石堡形成一座座小村落,比如烽火台按照要求,平常需要一伍士兵駐紮,不過如今卻駐紮一個士兵,餘下敵人從村落中抽調,而日常維護也多由村子負責,而石堡也多是如此,甚至坐落在運河南面的運河要塞也大部分都成了軍民兩1&1;七星運河要塞屬於整條運河中較大的一個,也是少數的幾個逆保持著駐軍的軍事要塞,要塞長兩百餘米,寬一百餘米,城高近三丈,最多可駐紮上萬兵馬,而此刻的七星運河要塞內部大部分地方都蓋滿了倉庫,除去部分兵馬駐紮在要塞內外,餘下的兵馬都駐紮在要塞外圍。

博古爾是被一個城衛軍巡邏隊正帶著前往到七星要塞的,而這個時候已經是月上柳梢,午夜時分,不過七星要塞卻依舊燈火通明,仿若那黑夜中的閃閃奪目的星辰,而在要塞周邊,大夏的巡邏兵一隊隊的在要塞外巡弋著,那鮮明的黑色鎧甲碰撞時出一聲聲的金屬交鳴聲,除了在火把的照耀下,能看清楚這些大夏的士兵外,稍微遠一些,這些用黑鐵打造的鎧甲,卻能持人隱藏在黑暗之中,因為黑鐵還有一個潛藏的特性,就是吸光,也就是不會反光,所以在黑暗中,除非直接暴露在火把之下,否則你只能聽到鎧甲碰撞的金屬聲卻很難分辨出黑暗中的人影。

博古爾張大著眼睛望著那一隊隊的巡邏士兵,這些士兵並沒有那種居於後方的慵懶疏於防範,每一個人都保持著十足的警惕,他們這一行人才靠近要塞,就被人擋在外面,然後就看那個城衛軍隊正被詢問,在這個過程匯總,博古爾那犀利的目光在黑夜中掃視著,他驚覺的現,除了那些在明面上巡邏的士兵們,在一些黑暗處,還有著一個個暗哨埋伏,如果不是他的視力驚人,還真難以現那一動不動的暗哨。

「小博古爾,跟在我的後面,千萬別走丟了,這裡可是輜重重地,可不能亂走,否則被當間隙抓起來可說不清楚」那隊正也是草原上一個部落的族人,所以認識小博古爾的叔叔,在小的時候還抱過這個小傢伙,而他之所以帶小博古爾過來,也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真的是那些叛逆混了進來,意圖圖謀不軌,那事情可就大了,畢竟他們這支城衛營是負責地方巡邏的,不過負責的地域太大了,難免被對方鑽了空子,不過這事情他也不敢確定,畢竟博古爾還是一個孩子,萬一弄錯了,可是要擔責任的。

「知道了,古力叔叔」小博古爾點了點頭,跟隨著古力進了要塞內部,要塞外面警戒嚴密,而內部同樣也並不輕鬆,因為這裡堆放著成批的糧草,輜重,所以每刻都會有人在倉庫周圍巡弋一遍,以免生大火。

走進要塞軍營,趙東升並沒有睡覺,而是一把啃著雞腿,一邊在對輜重物$進行盤點,準備出下一次運送的輜重數量,並根據前線回的折損,對物資種類數目進行調整:「報告」

「有事么?」趙東升頭也沒抬,依舊在桌案上的紙上鉤畫著,一邊干著,一邊啃著雞腿。

「回指荇使,外面有一個城衛軍巡邏隊正帶著一個牧民家的孩子,說是有情況彙報」

「哦,讓他們進來吧」趙東升抬起失,眯縫著小眼睛,道。

趙東升讓士兵倒了兩杯茶,笑眯眯的道:「不用這麼拘謹,坐著,我的親兵說你們有情況彙報,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古力站起身,抱拳對著趙東升一禮道:「回大人,事情是這樣的,……o」趙東升說著將事情說了一遍,趙東升噥了一聲,目光落在那少年的身上,道:「小博古爾,古隊正說情況是你現的,能不能詳細的說一說

博古爾點了點頭,學著古力上前抱拳一禮道:「大人,今天晚上黃昏的時候,我與部落中的孩子們在草原上遛馬,在部落兩裡外現一支千人多的騎兵,就跟了過去,我的眼神比較好使,加上我叔叔就在軍中,所以我對大夏的軍鎧都很熟悉,那支騎軍的士兵身上的鎧甲護肩並不是麒麟護肩,而是前年的那種折翼鐵護肩,當時我就很納悶,所以就上前與對方的將領問了幾句,對-方大概只以為我是一個小孩子,便回答了,他們說是西北饋守府的騎兵,其他的我沒有多問,不過我叔叔就是西北鎮守府的騎兵,上次他回家的時候可是穿著新式鎧甲回來的,而且還說整個西北饋守府都換了這種新鎧甲,而且卓瑪也覺對方的戰馬似乎毛色有些蔫,往常冬天食料不足的時候戰馬才會這樣」

趙東升聽了博古爾的敘述,眼前也是一亮,西北饋守府屬於新建,加上西北饋守府扼守草原,由於這一兩年與草原上的關係日益惡劣,所以在新式鎧甲打造出來后,按照各饋守府的地方形式,確定換裝的優先等級,而西北饋守府無疑是第一批換上新式鎧甲的,在去年九月的時候,整個西北饋守府十個軍就全部更換了新式鎧甲,而在去年冬日前,連西府派來的兩個騎兵軍也隨後進行了換裝,而舊鎧甲全部都收繳上來,這些鎧甲雖然有些舊,但卻大多完好,尤其是大夏士兵對鎧甲的保養不錯,所以這批鎧甲通常要被賣到山東賣掉,以換取大筆的金銀,來進行八大饋守府和八大禁軍的換裝,甚至換裝之後還能有些結餘,這批鎧甲也就是之前王晨曦運往南面威海,接了i&兩百萬兩黃金的那一批。

可以說如今在草原這邊,一線兵馬都換了新式鎧甲,西城衛軍的裝備卻是牛皮鎧甲,與主力部隊的鎧甲大不一樣,顯然這支騎兵並不屬於大夏,而不屬於大夏的軍隊卻穿著大夏的鎧甲,那麼只有兩個可能,有人私下買賣鎧甲,並裝扮成大夏的兵馬進入大夏內部,不過這個可能並不可能生,因為大夏每一件鎧?就算損歿也都要上繳,這樣才能更換新式鎧甲,而損壞的鎧甲都會立刻回爐,焚翅,完好的鎧甲則登記后運往渤海的另一邊賣掉,後勤部管理著大夏軍需物資,把著軍中的錢袋子,但卻沒有人敢隨便伸手,因為在後勤部任職一旦敢貪污,那可是罪加三等,直接進樞密省下設的軍事裁判所,如果情節嚴重直接一叛國罪定罪,叛國罪啊可是要在,誰敢為了那一點錢作案,還不如去做正經昊賣來的賺,所以剩下的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叛逃的昔日西南饋守府的三萬餘兵馬,那支兵馬身上依舊穿著兩年前的鎧甲,因為草原上工匠奇缺,加上工藝不精,所以太夏的制式鎧甲無疑是最好的鎧甲,所以這支叛軍自然不會去穿那些草原上的粗製濫造的皮甲。

趙東升手指敲打著桌案之上,良久這才抬起頭,道:「天色也不早了,兩位暫時去休息,你們說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如果事情屬實,這功勞是跑不掉的,來人,帶他們去休息」

送走了兩人,趙東升從身邊的大瓷桶內抽出一份地圖,鋪設在桌案之上,這份地圖標註的十分詳細,因為整個楞木河以東的草原都屬於大夏一直控制在手的區域,所以地圖上連帶著各個部落標記也都有記載,因為古爾濟特草原牧民採用新式的游牧管理方式,對草場進行劃分,每一個牧民蓄養的牛羊數量,以及按月遷徙的草原都有著專門的官員負責,所以牧民們的游牧區域並不大,在地圖上找到了博古爾所在的古那顏部,古那顏部落屬於一個牧民在百戶的部涇,游牧的區域在湖口原地區邊緣地帶,往南數十里就可到達運河邊上的湖口城,往東去了「趙東升順著方向,最後落在了湖口原東側的夭橫山麓。

一千兵馬如果想要來攻打糧草重地,就算是用瞞天過海之計「潛伏在附近,也顯得大過單薄了些,畢竟輜重重地防衛嚴密,這一千人能靠近,卻無法混入其中,畢竟后金人的相貌很容易認,對方肯定不會只有一千兵馬,那肯定還有其他混入後方的后金八旗騎兵,草原上一馬平川,想要躲避不易,唯一可藏身的地方就是天橫山山麓下的林區,而這一片區域那些后金八旗騎兵應該十分熟崽,畢竟昔日這支降軍在這裡進行整編,訓練。

趙東升的雙眼眯縫成一條線,臉上的肉顫抖著,嘴角裂開了一個冷笑,既然來了,那就別想在離開。

博術一路平安的帶著一千兵馬來到天橫山下的一處密林之中,大夏日常用火,多用煤,對森林的砍伐也有專門的劃分,畢竟來自後世的夏羽時水土流失,森林銳減的後果可是清楚,雖然大夏原始森林眾多,就算砍上個千八百年的也不見得會少多少,而在這一片密林之中,除了博術之外,已經有兩路人趕到,等了一天後,另外兩路兵馬也6續趕來,不過其中一路還是暴露了行蹤,屠了一個沿途的部落。

「湖口原這片地區雖然面積廣闊,但巡邏騎兵頂多不到一天就會現痕迹,所以咱們沒有時間磨蹭了,今晚就動行動博術,大夏後勤輜重所在地找到了么」說話的是來自正黃旗的參領阿吉,他也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

「恩,位於運河七星要塞,駐紮的兵馬數量暫且還無法得知,但從駐紮的營寨數量上看,至少駐紮了十萬人,裡面有數千騎兵」博術道。

「七星要塞,嘶」阿吉聽了眼瞳不由地縮小,嘴裡吸了口冷氣,七星要塞那可是運河防線為數不多的大要塞,而且對方還有數千騎兵,此戰怕是有些不善啊

「如果是偷襲的話,以我八旗精銳的戰鬥力應該能衝垮這支騎兵,不過關鍵的是如何攻入七星要塞,要知道七星要塞的城牆可跟一般大城的城牆有的一拼,咱們沒有攻城器械,怕是很難打進去。」

奪情盛寵:總裁的百日情人 「能不能用調虎離山之計,派出一支騎兵偷襲湖口城,湖口城只有兩千多城衛軍,而且湖口城屬於半開放式城市,沒有堅固的城防,而且距離七星要塞只有不足三十里,完全可以調出部分騎兵,然後咱們在黃昏的時候偽裝成友軍,靠近后動突然襲擊,搶下城門,只要燒了對方的輜重糧草,咱們就算全部戰死,也是值得的」

「反正咱們也暴露了一支人馬,就裝扮成殺過來的一支散兵,恩,就這麼辦,一但調動了七星要塞內的騎兵,咱們就立刻動」阿吉同意的道。

湖口城,說是一座城但這座城市卻沒有城牆,不過建築物卻多是採用土石結構,最外圍的房屋的牆壁十分厚重,而且十分高大,房屋頂層就相當於是城牆,由於湖口城內是漢番雜居,游牧民族佔據著六成,所以除了磚瓦房屋,還有為數不少的木製氈房,讓這座城市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建築特色。

常駐在湖口城內的騎兵只有不到一個衛的兵力,也就是五百人,其餘的騎兵都駐紮在各地,各有防區,而當下午的官道之上,一支身著大夏鎧甲,胯下騎著戰馬,但脖頊上卻纏繞著一條大辮子的八旗騎兵縱馬從官道南下,一路擊殺了數個小型商隊,同樣消息也如同長了翅膀一樣傳到了湖口城內,湖口城內駐紮的衛指揮使帶著騎兵殺出湖口城,在城外的一片空地上與這近千人的八旗騎兵殺做一團,不過守衛地方的兵馬都是一些後備兵,儘管訓練有素,但跟從戰場上廝殺過的精銳八旗騎兵比卻太過脆弱,加上人數不足,幾個衝鋒下來,城衛軍就潰散了,不過這城衛騎兵卻用生命成功的拖住了八旗騎兵,讓湖口城內的人們作出了應對。

湖口城內居住了十餘萬的草原部族,除去女子,孩子,臨時聚集個幾千善於射箭的男子並不難,而且草原部落內每個人家都有弓箭常備,雖然只是獵弓,但用來防守卻綽綽有餘,依仗著外圍的那些大型的土石房屋,對著衝殺進城內的八旗騎兵進行反擊,另一面,十餘騎騎兵飛快的向著不遠處的七星要塞求援。

七星要塞內,接到了湖口城求援的趙東升露出一絲淺笑,出手了么:「來人,去將兩位騎兵營指揮使請過來」 此時兩人並沒有發現,上萬艘隱形的金龍戰艦已經將他們包圍了起來,天英上人,雅典娜,潘多拉,胡菲兒四人也從戰艦中遁了出來。

「天尊,只要你是一心向善的,我相信菲兒遲早會理解的,你現在先聽我的暫時離開妖界,等我說服了菲兒,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胡小美主動的拉起元天尊的手。

元天尊冷笑一聲,沒想到這個看似放蕩的淫狐會這麼的痴情。要是換做以前,元天尊此時已經被她感化了。可惜,現在的元天尊早就不是以前的元天尊,此時的他,權利和報復才是第一位的。

「小美,你帶我去你的住所吧,我想那些巡邏的侍衛不可能去你的寢室搜查吧,現在宇宙中到處都是血嬰帝國的勢力,你讓我去哪?我覺得這裡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元天尊已經打定了主意不離開妖界。

胡菲兒在一旁看的咬牙,她真想衝過去揭露元天尊那張虛偽的臉孔,讓自己的耳目前認識到他的真面目。

「菲兒,你先別出手,再等等,我看元天尊很快就會露出他的真面目。」天英上人知道修鍊了黑暗古神訣的人,多半都有多大的耐心,如果胡小美還執意勸說讓元天尊離開的話,很容易就會引起元天尊的不滿。

果然,在胡小美的勸說下,元天尊已經開始變臉了,笑容一掃而光,嘴角揚起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陰險,說道:「小美,你不用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我是不會離開妖界的,我們現在就回你的寢室。」

「不行。我的寢室還有血鳳,蟻后,你是不能去的。」

元天尊眼角閃出一絲淫笑,聽到胡小美說還有人,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三p的情景。

「沒事的,我不會介意的。」元天尊厚著臉皮說道。

胡小美沒想到元天尊會這麼說,驚道:「天尊,你剛才說地是什麼?你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呵呵,小美。回去吧,今晚讓你再嘗試一下那**的滋味,我想你這些年也寂寞壞了。一定想男人了,今晚我就讓你好好滿足一下。」元天尊此時的話,配合著他的表情,十足就是一個色狼,淫棍。

胡小美是有點想那事,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但是她也不是元天尊想象的那種**蕩婦。尤其是在胡菲兒的幫助下,妖皇之力大成后,**已經漸漸的變得淡了。現在聽元天尊地話。似乎他把自己當成了那種**蕩婦。

她實在不敢想象,元天尊怎麼這麼快就變了一個人。先前說話還像是正人君子,怎麼一下就成了這樣。她開始懷疑胡菲兒的判斷是不是真的?

元天尊此時精蟲上身,根本沒注意到胡小美地變化。

「走吧。小美。」

說話間,元天尊已經摟住了胡小美的腰。

胡小美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就掙脫了元天尊,從他的懷裡出來。

「天尊,我們現在真的不能再一起?你聽我的還是先離開吧?」

元天尊終於忍不住了,伸手就是一個巴掌:「賤人。你分明就是找借口把我趕走,你在妖界是不是已經有男人了?我早就知道你這個妖狐肯定奈不住寂寞,這些年我們分開這麼久誰知道你勾搭了多少男人。我現在懷疑你生的那個賤種很有可能都不是我的。怪不得她對我這麼無情,我現在總算知道答案了。

胡小美痛苦的流下了眼淚,元天尊的話徹底地打破了她的希望,她現在開始後悔沒有聽女兒的話。元天尊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陰險,狡詐,無恥的小人。

「元天尊你是個畜生,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胡小美氣憤地說道:「我真後悔沒有聽菲兒的話,你接近我根本就是有目的的,現在你的目的達不到了,卑鄙的臉孔也露了出來。」

「哈哈,你現在後悔已經遲了,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就是想利用你們母女對付楊華,搞跨血嬰帝國。本來我是想利用親情說服你們幫我,誰知道你們兩個賤人居然不幫自己地親人。既然你們不講情面,就別怪我無情。那個小賤人沒來,算她運氣好,不過你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相信有你在我的手裡,胡菲兒那個小賤人應該不會把我怎麼樣。我就不信,她為了男人連自己的母親也不要了。」元天尊此時已經完全暴露了他的嘴臉。

胡小美身上露出一陣強大的殺氣,冷冷的說道:「元天尊,你別得意,你未必就是我的對手,今天我就是拼上一死,也要將你這個出生禁錮。」

「呵呵,你還是那麼的笨,你以為我會和你打,你試試你體內是不是多了一道陰柔的勁氣?」

胡小美仔細的感應,發現自己的體內確實多了一道陰柔的勁氣。

「你對我做了什麼?」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先前我摟住你的時候,在你的體內放了一道催情的黑暗氣息,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求著我上你。呵呵……」

胡小美大罵卑鄙。

這時身體已經慢慢的發生變化了,全身騷熱難忍。

胡菲兒見狀,再因為忍不住了,急忙飛身過去,護在了胡小美身上。

天英上人,雅典娜,潘多拉也急忙過去,和胡菲兒站在了一起。

元天尊大吃一驚,厲聲對胡小美說道:「堅忍,你居然海我,暗中通知了血嬰帝國的人。我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你體內的催情勁氣根本無葯可解,十分鐘內如果不進行交合,你就會全身化為膿血而死。」

「哼,元天尊不要太自以為是了,先前我以為你修鍊了什麼黑暗古神訣,今天一見,才知道真琿給你的也不過是贗品。這點小小的淫毒還難不倒我,我現在就給你解了。」天英上人一副不屑的樣子。

「哼,我有黑暗古神器在乎,你們就算人多又能怎麼樣?」元天尊並不膽怯,他知道黑暗神器的威力,就算打不過,拉幾個陪葬的應該還是可以的。

天英上人飛快的打出幾道神訣,暫時先把胡小美體內的淫毒給壓制了,至於要徹底的解除,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元天尊,你別再做夢了,你看看你的周圍,你已經被包圍了,你一生作惡多端,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潘多拉對元天尊的行為很是不恥,憤怒的說道。

隱形金龍戰艦收到了雅典娜的信號,全部出去隱形裝置,顯露了出來。

元天尊見那些超級主炮都對著自己,心中一陣冰涼,當年仙界在構建金龍戰艦的時候,他也曾親自參加過家幾次設計修改。他很清楚它的威力,這麼多年過去了,誰知道他們已經把金龍戰艦升級到了什麼程度。光是看那黑壓壓的超級主炮,元天尊已經身體打顫了。他知道,此時只要胡菲兒一聲令下,他很有可能就會直接被汽化,連渣都找不見。

「菲兒,我可是你的親生父親啊,你難道要眼看著自己的親生父親下地獄啊?」元天尊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對胡菲兒說道。

「哼,你認為現在說這個還有用嗎?難道你剛才是怎麼稱呼我和我母親的,元天尊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從你一開始出現,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我也從來不相信你這樣的人會悔改。你對我母親下手,已經證明了你的畜生行經,有你這樣的父親,是我的恥辱。我是不會承認你的。當年我為了下界,曾經輪迴轉世,你的女兒已經死了,現在的胡菲兒和你半點關係都沒有。當然如果沒有你的存在,也就不會有我,這一點我還是承認的。」

「菲兒,我現在正式向你道歉,以前是我不對,從現在起我就做一個好人,你原諒我好嗎?」

「夠了元天尊,收起你虛偽的一面,別在這丟人了,給你,也給菲兒留下一點顏面好嗎?」胡小美此時已經徹底的認清楚了元天尊的面目,咬牙罵道。

「最毒婦人心,你們母女倆夠毒。」元天尊知道求情無望,狠聲罵道。

這邊胡菲兒和胡小美也在討論,到底該怎麼處置元天尊。

「菲兒,你自己做決定吧,我不會有意見的。」胡小美對元天尊已經完全死心。

胡菲兒想了一下,徵求天英上人,雅典娜,潘多拉的意見。

最後大家一致決定,先將他抓起來,等楊華來了再做決定。

「元天尊,我會幫你請求小華給你一條生路,讓你重新入輪迴,做一個普通人。」

元天尊知道自己別無選擇,他知道這會只要他稍微動一動,那些超級主炮就會在第一時間發射,到時候自己就真的連渣都沒有了。

手打團琪琪手打

手機小說網隨時隨地享受閱讀的樂趣

歡迎您訪問,註冊會員 止妖咐,從七星要寶外面,兩支整編騎乓營飛快的衝出驗列的營地,用五千騎兵營救湖口城。一下子就將七星要塞內的駐守兵馬抽調出一半,隨著五千兵馬逐漸消失在那夕陽餘輝之下,站在城樓上的趙東升卻是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

如果不是有昨晚那小博古爾帶回的消息,趙東升肯定不會派出五千騎兵去營救湖口城,甚至連一個兵馬都未必會派,因為他的主要職責是守衛七星要塞內輻重糧草,不過有了昨天的事情之後,趙東升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昨天晚上,趙東升就將麾下的重要將領全部召集在一起,然後就開始忙碌了起來,騎兵分散到四周,嚴密看守七星要塞附近,然後趁著夜色。將存放在七星要塞倉庫內的輻重物資金部裝車,然後利用冰凍的運河,用雪技快速的將物資拉到附近的幾個小要塞內,然後在白天的時候利用手中的一個,輥重運輸車隊從湖口城左近地區收集大批的稻草,運入到要塞內,填充倉庫。

湖口原地區如今也是良田萬頃之地,大夏百姓燒火通常都會使用更加乾淨的蝶,所以稻草通常都會被壘起來,然後在開春農耕的時候,犁入田中,或者是用稻草編一些掃把等物品,總之在這附近有不少的稻草垛。

在得到湖口城前來求援的消息,趙東升第一時間就想到那支潛伏進來的八旗騎兵動手了,攻擊距離七星要塞只有三十里的湖口城,然後調虎離山,三十里的距離說近也近。說遠也遠,騎兵不過一個小時路程而已,但是步兵卻需要兩三個小時,到時候別說救援,黃花菜都涼了,所以對方算準了他們這邊會派騎兵去救援,爭取一段時間。

趙東升自然是將計就計,對於這支叛變的后金八旗騎兵可一直都是大夏兵部的恥辱,每一個人都想要將這支在關鍵時玄叛逃的軍隊給滅掉。然而這一次卻讓他抓了機會。趙東升當然不會放過,就在今天,楞木河一線已經有信鴿不斷的傳回消息,在這兩日之中,草原三部突然集結二十餘萬騎兵分兵五路踏過冰凍的楞木河對著大夏防線發動了突然。

雖然草原三部的攻擊已經被擊退了,擊殺來犯之敵六萬餘人,然而自身也折損三萬餘人,輕重傷也差不多有三萬多人,這些都是短期內無法在加入戰鬥的士兵,而那些輕傷的士兵還不知道有多少,而除了催要補給之外,還有一個警告,在雙方爆發大戰的時候,對方很可能滲透過來不少的騎兵,讓他嚴於防範。以免被鑽了空子。

幾乎可以確定小博古爾所言非虛,而想要攻打一個抬重重地,對方的兵馬就不可能太少了,那至少會有幾千到萬人左右,太多了則容易被發現,而現在湖口城那邊已經動手了,那麼就說明對方已經開始出招了,看著漸漸垂落的夕陽,或許不要多久,對方就會找上門來。

在七星要塞不遠的地方,兩個扮作行商的女真人在看到成群的騎兵出擊,在觀察了一陣后,快速的離開七星要塞,在距離七星要塞大約十餘里的一條河道之中,四千騎兵就隱藏在這條河道之上,由於天氣寒冷。附近的百姓很少到戶外行動。而且這支騎兵還穿著大夏的鎧甲,遠遠的看過去,誰能想到這是一支敵軍,畢竟這裡不是前線,而是大夏腹地。

正因為如此,阿吉等一行十分大膽的出沒在官道之上,倒也沒有人上前詢問,但靠近七星要塞他們卻不敢輕舉妄動,普通人看不出來他們是假的,但那些當兵的可是能分辨的出來,而這條運河河道上的一條支流足有二十餘米寬,之前就是正一條連通到夏湖的一條河流,不過如今河流一部分被建成了運河,而一部分還則成了運河的支流水渠。

「你們是說大夏騎兵大部都去救援湖口城去了!」聽到兩個斥候所言。阿吉還有些不敢相信,但兩人也不敢拿這麼緊要的消息開玩笑,不過眉頭還是微微皺了起來,事情似乎過於順利了,這讓他反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而在他身邊的一個,甲喇參領看到阿吉的猶疑,道:「阿吉參領,還有什麼可考慮的,雖然大夏兵馬很厲害,而且宿將不少,但你也不要忘了,那些名將,悍將都在八大鎮守府中,而大夏的精銳力量也都在禁軍和鎮守府里,而那些地方城衛軍充其量都是一群沒見過血的農夫,至於輕重軍,不過是一群運送糧草的車夫而已,難道你還認為這些人會有什麼戰鬥力不成!」

輻重軍確實屬於二線軍隊,通常押送糧草的軍隊都是那些戰鬥力低或者說是不招人待見的傢伙聚集的地方,一般能征善戰的軍隊誰會去護衛運輸車隊,這基本上是一個共識,而他的話也引起了另外幾人的點頭。

皇太極叛逃還是烽火五年,在那個時候,雖然已經有了後勤輻重營的建制,但卻一支新募集的新兵,專門負責在後方護送糧草抬重儘管糧草輻重對於軍隊很重要,但只要有點本事的將領都不會去干這個活計,因為護送輻重是吃力不討好,枯燥無味的任務,雖然在草原上,爆發了一場以幾個輻重營為演變而成的夏遼騎兵大戰,指重營在裡面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成功的防禦住了大夏狼騎的攻擊,並立下了赫赫戰功,不過對於遠在草原另一邊的后金軍來說他們卻沒有親眼目睹這支讓他們不屑的輥重兵的戰鬥力:

儘管皇太極對大夏的刺探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卻也從來沒有去將目光放在這支日益擴大的輻重軍上,連皇太極都如此,更別說他手下的那些驕兵悍好了,而七星要塞在失去了那兩支精銳的騎兵守護,在他們眼中,七星要塞已經跟一個,脫去全部衣裳的美妙少女,沒有任何的遮擋。只能任由他們馳騁。

阿吉雖然還有些不好的預感,但聽到幾人的說法,他也認同了這個,說法,大夏一線兵馬的戰鬥力是母庸置疑的,但是一群沒上過戰場,沒殺過人的二線輻重兵能有多少戰鬥力,他們手上足有四千騎兵,騎兵的衝鋒絕對是步兵的噩夢,阿吉當即不在猶豫,帶著四千兵馬快速殺向七星要是

馬蹄聲陣陣,巡邏在七星要塞外的遊騎兵發閱讀最新董節就洗澗書曬細凹口況姍)」說齊傘肥達一支快速而來的騎兵。不由的上前阻止。大聲喝道:「爾月是哪個軍中的,停下接受」那巡邏的一隊騎兵頭目話音還沒落,迎面一道飛弩射來,正中咽喉處,而這一隊騎兵還沒有來得及完全反應過來,那雪亮的彎刀已經閃過一道白練,閃電般的劈下,十餘騎夏軍騎兵頃刻之間就被斬落馬下。

眼前這支騎兵要知道是皇太極最精銳的親軍,內八旗一共有三十個,精銳甲喇,每一個,都有千人,其中正黃,鑲黃,正白這上三旗擁有五個,甲喇,餘下五旗為三個」統共三萬內八旗,內八旗的兵馬全部都是滿人。也都是皇太極從大夏帶出的精銳中的精銳,經歷戰陣無數,正因為如此,皇太極才會賦予這支騎兵如此重大的任務。

這支騎兵的出現可謂是神兵天降一般,甚至在七星要塞門前還有大批的糧草正在轉運,而在這支騎兵出現之後,那些車夫立刻亂作一團,甚至還有一輛馬車的馬匹驚了,一下跑下了官道,陷入官道兩側的水溝之中,一整車的糧食傾覆在地面上,露出白花花的大米。

「敵襲,敵襲!」刺耳的聲音在七星要塞外響起,而在要塞外的營地內,無數的步兵衣衫不整的出現在營地內,看著呼嘯而來的騎兵,直接抱頭鼠竄,整個大營被輕易的貫穿。甚至連一點有效的抵抗都沒有。

而看著那洞開的要塞大門正緩緩的關閉,不過卻有一輛輻重車擋住了門,那門下的夏軍氣急敗壞的對著那馬夫拳打腳踢,讓馬夫將馬車退出去,沖在最前方的阿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馬鞭在馬屁股上狠狠的打了幾下:「跟我衝進去,燒了城中的倉庫,回去之後,每一個人都有封賞!」

馬車退到了路邊,大門才閉合了一半,阿吉已經殺到要塞大門前,閃亮的彎刀重重的劈下,帶著呼嘯的風聲將一個大夏士兵劈飛了出去,餘下的幾個大夏士兵見狀不妙,撒腿就跑,阿吉也不浪費時間,策馬就沖入要塞之中。

要塞內部同樣也是混亂一片。叫罵聲不絕於耳,而那些拿著兵器上前抵擋的夏軍在撞到八旗騎兵的時候。紛紛被撞飛了出去,而身後無數的八旗騎兵蜂擁而入,殺入要塞之中。而擋在道路上的夏軍紛紛丟了兵刃。撒丫子就跑,那速度絲毫不比騎兵的速度慢。

阿吉看著那些潰逃的大夏步兵。嘴角還露著猙獰的冷笑,刀刃上還滴答著殷紅的血滴,對著身側的人道:「將四周的倉庫全部給我點了,一個都不要放過!」

站在城頭之上的趙東升看著要塞內那點點燃燒而起的火苗,望著那被一團亦霧籠罩住的皓月,似乎連那月都不忍心在看,趙東升看著竄起的火苗,搖頭晃腦的道:「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大人,已經有一多半的八旗騎兵進了要塞內部,是不是放下斷門石!」一個親兵上前問道。

趙東升望著已經燒起的火苗,知道差不多了,火在燒大一點這些人可就跑了,於是點了點頭,那親兵得到命令,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之中,而在城內,博術的一個,親兵在鑿開一個上面畫著鎧甲圖案的庫房,糧草他們帶走不了多少,燒就燒了,但是大夏存在庫房內的鎧甲,兵器,他們可沒打算放過,之所以他們這些呼啦一下衝進來這麼多的騎兵不是因為怕城內的敵兵有多強,而是不想放過城內的兵甲,儘管皇太極也廣招工匠打造兵器,鎧甲,但草原缺鐵。而且打造出來的兵器跟大夏的明顯有著一截的差距,而這兩年來。他們身上的鎧甲修補修補還能用,但兵器卻損壞的差不多了,只能使用自己打造的那種兵器,使著就是不順手。而這裡作為大夏後勤補給的重地,肯定會有眾多的鎧甲和兵器,但是誰想到當他們砸開鎧甲庫房的時候,裡面卻堆滿了稻草,根本就看不到一副鎧甲,更別提兵器了。

中計了,博術望著那空蕩蕩的庫房,想起這一路的順風順水,實在是太順利了,然而在即將成功的喜悅下。他們的頭腦已經被沖昏了,加上那堆成山的兵器,鎧甲的誘惑。讓他們喪失了最起碼的警覺:「快撤。中計了!退出這座要塞,快!」

此亥不光光是博術發現中計了。其他幾個甲喇額真也都發現了,要塞內的八旗騎兵頓時一陣混亂。戰馬長聲的嘶鳴,向著兩側的要塞城門跑去,然而就在到來洞開的要塞城門的時候,在城門上的守軍將領卻好像故意等著似的,就在這些人要衝到城門洞前,放下了斷門石。

作為軍事要塞,七星要塞的城門要比一般的城門寬大的多,城門內部除了城門之外,還設計有一個斷門石,是用於敵人攻打要塞,用來堵門的,厚重的青石板轟的一聲墜落,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激起一片塵土,徹底的將要塞大門封死。

而在城牆之上,無數的火把被點亮,照亮了城門樓,趙東升看著城中被困住的八旗騎兵,冷聲的吼道:「大夏軍中的叛徒們,使勁的掙扎吧,痛苦的慘叫吧,今天就讓我用大火來洗刷你們給大夏帶來的污點。」

「弓箭手,預備,射!」城頭上,無數的火箭被點燃,然後被射出。落在要塞內的每一個,角落,陰冷的寒風吹動著火勢,那堆滿了稻草的倉庫快速的竄起熊熊的烈焰,照亮了半今天空,趙東升感受著那灼灼的熱浪,那眯縫著的鼠眼笑眯眯的,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陰毒。

七星要塞並不算大,而裡面卻布滿了倉庫,這一點燃,基本上就成了一個大火盆,而四周的城牆高達近三丈,能登上城頭的道路都被封死,了。陷入要塞內的八旗騎兵在一頓惡毒的語言中嚎叫著,然後被大火一個個的吞沒,而城外,在通天大火燃燒起來的時候,一支離開的大夏騎兵已經殺了回來,這支騎兵是在去湖口城半路上折回的,兩千多騎兵對上還在城外不足數百人的八旗騎兵。戰鬥並沒有太多的懸念,一把火。皇太極最精銳的內八旗就被燒了六分之一,如果被皇太極知道,估計他能心疼的吐血。 元天尊知道自己大勢已去,神色黯然道:「算了,事到如今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隨便你們怎麼樣?我知道我不配做菲兒的父親,但是我畢竟還是菲兒的親生父親,我想以父親的身份叫你一聲菲兒。以後隨你怎麼處置我都不會有什麼怨言的。」元天尊看上去一下蒼老了許多,眼角甚至能看到皺紋,眼神也變的黯淡無光。

胡小美見狀,心中頓時又盪起了漣漪,有點不忍,不過想起剛才的情景,她的不忍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無限的憎恨。

「菲兒,我對不起你們母女倆。」元天尊聲音沙啞的低聲說了一句,隨後便一句話也不說了。

「上人,麻煩你先把元天尊禁錮了吧,至於怎麼處理,還是小華回來再做定奪吧?」胡菲兒看了元天尊一眼說道。

天英上人點了點頭:「好吧,我先廢了他的黑暗神力,將他禁錮起來,不傷他性命就是。」其實天英上人現在很想將元天尊殺了,但是人家畢竟還是胡菲兒的親生父親,自己再怎麼心急,也不能在現在做出這樣的事。不過現在先把他的黑暗神力禁錮也算不錯了,就算以後他僥倖不死,他也無法繼續做惡。

元天尊並沒有反抗。他是一個很明事理的人,在現在的情況下。一切反抗都是徒勞地,一個天英上人已經夠他應付的了,旁邊地雅典娜,潘多拉,包括胡菲兒,這些女子沒有一個是自己能輕易應付的。為今之計,先留下一條性命再說,畢竟自己是胡菲兒的親生父親。只要自己認錯。相信機會還是有的。至於黑暗神力,那本來就不是自己的力量,丟了就丟了,也沒有好可惜的。

胡菲兒本來是想到著母親胡小美一起回帝國總部的,想好好陪陪母親。不過胡小美還是拒絕了。

她身為妖界軍團長,就得為千萬妖界將士負責,不久后的軍團大比武。王牌軍團地牌子是她實在必得地。這會她是不會離開妖界的。

胡菲兒,天英上人,雅典娜,潘多拉好好的安慰了一番胡小美之後,就離開了,帝國那邊的事情也不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