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曉雲難以置信的望著已經飛入沈如花眉心的黑團,一雙眸子泛著不甘心的猩紅,她一掌對向沈如花,可惡!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18 日 0 Comments

既如此,那就只有想辦法殺了她!

沈如花哪裡是吃素的,她身形靈活一轉避開了趙曉雲的攻擊,

「趙長老,護宗獸已經選擇了我,你出局了。」

沈如花正在識海和黑陽結契,哪怕對方虛弱,成功的瞬間仍有一股洶湧的邪氣朝她丹田處衝去,元嬰大圓滿的桎梏直接衝破,沈如花面色一驚,她好像要渡雷劫了!

與正道修士不同,邪修渡劫雷劫肆獰,不是不能打擾,是沒有人敢在邪修渡劫的時候前去打擾,一不小心就會引禍上身。

半空中暗雲聚攏,趙曉雲臉色黑色不能再黑,想到什麼她突然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沈如花,沒有準備吧,不知道你會不會直接被劈死啊?」

邪修元嬰渡出竅,十個渡劫八個死,趙曉雲的心情突然好起來,她今日就看著,看著沈如花如何死在雷劫之下。

沈如花臉色凝重,趙曉雲的話不是危言聳聽,她真的可能會死!

「主人,不必擔心,有我在。」

邪陽宗護宗獸聚集天地最為邪獰之氣,雷劫懲罰的本質是去除業障,他這裡有足夠的業障在雷劫下混淆視聽。

「好。」

沈如花松下一口氣,她還沒適應自己已經和護宗獸契約。

天色越來越陰沉,趙曉雲後退出數百米,她可不想被她連累。

趙家前院

正在對戰的三家修士皆是神色震驚,這是誰要渡劫,不遠處天雷聲響起,聶岑遠心下咯噔,聽這雷劫的聲音,不像是簡單的渡劫,難道趙家有人突破化神?

他不動聲色看向屋頂上站立著的兩名出竅期男修,只見他們皆是搖了搖頭,不是還是沒有?

「速戰速決!」

聶岑遠高聲藉助靈力傳出,無論如何他們已經和趙家結下了仇,不管是何人渡劫,他們都要殺到底,除掉一個是一個!

戰鬥再次激烈而起,圍在趙家院外的宗門弟子則是端著好奇的神色,難道趙家還可以力挽狂瀾?

冰落看著不遠處的劫雲眉頭微皺,或許是因為她契約了小幽的緣故,她向來對邪氣較為敏感,那雷劫除了兇狠些倒是沒有什麼特別,但是劫雲中心下方衝天的邪氣讓她心慌。

元嬰,再次突破就是出竅。

出竅期邪修可不是區區幾個元嬰可以對付的,不過,前來的師兄師姐都是元嬰大圓滿,對付一個剛剛突破至出竅的邪修應該可以,冰落捏了捏手指,以防萬一,她還需要做些準備。。 我說:「哇塞!太理想了吧!」

罵死一條街說:「滾!不分青紅皂白!」

我說:「裴環環分呢!看人家跟你一路不!」

罵死一條街說:「一路嗎?環環?」

裴環環說:「套路的連你親媽都不認識!」

罵死一條街說:「無奈讓秋風吹走那些承諾!」

我說:「你不知道你有多可愛!」

罵死一條街說:「我是你專屬的活力節拍!」

我說:「算了吧!我還是丑點好!哈哈哈」!

罵死一條街說:「我可以保護你!」

我說:「就你那王子的南瓜馬車,我坐上去就扁了!現實嗎?」

罵死一條街說:「你就很理想啊!」

我說:「謝謝,我沒那麼自不量力!」

罵死一條街說:「我相信你的自命不凡!」

我說:「我都不相信我自己!」

罵死一條街說:「就你這樣子還強國有你呢!哪來的自信!」

我說:「此自信非彼自信!」

罵死一條街翹著二郎腿說:「說來聽聽!」

我說:「你消失了我就告訴你!」

罵死一條街說:「從這個地球上嗎?」

我說:「是的!」

罵死一條街說:「那我知道了!」

我說:「你知道什麼?」

罵死一條街說:「我叫什麼了!」

我說:「好像秒懂!」

罵死一條街說:「那我解密吧!」

我說:「你好聰明啊!」

罵死一條街說:「對啊!要不怎麼對的起我的名字!」

我哈哈了兩聲說:「你才是自「名」(命諧音)不凡呢!

罵死一條街說:「那我解密了!」

我說:「好啊!」

罵死一條街說:「我好聽話啊!」

我氣憤地說:「又怎麼了!」

罵死一條街說:「誇一下你!」

我說:「討厭!」

罵死一條街說:「不識誇!」

我扭扭捏捏地說:「你這是誇嗎?」

罵死一條街說:「那難道是我追你嗎?」

我說:「那你想多了!」

罵死一條街說:「不是我想多了!而是你就是這麼想的,哈哈哈!」

我說:「自戀狂!」

罵死一條街說:「我是「自戀狂」,那你是「自負狂」嗎!」

我羞澀地說:「偶爾是吧!」

罵死一條街說:「啊!這都承認!」

我說:「我是個怪胎!」

罵死一條街說:「你要是怪胎!我們就是看似很像的龍鳳胎!」

我說:「啊!你是可愛掛的!」

罵死一條街說:「為了你可以裝一下!」

我說:「為了強國,我可以隨便聽一下!」

罵死一條街說:「好敷衍啊!」

我說:「我也是這麼想的!」

罵死一條街說:「滾~!」

。楚凡讓雷蕾快跑,雷蕾這次倒是很聽話,立馬跑出去坐電梯下樓。

雷蕾在跑,楚凡也在跑,跑出去開車趕往清江城。

楚凡車子開到巷子口的時候,從架在架勢台上的手機可以看到,雷蕾已經跑到保安值班室,從視頻里看到值班室里有一老一少兩位保安,楚凡稍稍鬆了一口氣。

……

《我是擺渡人》第040章求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邊都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騷動。

「打起來了,打起來了,什麼情況……」

「剛才我好像看到,封太太,打了蘇夫人一巴掌。」

「這……這怎麼能打人呢。」

「不過我剛才好像聽蘇夫人的確說的比較過分了,都說什麼勾搭,這不是侮辱別人嗎?」

「蘇夫人這幾年仗著自己給她老公生了三個兒子,她丈夫的生意也是日漸增益,估計有點飄了。」

「飄歸飄了,可她也不看看對方是什麼背景,就算這個程苒自己什麼都沒有,可光憑她身後站的這個男人是封墨燁,她就能夠一手遮天。」

「我們都不敢去招惹,蘇夫人還往槍口上撞,誰拉的住。」

「好像她跟封太太之前跟蘇夫人也是不認識的,大概是因為前段時間,因為她的娘家得罪了封太太,破產了,現在蘇氏集團徹底涼了,她心裡也是有怨恨,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給封太太下馬威吧。」

「這就更好笑了,人家什麼後台,她又是什麼後台。」

這會兒蘇雅貝嚇的腿有點哆嗦,封墨燁此刻走上前,伸手摟住程苒。

「怎麼,有人欺負我老婆?」

蘇雅貝原本心裡已經很後悔了,封墨燁竟然還上來插一腳,這事兒,就更難辦了。

要是讓她丈夫知道得罪了封墨燁,那不得打死自己。

她捂著發燙又疼的不行的臉頰,就算很不甘心,也沒有任何辦法,誰讓她沒有程苒後台硬。

岳建蘭奉勸蘇雅貝:「要不還是算了吧,你跟封太太道個歉,她大人有大量,應該不會追究的。」

蘇雅貝沒好氣的橫了岳建蘭一眼:「你瘋了嗎?讓我給她道歉!」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要讓她跟一個晚輩道歉,以後她在這個圈子裡還要不要混了。

岳建蘭當然知道蘇雅貝不甘心,但是有什麼辦法,封墨燁都出面了,要是再跟程苒作對,就等同於是在找死。

「你還是稍微收斂一下吧,萬一真鬧出事情,你想想你老公……」

蘇雅貝老公的脾氣,她是見識過的,在工作方面的確也很優秀,也是很有野心的人,但正因為這樣的人更加註重事業,而不會把重心放在感情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