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子羽朝着凌軒輕輕的說道,不過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哦,直接把那一羣恐怖份子殺掉不就得了。”

凌軒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不是一羣普通的恐怖份子,我帶你去看看吧。”

趙子羽搖了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啓動跑車就朝着警局外面疾馳而去。

在凌軒二人剛剛走遠,冉夢涵身上穿着一套黑色休閒服便走了出來,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凌軒,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連華夏軍太子都親自相迎。

坐在車中,慢慢的掏出一支菸慢慢的抽了起來,臉上掛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恐怖份子?就算再強的恐怖份子在你面前也沒有用吧,還用的着找我嗎?”

聽到凌軒的話後趙子羽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心裏面早就把凌軒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你不就是全世界那最大的一個恐怖份子嗎!!”

趙子羽說完這句話之後繼續對着凌軒說道:“其實我在東灣渡假,誰知道家裏面一個老頭打個電話過來我的渡假生活就怎麼完了,不過幸好你也來了,所以我拉着你來看熱鬧來了。”

凌軒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掛着玩味的笑容看着趙子羽,不過心裏面卻是把那個什麼司令的一家老小問候的乾乾淨淨,要不是那個老小子自己怎麼回到這個地方來。

“算了,就帶我去看看吧,不過我估計應該沒有我們的事情吧,不然你也不會到這裏來接我了。”

趙子羽點了點頭,眼神有些飄渺了起來,腦海裏面閃過一個人影。

趙子羽開車開得非常的快,而且東灣雖然比大陸還繁華,但是畢竟也就巴掌大個的地方,半個多小時就已經到了慕北大廈。

慕北大廈位於東灣最繁華的黃金地段,高一百多層,不過此時慕北大廈周圍都圍着一圈圈的警察和全副武裝的軍隊,而在外圍則是人山人海的看熱鬧的人。

看着那些看熱鬧的人和那些舉着喇叭大叫投降什麼的警察凌軒的嘴角就扯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華夏最不缺的就是一些吃飽飯沒事幹和那些做着沒意義事情的人。”

趙子羽沉默了起來,他當然知道凌軒暗指的是什麼,但是這種事情已經融入到人的骨子裏面去了,想改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這些事自己也管不着。

“如果是你你準備怎麼破這個局?”

趙子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然後平靜的對着凌軒問道。

凌軒當然知道趙子羽做的什麼打算,他透過窗外看着慕北大廈,嘴角掛着玩味的笑容。

“等他們殺,想殺多少就殺多少,我泡杯茶慢慢坐在下面等。”

趙子羽感覺自己全身汗毛都立起來了,他知道凌軒從來不說假話,說道就能夠做到,至少在他的記憶裏面凌軒就是這麼一個人。

“嘭…”

突然慕北大廈上面一個人從上面掉了下來,腦袋直接開花,身體變成如同爛泥一般。

看熱鬧的人們沸騰了,嘴裏面什麼都說了出來,而那些警察和軍人臉色異常的難看。

“你麻痹再唧唧歪歪試試,聽得老子耳朵裏面都出繭子了。”

慕北大廈裏面的廣播裏面突然傳出充滿粗曠的聲音,而且還是用着非常流利的華夏話。

“現在我們正式談判,準備十億美金,再弄一架直升飛機過來,你們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過後要是老子沒看到這樣東西那麼十秒鐘殺一個人,反正這裏面最不缺的就是人。”

聲音剛剛落下,直接慕北大廈上面又掉下一個人,不同的那人身上有着一塊血紅色的布,上面有着一長串的數字,不用看凌軒就知道那是卡號。

“不錯,這羣恐怖份子還有點對我的胃口。”

不理會外面的警察,凌軒用着讚賞的眼神看着慕北大廈,準確的看着慕北大廈的某一層某一間套房。

趙子羽聽到凌軒的話後嘴角抽了抽,然後用着玩味的笑容看着那羣警察,不過凌軒總感覺他的眼睛在那羣警察和軍人中尋找着某人。

“或許那傢伙要出馬了吧。”

趙子羽的嘀咕聲傳進了凌軒的耳朵裏面讓他一愣。

那傢伙是誰?而且趙子羽的語氣似乎還帶着一絲無力。

想到這凌軒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然後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走下車之後凌軒伸了伸懶腰,抽出一支菸點燃之後抽了起來。

他有點想不通,那就是這羣恐怖份子真的是恐怖份子嗎?如果是真的恐怖份子怎麼會在乎錢財和生命。

在他見到過的那些恐怖份子當中基本上沒有人在乎錢財和生命,他們只會破壞和報復這個世界,或者聽從其他人的命令行事,但是這一羣人貌似已經把自己的後路安排好了,這不僅僅來自他的直覺,更是因爲剛剛那道聲音裏面充滿的自信。

“或許,可以讓這裏更有趣。”

凌軒自言自語的嘀咕着,嘴角勾起了一絲邪笑,然後對着旁邊的趙子羽說道:“子羽,麻煩你去幫我把那個卡號要過來。”

凌軒溫和的笑容讓趙子羽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他本能的後退了兩步,一臉警惕的看着凌軒。

“你想幹什麼?”

凌軒擡起頭看着天際,雙眼眯了起來說道:“我只是想讓事情變得更加的有趣而已。” 趙子羽深深的看了凌軒一眼,隨後朝着警察那裏走去。

就當凌軒想要找家飯店吃飯的時候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喂,無情哥,你在哪滴?”

Wωω ▲т tκa n ▲c○

電話裏面傳來一道憨厚的聲音讓凌軒一愣,不過隨後聊就頓時一黑。

這傢伙打電話來一般都沒好事。

“小牛,你不會又惹什麼事了吧,我可告訴你,幫你擦屁股的事情我可幹不了。”

凌軒的話頓時讓那邊的人沉默了起來,不過隨後依舊憨厚的說道:“哪能啊!只是聽說你的計劃開始了,所以我就找你來了。”

凌軒眼皮一跳,頓時連忙掛斷電話,這傢伙居然找自己來了,那還得了。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遠遠超出了凌軒的預料,只見一個全身穿的破破爛爛,披頭散髮的一個人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站到凌軒的身旁,就那樣呵呵直笑。

“看你這身打扮我就知道你肯定惹了不該惹的人了。”

凌軒轉過頭看着這人,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無奈的說道。

劉仁露出那一張不帥氣但非常憨厚的臉龐看着凌軒笑了笑說道:“哪能啊,只是最近這身行頭非常流行而已,不過無情哥,你怎麼來着了,難道專門來找我的?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

對於劉仁的話凌軒只能沉默,這傢伙別看非常的憨厚,但是其實是個非常厚黑的傢伙,凌軒就被這傢伙坑過一次,那一次的事情到現在都還沒有解決。

這個時候趙子羽手上拿着一張紙條回來了,看着凌軒旁邊的劉仁他頓時一愣,對於凌軒只能默默的佩服了。

這傢伙果然不一般,居然連乞丐都認識不少…

趙子羽來到凌軒旁邊把紙條遞給了凌軒,然後又朝着警察那裏走去,既然他已經露面,那麼或多或少都要乾點他能幹的事情。

凌軒接過紙條之後把他交給了劉仁說道:“這是什麼你應該知道吧,給那個混帳東西打個電話,搞點外快花花。”

凌軒的話剛剛說完劉仁就朝着凌軒甩了一箇中指,眼睛之中帶着鄙夷之色,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毫不含糊。

“喂,是我啊,劉仁,無情哥讓我給你一個銀行卡號,恩,還有五分鐘之後把那裏面的錢轉到咋們兄弟們的卡上…”

饒是凌軒臉上厚也不由得愣住了,原來不用自己說這傢伙就準備做了,而且還準備說是自己說的。

掛掉電話後劉仁朝着凌軒咧嘴一笑,然後拍了拍凌軒的肩膀看着這慕北大廈。

“無情哥,手癢了怎麼辦?”

凌軒知道劉仁說的是什麼,想了想就點了點頭說道:“也好,我也手癢了,而且我對他們背後的人非常感興趣。”

凌軒說完之後就和劉仁朝着慕北大廈的側面走去。

慕北大廈的側面還是一片開發區,這裏原本也是黃金地段,但是因爲慕北大廈的擴張所以大廈的主人直接把這裏購買了,然後重新建築。

這裏基本上看不到一個人影,兩人踩着監控器的死角來到了大廈的下面,凌軒看也不看的直接從腰間抽出一把飛刀朝上一扔。

劉仁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然後和凌軒順着一排管道朝上爬,動作非常迅速,幾乎兩下子就順着管道爬到了一腳房間裏面。

爬進房間之後凌軒抽出一支菸抽了起來,絲毫沒有給劉仁一根的意思。

劉仁憨厚的臉龐一垮,也掏出一支菸抽了起來,然後兩人就抽這樣大搖大擺的朝着外面走去,絲毫也沒有感到半分緊張的意思。

凌軒和劉仁叼着煙剛剛走出門頓時就愣住了。

只見兩個頭戴絲襪,手上拿着**的魁梧大漢端着**對着門口。

“擦,怎麼這麼倒黴。”

劉仁低聲罵了一句,然後對着那兩個人呵呵笑道:“哥們,咱們不帶這麼玩的,把槍放下,小心走火。”

“媽的,唧唧歪歪什麼,趕緊的,出來。”

一個大漢拿着**在劉仁的胸口指了指,然後就壓着劉仁和凌軒朝着電梯走去。

凌軒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然後狠狠的抽了一口煙,他要的就是這種結果。

兩個大漢眉頭輕微的皺了皺,不過並沒有說什麼。

很快就來到了八十八層,兩個大漢把凌軒和劉仁壓到大廳之後轉身又離開了,看起來又去查詢漏網之魚去了。

大廳裏面人很多,密密麻麻的如同螞蟻一樣蹲在地上,幸好這個大廳大得不得了,不然還真的裝不下這麼多人。

看着那一帶着名錶,穿着名牌的衆人劉仁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對着凌軒說道:“怪不得令天沒看到幾個有錢人來照顧我的生意,原來是跑到這來聚會了,呵呵,真好。”

原本凌軒和劉仁兩人抽着煙來到這裏讓那些個基本上被綁票的人和恐怖份子感到啞然,但是劉仁的一句話頓時讓那些恐怖份子哈哈大笑了起來,而那些有錢的大爺或者小姐則是臉色非常的難看。

聽到綁匪的笑聲凌軒的心思轉了起來,他們哪來的勇氣居然還這麼放鬆?那麼只能給說明一個問題。

那就是他們有恃無恐,認爲自己不會陰溝裏翻船。

“笑什麼笑,我們的生活費沒了。”

一個臉上帶着面具的白人從一個隱蔽的角落裏面站了起來,聲音充滿了冷冽。

“小黃,現在開始每十秒殺一個人,居然敢玩我。”

“頭,怎麼回事?華夏**不是把錢打來了嗎?而且飛機也快到了,現在殺人把華夏**逼急了可能會把那羣傢伙引來。”

一個剃着光頭的中年大漢對着那個白人疑惑的問道。

凌軒看着那人就知道他是剛剛和華夏**對話的那人,不過讓人無語的是這人雖然沒戴面具和絲襪,但是在臉上塗了厚厚的胭脂,根本讓人看不清面貌,更讓人非常的反胃。

“剛剛打進來的前沒用一分鐘的時間就消失的乾乾淨淨,而且9號也沒追蹤到是誰幹的…”

白人的話讓那個小黃瞬間錯愕起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怎麼可能,9號居然被人黑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