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多越好。”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我身上也沒帶多少現金,不過,我帶卡了。”

“能取多少?”

“現在銀行已經下班了,只能在ATM機上取了,一次大概只能取兩萬。”

“不行,太少了,你至少得給我二十萬,否則,我寸步難行。”

“要不,我回公司取,在我辦公室可能還有幾萬塊的現金。” 楊天翔用徵求的眼光看着他。

“你不會把我賣了吧?” 章維軍這會已是驚弓之鳥了。

“看你說的,怎麼會呢!” 楊天翔儘量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好吧,我相信你,我跟你一起去。”

章維軍又把車開回到了天盛中心,依然停在了老地方,他緊跟着楊天翔,仍不放心,又拿槍頂着他,向大門走去。

“楊總,您去哪了,手機怎麼也關機了?”小劉站在車前,看到楊天翔走了過來,忙問道。

“噢,我遇到了一個老朋友,我們回一趟辦公室,有點事,需要處理一下,你就等在這,哪也不要去啊,我一會就下來。” 楊天翔一邊向他說,一邊向他使了個眼色。也不知道小劉明沒明白。

小劉目送着楊天翔和章維軍進了天盛中心,心裏犯着嘀咕,楊總什麼意思?跟他的那個人怎麼天這麼黑還戴着墨鏡,還有口罩?

不對,他意識到了楊天翔給他的那個眼神,這裏面肯定有問題,那個人好像拿着什麼東西頂着楊總,不會是遇到壞人了吧?

怎麼辦?小劉猶豫了一下,還是下了決心,撥通了110的電話。

“老章,就這麼多了,如果不夠,明天銀行上班了,我再給你取,你看呢?” 楊天翔把三萬塊現金拿給了他。

“明天?你別開玩笑了,我還等明天啊,現在我再陪你到ATM機上取兩萬,就這樣吧。”

“好吧。”楊天翔答應了,他想拖一會時間,也不知道小劉懂沒懂他的意思。

“你準備去哪呢?” 楊天翔問道。

“不知道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章維軍忙着把錢往自己的各個口袋裏賽,嘴裏含糊不清地回答道。看來他已經有主意了,只是不想說。

“我給你準備個包吧?” 楊天翔看他手忙腳亂的樣子。

“嗯,不用了,裝在身上就好。”

“那好吧,你不想說,我也不問了,你自己好自爲之吧。”

“謝了啊,天翔,以後我會還你的。”

“先不說這些了,你就開這車走?”

“這也是暫時的,一會我就換了。” 章維軍狡黠地笑了一下,看上去他是胸有成竹了。

“好了,走吧。” 章維軍就要準備離開了。

“你還沒吃飯吧,要不我給你弄點吃的?” 楊天翔還想着拖時間。

“不用了,我吃過了。”

“剛纔忙着拿錢,那我給你倒杯水喝,渴壞了吧。” 楊天翔起身就要去倒水。

“你怎麼這麼多事?我不喝,快走。” 章維軍着急了。

“好,好,就走。” 楊天翔估計小劉如果報警的話,警察也該到了。

他們一起往外走。

“我找過你,這事你最好對任何人不要提起,這對你有好處。” 章維軍看了楊天翔一眼,小聲說道。

“我明白。”

就在他們剛走出天盛中心大門的時候,突然,幾道亮光射了過來,把他倆照得直晃眼,緊接着,一聲厲喝:“章維軍,抱頭,蹲下來。”

就在着一剎那,章維軍一把抓住了楊天翔,迅速用槍指着楊天翔的腦袋,喊道:“你們都看見了,別硬來,沒好結果。”

說着,他把楊天翔重新拽回到了樓裏。

天盛中心的兩個門衛見狀,正想做點什麼,章維軍對着他倆就是兩槍,門衛應聲倒在了地上。

清脆的槍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外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是你小子報的警吧!” 章維軍惡狠狠地對楊天翔低聲吼着。

“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怎麼報警?” 楊天翔顯得很無辜。

“那就是你那個狗日的司機。”

“司機又不認識你,他也不會。”

“呵呵,你們都不會,那可真是見鬼了。” 章維軍根本就不相信。

“你還是投案吧,已經這樣了。你也跑不了了。”

“投你娘個頭啊,你老實點,別和我耍花樣,老子現在可是六親不認的。” 章維軍完全已是一頭野獸了。

“後門在哪?” 章維軍觀察着周圍。

“在哪邊。”楊天翔指給了他。

“上樓,走樓梯。” 章維軍並沒有走後門,而是挾持着楊天翔上了樓。

都已經下班了,大樓裏早就空無一人了,但是,楊天翔知道,還應該有巡視的保安。

二樓、三樓、他們上到了三樓。章維軍停了下來。問道:“還有沒有其他的出口?”

“沒有了。”

“和附近的樓有連接嗎?”

“也沒有。”

這時候,樓下面響起了嘈雜的腳步聲,應該是警察們進來了。

章維軍不慌不忙地繼續觀察着,他推了推一間旁邊的辦公室,門是鎖着的。

他拽着楊天翔繼續往裏走,走着走着,他停在了一間寫字間的門口,好像是在想着什麼。

忽然,他好像決定了,掏出了一串鑰匙,找到了一根什麼東西,開始試着捅那個門上的鎖。“咔嗒”一聲,門鎖被打開了,他又拽着楊天翔走了進去。

他隨手又把門從裏面反鎖上了。“不要開燈。”章維軍小聲說。

他又迅速來到了窗口,探頭探腦地向外張望着。過了一會,他慢慢地打開了一扇窗,探頭向下面仔細地觀察着。

楊天翔此時也在迅速地思考着,既不能讓自己吃虧,也不能讓他就這麼跑了。那該如何做呢?

章維軍好像已經有了主意,他放開了楊天翔,悄聲說:“我準備走了,我不爲難你,你也別和我過不去,要不然的話,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啊!”

楊天翔點點頭:“我明白。”

“你就坐在這裏,不許亂動。” 章維軍盯着他,再一次的警告道。

楊天翔看到了在窗戶外面,有一棵高大的樟樹豎在跟前,他明白了,章維軍肯定是想利用這棵樹出去,而經過他的觀察,這附近應該沒有警察。

怎麼辦呢?楊天翔一時沒了主意。

章維軍把手槍別在了後腰上,站到了窗臺上,半個身子已經在窗戶外面了,這時候,搜索的警察們已經上了三樓,開始逐門找了。

章維軍依舊不慌不忙,還轉過頭來,看了一眼楊天翔,用手勢做了個“OK”的動作。隨後,他整個人已經站在了窗戶外面了。

就在他準備一躍的一剎那,楊天翔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他的雙腿,此時,章維軍已經躍了出去,沒想到,自己的腿被抱住了,一下子栽了下去……

章維軍長得人高馬大,楊天翔那能抱得住他呢,他也隨着章維軍往下載……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突然,頂棚塌了,從頂棚上跳下一個人,一把抱住了楊天翔。

章維軍不虧是幹刑警出身的,儘管大頭朝下,他還是非常冷靜,一隻手撐住了牆壁,另外一隻手反過來,從後腰褲帶上拔出了手槍……

楊天翔看得清清楚楚,他心裏一緊,雙手一滑,章維軍掉了下去。隨着他的下墜,他身上的鈔票也散落了,飄飄灑灑地飛舞了起來……

他們在這裏大呼小叫的,外面的警察早就聽到了,撞開門,也蜂擁而至。

就在章維軍墜落的時候,外面包圍大樓的警察也都趕了過來,好在章維軍掉在了草坪上,又是三樓,應該問題不大,他爬在草地上,向圍過來的警察開槍了,隨即,警察們也開始還擊,樓上的警察也從窗戶上向着下面開着槍,一時間,槍聲響成了一片。

突然,槍聲停了下來,一下子,便是死一般的寂靜……

感覺過了很久,有人在大聲喊着:“死了,打死了。”

楊天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剛纔還是生龍活虎的,就這麼一會,卻已經是陰陽兩重天了!

“楊總,您沒事吧?”有人湊了過來。

楊天翔這纔看清楚,原來是小劉。

“怎麼會是你?你怎麼在這裏?剛纔抱住我的是你嗎?” 楊天翔納悶了。

“是我,楊總,您給我使了眼色,我就明白了,我報了警,隨後就趕到了您的辦公室,我沒敢進去,一直偷偷地跟着您,怕誤傷了您,也一直沒敢下手,看到你們進了這間屋子,我就從旁邊的衛生間上了頂棚,爬了過來,正好趕上您抓住他,我就跳了下來。”小劉把發生的這一切說了一遍。

“謝謝你啊,小劉,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都被他拽下去了。”

“楊總,您千萬別這麼說,保護好您,是我的責任。”小劉動了情。

“好的,什麼都不說了。” 楊天翔緊緊地握住了小劉的手。

“請你們二位跟我們走一趟吧,配合一下,好不好?”一位警官走了過來。

走出了天盛中心,楊天翔看到在路燈下,章維軍還在那裏,旁邊圍了一羣警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他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只見章維軍爬在草地上,腦袋周圍是一片已經發黑了血,在他的四周滿是鈔票。

楊天翔心裏涌上來了一股悲涼!

楊天翔和小劉隨他們來到了省公安廳。在樓道里,碰到了李副廳長,他詫異地看着楊天翔,問:“楊總,你怎麼在這裏?”

“唉,一言難盡啊!”這位副廳長,楊天翔認識。

“李廳,章維軍去找楊總了,還是楊總報的警。”旁邊的警官忙介紹道。

“嘿。疏忽了,疏忽了,章維軍和你的關係誰人不知,誰讓不曉。他一失蹤,我們就應該通知你,抱歉,抱歉啊!”李副廳着拍着腦袋。

是啊,你們早幹什麼去了,如果我知道了,章維軍也不至於現在就把命送了吧!楊天翔恨恨地想着。

“來,來,請到我的辦公室來。”李副廳長熱情地邀請道。

“我這還得把手續辦了。” 楊天翔指指旁邊的那位警官。

“一樣,到我辦公室辦一樣的,你們來兩個人就行了。”他對那警官說。

在李副廳長辦公室,那警官把晚上的經過簡要給他們廳長彙報了一遍。

“原來那個人質就是你啊,楊總,讓你受驚了!”李副廳長大爲驚訝。

楊天翔淡淡笑了一下,說:“只是沒想到,他死了。”

“這還得感謝你啊,楊總,要不是你抓住了他,他肯定就跑了,那再找他,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李廳倒是說的實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