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工作人員重新布置片場的時間,沈文濤走到一個無人角落,閉上眼睛不停深呼吸,調節著失衡的情緒。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片刻后,他睜開雙眼,神色恢復了淡然。

「方導,我準備好了。」

「行,各組注意,全都各就各位,我們重拍一遍!」

事實證明。沈文濤這樣的好演員,專業能力的確毋庸置疑,只不過有時會由於外界的各種因素,從而影響了實際表演時的發揮,但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只要旁人點出問題的關鍵,他們很快就能調整過來。

這不,劇組第二次拍攝,他的表演就非常好了,沒有一句台詞,僅用表情和肢體動作就將人物的麻木、孤寂徹底呈現了出來。

「好,這條過了,準備下一條!」

方遠的聲音通過擴音喇叭傳遍了整個片場,工作人員們再度忙碌了起來。

……

《荒島餘生》的拍攝雖然偶有波瀾,但總體來說依舊是在穩步推進,與此同時,外界的影迷也沒有忘記這部電影。

一來方遠以前拍的電影無一例外全是精品,人們自然會對他的新作品抱有期待,二來剛剛過去的春節檔上映了許多電影,卻沒有一部誠意之作,於是人們就更加想念起方遠的電影來了。

現在是4月份,今年的春節檔剛剛過去不久,和往年一樣,春節檔歷來是大片雲集的檔期,也是電影市場票房最為集中的一段時間。

今年上映的幾部商業大片,光看票房數據其實都還不錯,從整體來看,有兩部電影的國內票房都破了20億,還有一部破了15億。從單獨的部分來看,國內票房成績最高的也達到了25億,已經算很好的了。

只不過這些電影都還是老套路,一味堆明星堆特效,電影的情節很單薄,人物形象也立不起來。只能說是沾了春節檔的光,才能有這麼多票房,否則大概率也是口碑拉胯,進而票房斷崖式下跌的結局。

影迷們心裡都有一桿秤,一部電影是好是壞,大家自有評判,看完了這些電影,再和方遠的電影一比,頓時高下立現。

所以人們現在都開始催促方遠,讓他抓緊時間拍攝,早點把《荒島餘生》上映全國院線。

「方導,快把新電影拍出來吧,好讓我洗洗眼睛。」

「以前我只愛看商業片,尤其是大特效的科幻電影,但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我越發喜歡看方導拍的劇情電影了。」

「你還真別說,曾經我也是一個只看商業電影的人,可現在看多了千篇一律的商業大片,確實對方導的劇情片逐漸感興趣了。」

「哈哈哈,我也是這樣的,從一開始的不屑一顧,慢慢轉變成了方導的影迷。」

「話說,這部電影中間為什麼要停拍兩個月啊,過年放假也不至於放這麼久啊。」

「不知道,星火影視發的宣傳微博里只說了停拍和重新開拍的日期,還有幾張劇照,其他的消息一點都沒透露,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洛陽皇城,御花園中。

劉辨與眾妻妾正在散步。

唐婉、周芷若、蔡琰三女的肚子已經微微凸起,懷上了龍種。

看得其他幾女充滿了羨慕之情。

一頭白色的毛驢在柵欄中打着轉,用蹄子驅趕着好奇靠過來的橘貓。

一隻白色的狐狸躺在草坪上,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見劉辨走過來,它立刻站了起來,眼巴巴地望着他,嘴裏發出輕輕的嗚咽之聲。

像小狗一樣用頭輕輕頂着劉辨的手,搖著尾巴討好他。

那毛驢見了,翻了個白眼,嘴裏發出「灰兒灰兒」的聲音,似是在嘲諷它。

劉辨看着那毛驢道:「梅丹佐,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你還是不願意投降嗎?」

那毛驢向著劉辨噗地噴了一口口水,然後高傲地扭過頭去。

劉辨揮了揮衣袖道:「朕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好自為之。」

冥土廣袤而神秘,天堂的入口十分隱秘。

梅丹佐身為大天使長,對於天國所知甚詳,有着利用價值,所以才能活命。

不過劉辨也不是非他不可。

只要全部佔據了人間之土,那麼大漢的氣運自然也能覆蓋整個冥土。

白狐在劉辨身前嗚嗚了兩聲,彷彿在說自己願意投降。

劉辨彈了一下它的額頭道:「你除了賣萌,還有什麼價值?」

狐狸搖晃着腦袋,似乎在表示不服。

這時候,萬年公主劉桃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

看到那白狐,她的眼睛裏直冒小星星,嘴裏發出哇哇的讚歎聲,衝上去摟住白狐的腦袋就是一陣揉搓。

劉辨沒好氣地說道:「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都是大姑娘家了,一點矜持多沒有。」

說起劉桃,劉辨就是一陣頭疼。

當初她年紀小,劉辨對她十分愛憐,幾乎把她當女兒在養。

結果養得她的脾氣十分驕縱,總是喜歡充當俠女,帶着一隊女衛到處打抱不平,弄得洛陽城雞飛狗跳。

就連洛陽城的官員們都十分頭疼。

若是像劉協這樣的王爺,他們還可以參一本,博個清名。

但是對於劉桃,他們卻無計可施。

還好她跟陸遜已經定下了婚約,翻年之後就要完婚,這個消息總算令洛陽城的百官們鬆了一口氣。

說起劉協,如今已經是漢中太守。

大漢運朝之中,只有官吏以及氣運金榜上面冊封的勛貴才能享受到氣運加身。

哪怕是皇室宗親,若是沒有立下大功,沒有擔任官職,也無法享受朝廷氣運。

所以在劉協成年之後,劉辨徵詢了他的意願之後,冊封了他為一方縣令。

這些年,除了他本身的功勞,也因為身份優勢的加成,所以很快晉陞了太守之位。

在劉辨一家人說說笑笑的時候,一個小黃門近前來稟報。

說北海水軍都督魯肅回來了,同時邪馬台國的使臣也在鴻臚寺中等候接見。

劉辨正準備去接見魯肅,突然見那狐狸跟在他的腳邊,寸步不離。

劉辨叱道:「你跟着我做什麼?回去!」

那白狐卻抱着他的腳不鬆開。

劉辨伸手在她的頭頂一點,一道氣運之力渡入她的識海之中。

這時候,白狐脆生生地開口說道:「主人,我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能不能帶我去看看邪馬台國使者?

說不定我能夠給主人帶來一條大魚呢。」

劉辨沒想到玉藻前這麼沒有節操,開口就叫他主人。

他想了想道:「你跟我來吧。」

玉藻前歡呼一聲,跟在劉辨的腳邊來回奔跑。

她問道:「主人,若是我為你立下了大功,你能不能解除奴家身上的封印?」

劉辨道:「那要看你能夠立下多大的功勞。」

玉藻前道:「一個神系的神主,主人覺得呢?」

劉辨若有所思,笑了笑道:「等你辦到之後再說吧。」

不多時,劉辨在一處偏殿接見了魯肅,聽他詳細訴說了一番征伐瀛洲島的經過。

如今瀛洲島上的土著幾乎全部被他運回了大漢境內,開始分配到各處的工地之上。

現在面臨的是移民的問題。

內閣也是有些焦頭爛額。

華夏之民歷來安土重遷,除非實在活不下去,否則是不願意搬遷出去的。

但是瀛洲島這麼大的面積,總不可能空下來吧。

況且其中還有許多礦山需要發掘,也是需要人口的。

若是不搬遷當地的土著,那麼打下來還有什麼意義。

內閣已經決定加重賞賜,搬遷倚天世界與后金世界的黃河沿岸的民眾。

在那兩個世界,黃河沿岸一帶因為過度開發,土地已經變得比較貧瘠。

而且黃河時常泛濫,需要進行徹底地治理。

大漢世界的南方一帶地廣人稀,再加上瀛洲島,完全可以安置這些人。

在跟魯肅交談之後,劉辨又召見了邪馬台國使者。

邪馬台國屬於主動投降,肯定不能像其他土著部落那樣,全部貶為奴隸。

畢竟要給後來者立一個榜樣。

不過既然已經吞併了,肯定是不會允許他們再立國的,最多給他們一些賞賜。

此時,鴻臚寺中,邪馬台國使臣難升米與都市牛利二人悄悄聚在一起,交頭商議著。

都市牛利道:「左納言閣下,你說此次國主悄悄跟在我們使臣的隊伍之中,到底是想做什麼?

她會不會想對大漢皇帝不利?

大漢之強,不可為敵呀。

若是得罪了大漢帝國,我等親眷族人通通死無葬身之地呀!」

難升米咬咬牙道:「不如我們覲見大漢皇帝的時候,主動把國主的消息告知大漢皇帝!」

都市牛利大驚失色,扭頭看了看周圍,才壓低聲音道:「你瘋了?你敢背叛國主!」

難升米道:「少納言閣下言重了。

我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國主。

國主乃是人間神明,那麼大漢皇帝就是統治萬邦的神王。

若是國主能夠嫁給大漢皇帝,我等也能保全家族的富貴延綿。」

他定定地看着都市牛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