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門口,夏目發現了站在走廊上的人影。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村雨小姐?」

「要出發了嗎?」

「被聽到了??」

「我什麼都沒有聽到,只是知道有一個移動工具已經在三號出口準備好了,而且現在那裡似乎沒有人的樣子。」

看來有人知道自己的打算。

那還真是

「謝謝了。」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四百七十八章找俄羅斯借港口

美國政府專機在太平洋卜空快諫飛行著,美國國務獨川爾就坐在這架飛機上,炮威爾正低頭看著幾份文件,還不時的發出低低的嘆息聲。

這次他親自做為特使前往華夏為的就是找吳庸談判,在各國虎視曉眈想要爭奪美國空出的霸主地個的時候,美國根本不願意現在和雇傭軍開戰。

還有一點,美國政府也擔心吳庸會不顧一切的使用核武器,那個結果是任何人都無法承擔的。

「國務卿先生,您還在頭疼?」

秘書小心的遞來一杯咖啡,鮑威爾這次突然到華夏的原因秘書非常的清楚,所有的事情都是那個華夏吳庸惹出來的,按照秘書的觀點,炮威爾其實很無辜。

「是啊,這次的任務很難,我沒有把握說服華夏吳庸!」

炮威爾重重的嘆了口氣,吳庸知道美國政府是被逼無奈才抓了他的人,炮威爾同樣清楚吳庸做出三天的威脅論也是迫不得已,就像吳庸所說的一般,這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既然如此,您為什麼還要到華夏去,這麼遠的來回折騰,回去恐怕還會讓那些人笑您!」

「你不明白,我必須去,不管這次的任務能否成功我都必須去,只有去了,那些人才能減少一些攻擊我的借口。我這次最大的失誤其實是對雇傭軍太過於樂觀了,忘記了他們根本就是一群噬人的狼群!」

炮威爾苦笑搖了搖頭,還有六七個小時才能到華夏,恐怕在飛機上鮑威爾已經沒有了睡覺的心。

「可惡的野蠻兵沒有任何的信用。您答應讓他們報仇已經仁至義盡。可他們居然背信棄義,在紐約搞出那麼大的動靜!」

秘書也憤憤的說道,身為炮威爾的貼身秘書,很多事情他都知道。

炮威爾再次搖頭苦笑:「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這次如果發生了戰爭。我就是國家的罪人!」

鮑威爾顯得很無奈,但是站在雇傭軍的立場上,鮑威爾的那些要求何嘗不走過分而又不合理,對不合理的東西雇傭軍當時可以不去理會。

「要我說,中悄局的人上次就該把那個華夏吳庸幹掉,不惜一切代價的幹掉,他就是世界和平的毒瘤。沒有了他,世界將會平靜很多!」

秘書給鮑威爾加了點熱水,再次的說道。中情局刺殺吳庸的事情整個美國都知道,不是因為那次的事情美國也不會和雇傭軍開戰,沒有發生戰爭美國的霸主地個也不會丟失。大部分海軍的覆滅對美國的影響太大了。

「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特別走到了華夏之後,絕對提都不能提!」

炮威爾瞪了一眼他這個秘書。眼睛繼續看著桌子上的文件,鮑威爾需要做更多的準備來和吳庸談判。

俄羅斯,普京辦公室。

普京和身邊的幾個智囊都聚集在了這裡,還有俄羅斯軍內年輕一代的代表卡利列夫。

「總統先生,我認為我們可以答應華夏吳庸的要求,前提是華夏吳庸不能在戰爭中使用核武器!」

俄羅斯總理首先說道。扶植雇傭軍起來就是讓雇傭軍幫助俄羅斯打開周圍的包圍圈,讓俄羅斯重新成為世界的霸主,雇傭軍能和美國開戰那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消息。

「總理先生,華夏吳庸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想您也清楚,假如戰卓對他有利還很好說,可戰爭進行到最他不利的時候,誰敢保證他不會使用核武器?」

國防部長首先做了反駁,普京也是剛剛收到吳庸的秘密來電,就立即著急身邊的人進行商討。

「部長先生,華夏吳庸這次要打的是阿拉斯加,阿拉斯基只有一萬多人的美軍第打手,刀步兵旅駐紮,雇傭軍只需要派出三萬人,就可以攻陷整個阿拉斯加!」

總理立即出言反駁道,以雇傭軍的戰鬥力,三萬雇傭軍只要登陸阿拉斯加,美軍的打手,刀步兵旅絕對不是雇傭軍的對手,阿拉斯加那塊龐大的土地將任由雇傭軍縱馳。

「總理先生,這是戰爭不是兒戲。請您明白這一點。雇傭軍如果攻打阿拉斯加,美國的太平洋艦隊和大西洋艦隊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美國其他的陸軍也會通過加拿大來支援阿拉斯加,還有美國的空軍,他們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對阿拉斯加進行支援。我可以保證,十二個小小時內。只要雇傭軍在阿拉斯加出現的十二個小時內,美軍就可以為阿拉斯加增援十萬以上軍隊,並且封鎖白令海峽,到時候雇傭軍只會陷入苦戰。失去了後援的他們甚至有可能被全部殲滅!」

說起戰爭,國防部長明顯比總理更有發言權,普京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現在在俄羅斯內部也形成了兩個聲音,支持或者不支持雇傭軍藉助俄羅斯的港口和美軍作戰。

「卡利列夫,你認為呢?」

普京對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卡利列夫問了一句,卡利列夫和吳庸的關係非常不錯,也是對吳庸非常了解的一個人。

「我認為我們應該借,根據我對吳庸的了解,只要是他決定的事情就沒有放棄的,既然他已經決定和美軍開戰,即使我們不給他幫助,他也會通過別的途徑,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給他們提供這個方便?」

卡利列夫慢慢的說道,總理臉上帶出一絲笑容,卡利列夫的話等於是支持他。

國防部長臉色有些陰沉,卡利列夫網說完他便接著說道:「卡利列夫。你別忘了我們如果支持雇傭軍等於是在得罪美國,為了雇傭軍這個時候得罪美國我們值得嗎?」

「長官,即使我們不得罪美國,我們現在和他們是朋友關係嗎?更何況阿拉斯加本就是我們偉大俄羅斯的土地,卑鄙的美國人利用手段騙走了她,我認為是時候讓雇傭軍來給美國一個狠狠的教!」

卡利列夫站起起來,語氣不卑不亢,其他幾個人聽了卡利列夫的話眼睛都是一亮,阿拉斯加被美國廉價買走,是後世所有俄羅斯人心中的一個痛。阿拉斯加單單陸地面積就有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頂上三斤,法國的面積了。

「說的好!」總理首先帶頭舊心了導堂,國防部長臉點依然很陰沉。普京眼中閃討道鬧心

等所有人安靜下來之後,普京才慢慢的問道:「這麼說,卡利列夫你也是贊同借港口給雇傭軍了?」

「沒錯,不僅要借港口給雇傭軍。還要在所有能夠支持的地方來支持雇傭軍,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我相信目前對於我們俄羅斯來說最大的敵人依然還是美國,如果能把美國打下去,就是重新收回阿拉斯加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卡利列夫大聲的說道,普京心中猛然一動,眼中也閃爍著幾道不一樣的色彩,過了一兩分鐘普京的神色才恢復平靜。

收回阿拉斯加,收回那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那普京會成為俄羅斯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名流千古。

「卡利列夫將軍,您身為一個俄羅斯重要將領,還希望您以後說話的時候注意分寸,這樣的話我希望以後不要在從您的嘴裡聽到!」

普京微笑著慢慢說道,看似普京在批評卡利列夫,誰都明白普京的心中其實是贊同卡利列夫的觀點,只不過這種話真的不能亂說,傳出去很有可能會讓人認為俄羅斯是想要和美國開戰奪回阿拉斯加這塊殖民地。

「好,既然大家已經統一了意見。那我們就將港口借給雇傭軍,至於其他的幫助那就算了,如果雇傭軍能打贏這場戰爭,我們在來進行其他的討論!」

普京微笑做出了總結,事實上這些人沒來之前普京已經有了打算,借給雇傭軍港口是會降低和美國之間的關係,可這點影響普京並不在乎。假如能讓雇傭軍和美國真真正正的打起來。最好打的你死我活那才最好,普京一樣看出吳庸這次和美國的開戰也是迫不得已。

晚上十點,吳庸就得到了來自俄羅斯的回復,俄羅斯答應借港口和一個軍事機場給吳庸,但是最多只能借給吳庸三個月的時間。而且俄羅斯只索要了一筆象徵性的場地租賃費。不過俄羅斯也明確做了表示,他們不會提供後勤幫助,所有的一切都要靠雇傭軍自己。

對這個結果吳庸只是笑笑,這在他的意料之內,普京不答應這樣的好事才怪,如果他不答應那他就不是普京了。

「三哥,我的希望可都在你的身上了,加油!」

嘆了口氣,吳庸關上燈閉上了眼睛,他要好好的睡上一覺,明天還要去應付那個遠道而來的國務卿大人。相比睡在飛機上的國務卿,吳庸這張軟綿綿的大床可比國務卿在毛機上安穩舒適的多。

8月打手,7號,早上六點炮威爾的飛機抵達北京,國安局和外交部的人去接的蛇威爾,由於這次炮威爾不是公開訪問華夏,所以並沒有國家領導人親自出面迎接。當然,要是炮威爾願意的話,做完他的私事一樣可以和華夏的總理或者主席親切會見一次。

車子把鮑威卓帶到了釣魚台國賓館。吳庸會在十點到這裡來見炮威爾。這個短暫的時間也可以讓炮威爾休息一下,稍微調一下時差。

直到早上九點,吳庸才睜開眼睛起床,本來吳庸想把和鮑威爾見面的時間推遲到下午,只可惜人家不同意,炮威爾這次到華夏來時間並不多,更何況吳庸也只給了人家三天的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半天多。

「老大,你起來了!」

吳庸網下樓,就看見兩張傻笑的面孔,吳庸忍不住拍了拍腦袋,這倆跟班可真是無處不在。

上次吳庸回鄭州並沒有帶杜貴和趙強,那次的理由是帶李曉珠回家省親,結果在鄭州出了這麼大的事,吳庸都沒來得及帶李曉珠就先回了北京。

「你們兩個,就不能讓我好好的清凈幾天!」

吳庸呻吟了一聲,徑自走向餐桌。那裡有為他留好的美味早餐。

「老大,你這話讓我們很傷心。所以我們兩個決定了,以後跟著你寸步不離!」

杜貴跟著跑過來坐在了吳庸的旁邊。吳庸拿起一個包子朝杜貴遞了遞。

「老大,你吃,我們已經吃過早飯拉!」杜貴急忙搖頭,趙強已經坐在了吳庸的另一邊:「就是,我們決定不離開你了,你就走那麼幾天。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真後悔沒有跟著你啊!」

看了看左邊的趙強,又看了看右邊的杜貴,吳庸苦笑一聲把網咬了一口的包子放了下去,有這兩大門神在旁邊,他能吃下這早餐才怪。

「怎麼了老大,包子不好吃嗎?」

趙強看見吳庸放下包子,還傻乎乎的拿起一個來嘗了一下,隨即驚訝的看著吳庸,這包子包的很不錯,很正宗的味道。

「我被你們打敗了,想跟著就跟著吧,不過把你們的衣服換一換,看看你們都穿的什麼!」

吳庸搖頭呻吟了一聲,起身向外走去,這兩斤。纏人的傢伙恐怕是擺脫不掉了。

「我這不穿的很好嗎?」 網游之傲視群雄 趙強疑惑的看了看自己那套很拉風的牛仔裝。杜貴比他好一些,穿的是一套很古老的中山裝,看起來還挺有氣質。

「別廢話了,老大既然要我們換衣服就趕快去換,一會跟不上了別怪我不等你!」

杜貴立取向外跑去,杜貴的家距離吳庸的院子不遠,跑出去之後杜貴還大聲對吳庸叫了一句,讓吳庸一定等他們。

十分鐘后,兩人穿著西裝跑了回來,趙強住的地方是吳庸郊外的別墅。他沒時間回去換衣服,索性穿了杜貴一套,杜貴的西裝可不少,而且都是名牌貨。

「小氣鬼,不就是八十萬一套嗎,回頭我還你個套!」

見了吳庸,趙強還忍不住嘟嚕了一句,剛才杜貴居然不借他衣服換。趙強是自己奪了一套邊跑邊換上的。

「你,好你個小強,穿我的衣服還敢說風涼話,你不穿還給我!」

杜貴使勁瞪了趙強一眼,不過趙強說的也是實話,八十萬一套的衣服別說十套,就是一百套他也送得起,趙強現在的身價也是個位數以上。)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體炮彈你可否嘗試過呢?或者是說,你喜歡人體炮彈嗎?!

且不提閣下的回答如何,此刻,當下,現在,目前,有個人體炮彈正朝著天空的魔女飛去。

為了保護自己不被流彈和炮火攻擊,特地用雙手拿著一門盾牌擋在前方,通過盾牌上方的鋼化玻璃可視口,看著下方空域的戰鬥。

感覺到四周空氣的流動變得越發紊亂,整個人也有些無法控制好方向,開始漸漸偏離軌道。

這是一次拚死的博弈,如果無法降落到制定地點的話,說不定就會被摔成一灘肉泥。

也就是說,這次只許成功,而不許失敗。

要說為什麼情況會變成了這個樣子,還是拜村雨令音所賜。

之前在佛拉克西納斯上的時候得到了村雨令音的幫助,想要再一次接近的c.c.的夏目跟著村雨令音來到了所謂的移動工具反射三號口。

裡面十分昏暗,只有機器運轉的許些嘈雜聲和時不時閃亮的警示燈。

村雨令音指著一個一人大小圓形通道對夏目說

「這就是最快和最直接的移動工具,只要進去的話我會安排發射。」

「麻煩了。」

就這樣,夏目被裝進了實際上是發射能量式導彈的地方。

靠著腳步踏板的防護,夏目才沒有被能力擊碎。取而代之得到了巨大的推進力,整個人瞬間從炮彈口彈射而去域,朝著下方的c.c.飛去。

因此,佛拉克西納斯的第一發人體炮彈順利發射。

「司令,我們的三號炮擊口剛才似乎被人使用了。」

「有什麼關係,不如說我想要把你給射出去。」

「啊啊啊,謝謝司令!」

就在兩人談話同時,從底部被射出的夏目以極快的速度逼近c.c.。

戰場由於ast成員的分散而擴大,每一次移動都會帶著流光飄散的c.c.在各處疾馳著,不斷擊落敵人。

夏目努力調整範圍。目前的c.c.沒有展開障壁。這是為了將所有力量都集中在攻擊和移動之上,因此這邊有機可乘。

只好在接近一點,只要在靠近一點c.c.的話,就可以將這邊的話語傳達出去。

然而。被發現了。

從後方突進的夏目被轉過頭來的c.c.發現。在確認目標之後。c.c.朝著夏目攻擊過來。

速度好快!

就連夏目十分驚訝,雙方之間一百公尺左右的距離在一瞬間就縮短了一般。

「我是——」

想要開口說話,可是夏目發現因為風流太過兇猛的緣故。說出來的話語一下子就被吹散,根本無法傳達過去。

還要更近,更加的近。

不過在拉近距離的同時,c.c.的攻擊也悄然而至。

武神的巨刃對著夏目直刺而來,尖銳的刃尖直接刺穿了鋼製的盾牌,想要將夏目的身體一起刺穿。

這樣的情況沒有讓其發生,在被攻擊之前,夏目已經開始移動身子,因此在穿過的那一刻,夏目將自己的身體移到了盾牌旁側,躲過了劍刃。

現在的夏目的確沒有什麼強大力量,就算可以預判出敵人的攻擊也無法順利躲過,他的體力和運動能力不允許夏目做出那樣的舉動。

所以說,就算夏目想要戰鬥,他也不可能完成戰鬥中自己想要做出的動作。

普通人類的反射神經有著強弱之分,夏目認為自己的反射神經很是迅速,唯一的不足就是體力很弱,談不上強壯的身軀。

這麼一來,在強風之下,夏目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

臉色漸漸發青,就連視界之中的場景也都變得模糊起來。

用盡所有力氣咬破了舌尖,深吸一口氣之後,夏目屏住呼吸,目光鎖定下方的c.c.。

刺穿了盾牌的劍開始朝著夏目砍去,空中的他無法閃躲,當然,也不會閃躲。

就在即將切斷夏目身體的那一剎那,刀刃立刻改變了反向,從夏目頭頂劃過,將追擊而來的炮彈切碎。

夏目鬆了一口氣,c.c.沒有殺死自己的打算。

突然,后產生的爆炸形成了衝擊,巨大的能量撞擊落在夏目背後,劇烈的疼痛幾乎撞碎背脊。

咳啊!

喉嚨一甜,鮮血從口中吐出,原本吸入的空氣頓時流失,窒息般的痛苦接踵而至。

伸出右手,夏目在空中急速下落的身體即將從c.c.旁邊飛過,所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