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許久,天色已近黃昏,但倆人卻依舊未走出這片森林。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這到底什麼鬼地方?」

南宮問天半蹲著,雙手扶著膝蓋,有些抱怨的說道,已經走了好幾個小時了,可是前方卻依舊是茂密的森林,彷彿永遠走不完一樣。

北冥雪的情況更差,本來她就是女孩子,體力跟不上,現在臉色有些蒼白的蹲在地上。

小黑龍見她這樣,便一直在她身旁游來游去的,還不時的從嘴裡發出聲音,但是卻聽不懂它的話。

眼見太陽快落山了,如果夜晚在這森林中呆,恐怕危險是少不了的,畢竟這麼大的森林不可能就只有他們倆個生命。

「今晚先在這裡休息一晚吧,明天再繼續走。」南宮問天走到北冥雪身旁,看著她有些不適的表情,輕嘆了口氣道。

……

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森林中不時的響起各種蟲鳴,圓圓的月亮掛在天空上,微微照亮著森林的地面。

咕咕!

問天摸了一下自己咕咕叫的肚子,靠在一棵樹旁,看著剛升起的篝火,心中很少不爽,這是要把自己餓死的節奏啊?

好不容易重生了,沒想到起點卻是如此不堪,把自己丟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https://ptt9.com/111638/ 「我好想家…」

北冥雪蹲坐在問天的對面,抬頭看著那夜空中的月亮,有些迷茫道。

南宮問天不由的顫抖了一下,提到家,自己又何嘗不想呢?在自己離開那個世界的一刻,看著父母悲痛的神情,自己何嘗不是心如刀絞。

嗷嗚!

寂靜的森林中,不知從何處傳來數道狼吼的叫聲,而且越來越近。

「不好,是火光吸引了狼。」問天立馬意識到了不應該生火的,現在天晶獸不在身邊,遇見一二隻自己的綠珠護腕還能對付,要是遇見一群那可就死翹翹了。

「怎麼辦?」北冥雪顯然有些恐慌,靈動的星眸盯著南宮問天。

問天不敢大意,站起身來一步步的退在北冥雪的前面,並且雙眼一直觀察著四周。

嘶嘶!

在緊崩的神經下,自己前方的草叢開始異動,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往自己這裡走來。

一隻…倆只…三隻…四隻…

問天看著一道道狼影從草叢內鑽了出來,而且數量越來越多,到最後居然有七隻。

它們全身黑灰相間的毛髮,鋒利的牙齒露出,還不時的從牙齒上流出口水,個頭比前世的土狗還要大上好幾倍,不時的盯著南宮問天和北冥雪倆人。

問天微微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看了下手臂上的綠珠護腕,不知道能不能打的過?

雖然綠珠護腕給自己增加了不少的臂力,可是同時面對七頭狼,還是有些勉強的,要是現在有天晶獸在就好了。

灰狼並沒有貿然進攻,而且圍著倆人轉動了起來,彷彿在觀察這獵物。

問天知道,如果等它們同時進攻,那自己肯定打不過,不如先下手為強。

盯著圍住自己的七隻狼,問天開始仔細的觀察突破口。

砰!的一聲。

找准了一隻較為弱小一點的灰狼直接以迅捷不及眼耳的速度閃了過去,抬起綠珠護腕的左手就是一拳頭打了下去。

一頭灰狼被自己的拳頭轟飛了數米遠,躺在地上嗷嗷直叫,不由的感嘆綠珠護腕帶來的臂力。

「小心!」

其餘的灰狼見夥伴被打倒,瞬間呲牙咧嘴的沖了上來,向南宮問天襲來,北冥雪在身後大喊了一聲。

唰!

幾道爪芒揮過,雖然被問天躲閃過去,可是灰狼配合的非常好,躲閃過來另外幾隻灰狼又立馬接上了攻擊。

噗!

一道鋒利的爪芒正好擊在南宮問天身上,力量之大,令其瞬間倒退了好幾步,單膝跪在地上,喉嚨一甜,一口鮮血湧出,北冥雪見面此連忙走過來扶住了南宮問天。

「對不起,是我太弱了…」問天擦拭了一下嘴角殘留的鮮血,回過頭有些微微笑道的對著北冥雪說道,沒有神兵獸的他根本誰都打不過。

或許今天就要葬身於此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再次穿越重生,對面剩下的六隻灰狼又開始蠢蠢欲動的準備發起進攻。

奈何BOSS太寵我 北冥雪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把小黑龍拿到了問天面前,用有些祈求的聲音對著它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物種,但你是神兵獸,應該能變身,幫幫問天吧。」

小黑龍晃了晃自己的小龍頭,雙眼有些疑惑的看著她,似乎聽不懂她說的話,但是看見北冥雪眼角的淚花,游到她身上蹭了一下。

「問天,快和它合體!」

見灰狼快衝上來,北冥雪連忙把小黑龍丟在了南宮問天身上。

看著丟在自己手上的小黑龍,這次並沒有了之前看著自己就凶的表情,而且雙眼有些不屑的看著自己。

「試試吧。」問天沒有辦法,再等下去就真的死了。

小黑龍身上散發著淡淡黑芒,消失在了手上,化為一道黑氣纏繞在問天身上,整個人都開始模糊不清。

灰狼見此不由的退開了幾步,它們感覺這個獵物身上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片刻后,黑霧消散了,南宮問天身著一身黑色鱗甲出現在眼前,手中一根七尺長槍緊握。

槍身呈為全黑色,黑氣隱隱環繞,不時還從槍內發出一陣陣龍吼聲,槍頭三角菱形。

「霸王魔龍槍!」

這是南宮問天意識中出現的五個字。寫崩了,新書《暴富從耕田開始》已發布

《鹹魚大廚的異界餐館》通知責編對這本書很失望,加上斷太久無法上架了。請諸位同學移步新書《我重生到六年級》

《鹹魚大廚的異界餐館》抱歉 「???」

顧北有些懵逼的看著燭光下有些昏暗的房間,四處堆積著許多雜物。

旁邊的木床上躺著一個模樣只有六七歲的小女孩,正睡的很甜。

他有些不敢置信,穿越這麼離譜的事情居然發生在自己身上?

前世當兵退伍后整天無所事事,毅然選擇了學廚藝,不出幾年也終於在一家較好的酒店成了炒菜的鍋爐師傅。

結果上一秒他還在酒店廚房炒菜,因為前一晚勞累過度所以就打了個哈欠,再次睜眼就來到這個鬼地方。

下意識的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服飾,是一件做工粗糙的藍色布衣,袖口還縫補了幾針,腳上穿著一雙即將磨破的布鞋。

環顧了下房間四周,好像發現什麼后直徑走到一張八仙桌前,看著銅鏡中倒影出來的自己。

昏暗光線的鏡子中出現一位面容較為清瘦,但五官精緻,皮膚比大部分男孩要白一些,可以稱得上是個十足的帥哥。

啊…

忽然腦海中如針刺般疼痛,令他抱頭下蹲痛苦多呻吟著。

一幅幅支離破碎的記憶碎片再次重組,出現在他腦海中的是這個軀體生前的記憶。

此刻他才完全明白,自己穿越到了一個叫秀氣大陸的地方。

而這個身軀的人本名和他一樣也叫顧北,床上躺著睡覺的是他的親妹妹「顧夕兒」,今年只有七歲,而自己這個身軀剛滿二十一歲。

哥哥…

也許是動靜有些大,不知何時顧夕兒已經坐在床邊,揉著惺忪的睡眼,軟軟的叫了一下他。

「你怎麼醒了?」頭痛感雖然逐漸消失,但還是有些輕微的疼痛,緩步走上前去。

「哥哥是不是還在為還錢擔心呀?」

顧夕兒留著一頭足以披肩的長發,粉嫩的臉蛋和他一樣都有些消瘦。

顧北知道妹妹口中的還錢是指的這具軀體的父親「顧未」所欠下的債務。

當年因為顧未爛賭成癮不顧家裡死活,母親在生下妹妹后就離家而去。

而在一年前顧未也因病去世,卻留下了一大堆的賭債,只能靠顧北每天拉著小吃車去鎮里賣麵條來還債,所以生活過的很不好。

「不是,哥哥只是有些失眠,你快睡覺吧。」

顧北溫柔一笑,輕撫著這個所謂妹妹的小腦袋。

「那夕兒睡了。」顧夕兒年紀雖然小卻也懂得很多事情,注視了他幾眼后躺回了床上蓋好被子。

顧北此刻卻沒有絲毫睡意,悄悄的推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此時已經接近夏天了,屋外一陣涼爽的清風迎面吹來。

回望了下自己住的房子只是一個簡單搭建的木屋,而且是在郊外位置偏遠,經常會有野生動物什麼的來騷擾。

顧北一屁股坐在綠油油的草地上,抬頭仰望著滿天繁星的天空,眼神多了几絲迷茫。

前世的他雖然自幼是個孤兒,可是在努力下也在二十四歲的年紀就成為了一家不錯酒店的大廚。

輪起廚藝他是有些自信的,可是現在一沒大量資金,二沒好的食材,就算他想賺錢也無計可施啊。

【美食系統已激活】

忽然,腦海中響起一道機械般的聲音,讓他懵了一會,隨即一連串的數據出現在意識中:

姓名:顧北

境界:炁境0級

擁有資產:26卡魯幣

技能:無

擁有美食配方:無

【系統商城/點擊進入】

【炁境提升/點擊進入】

新手任務:賺取100卡魯幣,獎勵:隨機技能。

……

看著這些陌生的數據,難道是他開外掛了?都說穿越者必帶金手指,看來上天還沒有拋棄自己。

炁境他從原主記憶中倒是知道,這個秀氣大陸的極少部分都修鍊著一種叫元炁的東西,可以用於戰鬥生活等等。

而隨著炁境等級越來越高,自身的力量、速度、體魄等都會隨著增幅,目前大陸認知最高等級的炁境是99級。

在意識中點擊了炁境提升按鈕后,另外一道數據框顯示了出來:

【是否花費20卡魯幣提升炁境至1級】

「是。」

他沒有猶豫的選擇了,因為對一個地球人來說很好奇元炁究竟是什麼能量。

【恭喜宿主炁境提升至:1級,可以選擇花費100卡魯提升至2級。】

意識中的語氣剛落下,顧北就感覺全身煥然一新,本有些疲倦的身體頓時充沛著力量。

攤開手心一看,果然有一道極其微弱的藍光環繞在手心。

下意識的揮出手掌,藍光甩出轟擊在旁邊一棵大樹上,樹身上留下一道烈火灼燒過的痕迹。

顧北這才感覺到元炁的好處,只是可惜炁境等級太低了。

「打開系統商城。」

了解元炁后,他繼續在意識中探索著這個系統。

【系統商城隨著宿主炁境等級而變化。】

特質增味粉-2枚卡魯幣

魔鬼辣椒粉-1枚卡魯幣

……

「就這?」

顧北有些無奈,說是商城到最後卻只賣倆樣東西。

看來還是得自己動手改變目前生活,既然這個原主原來是賣麵條的,而且生意並不好。

他何不改良一下,換其他東西來賣?

回到屋內發現顧夕兒已經睡回去了,坐於木桌前沉思了起來。

看著即將燃盡的蠟燭,如今只剩下6枚卡魯幣,想要進好的食材肯定是不夠的。

https://ptt9.com/9646/ 一切從簡的情況下,他考慮到麻辣燙是不二的選擇。

因為配料簡單,成本低,做起來也不麻煩,

雖然在原主記憶中,這個世界是沒有辣椒一說的,甚至很多以前地球的食材在這個世界都是沒有的。

唯一慶幸的就是,系統商城剛好有辣椒粉賣,解決了他的難題。

此時距離天亮也還有不到倆個時辰的功夫了,從雜亂的家裡翻出來紙筆后開始做預算筆記。

當天空泛起一抹魚肚白時,黎明的曙光已經照入了這片大地。

隨著屋外鳥兒嘰喳的叫聲,顧夕兒睜開了星眸,迷迷糊糊看見哥哥居然還沒睡覺,一個人坐在桌前不知道寫什麼。

女神的上門豪婿 「哥哥,你在幹嘛?」

顧夕兒掀開被子下床穿好那雙已經有些破舊的小紅鞋,碎步的走到顧北面前伸頭望去。

卻發現都是看不懂的文字,而他則一臉很興奮的表情。

「難道哥哥因為爸爸留下的債務瘋了?」

在她幼小的心靈裡面沒有太多父母的疼惜,只有哥哥在一直照顧她。

見顧北還在沉迷著手中的筆,顧夕兒忽然想起來什麼從屋外用木盆接過來一盆水,快步的端了進來。

嘩…

直接潑在了哥哥身上,她記得以前聽人說冷水能讓人清醒過來。 顧北大驚,令他打了個寒戰,剛才因為太過入神居然沒有聽見妹妹叫他。

尷尬的抹了把臉上的水,回過頭看向顧夕兒。

「你就這樣對你哥哥的么?」

顧北撇撇嘴的看著她,直接過來推他不就行了,還非得拿冷水潑。

見哥哥似乎有些生氣,顧夕兒歉意的低下頭,支支吾吾的回答:「我…我是怕哥哥有什麼事,一時著急才那個的嘛…」

「行了,我去給你做早餐。」

顧北也沒有要怪她的意思,忽然多出來個妹妹讓他還是有些不適應的,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把有些打濕的草稿折好收入了衣服內,便起身走向灶台前。

看著這口不知用了多少年的大鍋和已經發黑的灶台,自嘲的笑了下,沒想到用習慣了前世煤氣的他,現在居然要燒柴火了。

結果起火起了半天才燒起來,弄得灰頭土臉的。

「這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