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世又道:“誒……狼王莫要心急,我還有要求未提呢。”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狼王又暗怒:“你還有甚要求要說?”

“畢竟是爲了幫助貴族,我們纔出兵征討牛頭族。戰後,牛頭族的底盤一半歸我所有,俘虜也全部歸屬於我方,這點要求,想必狼王不會不答應吧?”

聽了賢世的話,狼王這才徹底放下心來。戰爭就是爲了利益,沒有利益驅使,賢世何必幫助狼人族?

不過放心歸放心,狼王可從未打算過與賢世合作,更別說分配利益了。

哥布林一族,戰力低下不足爲慮,待消滅了牛頭族,立刻轉火哥布林一族,那麼所有的利益,都是我狼人族的了。狼王算盤打得如意,嘴上卻道:“就照你所言,土地一半與全部的俘虜,都歸你所有。”

賢世笑道:“如此,我便在此謝過了。”

“那麼,你就儘快去行動起來吧。本王這就派盡兵力而戰。”

“告辭!”

賢世只是道了聲告辭,抱拳的動作都沒有,便轉身朝宮殿外走去。

狼王看着賢世的背影,目光中閃爍兇芒,但卻又隱而不發。

“哼,區區人類,豈會知曉我狼人智慧。想讓哥布林一族坐收漁利,算盤打得倒是如意。”

賢世走後,森寒的聲音響徹整個大殿之中,完了狼王這才傳令下去,讓狼人族所有族人,都參與到這次的大戰之中。畢竟戰敗牛頭族之後,還要轉而對付哥布林一族,人數少了可不行。

當然,狼王自然不會忘記,讓人悄然跟上賢世,從而判斷賢世是否如約去攻牛頭族後方。

且說賢世出了大殿,在無數殺人的目光之中,淡然離開了狼人聚集的範圍,朝着哥布林大軍所在的方位快速而去。

但行出沒多遠,就見前方一道靚影迎面飄來。

賢世當即迎了上去:“姑娘去往何處啊?”

那靚影遠遠的便已見到賢世,離近了纔看到賢世身上雖有大大小小的傷口數十道,但卻並無甚重傷,這才放下心來。迎面便撲入賢世懷中:“少俠何往呢?”

賢世連忙將之推開:“調皮了不是,不是讓你領軍呢麼,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人家心中難安,擔心你還有錯?”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因擔心尋賢世而來的克拉赫。只是此時克拉赫臉上欣喜中暗含嗲怒又有些如釋重負的表情,着實讓人怦然而心動。

“我這不沒什麼事情麼,大軍怎麼樣了?”賢世連忙瞥開了眼睛,不敢直視克拉赫惹人的面龐。

克拉赫道:“交給夏洛克了,應該無事。話說,你殺了狼王了?”

賢世笑着搖頭,而後又將兩人分開之後的所遇,仔仔細細的給克拉赫講述了一遍。

聽到賢世大戰十幾頭銀毛狼人之時,克拉赫難免擔心不已,雖然明知道賢世無事。

聽到最後,克拉赫對賢世就有些鄙視起來,便問道:“你覺得打不過狼王,於是就出賣了牛頭族,讓它們去打殺,我們坐收漁利?”

“是啊,就算能殺了狼王,我估計也無法活着回來。還不如這樣……”

賢世又將胸中計劃對克拉赫和盤托出,之後兩人才同時露出一個賊賊的笑容。

“你真是壞透了。”

話雖如此,但克拉赫哪裏有絲毫責怪賢世的意思?

賢世很無所謂:“你要是不要這樣做,那就不做好了。”

此時,狼王安排的狼人,已經悄然來到了不遠處,躲在一旁靜靜的觀察着賢世二人的情況。但剛剛到來,卻是聽到克拉赫如此說道:

“我要我要,就這麼做。”

偷聽的狼人,正值思考這話的深層含義,便又聽賢世說道:

“那我們這就去做吧!”

狼人頓時瞭然,躲在一旁露出一個YD的笑容,暗道原來這人類也同道。

克拉赫又道:“我奔波了這麼遠,你要揹我回去纔好!”

賢世無語,但也依言將克拉赫背起。伏在賢世肩頭的同時,克拉赫輕語道:“有條小尾巴。”

“哼,早已料到,讓它跟着就好。” 且說賢世,揹着克拉赫一路狂奔,來到哥布林大軍之前。

夏洛克見兩人到來,連忙上前行禮,自然不必多提。

“下令全軍,原路返回,朝牛頭族進發。”克拉赫下令的同時,還不忘緊了緊抱着賢世脖頸的手臂,制止了賢世企圖將她放下的動作。

克拉赫親自下令,夏洛克自然不敢多問,連忙去傳了命令。大軍雖疑惑,但也無人敢違背克拉赫的命令。

跺的山響的腳步聲,漸漸遠去。而另一邊的牛頭族,還只當是哥布林一族越殺越靠近狼人族中心地區,已經遠遠超過了它們的進攻步伐,於是,殺敵更加奮力了起來。

高貴的牛頭族,豈能被低賤的哥布林一族比過去?

看到哥布林大軍遠去,慢慢進入牛頭族區域之中,直到抵達牛頭族的聚集之地,方纔停下整頓。

一路跟隨而來的狼人,不敢違背狼王的命令,連忙折返回去給狼王稟報去了。

“呵,小尾巴回去了呢?”克拉赫趴在賢世的肩頭上,顯得格外的愜意。

賢世苦着張臉:“那我們趕緊行動起來吧,遲則生變啊。”

“只是讓你揹我,你怎地就生出如此多的不滿?”克拉赫話雖如此說,但還是乖巧的字賢世背上下了來。

而後,賢世自空間戒指中取出十方俱滅,招了招手,便有一道黝黑的門戶,憑空出現在衆人面前。

“陸續進入門戶之中,速度一定要快。”時至今日,在哥布林一族,賢世講話的作用與克拉赫幾乎無異。

有了賢世的命令,哥布林們自然不敢怠慢,快速行動了起來。

但是還未等最前的哥布林走入門戶之中,便有一禿驢自其中走出。

“你想做什麼?”賊禿看着賢世,面色十分的不散。

“讓它們進去,好用來奇襲狼人族啊。”賢世被賊禿看到很是莫名,直接解釋道。

“這麼多人進入十方空間,豈不是打擾我修佛?此事不可……”

賢世當即就怒了:“賊禿你休要多言,它們進去一個時辰便足矣,這樣都不行?”

“如此的話,也可。” 霸道首席的甜心小祕 禿驢說完,有回到門戶之中,盤坐水晶棺上修禪去了。

哥布林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搞的一愣一愣的,又讓賢世招呼了一遍,這纔開始陸陸續續進入十方空間之中。

“剛纔那個是……?”克拉赫見那賊禿長相與賢世無意,不由的便有了疑惑。

賢世解釋道:“我另外一個分身,只不過有些特殊。”

克拉赫點點頭,心下卻是驚訝不已,又看了看那黝黑的門戶,幽幽道:“不知道你還有多少祕密瞞着我。”

賢世面色發苦:“祕密還有一個,那就是我完過婚,已有兩房妻室了。”

克拉赫頓時無言,氣悶的跑入了黝黑門戶之中。

待得,哥布林一一進入十方空間之中,賢世當即將門戶收起,又將十方俱滅放入空間戒指之中,獨自一人又轉道狼人族而去。

且說那跟蹤賢世的狼人。

自見到賢世帶軍來到牛頭族的聚集之地,便以最快的速度折返。而後面見狼王,將所見所問一字不落細細講述了一遍。

狼王聽了屬下稟報,第一反應竟如那狼人同出一轍,幽幽道:“原來那人類也是我同道中人。”

“嘿嘿……”

來稟的狼人,只是嘿嘿淫笑但卻不言。顯然是,箇中妙處,兩狼心照不宣。

若這一幕被賢世看到,怕又不禁暗歎,怪不得世人都說色狼色狼,如此看來的確有些道理。果真是,空穴不來風,世人誠不欺我。

“傳令,全軍隨我即可進發,不將牛頭族盡數消滅,絕不罷休。”狼王說這話時,身上的猥瑣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則是無限的兇殘之意。

於此同時,隱約間狼王似是站起,只看海拔竟也有五六米之高。

下一刻,狼王便已閃身到了來稟狼人面前。

這狼王毛髮竟是銀色,仿若綢緞披身一般,沒有絲毫雜色。

生命層次更加的高等,註定了威壓不是狼人能夠承受。

狼王來到近前,狼人當即跪伏下去:“謹遵王命。”

言罷,這才起身退了出去,傳令讓大軍隨狼王御駕親征去了。

待賢世趕到狼王宮殿之時,狼人大軍已經齊聚,就等狼王一聲令下就隨狼王出戰而去了。

“那就是狼王?”

遠遠的,賢世看到身居大軍之前的狼王,頓時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

變身爲銀色毛髮的狼人,賢世遇到過不止一頭,但那變身時間都極短,賢世應付起來還算是輕鬆。

但這狼王,竟然毛髮本就是銀色,是天生如此?還是能夠時刻保持着變身的狀態?

相比之下,賢世更願意相信是後者,因爲據賢世猜測,狼人的毛髮顏色,能夠直觀的表明狼人的實力。若是這狼王天生就是銀色毛髮,那變身之後又將是何等的強大?

不過,賢世也知道,事實的真相恐怕就是前者,因爲克拉赫曾跟他講起過,這狼王是天生的異種。

賢世遠遠的便喊道:“狼王好生威風,在此我便祝狼王大戰告捷了。”

狼人,鼻子本就靈敏異常,早早就發現了賢世的靠近,只是並未作出什麼表示而已。

如今賢世開口,狼王故作驚訝之色:“你不是去帶哥布林一族攻擊牛頭族的後方,怎會出現在此處?莫不是你誆騙與我不成?”

賢世連連擺手解釋:“狼王息怒,我只是個人類,戰力微弱起不到什麼作用。不如來通知狼王,請狼王即刻出發,展開進攻。畢竟哥布林一族已經開始了攻擊,時間拖的久了,我怕牛頭族會不顧前方回援啊。”

狼王聽聞,神色間閃過一絲鄙夷之色:“我族這就開往戰場,你就再次等待本王的好消息吧,孱弱的人類。”

我竟有被畜生鄙視的一天,真是……賢世心念至此,頓時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但面兒上功夫,賢世卻是做的足,只聽他乾笑兩聲道:“狼王還是儘快出發,莫要過多廢言纔是。”

狼王自冷哼:“事到如今,你竟還敢說本王廢話?就不怕本王當場將你斬殺,反正哥布林一族已經開始攻擊,我留着你已是無用。”

“狼王必有所憂,纔沒有直接動手。不如就將你的怒火暫且壓制,大戰得勝之後再取我性命不遲。狼王,可也是這般想法啊?”賢世亦無所恐懼,說完便自大笑了起來。

“出發!”

心思被賢世一語道出,狼王再不想與賢世廢話,當即下達了命令,繼而率軍朝戰場進發而去了。 雖說是舉傾一族之力,但狼王也不可能不留下人馬,照看它的宮殿。

待狼王領軍離開,賢世徑直來到狼王宮殿之中。雖說留守之狼頗有不滿,但也沒多說什麼。

畢竟,剛纔發生的事情,它們都看的清楚。賢世連狼王的面子都不給,更別提它們了。

賢世之所以來到宮殿內部,自然是爲了避開狼人們的耳目。

進了宮殿,賢世取出十方俱滅,一招手便自有一道黝黑門戶出現,而克拉赫則款步自其中走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