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青水加入自己,或者把醫術以及食譜交出來,那樣可以大大的壯大自己勢力。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17 日 0 Comments

這幾天大的事情到沒有,但小事情卻是很多,不過解決起來倒也不難,青水也知道這是這裡一些勢力使用的一些小手段,如果自己沒有勢力這些小手段絕對可以致命的。

比如御膳堂治死了人,御膳堂的食物中毒毒死了人,地痞無賴來搗亂,半夜在御膳堂門上寫血書恐嚇,甚至弄一些殺死的野獸妖獸仍在御膳堂門口……

這樣的事情每天都有發生,不過青水倒也能解決,比如治死了人,前來鬧事的青水可以通過這些人找到幕後指使,然後使用搜魂或者針灸讓他們把真相說出來。

前段時間華神醫在這裡算是丟人丟大了,但這段時間九州醫門和九州食府更是一而再的丟人丟臉,現在大家都知道是九州醫門和九州食府嫉妒刷小手段,所以沒有人相信了。

沒有人相信了,九州醫門和九州食府倒也安生了,不過青水知道這個安生只是暫時了,接下來一定會玩一次狠的,之前都是向逼自己為他們服務,但接下來如果要玩那就是玩命了。

青水不害怕,在九星域,就算是九星皇城,他也不懼,在這裡能勝過自己的屈指可數,而且自己使用啃骨噬腦金龍蠶的話,誰死誰活還說不準。

另外就是九州霸槍門一定會站在自己這一邊,因為青水幫凌晨家老爺子的壽元提升了百年,這百年可是很重要,對於凌家太重要了,老人本來壽元將盡,不過青水治療了老人一些暗疾,加上生命之泉和一點生命之花延續老人百年壽元還真不是什麼問題。

凌家是九星皇城霸槍門的掌托,九州霸槍門在這九星皇城的一個分支,但這是二級分支,除了總部九州霸槍門之外,就是他們這樣的九州霸槍門了,當然這樣的九州霸槍門不是一個,九日域和九月域應該就有數十個甚至更多。

凌家老爺子青水見過,這絕對是個強大的存在,青水對上這個老人就算是用上啃骨噬腦金龍蠶都感覺沒有把握,而正常交手絕對不夠老人打的。

凌老爺子在九星皇城絕對是最頂尖的武者,是碩果僅存的幾個老怪物,而且另外的幾個老怪物時日不多,一旦他們離世,那麼凌家的地位就會直接上升到頂。

數天過去了,青水突然發現,只顧著御膳堂了,自己似乎忘記了一些事情,比如神殿和魔門,而且已經可以肯定澹臺凌顏就在這裡,她已經是這裡的魔門門主。

這裡的魔門已經是九州魔門,雖然不是最恐怖的九州魔門總部,但已經很接近了。

青水感嘆這至尊魔王血的霸道,這潛力這麼恐怖,而且現在也知道,這至尊魔王血是很容易讓別的魔王之血擁有者臣服的,所以她基本上可以很容易的就能坐上魔門門主。

這讓青水想到最後的九州魔門,不知道哪裡的門主是不是也是至尊魔王血,按正常說至尊魔王血只能是一個,也就是澹臺凌顏的至尊魔王血覺醒表示上一任的至尊魔王血消失,這個消失只能是死亡。

這讓青水感覺,澹臺凌顏接手魔門只是時間問題,這彷彿是一種規律,是一種使命,是不可抗拒的。

神殿,九州神殿!

青水現在就站在九州神殿,但眼前的景象卻是讓青水大吃一驚,因為這裡基本上是一片廢墟一樣,殘破不堪,皺著眉頭的青水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來了之後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也沒有聽到什麼說法,這裡的痕迹雖然不是很新,但也不舊,這裡被夷平的時間也不是很長,應該半年左右甚至不到半年。

皺著眉頭的青水就站在這裡,諾瀾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說這個事情,只是說魔門的事情,說澹臺凌顏在這裡,看來她知道這個事情,只是不想讓自己不舒服吧。

「三個月前,魔門已經把神殿滅了。」一道聲音輕輕在青水耳邊說道。

諾瀾,站在諾瀾身邊的是凌晨。

「為什麼之前不告訴我?」青水沒有回頭。

「是她做的,她的實力太恐怖了。」諾瀾嘆口氣說道。

「神殿難道在這裡沒有什麼圈子嗎,不是在這裡不能隨便覆滅一個大勢力嗎?」青水回頭看著諾瀾和凌晨問道。

青水是戰神,這裡的神殿被滅,裡面的人他也不認識,但總是感覺有點不舒服,另外就是他不想和澹臺凌顏發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可現在事情的發展正在一點點的靠近這種不相容。

「她的實力太恐怖了,攔不住她,都知道神殿和魔門之間恩怨,所以就沒有人插手了。」諾瀾輕輕說道。

她的實力太恐怖了,青水知道澹臺凌顏估計又突破了,現在是什麼境界,三層養神境、還是四層、五層……?

她是至尊魔王血,有著恐怖的實力和清醒大腦,魔王的修鍊很快,而至尊魔王血不擔心走火入魔,不擔心根基不穩,可惜會忘記能阻止她崛起的一切,青水是她的劫數,所以註定她要忘記青水,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青水一時間感覺凌亂,彷彿靈魂化成了很多個向四面八方分散,只有自己能改變她,但她卻是忘了自己,最重要的是自己是戰神,自己也是有使命的,她如果屠殺了那麼多的戰神,將來自己怎麼做,殺了她,不說能不能打過她,就算是能,可自己能不能下得了手,不殺她,自己這個戰神擺在什麼位置,特別是如果自己成為了神殿殿主。

一時間感覺頭裡亂糟糟的。 第2444章生死選擇,你怎麼選

「好了;你們回去吧,我去轉轉。」青水向著諾瀾和凌晨說道。

現在凌晨和諾瀾已經確定關係,而且過段時間直接成婚,這也是個好事,青水也為他們高興,諾瀾的歸宿還算滿意。

「青水,你要去找她嗎?」諾瀾有點不放心的說道。

「好了,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青水擺擺手離開了。

九州魔門!

九星皇城的九州魔門,青水站在遠處看著這裡,這是九星山的一段。不過和神殿一樣,這一段的九星山不高,山頂的面積很大,被人開採打平,所以就是一個山上城池。

說城池也不為過,山頂上只有三道大路,大路兩邊都是樓閣莊園,大路筆直沿著山脈,通向遠處。

這裡是一群殿宇林立,在九星山的一處拐彎處,佔地面積很大,這就是九星皇城魔門的總部。

此時青水站在這裡已經一個時辰了,就在青水不知道要不要找澹臺凌顏的時候,九州魔門的一個美麗身影出來了,直接向著青水的這裡漫步而來。

她凌空而來,一身雪白的輕紗,絕美的身姿出塵,超然,散發出清冷的氣息,這種氣息不是以前的冰冷,但讓人感覺這種清冷比起冰冷更有拒人感覺。

果然突破了,青水一感受到澹臺凌顏的氣息就知道她現在的實力很強,自己還真不是她的對手。

一張不食煙火的容顏,深邃如夜空浩瀚的星辰一樣,璀璨清冷卻有美的令人窒息。

青水感覺她的模樣還熟悉,只是感覺卻是有點陌生了,讓他的心不安,就如前世男女關係一方覺得另一方變心一樣,感覺不再就會成為陌路,所以現在的青水心裡微微不安。

「青水?」澹臺凌顏輕輕的說道,似乎她也不怎麼認識青水一樣。

青水笑了,笑得很苦澀,嘆口氣:「我感覺再次回到追你的時候,每次追到你都發現依舊距離你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澹臺凌顏沒有笑,就是看著青水,這一次她突破了,卻是發現心裡還真有個淡淡的影子,熟悉嚮往,似乎很熟悉,那是一種不曾有的感覺,現在看到青水才知道那個影子就是他,也是這個原因之前才會疑惑的喊出青水的名字。

「你找我是不是因為神殿的事情?」澹臺凌顏說道。

青水正要說什麼的時候,澹臺凌顏說道:「如果說這個還是不要說了,神殿魔門本就是對立,不知道你這個戰神殺了多少魔王,滅了幾個魔門,所以不要感覺我殘忍。」

青水一愣,想想也是,既然對立,自己還真滅了不少魔王,也滅了幾個魔門,自己現在真沒有什麼資格老怪罪她。

這一下青水感覺自己不知道來幹啥來了,曾經兩人親親我我,青水澹臺凌顏之間已經很親密了,不用多久就可以成婚,卻是沒有想到漸漸的成了現在這樣,隨著時間,青水都感覺有點陌生了。

澹臺凌顏看到青水突然沒有了反應,兩人此時就這麼安靜的站著,看著對方,青水目光清澈,看著這張夢牽魂繞的容顏,一時間充滿了愛戀、心疼、寵愛、憐惜、無奈……

青水的複雜眼神讓澹臺凌顏心跳加快,心中那個影子越發清晰起來,突然感覺身前的這個男人似乎有點親近,她其實很孤獨,很孤獨,沒有朋友,更沒有愛人,這個愛人就是親人之類。

「凌顏,我可不可以再抱抱你。」青水很認真的說道,很清晰,他怕澹臺凌顏直接給他一劍。

澹臺凌顏沒有說話,看著青水,她習慣了孤獨的日子,至於男女之情似乎很淡,沒有看到喜歡的人,也沒有這方面的感覺,現在也是,不過他和青水這幾次的接觸讓他感覺這個男人對她來說與眾不同。

確實與眾不同,因為他知道,自己潛意識中還是會把他當成曾經自己的男人,不管記不記得,但她知道這是真的,特別是現在,更是噶巨額是真的,一個是心中的影子,一個就是之前青水的眼神。

上次自己殺他,他沒還手,差點死在自己的劍下,這個事情對她的觸動還是很大的。

突然她發現自己已經被輕輕的抱住了,潛意識的就像動手,此時她有很多種辦法殺了這個男人,但她沒有動。

一股淡淡的男子氣息將她包圍,很自然,這種氣息她感覺微微熟悉,很舒服,這讓她很驚訝,自己也能這麼安靜的靠在一個男人懷裡,甚至此時她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樓主了這個男人的腰。

青水心裡鬆口氣,並沒有多做什麼,就這麼安靜的抱著她的肩膀。

「凌顏,我的妻子,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那種想見到你想看到你熟悉的笑容的迫切願望讓我都想把自己的撕裂,好像把你抱在懷裡,很用力的抱住你,恨不得把你揉進我的身體里。」青水的嗓子有點低沉,似乎忍受著什麼。

「對不起,我知道你說的是真的,可是我……」

「我理解,你不用道歉,這是老天爺給我開玩笑。」青水無奈的笑道。

「你不是想用力的抱我,使勁的抱我嗎。」澹臺凌顏輕輕的說道。

青水心裡特別激動,使勁的一下子把她抱起來,緊緊的貼著自己的身體,整個臉埋在她的脖頸哪裡,深深的呼吸著她的氣息,兩個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充實的感覺讓青水感覺緩解了一下心中的那份思念渴望。

澹臺凌顏此時居然感覺心裡特別的平靜,這個男人和她是敵對的,但她卻是被他這樣抱著一點也不擔心他會對自己下手,比如殺掉自己,而且他此時也不對自己設防,她可以感覺到他一點也沒有設防,自己現在殺他易如反掌。

青水好久一會才平靜下來,微微鬆開她一些,但還是不舍的完全鬆開她。

「凌顏,謝謝你,好久了,猜到了一些曾經的感覺。」青水微笑著說道。

「青水,我現在都有點害怕了。」澹臺凌顏輕輕說道。

「害怕什麼?」青水有點不明白。

「我相信你以前說的話,如果突然有一天我找回了這部分記憶,我怕到時候無法面對現實,我是不是傷害了很多人。」澹臺凌顏嘆口氣。

「這是使命,不怪你。」青水無奈的說出這句話。

「你說有一天我們會不會站在生死的兩端,如果那一天一定在我之間選個生死,你會怎麼辦?」澹臺凌顏看著青水輕輕的問道。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445章凌顏,你怎麼尿褲子了…

青水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這樣的問題確實不知道怎麼回答,如果真讓青水站著不動被澹臺凌顏殺死,他其實不喜歡,這不是什麼愛,這是無知,這是對其他女人的不公平,也是他自己的愚蠢。

如果他的女人有危險,他不顧危險救人,死了,他不後悔,再來一次依舊會那麼做。

「我不知道,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已經沒有辦法在那麼站著任你殺了。」青水看著澹臺凌顏。

澹臺凌顏一點也不奇怪青水這麼回答,點點頭:「既然我們都帶著使命,勉強對方是沒有用的,從今以後我們就此一刀兩斷吧,不然以後只會讓你更痛苦。」

「一刀兩斷?那你會不會痛苦?」青水一愣看著這張絕對是傾國傾城的臉。

「我不知道,你雖然是我的對手,可我感覺你是我的朋友。」澹臺凌顏說道。

「我想我們不用一刀兩斷,也不用非要置對方於死地,我還想重新追求你來的,誰說戰神不能喜歡魔王,誰說我們不能成為夫妻。」青水很認真的說著。

澹臺凌顏愣住了,這些話還是給她很大的衝擊的,雖然沒有人說戰神不可以和魔王成婚,但戰神和魔王是生死對頭,所以很自然的就想到了他們之間是不會成婚的。

「我愛你,凌顏,我會讓你重新成為我的妻子。」青水輕輕的說道,說不上深情,但清澈的眼神很執著。

澹臺凌顏心裡微微有點慌亂,一個女人,在一個有點好感還是唯一一個朋友前,被對方說出這樣的話,心裡還是有點波動的,她現在還沒有愛上這個男人,但她也是個女人,雖然在男女之情上有點淡薄,但並不是排斥。

「青水,你的使命是什麼?滅了魔門嗎?」澹臺凌顏座位至尊魔王血的傳承者,自然可以感受到青水的戰神將來也許會登頂,一旦登頂自然就是和她面對面的對立。

「使命雖然沒有這麼明顯,但其實就是這個意思,你的應該差不多吧!」青水問道。

「我的使命就是讓神殿消失。」澹臺凌顏說道。

果然是魔道,就是直接。

「凌顏,那你有沒有想過就算是沒了神殿,很快就會出現新的和魔門對立的勢力,這個世界是發展的,是多元素,正邪對立卻是共存,沒有了邪惡就不會有正義,那個我心中魔門嗜殺,是邪道……」

青水看出澹臺凌顏看著自己尷尬的說道。

「正邪也不是絕對的,那個勢力不是踩著百萬枯骨起來的,什麼是正,什麼是邪惡,如果殺人放火是邪惡,你們也是邪惡,不過你們打著正義的偽裝而已,你感覺呢?」澹臺凌顏沒好氣的看著青水。

兩人現在還抱著,兩張臉就只有一尺不到的距離,呼氣可聞,澹臺凌顏清淡的香氣索繞著青水,味道比起任何的香味都誘人,柔軟的軀體貼在青水身上,讓青水不時的就是一陣心猿意馬。

飽滿尖挺的山峰壓在青水胸口,之前青水抱她用力,現在雖然沒有用那麼大力了,但還是壓在青水心口,那壓迫和彈性以及舒適的壓迫感,讓青水身體起了變化。

這一下讓青水很是忐忑,他感覺頂在了一處柔軟的地方,他很怕澹臺凌顏翻臉。

澹臺凌顏和青水目光相接,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青水那清澈的目光,也就沒有說什麼,但自己的身體,最隱秘的地方頂著一個東西,這東西溫度還很高。

九陽金身。

「好好,是我說錯了,不管誰正誰邪,鬱悶的是我們是對立的,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是不是能有個很好的辦法,比如說共存,沒有必要斗個你死我活,讓被人坐收漁翁之利。」

青水邊說,他的雙手輕輕的抱緊了一點澹臺凌顏,另外就是使用了銷魂酥筋軟骨手。

當然他沒有動,銷魂酥筋軟骨手是可以不動的,就是讓哪一個位置無比的舒爽,效果也能達到,但不如敏感的位置來的快而已。

青水現在抱著的是澹臺凌顏的素腰,都說男人的頭,女人的腰,碰不得,一碰就很容易走火,青水也知道澹臺凌顏的素腰是個敏感的位置,這已經夠了。

澹臺凌顏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在青水懷裡感覺很舒服,那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現在他感覺是全身暖洋洋的,全身毛孔張開,呼吸者周圍的靈氣,那是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甚至美眸也是微微眯起,看著青水:「你想要做什麼?」

青水微微一跳,看著澹臺凌顏,她發現自己在做什麼了?打算要不要停下來的時候,澹臺凌顏接著說道:「要不等你能左右了神殿的時候我們再說這個事情好不好?」

青水鬆口氣,點點頭笑道:「好,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

「嗯!」

澹臺凌顏嗯的一聲,卻是發現這一聲不是正常的發音,倒像是呻~吟一般,她自己臉色微微發紅,感覺身體一種奇怪的感覺,比如胸部有點熱和漲,還有身體中很舒服,卻有有點說不出的感覺,不自覺的手也抱緊了青水的脖子。

這一下,青水感覺自己的身體和她緊緊的貼在一起,下面的東西更是前進了那麼半寸,隔著衣服似乎都把那肥沃之地頂的陷進去一點。

澹臺凌顏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但想到這個是自己曾經的男人,而現在他鬼使神差的的沒有推開青水,身體中洶湧的快感即將爆發,這個時候她有點無地自容。

青水感覺懷裡的嬌軀不斷的顫抖,那一波一波的震動讓青水嘴角笑了,這一下他不信她的心裡不會沒有自己,至少一定會深深記住自己,這對自己以後追她有很大幫助。

青水不能確定她還能不能找回屬於自己的那段記憶,但他想了,就算找不回來他也要重新追回來她,不管她是不是魔王或者九州魔門的門主。

青水接著感覺自己下面都被她給弄濕了,而這個時候的澹臺凌顏直接裝起鴕鳥了,羞的那是不敢看青水,她雖然純潔,可是她也知道這些,武者修鍊,對於經脈,甚至一些陰陽調和的道理都要涉及,再說這些很多都是本能就知道。

「凌顏,你好像尿褲子了,把我衣服也尿濕了……」這個時候青水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446章她記起來那麼一點,同修

本來澹臺凌顏已經很尷尬,更多的是羞,但心裡還有點小九九,希望這個男人不知道,他要是不知道自己還好一點,現在好了,這個壞東西居然直接說自己……

青水看著她的脖子都紅了,輕輕在她耳邊笑道:「你已經太久沒有這樣了,現在是不是感覺好多了,以前你在我懷裡經常這樣……」

澹臺凌顏身體微微顫抖,主要是羞的,現在渾身乏力,好久才抬起頭,一雙清雅的美眸此時卻是羞意濃濃,而且還有一絲淡淡的水霧,彷彿隨時都能哭出來一樣。

「丫頭,怎麼了,別哭啊,我又沒欺負你,你可是我心中的女神,不能哭的。」青水嚇了一跳。

「你混蛋,你是故意的。」澹臺凌顏其實並不能確定是不是青水搞的鬼。

「好香,」青水笑著更是貪婪的吸了幾口。

澹臺凌顏臉更紅了,使勁的瞪了青水一眼,之前那一刻她感覺靈魂都要飛起來了,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滿足和愉悅,從沒有過的感覺,也知道原來男女是這樣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