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意外的是,那個黑人部長居然沒有挑選其中唯一的那個白人女孩,而是指著兩個黑人女孩點了點頭。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經理立刻微笑,讓兩個黑人女孩坐下在了黑人部長的左右兩旁。

然後,經理帶著白人女孩正要離開。

走過陳小練桌旁的時候,陳小練忽然開口:「你等一下。」

經理一愣,站住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手裡捏著純銀的餐刀,指著經理身邊的那個白人女孩:「她,多少錢?」

經理一呆,還沒反應過來,倒是那個白人女孩反應很快,她立刻湊近了兩步,指著自己:「我是高級貨,一百美元,一夜。」

陳小練笑了。

一百美元,還沒有自己開的這瓶酒貴。

「OK,你留下吧。」

陳小練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面值一百的美鈔來,放在了桌上。

女孩看了一眼,卻沒有伸手。

陳小練立刻會意,拿起美鈔,對著那個經理晃了晃:「這歸你,她,歸我。」

經理立刻臉上露出諂媚的笑臉來,雙手接過那張美鈔塞進了自己的上衣口袋裡,彎腰鞠躬:「祝您有一個愉快的夜晚,尊貴的先生。」

陳小練看著這個經理興高采烈的離開,扭頭看這個白人女孩:「他這麼高興,看來我給的價錢高了。」

女孩抿了抿嘴,為難一笑,不知道怎麼回答。

陳小練這邊的事情,很顯然吸引了旁邊那桌黑人部長的注意。

這個黑人部長看著陳小練出錢,把自己不要的那個白人妞留下,不由得哈哈笑了笑。

陳小練卻立刻扭過頭去,舉起酒杯來,對著黑人部長示意了一下。黑人部長咧嘴,也端起酒杯來,和陳小練遙祝。

就著一個舉動,兩個陌生人似乎就拉近了些距離。

「我……可以吃一些么?」白人女孩看著陳小練桌山的菜肴,抿了抿嘴角。

「隨意。」陳小練用餐巾擦了擦嘴。

「……謝謝!」白人女孩的眼神有些感激。

陳小練又抬手讓侍者送來了一份刀叉,看著這個白人女孩,很快就把一份蔬菜色拉配著麵包吃了下去。

陳小練卻已經站了起來,拿著酒瓶和酒杯,面帶笑意走向了黑人部長那一桌。

「晚上好,先生。」陳小練笑得輕鬆自然,大大咧咧把一張椅子拉開坐下,才笑道:「我坐在這裡,你不介意吧?」

說著,他把紅酒瓶放在了桌上。

看見這瓶紅酒,黑人部長的笑容很燦爛:「當然。」

「請恕我冒昧,我只是想過來和您喝一杯。你看,這是一個多麼有趣的巧合啊。」陳小練笑得彷彿是一個職業級的花花公子。

黑人部長哈哈大笑——他當然明白陳小練說的「有趣的巧合」是指什麼。

陳小練看了一眼坐在他身邊的黑人女孩:「女士們,現在就由你們負責倒酒。」

黑人女孩很乖巧的拿起酒瓶來,給陳小練和黑人部長分別倒了一杯。

在陳小練先喝下一口后,黑人部長徹底沒有了戒備心,他把自己的杯中酒也一飲而盡。

這個傢伙看了一眼遠處陳小練那一桌上,正在吃東西的白人女孩。

「太浪費了。」

「嗯?」陳小練皺眉。

黑人部長指著遠處那個白人女孩:「這麼好的食物,喂這些低賤的人,太浪費了。你已經付了她們錢,就不用再喂她們食物了。她們這些女孩,在外面隨便吃些東西就好了。這餐廳里的食物,是她們一輩子都沒機會享用到的。」

陳小練淡淡一笑。

「而且,你怎麼會選了一個白鬼。」黑人部長又喝了一杯酒下去,似乎話匣子就打開了:「在這裡,白人女孩不值錢。」

「為什麼?」陳小練有些好奇——這裡不是克穆比亞么?白人女孩應該很少才對。

「這些白鬼,有的手腳不幹凈,有的還很危險。」黑人部長撇撇嘴:「前幾個月就發生過事情,有一個倒霉鬼,被一個白人女孩用嘴巴把那個東西咬下來了!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可不想找一個白鬼晚上睡在身邊。」

陳小練這才明白了。

難怪,從姿色看來,那個白人女孩要比黑人部長挑中的兩個黑人女孩略高一籌,卻沒有被他選中。

「也許特殊事件總是少數的。」陳小練故意笑得很噁心的樣子:「我卻比較喜歡品嘗優質的東西。」

黑人部長哈哈一笑。

兩個傢伙互相交換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

一瓶紅酒很快就喝完了,陳小練表現得非常慷慨,又讓侍者送來了兩瓶。

喝掉第三瓶紅酒後,這個黑人部長明顯有些喝多了。

陳小練很快就從他的口中套出了一些消息。

這傢伙的名字叫……

好吧,這個傢伙喝醉了之後,自我介紹的時候,說他名字說出了一連串至少十多個詞語,還都是當地土語,陳小練實在懶得去記。

不過他的身份倒是很有趣。

他是……克穆比亞國家交通部的副部長。

聯想到這個國家沒有一條高速公路,陳小練一路過來,連一條堪比國內國道級的公路都沒有……再加上首都卡布卡城裡的道路也都是破破爛爛。

陳小練大概明白,這位交通副部長先生吃魚子醬的錢都是哪裡來的了。

而且,讓陳小練意外的是,這個黑人部長還有另外一層身份。

他是扎伊德總統的妻弟——小舅子。

嗯,考慮到扎伊德有十六個老婆……天知道他是哪個總統夫人的弟弟,克穆比亞可沒有計劃生育,扎伊德有十六個老婆,那麼各種大舅子小舅子的數量,只怕得有好幾十個……

不過看來,他能坐到交通部副部長的位置,而且看來混得還很滋潤,就可以猜測到,扎伊德應該對他這個小舅子還是頗為不錯的。

「我是來克穆比亞做生意的。」陳小連自我介紹道。

「哦?這裡有什麼生意可以做?」黑人部長明顯喝高了:「這個鬼一樣的地方,沒有礦產……啊,你是做軍火的么?還是走私的? 嬌妻在上,惡少別急 嗯……難道你是和那些骯髒的偷獵隊交易的?」

陳小練微微一笑:「事實上,我什麼生意都可以做,也都想做……只要能掙錢。」

「在克穆比亞,想賺錢可不容易。」黑人部長嘆息。

陳小練立刻大蛇上棍:「所以,我迫切的需要得到一份扎伊德總統閣下的特殊許可證。當然,如果能有機會面見一下總統閣下的話,那將會是我莫大的榮幸。」

說著,陳小練不動聲色的,將一卷美鈔緩緩的推在了桌上。

這一卷美鈔差不多有一萬。

黑人部長的酒頓時就醒了三分。

克穆比亞國家沒有紀)委,也沒有反貪局這樣的機構,所以黑人部長倒是並沒有什麼顧慮。只是這美鈔目測的數量,讓他心中很是暗爽。

一萬美元,足夠他花天酒地好些天了。

交通部原本就窮得要死,那點不多的經費自己再怎麼貪也貪不出花來啊。

「如果部長閣下能安排我覲見一次總統,我事後還有答謝。」陳小練捕捉到了對方眼神里的一絲貪婪和心動,立刻追加了一句。

黑人部長伸出肥大的手掌,蓋住了桌上的美鈔,然後收回手的時候,桌上的錢自然也不在原地了。

「你到底做什麼生意的?」黑人部長的語氣認真了一些。

「我說了,掙錢的生意我都做。」

「可是總統閣下可不是什麼人都見,我可以引薦,但總得有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吧。」黑人總統顯然還不是一個徹底的白痴:「除非你能提供總統閣下感興趣的東西。」

陳小練想了想:「軍火?」

黑人部長笑了:「軍火……那要我們掏錢採購。你想從扎伊德總統閣下的口袋裡掏錢?」

陳小練想了想:「如果我要的不是錢呢?」

「你想做什麼?」

「我想……勘礦。」陳小練隨口撒了個謊。

黑人部長忽然大笑起來,彷彿聽見了最可笑的笑話。

「哈哈哈哈!礦?你居然想在這裡找礦??年輕人!!」黑人部長大笑:「德國人,法國人,英國人,美國人,都來找過!我可以告訴你,克穆比亞沒有礦產!沒有!這一點,是我作為朋友,感謝你剛才請我喝的幾瓶酒,給你的一個善意的提醒。」

陳小練點點頭——還行,這傢伙還算有點良心。

「這就不用您費心了。我有最好的勘測技術,我只想碰碰運氣……對我來說,無非就是花錢賭一把而已。賭贏了,一本萬利,賭輸了……無非損失一點小錢而已。」

陳小練故意把「小錢」說的很重。 南宮彩虹是一個驕傲的女子.這從她一再選擇拒絕懸風堂的邀請便可以知道.

在離風聖院中.雖然是有幾個傢伙可以跟她打成平手.但那都是在她有所保留的情況下.若是她底牌盡出.離風聖院中將無人可以輕弒她的鋒芒.

一直以來.她都不曾服過什麼人.包括月陌塵.但月陌塵卻是實實在在地擊敗了她.所以.在這些人當中.月陌塵比較特殊而已.

如果說80分以上的人才值得她去心悅誠服.那麼.月陌塵絕對佔在79分的高位.而其它人.則連60分都不到.比如眼前的傢伙.這個不知所謂的懸明超.在她心裡.甚至連50分都不到.

所以.即使她被對方攔阻下來.她十分憤怒.但也沒有率先出手.而是淡淡然地讓對方先行出手.

這正遂了懸明超的意.他二話不說.陰笑一聲便做出了「懸風.怒卷天下」的起手式.

月陌塵曾與南宮彩虹交手過.自然清楚.若是南宮彩虹要打斷懸明超的這武技.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此時南宮彩虹卻沒有這樣做.而是一臉淡然地看著對方的出手.

這意味著.她還有更多的底牌.她之所以敗給月陌塵.並不全是實力的因素.

「看來.當初勝她也是僥倖.全靠自己那速度以及輪迴燕返的不可捉摸性.方才勝了她.如果現在再以同樣的實力去招戰對方.說不定會敗北吧.」月陌塵暗道.

南宮彩虹看著月陌塵的神色.不禁暗暗一笑.但她的臉上依舊是一片的冰冷.

其實她之所以以這種姿態去對戰.並非是為了打擊懸明超.如果沒有月陌塵在場.她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解決對方.然後狠狠地踐踏他的自信.但月陌塵在此.所以.她才作出如此高深莫測的樣子.

她要用這一次的交手.告訴月陌塵:當時輸給你並不證明我不如你.當時你只是運氣比較好.我沒有準備好.

現在.月陌塵沉思的神色告訴了她.她的目的達到了.所以.她在這一刻.選擇了出手.

此時.漫天的劍影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前.只見她不慌不忙地雙手一抬.紅綾自她那寬大的衣袖中卷席而出.

如同一條獵食的巨蟒一般.一道紅綾衝天而起.直接沖入了劍影旋風的中心.向著地面上的懸明超襲去.而另一道紅綾則一轉再轉.在她的面前組成了一道紅色的牆.

無數的劍影撞在那道化作紅牆的紅綾上.不斷發出刺耳的鐵石撞擊之聲.讓人受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