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衛們大喜,隊長更是高呼出聲,可只看到馭獸宗領頭的隊長伸出了手,那意思是先給錢。大錢都在那公子的死屍身上,這一幫護衛能有多少,咬牙說情,馭獸宗弟子卻不為所動,開始向林中進發。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陳青原本是想把這些護衛全都弄死,他們畢竟是要對付石驚天的,免得將來遇到后在生死搏殺,可看到這麼多人在,只好快步的衝進森林之中。探魂針主針在他識海內,很容易感應到鬼面夜梟的方位,必須在馭獸宗弟子們發現它之前找到。

想要提前找到其實很容易,夜晚降臨,鬼面夜梟再次起飛,直接飛到了陳青的身邊降落,一個爪子上還抓著半個屍體,剩下半個已經被它吃了。將鬼面夜梟也收進馭獸環中,讓它跟疾風鷹擠一起休眠,陳青彎腰拿下屍體手指上的戒指。

看了眼戒指中的物品很是滿意,還有近三萬的元氣石不算,還有不少的稀罕物,一面令牌被他取出,看著令牌上的字跡陳清冷笑,還算是沒有殺錯,這男子是蝶家人。估計是蝶家隱藏在正道勢力範圍的分支或是商貿人員,不過都不重要了。

遠處已經傳來人聲,陳青沒有在停留,很快消失在密林之中,當半截屍體被人發現,儲物戒指卻不知所蹤,人們都懷疑是對方拿的,引發一系列的混亂。可這都跟陳青沒有關係了,走遠了之後,他就放出鬼面夜梟,騎在背上飛入高空,向著魔道的地盤而去。

鬼面夜梟避開了城鎮上空,專挑人煙稀少的地域飛行,算算時間還充足,一進入魔道勢力範圍,心中不由得盤算起來,想利用這段時間干點什麼。

「朋友,好威風的一隻大鳥,賣不賣?」

不遠處的上空突然傳來喊聲,正在盤算的陳青猛然抬頭,就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條不大的飛艋正在降低高度,想要跟鬼面夜梟並駕齊驅。飛艋的船體上有標誌,竟然是一艘驅鬼門的船,一個男子站在甲板上向自己揮手詢問,陳青翻翻眼皮沒有理會,催促鬼面夜梟加快了飛行速度。

「朋友別急著走啊,買賣不成仁義在,而且你看看頭頂。」

陳青猛的抬頭向後方更高處的天空望去,只見到大大小小上百艘飛艋,還有很多人騎著飛行坐騎來回飛舞,聲勢及其浩大。

「鬼面夜梟專克鬼魂,朋友,我勸你還是賣了吧。」

威脅的話語傳來,小型飛艋也開始加速,大有擋住陳青的勢頭,而且後方還有數艘小型飛艋和不少飛行坐騎衝來,弄得陳青發出冷笑。

「我丹魔還是第一次這樣被人威脅,你的膽量好大啊。」

「咣當!」

威脅陳青的男子直接摔倒在甲板之上,丹魔出現的次數不多,別的人也許不清楚他的名頭,驅鬼門的人可沒人不知道,有人趕緊從船艙中跑出來,看到陳青現在的樣子趕緊施禮。

「原來是丹魔大師,請恕門下弟子無理,驅鬼宗大長老就在後方樓船之上,我這就派人去稟告,還請丹魔大師先到船上歇息。」

陳青沒有立即答應,可看到這隻船隊的方向,應該就是陰鬼宗新建立的宗門駐地,點了下頭,讓鬼面夜梟降落到甲板之上收起。

「你們大張旗鼓的這是要去哪裡?」

正常情況下,見到這場面都會開口詢問,陳青當然不會留下破綻。詢問聲讓驅鬼門的人有些為難,不過那個身穿內門執事服的人倒不在意,長嘆一口氣。

「宗門不幸出了叛逆,我們這是前去討伐。」

果然如此!

陳青心中冷哼,臉上倒是一直淡淡的笑著,「呵呵,這麼多人一到,對方肯定灰飛煙滅,我左右無事,正好看看熱鬧。」

「承您吉言。」

相互說著客套話,小型飛艋向著最大的那艘樓船靠去,當飛臨甲板上空,陳青跟著這位內門執事一起跳了下去,重重的落在甲板之上。一個面目陰鷙,渾身鬼氣騰騰的老者已經等在這裡,身邊還跟著一個身高只有不足兩尺,穿個紅肚兜的嬰孩。

看到那嬰孩,陳青的眼睛一眯,沒看錯的話,這是鬼嬰,在鬼物中最為歹毒,需要用孩童的靈魂加以煉製和日常餵養。鬼嬰有些畏懼陳青的眼神,咬著大拇指躲到這男子身後,人們的目光都聚集在陳青身上,沒能引起注意。

「這位是驅鬼門大長老,這位就是名震天下的丹魔大師。」

內門執事客氣的給兩人介紹,陳青也客氣的見禮,看到他先行施禮,大長老很是滿意,笑著把陳青迎進了樓船之內。

樓船之內,賓主落座,美貌的侍女端上茶點。不過這大長老口味夠重的,侍女雖都美貌,可沒有一個是人全是鬼,弄得船艙內陰氣繚繞,正常人根本沒法待!

「丹魔大師這是打算去何方啊?」

大長老先用手示意陳青喝茶,接著詢問出口。陳青拿起茶杯,看了眼杯子里泡著的骷髏棗,先是喝了一口水,接著拿出跟縮小版骷髏一樣的骷髏棗就放進了嘴裡,嚼了幾下吞進肚子。

「最少是千年骷髏棗樹上結的果子,味道不錯。」

讚歎聲讓大長老更為滿意,這骷髏棗可不是什麼人都敢吃,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認得出來。一杯茶就是在試探陳青,連這點見識都沒,絕對是冒充的煉丹大師。

放下茶杯,陳青又是一笑,「我這人喜歡到處亂逛,尤其喜歡闖一闖深山大澤,這次能與大長老相見也是有緣。」

「既然有緣,在下可否斗膽求幾粒丹藥?」

大長老借坡下驢,陳青微笑點頭,「小事而已,不過丹盟的規矩你應該懂。」

天下沒有免費的丹藥,這就是丹盟的規矩,不是親近之輩,找丹師煉丹必須付出不菲的酬勞,免得讓人看輕了丹師的身份。大長老當然明白,他缺的就是沒人給他煉製而已,煉獄城的丹鼎實在過於高傲,一點都看不起魔道中人,弄得他堂堂一個大長老都沒有辦法。

先沒說煉什麼丹,一個大箱子被他推到陳青面前,裡面是滿滿一箱子中品元氣石,看陳青把箱子收起,他露出暢快的笑聲,接著拋給陳青一個儲物戒指,掃了眼儲物戒指里的材料,陳青的臉色一變。戒指裡面除了各種材料,有很多水晶瓶,瓶子里裝的都是孩童的靈魂,還都是從活人身上硬剝離出來的生魂。

「丹魔大師一定聽說過鬼嬰丹吧?戒指里有丹方,我所求不多,五顆足以。」

陳青沒吭聲,而是取出丹方默默的看著,良久后抬起了頭。

「鬼嬰丹屬於六品,用於提升鬼嬰的修為是絕佳物品,雖然難以煉製,好在大長老的材料充足,五顆倒是沒有問題,空中天地元氣混亂,影響煉丹,降落地面給準備一間靜室吧。」

「來人,全部給我降落地面。」

大長老直接就竄了出去,大吼聲響起,大小飛艋全部降落,所有弟子跑出來把樓船圍了個水泄不通,大長老更是親自到陳青煉丹的船艙外把守,誰都不允許靠近。

艙室內的陳青盤腿坐下,把一個個水晶瓶拿了出來擺在地上,整整一百個水晶瓶,一百個孩子的靈魂。

「哎……」

長長的嘆息一聲,陳青又把這些瓶子收起,接著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開始翻找,沒多久五個水晶瓶取了出來,這裡面裝的也是孩子的靈魂,不過早就轉化成了兇殘的厲鬼。鬼嬰丹用孩童生魂的效果最好,厲鬼反而差了些,陳青故意用的厲鬼。

魔道黑爐被取出,各種材料恐怖噁心的放入,五個裝著厲鬼的水晶瓶放在一邊備用,為了增加成功率,點燃爐火沒用火元石,而是用的一小塊蒼天木。隨著蒼天木被點燃,船艙中閃映出綠色的光芒,半天後快要成丹時,五個厲鬼被陳青硬塞進了丹爐,它們哀嚎掙扎了沒幾下就陷入沉寂。

丹爐打開,五顆詭異的丹藥被陳青取了出來,它們只有指甲蓋大,形如嬰孩有哭有笑。陳青一臉寒霜,對其中一顆開始了改造。一絲邪魂被他生生抽出,散發著陰冷邪惡的氣息,鑽進丹藥中心蟄伏了下來。根本不用裝,因為一絲靈魂被抽離,他臉色變得煞白,腳步趔趄的推開門,大長老一臉驚喜的還沒出聲,一個玉瓶就扔進他懷裡,房門就被猛的關上,陳青躺倒床上蒙頭就睡。 「哈哈哈……」

狂笑聲從通道內傳來,接著戛然而止,大長老捂著嘴怕影響陳青休息,快步跑向自己的艙室,一顆鬼嬰丹扔給自己的鬼嬰,那鬼影一臉貪婪的接過,一口吞進肚子。藥力化開,只見鬼嬰的身高明顯增高了一截,身上鬼氣翻騰,實力更勝一籌。

「有我這鬼嬰在,陰鬼又算得了什麼,到時候將它們統統滅殺。」

懷著自信的笑聲,所有鬼嬰丹全部讓小鬼嬰吞了下去,只見這鬼嬰身體已有成年人大小,可還是保持著孩童的模樣很是詭異,雙眼中冒著殘忍的光芒,在那裡咯咯直笑,顯得陰森無比。

第二天快要黎明時分陳青才醒來,船隊並沒有出發,而是靜靜的停在原地,陳青邁步走出艙門,只見到一個馭鬼宗的女弟子正靠在牆上打瞌睡,沒有理會,大步走出樓船,向著不遠處的小山走去。走到山頂,一個個水晶瓶被他拿了出來,打開瓶口一百個孩童靈魂冒出,有的在哭泣有的在歡笑,還有的對外面的一切充滿好奇。

陳青就那麼靜靜的看著,連體內的滅魂之力見到這些靈魂都沒有躁動。

「叔叔,你是要放了我們嘛?」

「是啊,你們自由了,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可我們沒有家了怎麼辦?」

「會有的,你們都會有個幸福的家。」

隨著輕聲的交流,太陽終於跳出地平線,朝陽灑下溫暖的陽光,這些連鬼魂都算不上的生魂化成熒光隨風飄散,迎來陳青長長的嘆息。

「下輩子,希望你們投胎到一個好人家。」

默默的祝福完,陳青抬頭要走,卻看到一個靈魂執拗的不肯消散,躲到一塊岩石之後,咬著牙與陽光對抗,雙眼已經猩紅一片,正在向著鬼魂轉化,看身上的戾氣,還有可能直接成為厲鬼。

「為何這麼執著?你就算成為厲鬼,也會被我消滅掉。」

「報仇……殺……毀滅驅鬼門……」

這靈魂執念很深,說話間已經開始向著厲鬼轉變,陳青搖搖頭把它收進了水晶瓶中,只是個充滿仇恨的孩子而已。

一個坐著惡鬼飛毯的驅鬼門弟子遠遠飛來,向著陳青揮手示意,大聲高呼船隊即將離開,陳青看了他一眼向著樓船走去。樓船內大長老並沒有出來招呼,知道他在忙鬼嬰的事情,陳青詭異的一笑,也躲進了自己的船艙內,還把要伺候自己的驅鬼宗女弟子轟了出去。驅鬼宗的女人就算以前再漂亮,現在也一個個臉色慘白跟女鬼一樣,正常男人哪有興趣!

一路無話,陳青除了偶爾出來透氣,只接受了大長老一次宴請,看著變大了的鬼嬰,笑的更加詭異。

陰鬼宗駐地,依山傍水,環境還不錯,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幫玩鬼之人的匯聚之地。只不過一大片凶焰滔天的血雲籠罩在上方,使得破壞了美感。驅鬼門的船隊凌空與血雲對峙,陳青詭異的笑著走到樓船甲板之上,靜靜的看著血雲。

血雲里的蔣威和血屍看到陳青出現,先是一愣,接著都笑抽了,人前呆板的蔣威更是捂著肚子在血雲里打滾,這驅鬼門的人到底白痴到什麼程度,竟然把大哥給請來對付石驚天!

「蔣威,這是我驅鬼門與叛逆石驚天的事情,屍宗與驅鬼門世代交好,你最好不要摻合,免得傷了兩個宗門的和氣。」

「是啊少宗主,咱們就別摻合了,有侯家人幫著石驚天也就夠了,宗主那天天都在發火。」

驅鬼門大長老在一邊威脅,屍宗的一位長老在一邊勸,蔣威笑抽了的聲音從紅雲里傳了出來。

「你們隨意,隨意吧,這事我不管了,你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一直強硬的蔣威突然改變態度,讓人們又喜又驚,血雲快速收斂,沒多久變得不大,蔣威和血屍並排坐在上面,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還是蔣少宗主識大體,等殺了石驚天,我與你把酒言歡。」

驅鬼門大長老只感覺意氣風發,只感覺自己一來,誰都不買賬的蔣威給了很大的面子。身為魂帝,他凌空站立,鬼嬰怪叫一聲,再也按耐不住滔天的殺意俯衝而下,身子快速鼓脹越變越大一直,一直膨脹到近十丈仍未停止。讓人更欣喜的一幕出現了,侯家的隊伍竟然也在撤離,讓開了攻擊路線。候至和他老婆竟然在自己的飛艋上哼起了小曲,擺明了也是看戲。

「哼,什麼兄弟情義,大難臨頭各自飛,乃是萬古不變的道理。給我殺……」

從不信兄弟情義的大長老先是冷哼,接著爆吼出口,屍宗弟子駕駛著飛艋開始俯衝,擺明了欺負陰鬼宗沒有底蘊,看著地面上陰鬼宗的人全是一臉驚慌,他們得意萬分。

「石驚天你個混蛋,快點想辦法啊,老娘可不想給你陪葬。」

小腹微鼓的蝶戀花指著石驚天大喊,可卻看到石驚天一點都不驚慌,得意的反嘴呵斥,「臭娘們閉嘴,等著看好戲吧,我大哥來了!」

蝶戀花先是一愣接著更是憤怒,放出自己的坐騎就要騎上去跟驅鬼門的人拚命,怪獸剛要起飛,她就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疼啊!」

鬼嬰突然爆出凄慘的吼聲,抱著頭在半空中瘋狂的打滾,原本陰灰的身上有道黑線快速的蔓延,同時打滾的還有驅鬼門的大長老,這大長老的身子竟不能保持凌空飛行,直直的向下墜去,被人接住后趕緊帶回樓船。

眼前的一幕讓絕大多數人全都傻了,只有不多的幾個聲音瘋狂的大笑,蝶戀花的手中劍跌落地面,看向狂笑的石驚天,震驚的問出口。

「你大哥到底是誰?」

石驚天臉色一整,「一個無所不能的男人,一個讓我終生都是追趕目標的男人。」

「大長老你怎麼了?」

「疼啊!我的靈魂在受到侵蝕,是鬼嬰,是鬼嬰出了問題……」

樓船之上已經亂成了一團,隨著大長老慘叫的吼聲,十餘騎著飛行坐騎的驅鬼門弟子向著鬼嬰飛過去查看,可情急之下忘了,鬼嬰除了大長老,別人根本無法靠近。

鬼嬰在半空胡亂翻騰,有人想躲已經晚了,離著還有一丈多遠,只感覺自己皮膚在潰爛,靈魂在受到腐蝕,接著身子就一垮爛成了一堆灰,隨風飄散。

「鬼嬰過來了,拉高啊!」

一艘飛艋接著遭了秧,吼聲根本阻止不了鬼嬰撞在上面,船體碎裂,上面的人隨著碎片到處亂飛,幸運的墜向地面,倒霉的沒飛多遠也變成了灰。

「阻止它啊!」

去勢不減的鬼嬰沖著船隊最密集之處而來,飛艋根本沒時間調頭飛離,不少絕望的人,直接就從飛艋上跳了下去,就算不會摔死,等待他們的也是陰鬼宗的屠刀。

「丹魔大師,求您快救救我師傅。」

大長老的徒弟亂投醫,拉著陳青來到大長老近前,陳青早就想過來了,可惜擠不進來,這下算是得償所願。

「幫我按住他。」

幾個實力高強的魂皇按住了大長老的胳膊腿,還有人乾脆按住了胸膛和肚腹,陳青蹲在大長老的頭前,臉色變得猙獰,一根探魂針快速取出插進他的頭顱。

大長老的嘴已經被東西堵住防止他咬舌,青筋暴鼓的要掙扎著起身,壓住他胳膊的一個魂皇沒壓住胳膊,被他一甩扔出了甲板,慘叫著掉了下去。大長老剛要甩開其他人起身,又有人壓住他胳膊,陳青咬牙切齒的又取出一根探魂針插進了他的腦袋。

大長老的眼睛都快鼓出了眼眶,探魂針一進識海,他就知道了一切都是陳青在搞鬼,可有口不能言,只能怨毒的等著陳青,和壓著他的人。

「算你厲害,我就不信了!」

大長老境界高強靈魂凝實,靈魂又是拚命地反抗,兩根探魂針都沒能將其擺平,陳青也怒了,直接又取出兩根,直接就差了進去。大長老的腿狠狠的一蹬,變得筆直,壓腿的人也被震飛。

正有人又要壓住他,欣喜的發現他渾身癱軟下來不再掙扎,丹魔大師也把堵住他嘴的東西取了出來,人們趕緊全都鬆手。更是驚喜的發現,鬼嬰也不再翻滾,虛坐在空中大聲的啼哭,哭聲直刺耳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