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雲抱拳道:「多謝朱兄吉言,在接下來的對決中,我會儘力而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荊兄弟,告辭。」朱川留下一句話后,飛下了虛空,回到了自己軍營隊伍中。

「哇哈哈,太好了!」柏旭開懷大笑。那樣子,就好像是自己勝出一般。

反觀譚雲的妻子和紅顏知己們,望著譚雲的眼神中,沒有半點波瀾。

因為在眾女心中,譚雲勝出是必然的……

隨後,譚雲飛落在五號台上,席地而坐,閉目凝神。

片刻過後,十號高台上,一名冰狼神族的神兵:聶妄,輕而易舉的戰勝對手后,回首眺望著譚雲,眼神中流露出不屑之色!

聶妄是柏烈大神將的人,是柏烈大神將極為看好的一星神兵。

「聶妄,怎麼樣,有沒有把握戰勝荊雲?」這時,柏烈大神將的詢問聲,自聶妄腦海中響起。

聶妄渾身一震,神色恭敬的傳音道:「您放心,屬下必定戰勝他!」

「嗯。」柏烈大神將滿意傳音道:「本大神將看好你。」

就在柏烈傳音時,三號高台上,一名傾國傾城的紫衣少女,風輕雲淡的擊敗了對手。

自始至終,她都未亮出兵器!

此刻,五層神樓上三大統帥之一的蘇犇統帥,溺愛的俯視著紫衣少女,傳音道:「小璇,依爺爺看,你最大的對手,不是那荊雲,而是冰狼神族的小伙聶妄。」

「接下來,你遇到二人要當心,尤其是聶妄,爺爺認為,一星兵神的得主,不是你便是聶妄。」

紫衣少女傾城一笑,傳音道:「爺爺,您放心,孫女不會給您這位神王級別的統帥丟臉的,既然孫女參軍了,那此度一星兵神便是孫女的。」

「不僅如此,二星兵神、三星兵神的頭銜,孫女都會統統得到!」

「呵呵呵呵。」蘇犇統帥笑著傳音道:「好有理想,爺爺相信你。不過,即便輸了也沒關係,爺爺本來就不同意你參軍,是你自己非得要來體驗軍營生活的。」

在接下來近一個時辰中,其他高台中的激戰相繼結束。

本來勝出的十五位中,其中有三人因為傷勢過重,不得已放棄了進入下一輪的資格,如今只剩下了,譚雲、蘇雨璇、聶妄等十二人。

這時,五層神樓上,方聖統帥一改常態,俯視著譚雲十二人,撫須而笑道:「恭喜小傢伙們,進入第五輪十二進六。」

「不得不說,本統帥很是欣賞蘇雨璇、荊雲、聶妄三人,你們自始至終,都從未亮過兵器,也都未施展真正的實力。」

「本統帥期待你們接下來的表現。」

「好了,言歸正傳,現在舉行第五場,十二進六的對決!」

話罷,方聖統帥又釋放出了神力光幕,十二人選擇對手結束。

譚雲掠上了一號高台,他的對手,是一名傷痕纍纍的飛天神豹一族的青年。

蘇雨璇、聶妄各自的對手,也在之前的對決中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兩名對手,面對蘇雨璇、聶妄,面帶苦笑拱了拱身,選擇不戰而退,飛下了高台。

此刻,一號高台上,一襲紫袍的譚雲,望著渾身是血的青年,正要開口時,那傷痕纍纍的青年,目露綠油油的凶光,「我勢必要成為一星兵神,擋我者死!」

飛天神豹生性兇殘、爭強好勝是它們的本性。

且譚雲清楚,飛天神豹一族的血脈,擁有著其他種族沒有的體質!

它們越是遇到強大的對手,越會熱血沸騰,體內的血脈會賜予它們狂暴的能量,來與對手廝殺!

得知飛天神豹的特質后,譚雲並未因為青年的話而動怒,因為,爭強好勝是它們的天性。

可令譚雲真正憤怒的是,那青年見譚雲無動於衷,而傳音咒罵道:「草你娘的,既然你不滾下高台,那我便撕了你!」

辱罵過譚雲后,青年體型驟然暴漲,剎那間化成了一隻高百丈、長達二百多丈的飛天神豹!

之所以,被稱之為飛天神豹,是因它們速度之快,要遠遠超過自己本身境界而該有的速度!

且它們的骨骼堅硬出奇!而這隻飛天神豹神兵的骨骼堅硬程度,已媲美五階下品神器!

即便修鍊鴻蒙霸體的譚雲,如今一拳只能搗碎四階極品神器,由此可見,飛天神豹的實力之強。

速度快、骨骼堅硬、爪堅而鋒利,便是這隻飛天神豹神兵,自信擊敗甚至斬殺譚雲的最大依仗!

「吼!」一聲大吼中,飛天神豹全身血液徹底沸騰了,隨著體內血脈開啟,一股強橫的氣息,瀰漫而出!

感受到這股氣息,五層神樓上,蘇犇統帥白眉一抖,暗忖道:「好傢夥,這個小不點,竟然體內十二條血脈全部開啟了!」

「是本統帥方才看走眼了啊!」

在蘇犇統帥詫異時,另外兩位統帥,和六層神樓上的柏承神王,亦是非常看好飛天神豹!

他們認定,飛天神豹實力,足以擊殺九星神兵!

「荊雲,你不可大意!」這時,柏風大神將也有些坐不住了,他忙不迭的傳音叮囑道。

譚雲依舊神色從容的給柏風大神將傳音道:「大神將無須擔心,屬下對飛天神豹有所了解,對付它沒有任何壓力。」

聞言,柏風大神將臉色有些不悅,他感覺譚雲有些夜郎自大了。

可隨後發生的一幕幕,令柏風大神將,感到了深深地震驚之色!

「吼!」

隨著一聲驚天嘶吼,飛天神豹快如閃電,掄起鋒利的豹爪,朝下方渺小的譚雲籠罩而下!

「好快的速度!」柏風大神將暗忖間,卻是,譚雲自低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出現在飛天神豹左側,右膝傾盡全力,頂在了飛天神豹的面門上!

「砰!」

地一聲巨響,飛天神豹面門上皮毛炸裂,露出了森森白骨,龐大的身軀,竟被譚雲一個飛膝,粗暴的頂飛數萬丈!

「這小子是人是獸?力量如此恐怖!」柏風大神將渾身一震! 飛天神豹凌空止住倒退的身體后,一雙綠油油的瞳孔中,流露出發自心靈深處的震撼之色!

它怎麼都未想到這人族,力量竟比自己還強大!

然而,它殊不知,譚雲方才僅僅用了五成力量!

譚雲自信,自己一拳之下,無法擊爆飛天神豹的顱骨,不過,十拳、百拳、千拳呢?

想到方才飛天神豹,辱罵自己母親的話語,譚雲此刻臉色陰沉的可怕!

他要活活揍死這畜生才解氣!

這時,飛天神豹眼神中震撼之色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發自骨子裡的凶戾之色!

「吼!」

飛天神豹體內澎湃出了狂潮般的天神之力,龐大的身軀,將虛空衝擊的支離破碎,鋒利的巨爪,猶如巨型鐮刀,碎裂了虛空,朝譚雲斬去!

「嗖!」

飛天神豹的速度快,而譚雲的速度變得更快,在躲過的瞬間,便躍上了飛天神豹的頭頂上空,右腳朝它腦袋猛然一踩!

飛天神豹躲閃速度驟增,躲過譚雲一腳的剎那,令它心驚而憤怒的是,似乎這人族的速度,總是比自己快一些,又朝自己攻擊而來!

「砰!」

譚雲凌空一腳,踏在飛天神豹頭頂的剎那,須肉橫飛,露出粗壯的顱骨!

「嗡!」

虛空震蕩中,譚雲極速飛落在飛天神豹的腦袋上,左手死死地抓住了飛天神豹的長毛,掄起拳頭,突然爆發了全力,重重地砸在飛天神豹的顱骨上!

「砰!」地一聲,飛天神豹感受到,隨著顱骨上傳來劇痛,一股不可匹敵的力量,沿著骨骼湧入了腦海!

這一刻,飛天神豹才意識到,譚雲隱藏了實力,它七竅流血,慘烈的模樣,觸目驚心!

「你這個畜生,我讓你罵我娘親,今日我要揍死你!」譚雲目露凶光,惡狠狠地傳音間,右拳狂風暴雨般砸在飛天神豹的腦袋上!

「砰砰砰——」

譚雲拳拳到骨,硬生生將飛天神豹的顱骨,砸的變了形,而譚雲右拳也皮膚炸裂,露出了白骨!

即便如此,譚雲依舊狂揍飛天神豹!

「啊!」

飛天神豹一邊慘叫著,一邊不停的凌空翻滾著,企圖甩掉譚雲!

可譚雲左手,死死地抓著它的長毛不撒手,任由它瘋狂的甩動,卻依舊站在它腦袋上!

「嗡嗡——」

虛空紛紛震顫中,飛天神豹凌空一翻,背朝下方高台上撞去,企圖碾壓譚雲,讓譚雲放手!

千鈞一髮之際,譚雲突然鬆開長毛,身影凌空閃爍中,出現在了飛天神豹後方,雙手死死地攥住了飛天神豹的尾巴!

「哦……不!」

飛天神豹驚恐的尖叫中,譚雲雙手扯著它尾巴,衝天而起十萬丈虛空,繼而,雙臂旋動,將飛天神豹甩動了起來,如同極速旋轉的風火輪一般!

望著譚雲如此瘋狂的一幕,觀戰的神兵們,震驚、不解、震撼等等各種複雜之音,潮水般的響起:

「這是什麼情況?飛天神豹可是速度、力量的化身啊!怎麼荊雲此刻看起來,不像人族,更像是獸族?」

「是啊!這也太瘋狂了!」

「還有,荊雲該不會除了天生蠻力、速度快外,不懂得其他功法?為何,他不亮出神器呢?」

「噗!荊雲不懂得功法?怎麼可能,我昨晚還看到他,在軍中坊市買了一把斧頭呢!」

「奇怪了,荊雲明明可以,此刻趁機用神器重傷飛天神豹,甚至斬殺,他為何非得用蠻力,要蹂躪飛天神豹?」

「……」

此刻,眾人自然不知道,飛天神豹傳音辱罵譚雲的事情!

他們也便不知道,譚雲想要活活蹂躪死飛天神豹的決心!

「砰!」

在眾人議論紛紛時,譚雲雙手緊握飛天神豹的尾巴,自十萬丈高空,猶如隕石極速墜下,將飛天神豹狠狠地甩在高台上!

「砰砰砰——」

譚雲粗暴的提著飛天神豹不停地躍起再飛落,將血肉模糊的飛天神豹,一次又一次的砸落在高台上!

完全是要將飛天神豹往死里暴虐!

「別打了……別打了我認輸!」飛天神豹毫無還手之力,只得驚恐的求饒著。

然而,譚雲充耳不聞,依舊瘋狂的甩著飛天神豹!

「夠了!」這時,神樓上飛天神豹一族的大神將,面色鐵青的從席位上站了起來,俯視著譚雲喝斥道:「我族神兵已認輸,你該放手了!」

想到之前飛天神豹羞辱自己的話,譚雲踏空而立,雙手提著七竅流血、身負重傷的飛天神豹,猛然抬頭昂視著那中年大神將,擲地有聲道:「您有什麼資格,喝斥屬下?」

「我就不放,您能把我怎樣!」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飛天神豹一族的一億神兵,和那大神將部下將領,紛紛喝斥:

「荊雲,你大膽!竟敢如此和我們大神將說話!」

「荊雲,你這是以下犯上,罪該當誅!」

「……」

神豹大神將怒視譚雲,「你對本大神將不敬,你這是找死!」

「嗖!」席位上,柏風大神將豁然起身,怒視神豹大神將,「你若敢對我的神兵動手,我對你不客氣!」

柏風大神將本就和神豹大神將有過節,此刻,見譚雲如此優秀,他自然要挺身而出,袒護譚雲!

「柏風,你……」不待神豹大神將話落,譚雲隨後的一襲話,簡直就是赤果果的打神豹大神將的臉!

但見譚雲昂視著柏風大神將,恭敬道:「大神將大人,此事不勞駕您出面,屬下來解決。」

旋即,譚雲仰視著神樓上的神豹大神將,樣子雖恭敬,但言語卻是咄咄逼人,「尊敬的神豹大神將,或許您是貴人多忘事,忘了兵神之戰的規則!」

「您忘了不要緊,小人可以告訴您,還請您聽好了!」

「依照兵神之戰的規則,在對決過程中,口頭認輸不作數,只有跳下高台才算!」

「試問,方才小人哪裡有錯?你的神兵並未跳下高台,只是口頭認輸而已,這在場的人可都看著呢!」

「您不顧身份,起身阻止小人正常對決,還揚言要殺小人,您將兵神之戰的規則置於何地?」

「您這是當眾破壞兵神之戰,依照軍規要嚴懲!」

「你錯在先,還想濫殺無辜,更是罪上加罪!」

面對譚雲的喝斥,神豹大神將氣得臉頰通紅,渾身發抖,然而,他不得不承認,譚雲說的有理!

他更加未想到,譚雲如此伶牙俐齒,將自己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聽著譚雲的話,柏風大神將毫不避諱的拍了拍手,讚許道:「好!說的好,說的在理!說的毫無瑕疵!」

這時,柏風大神將部下的多數神兵,齊聲吶喊,「荊兄弟威武!」

反觀神豹大神將,氣得整張臉都綠了,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如何反駁譚雲!

因為,譚雲的話,無懈可擊!

這時,六層神樓上,柏承神王緩緩起身,厲聲道:「神豹大將軍給老朽坐下!若再影響兵神之戰,否則,休怪老朽不客氣!」

聞言,神豹大神將額頭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恭敬道:「屬下遵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