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雲將其眼神看在心中,暗道:「看來,老子是惹上大麻煩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恭喜你譚雲。」一道動聽之音,打斷了譚雲的思緒,譚雲回首望去,發現上官雨馨朝自己步步生蓮而來。

上官雨馨駐足譚雲身前,絕色容顏上流露出了一抹苦笑,「我本以為此局你必輸。」

「我本以為,此局我必勝,可是到現在,我知道自己錯了,我很佩服你。」

「你很了不起。」

譚雲燦爛一笑,抱拳道:「上官聖女過獎了。」

毫無疑問,因為陣術博弈第一局發生之事,譚雲對上官雨馨的人品還是頗有好感的。

「嗖!」

一陣疾風撲面而來,卻是道坤自譚雲身前憑空而出,還不待譚雲緩過神來,便被激動不已的道坤給抱住了!

「好小子,你可真是老夫的福星啊!」道坤激動的抱著譚雲,對譚雲讚不絕口。

「額……」譚雲皺了皺鼻子,嘿嘿一笑,「您老也別抱著晚輩啊!兩個大男人抱著,這……」

「對對對。」大腹便便的道坤,有些尷尬的鬆開了譚雲后,神色一正,竟朝譚雲深深彎下了脊樑,情真意切道:「多謝!」

「您老客氣了。」譚雲急忙上前一步,扶起了道坤。

道坤起身後,忽然想到了什麼,他望著祖塔六層席位上,臉色難看的道子、道乾,冷笑道:「你們一直詆毀譚雲,你們捫心自問,究竟是譚雲丟人、老朽丟人,還是你們兩個無知的小丑丟人?」

「道坤,你別得意……」道子氣得渾身顫抖,話音未落,便被祖塔七層的方梓兮截斷,「肅靜!」

立時,整個星域道場安靜下來,落針可聞其聲。

方梓兮注視著譚雲,美眸中流露出驚艷之色,朱唇輕啟,天籟之音響起:

「如今四術博弈已經結束,四術星域共得一百五十榮譽積分,人族星域、獸族星域各一百二十五榮譽積分。」

「本宮主宣布,四術星域奪魁,從今以後,我天門神宮依舊是三大星域,四術星域將會永遠存在。」

聽后,四術星域眾高層、弟子們激動地熱淚盈眶。

方梓兮望著譚雲,好奇道:「譚雲,本宮主甚是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短短四萬多年時間,便煉製出下品道王符的。」

譚雲謙虛而恭敬道:「回稟宮主,這次晚輩能煉製成功,其中有很大的運氣成分。」

「晚輩自知若以步驟煉製,必然在第三局結束前,無法煉製出來,故而,晚輩便先將風之祖王之力釋放到符內,然後,再一心多用,快速凝聚符紋。」

「沒想到,真的成功了,這都是運氣使然。」

聽著譚雲的話,方梓兮清楚,哪裡是什麼運氣?在她心中,一定是譚雲將隱身祖符的煉製之法,參悟的極為透徹,再加上他的個人天賦、悟性,最終才做到的!

「嗯,本宮主明白了。」方梓兮輕聲道:「祖戒內裝有九千萬極品祖石,這是你的獎勵。」

方梓兮玉臂一拂,一枚祖戒飛出,極速迸射向了譚雲。

譚雲伸手接過祖戒后,釋放神識沁入其中,發現戒指內一塊塊極品祖石堆積如山。

「晚輩謝宮主!」譚雲神色激動,內心吶喊,「哈哈哈,發財了!」

有了這些祖石,自己便可購買想要的修鍊資源,他怎能不激動。

要知道九千萬極品祖石,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啊!

人族星域、獸族星域精英弟子以及之上的弟子,望著譚雲手中的祖戒,眼神中流露出無法遏制的羨慕之色。

其中還有一些弟子,雙目微眯,目光貪婪而陰鷙,不知想著什麼……

「這是你應得的。」方梓兮難得微微一笑,傾國傾城,「除了九千萬極品祖石的獎勵外,還會獎勵你一件極品道王器的法寶。」

「現在,你說吧,想要什麼法寶?」

譚雲稍加沉思道:「宮主,晚輩要一件防禦性的極品道王器鎧甲。」

譚雲之所以選擇防禦性的法寶,是因為擁有極品道王器的鎧甲,自己便多了很多保命的機會! 「可以。」方梓兮問道:「你想要何屬性的?」

譚雲不假思索道:「什麼屬性都可以。」

之所以什麼屬性都可以,是因譚雲體內的鴻蒙之力,可轉化成任何屬性之力,來激發鎧甲護體。

方梓兮點了點螓首道:「好,稍後你跟本宮主前往一趟主宰星,來取你的獎勵。」

「晚輩遵命。」譚雲恭敬道。

「嗯。」方梓兮望了譚雲一眼,旋即,神色肅穆,「本宮主宣布,即日起,譚雲不再是四術星域道坤太上聖老的童子,而是四術星域的聖子!」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老天,譚雲這次真的一步登天了!」

「是啊!宮主這可是第一次破例冊封道神境以下的弟子為聖子啊!」

「可不是嘛,依照宮規,弟子修為未晉陞道神境,是沒有成為聖子、聖女資格的。」

「……」

三大星域弟子們竊竊私語的同時,也清楚,譚雲這次四術博弈的表現,能被提拔成聖子,也無可厚非!

譚雲至此還有些失神,他本想找機會,問問自己現在能否有資格,成為天門神宮內門弟子,卻未想到,方梓兮直接把自己冊封成了四術星域的聖子!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至高祖界,地位越高,存活的幾率便越大,這正是譚雲求之不得的!

「哈哈哈哈。」祖塔六層上,道坤俯視著譚雲,急忙道:「傻小子,還愣著作甚?還不快謝恩!」

愛妻好甜跟我去私奔 「哦。」譚雲嘿嘿一笑,收起笑容,昂視著貌美不可方物的方梓兮,叩首道:「弟子譚雲,謝宮主!」

「免禮吧。」方梓兮說道:「譚雲,你現在是聖子了,依照宮規,從今以後,你見到任何人,只要你不願意,都可不跪,明白了嗎?」

「回稟宮主,弟子明白。」譚雲起身恭敬道。

方梓兮微微點頭后,俯視著三大星域眾弟子,天籟之音響起,「九萬年後,便是三大星域弟子爭奪戰。」

「本宮主期待你們的表現。」

「道坤、譚雲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眾人聞言,紛紛領命離去……

不多時,星域道場中,只剩下了方梓兮、九頭祖龍、道坤、譚雲、辛冰璇。

「宮主,屬下告退了。」九頭祖龍抱拳道。

「嗯。」方梓兮應聲道。

九頭祖龍轉身間,俯視了一眼譚雲,渾濁的眸子里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殺意,暗道:「該死的人類,壞本副宮主好事,本副宮主遲早滅了你!」

譚雲激怒了九頭祖龍,在九頭祖龍看來,倘若四術博弈沒有譚雲,如今獸族星域很有可能奪魁了。

一旦奪魁,四術星域便是自己的了,可是他千算萬算,都未想到冒出了個譚雲,壞了自己的計劃!

旋即,九頭祖龍化為一道光束,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師尊,徒兒告退了。」辛冰璇對著道坤說道。

「好,你先回去吧。」道坤看著辛冰璇,眼神中儘是溺愛之色。

「嗯。」辛冰璇應聲后,立轉嬌軀,看著譚雲,眸光真摯,「譚雲真的謝謝你,是你拯救了四術星域。」

譚雲笑著搖了搖頭,「我該感謝的人是你,若不是你把我帶入天門神宮,我現在怎麼可能成為聖子?」

「沒有你的引薦,我恐怕還不知在何處流浪著呢。」

辛冰璇望著滿頭白髮的譚雲,美眸中劃過一抹一閃而逝的心疼,「你的頭髮?」

譚雲笑道:「是在參悟四術心得、四術秘典時白了的。」

方梓兮自祖塔上凌空飛落在譚雲身前,看著譚雲,娥眉一皺,「四術心得、四術秘典?」

「宮主是這樣的。」道坤接話道:「譚雲花費了百年時間,參悟我師尊留下的四術心得、四術秘典,雖然短短百年時間白了頭,可是,他竟然憑藉參悟四術心得、四術秘典,成為了聖階道神器師、聖階道神陣師、聖階道神丹師、聖階道神符師!」

「什麼?短短百年!」方梓兮望著譚雲,美眸大睜,芳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她可是知道四術心得、四術秘典的玄奧有多深,她很難相信這是真的!

「譚雲,道坤說的是真的嗎?」方梓兮口吻質疑。

「是真的。」譚雲如實道。

「你非常不錯,真是讓本宮主大開眼界了。」方梓兮目光讚許。

「多謝宮主誇獎,弟子受寵若驚。」譚雲躬身。

「好了,走吧,隨本宮主前往主宰星。」方梓兮彈指間,一艘潔白如雪的神舟飛出。

隨後,譚雲、道坤跟著方梓兮上了神舟,方梓兮駕馭神舟不多時消失在茫茫雲海中……

空曠的星域道場中,辛冰璇亭亭玉立,望著神舟消失的方向,不知為何,腦海中總是浮現出譚雲煉符時盤膝而坐,白髮舞動的身影。

「我這是怎麼了……」辛冰璇搖動螓首,然而,譚雲的身影在她腦海中總是揮之不去。

「冰璇,怎麼了?」隨著一道擔憂之音,一道白色光束從天而降,在辛冰璇身前化成了一名溫文爾雅的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身材挺拔,極為英俊,此人便是人族星域聖弟子中實力排名第三的宗辰。

「沒什麼。」辛冰璇莞爾一笑。

「嗯。」宗辰笑道:「冰璇,恭喜你,四術星域保住了,你再也不用擔心了。」

辛冰璇盈盈一笑,「這次可多虧了譚雲,否則,四術星域已經不在了。」

「是啊!」宗辰贊同而笑,「這個譚雲,真乃奇才,沒想到他藉助四術博弈,從祖王境三重晉陞到了五重境,修鍊速度如此逆天。」

「而且,第一場丹術博弈中,一鳴驚人,得到了一百榮譽積分,把楚無痕踩在了腳下……」

不待宗辰話罷,倏然,雲海中響起一道蘊含著無盡殺意之音,「宗辰,你敢背後說我的壞話!」

「嗡嗡——」

虛空劇烈震顫中,楚無痕從天而降,面帶殺意的出現在宗辰身前。

楚無痕是知道宗辰喜歡辛冰璇的,他看到方才宗辰和辛冰璇有說有笑,早已怒火中燒,此刻,又聽到宗辰拿自己和譚雲博弈說事,他更是臉色鐵青! 「宗辰,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楚無痕死死地盯著宗辰,眼神中透露著殺意。

「楚師兄,你好大的威風!」宗辰眯視楚無痕,冷聲道:「敢問楚師兄,我可有說錯?」

「事實就是,你被譚雲踩在了腳下,你技不如人,還不讓人說了?」

聽到譚雲,楚無痕氣得咬牙切齒,「你別給我提譚雲這個雜碎,若非……」

不待楚無痕話罷,辛冰璇冷聲道:「你閉嘴!譚雲怎麼你了?你竟如此說他!」

「譚雲贏你贏得光明正大,你應該接受失敗才是,而不是輸了,在背後如此說他。」

「呵呵。」楚無痕怒極而笑,「辛冰璇,我說他怎麼了?你和我急什麼眼,至於如此維護他嗎?」

「譚雲是我四術星域的大功臣,我就是不允許你說他!」辛冰璇說道:「你再說他,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還有我告訴你,我就是維護他!」

楚無痕深吸口氣,目光陰鷙,「辛冰璇,你別給臉不要臉,本聖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不待楚無痕話罷,便被辛冰璇冷聲截斷,「滾!」

「好,很好!」楚無痕怒極而笑,「辛冰璇,今日本聖子把話放在這裡,我看上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你給我等著!」

「還有你宗辰!」楚無痕怒指宗辰,「辛冰璇是我的女人,我最後警告你,你給我離她遠點,否則,你的意外會隨時發生!」

留下一句話后,楚無痕騰空而起,轉眼間消失在天際……

楚無痕離開后,辛冰璇氣憤填膺的和宗辰聊了片刻后,道:「我該返回四術星域了。」

「我送你。」宗辰說道。

「不用了。」辛冰璇話罷,裙角飛揚,衝天而起,消失無蹤……

望著辛冰璇消失的身影,宗辰雙拳緊握,目光堅定,「冰璇,不管最終我能否得到你的芳心,我都會守護你,絕不讓楚無痕得逞!」

……

夕陽西下,殘陽如血。

人族星域,宮主居住之地,主宰星。

主宰星上,天地神元極為濃郁,薄霧流雲如水圍繞著一座古色古香的古樓徐徐流動。

古樓一層。

大堂內,譚雲、道坤神色恭敬的站在方梓兮身前。

方梓兮玉手一翻,一套烏黑的鎧甲出現在手,遞向譚雲,「此鎧甲名曰戰天祖甲,是極品道王器,可抵抗道王境大圓滿強者的全力一擊。」

「多謝宮主。」譚雲雙手接過戰甲,神色激動。

「嗯。」方梓兮點了點螓首,道:「譚雲,你先出去吧,我和道坤談些事情。」

「弟子遵命,弟子告退。」譚雲領命后,退出了古樓。

「宮主,不知您找屬下有何事。」道坤躬身道。

方梓兮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怒色,「道坤,關於你師尊辛副宮主之死之事,本宮主是時候告訴你了。」

「辛副宮主當初不是渡劫而死,而是渡劫成功后,祖副宮主九頭祖龍,趁辛副宮主虛弱之際而殺了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