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老夫人大怒。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你才理虧呢!”她呸了一聲。

雖然似乎沒發生一樣,但這件事第二日還是傳開了,該知道的人自然都知道了。

“祖母發脾氣了?”

謝柔惠轉過頭問道。

木葉點點頭,又忙噓聲。

“還好沒鬧起來,老爺不讓說了。”她低聲說道,又叮囑,“你可千萬別去問二小姐,萬一沒面子…”

她做了一個哭的動作。

唐門盛寵,隔壁夫人很傾城 謝柔惠笑了。

“我知道。”她說道。

“大小姐最讓人放心了。”木葉笑道,施禮退了出去。

謝柔惠提着筆又放下,對着外邊叫了個小丫頭。

“你去請示老夫人,說我想十五燈節前後在花園裏辦個賞燈會,請家裏和親戚們的姐妹兄弟們來玩。”她說道。

雖然母親已經當家作主,但老夫人還在,明義上的丹主還是她,小姐要辦燈會請人來,自然要老夫人同意,不過對於這種事,老夫人肯定不會阻攔。

小丫頭應聲是忙去了,果然不多時就回來了。

“老夫人說小姐自便。”她說道。

謝柔惠點點頭,嘴角含笑提起筆。

“姐姐,你在做什麼?”

謝柔嘉從外邊探頭進來問道。

“我打算辦個燈會,準備寫帖子呢。”謝柔惠笑嘻嘻說道,一面招手,“來,幫我一起寫。”

辦燈會也是家裏每年都有的事,畢竟姐姐不能出門看燈,所以在家熱鬧。

謝柔嘉應聲是忙進來了,提起筆想到了邵銘清。

他也算是親戚吧?

不過,姐姐知道自己不喜歡他,一定不會請他,這種事根本就不用跟姐姐特意說。

“我給誰寫?”謝柔嘉將面前的帖子擺好高興的問道。 謝柔惠將一疊請帖拿給謝大夫人看。

“你自己做主就是了。”謝大夫人不看,說道。

想請什麼人來家裏玩這種事謝柔惠絕對可以自己做主,就跟謝老夫人說的,不喜歡誰就不讓誰來。

“嘉嘉也幫着寫了好多。”謝柔惠又舉着一摞對母親笑。

“給她找點事做,免得去跟你祖母鬧。”謝大夫人說道,“給她兩天好臉色,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說完了到底擔心,問謝柔嘉。

“在屋子裏做功課寫字呢。”謝柔惠說道。

謝大夫人面色緩和。

“讓她寫完了過來吃點心。”她對丫頭說道。

丫頭應聲是忙去了,不多時又回來了。

“二小姐寫完字了,去老夫人那裏了,說吃過午飯再過來。”她說道。

重生東遊記 去老夫人那裏了?

謝大夫人和謝柔惠都有些驚訝,昨晚又是罵又是哭的,竟然還會去謝老夫人那裏?

謝老夫人顯然也很驚訝,看着坐在屋子裏的拿着剪子裁紙的謝柔嘉。

這丫頭竟然又來了,還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

“這次我要自己畫。”謝柔嘉對丫頭們說道。

圍着她一起做花燈的丫頭們亂亂的應聲是,又開始找筆墨紙硯,屋子裏鶯聲燕語花團錦簇。

“鬧的我屋子裏成什麼樣子。”謝老夫人說道。

丫頭們都噤聲不敢說話也不敢動了,謝柔嘉似乎沒聽到。

“畫嫦娥奔月。”她接着說道,又喊着丫頭拿這個拿那個,又說渴了要喝水。

丫頭們怯怯的看了眼一旁坐着的謝老夫人。

謝老夫人拉着臉沒說話。

丫頭們便膽子大了起來,依着謝柔嘉的話動作,屋子裏再次恢復了熱鬧。

站在門外的江鈴衝木香得意一笑。

“怎麼樣?”她低聲笑道,“我說沒事吧。”

木香看她一眼沒說話,江鈴笑嘻嘻就跑進屋子裏,木香伸手沒拉住。

“老夫人。”

江鈴沒有去謝柔嘉身邊,而是跑到謝老夫人身邊。

“您要不要吃茶?廚房熬好了茶湯。”

又跟謝老夫人說廚房做了什麼飯,都是老夫人和小姐愛吃的。

謝老夫人閉着眼不理會她,任憑她嘰嘰喳喳,站在門外木香忍不住掩面,覺得自己這輩子在主人跟前都做不出這麼丟人的行徑。

飯桌上謝老太爺無心吃飯,拿着筷子看看謝老夫人又看看謝柔嘉,眼中滿是笑意。

一旁的丫頭手裏拿着酒壺遲疑,謝老夫人伸手,瞪了那丫頭一眼。

“祖母。”謝柔嘉起身先搶過了酒壺。

謝老夫人嘖了一聲。

“我不發火你還真不怕了?”她說道。

謝老太爺哈哈笑了。

“嘉嘉,別鬧了。”他說道,“知道你的好心,只是,這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改了的。”

謝柔嘉端着酒壺斟了一杯酒。

“那就慢慢來。”她說道,將酒杯捧給謝老夫人,“一天兩天改不了,那就三天四天,五天六天,慢慢的來,總比什麼也不做要好。”

謝老太爺看着她哈哈笑了。

“嘉嘉你是怎麼了?”他說道,帶着幾分好奇,“怎麼突然這樣管起你祖母了?”

家裏人對於謝老夫人是很敬重,但敬重的另一個結果就是遠之,含飴弄孫的事謝老夫人自然不會做,繞膝嬉戲的事子孫也不會做,這個二小姐以前也是如此,並沒有特別親近的時候,要說親近,也就是謝老夫人那次因爲邵家那個孩子的事護着她。

不過這對於謝老夫人來說不算什麼,換做是任何一個子孫,謝老夫人都會這樣做,只不過沒有孩子會像謝柔嘉這樣不僅接受了,還得寸進尺的要求謝老夫人不許那孩子上門。

想到這裏,謝老太爺忍不住又笑了,還帶着幾分幸災樂禍。

那京城的秀才常常看不起他們謝家教養孩子的法子,說驕縱無禮,看看他養出來的孩子,也沒看到多有禮。

“因爲我想要祖母和祖父長命百歲。”謝柔嘉說道,看着謝老夫人,“想要祖母身體好好的,想要祖父開開心心的,想要永遠都這樣跟着祖母和祖父在一起吃飯。”

謝老太爺臉上的笑便有些凝固。

這話其實也沒什麼,孩子們都會說這樣恭維的好聽話,只是在謝家這種話很少見,尤其是面對自己的時候。

謝老夫人伸手。

“誰想跟你在一起吃飯,找你爹孃去。”她沒好氣的說道。

對於謝老夫人的不高興,謝柔嘉沒有半點害怕,將酒杯塞給謝老夫人,自己抱着酒壺。

謝老夫人握着酒杯瞪眼。

“每天少喝一點,這行了吧?”謝柔嘉說道。

“行了行了。”謝老太爺打圓場笑道,又伸手推謝老夫人,“你又不是小孩子,少喝一口又能怎麼樣?快別跟孩子鬧了。”

謝老夫人順手收回手。

“怎麼倒成了我鬧了?”她說道,將酒杯一飲而盡,再次伸出手。

謝柔嘉又倒了一杯。

“就這點了,不能喝了。”她說道。

謝老夫人瞪眼要說話,謝老太爺先開口。

“不喝了不喝了,嘉嘉快坐下,吃飯吃飯。”他笑眯眯的說道,又指着桌子上菜,“來,嘉嘉最愛吃花椒雞了。”

丫頭們都笑着給謝柔嘉佈菜。

謝老夫人哼了聲。

“我怎麼就招了這個犟牛過來了?”她嘀咕道,看着手裏的酒杯,到底沒捨得一飲而盡,慢慢的喝。

真是奇了,當這件事傳到謝大夫人耳內時,她忍不住搖頭。

“看來母親也有被人拿捏無奈的時候。”她說道,說到這裏又停頓下,“只是別被拿捏的做不好的事就行了。”

謝文興哈哈笑了。

“被拿捏是因爲母親知道這是嘉嘉的孝心,如果換做別的心,那就不一定了。”他說道,“難道母親是那種不辨是非的人嗎?”

謝大夫人笑了。

“是非嗎?”她意味深長說道,“對母親來說,那有什麼用,她只要高興就行了,要不然當初龐家小姐……”

她說到這裏輕咳一聲不再說了。

“總之,嘉嘉現在讓我又喜又憂。”她接着說道,“她好像比以前懂事了,但又變得特別的執拗,說要幹什麼就非要幹什麼。”

“執拗的也不是什麼壞事嘛。”謝文興笑道。

謝大夫人看向他。

“要是執拗的是壞事呢?”她問道,“執拗的是她不該要的不該鬧的事呢?”

謝文興看着她。

“阿媛,說到底,你總是從心裏防着嘉嘉。”他說道。

謝大夫人嘆口氣。

“阿昌哥,我不得不防,以前從來沒有這種事,實在是太像了,有時候,我半夜甚至會驚醒,想着當初是不是記錯了,不是惠惠是姐姐,嘉嘉是姐姐。”她說道。

謝文興笑了。

https://ptt9.com/118156/ “所以你有時候對嘉嘉嚴厲有時候又寵溺,防備着她又是覺得愧疚她。”他說道。

謝大夫人伸手按住額頭。

“阿媛。”謝文興握住她的手說道,“你把這丹主看的太重了。”

謝大夫人甩開他的手。

“阿昌哥,沒有人能把這丹主看輕。”她說道,“這種日子就跟皇帝似的。”

她說着看向劉秀昌。

“有人會覺得皇帝的位子無所謂嗎?”

謝文興哈哈笑了。

“這話在家裏說說就好了,千萬別出去說。”他說道。

謝大夫人白了他一眼,意思是她又不是傻子。

“皇帝的位子坐上去就沒人願意下來。”她接着說道,“但是皇帝的位子也不是誰都能肖想的,因此也不是人人都有這個煩惱,所以我纔想讓嘉嘉知道……。”

“所以我們才應該讓嘉嘉知道另一種生活也很精彩。”謝文興接過話說道,拍了拍謝大夫人的手,“對嘉嘉寵溺,讓她知道有父母姐姐的呵護,她的日子過的多麼的幸福。”

謝大夫人看着他。

“而惠惠呢,我們讓她知道當上丹主這種責任不是爲了別人,是爲了她自己,就算揹負着責任,她也能自己決定自己的日子怎麼過。”謝文興接着說道,“相比來說,惠惠付出的更多,更不容易,讓嘉嘉也看到,要想得到那個位子,得付出了多少,她就不會羨慕姐姐,她只會心疼姐姐的不容易,也更知道自己要過的生活也很幸福。”

謝大夫人點點頭。

“要是真如此那自然是好。”她說道,“所以我才一直擔心嘉嘉不懂事,擔心她看不到自己有的,只看到自己沒有的。”

“不會。”謝文興搖頭笑道,“嘉嘉現在真不一樣了,她真的懂事了,你放心吧。”

他的話音剛落,門外有丫頭急匆匆進來了。

“夫人,夫人不好了,二小姐和大小姐打起來了。”她喊道。

打起來了?

謝文興面色一僵,而謝大夫人則猛地站起來,面色鐵青。

“出什麼事了?”她喝道。

……………….

花園裏,邵銘清看着跌坐在自己腳下的小姑娘,再看站在眼前這個一模一樣的小姑娘。

“邵銘清,誰讓你來的!”

那小姑娘喊道,張牙舞爪,如同被激怒的小公雞。

這個纔是她,邵銘清心裏透亮,下次他不會認錯了,他的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謝柔嘉看到了邵銘清臉上的笑,覺得自己都要瘋了。

今天是家裏辦的燈節的第一天,接到帖子的表親姐妹兄弟們,家裏的堂姐妹兄弟們都應約陸續而來。

燈會在花園裏,謝家的下人們已經將採買的各色上等花燈懸掛,來觀燈的兄弟姐妹也各自帶了花燈,偌大的花園裏到處都是花燈,畫舫已經裝飾一新,等着晚上的夜遊賞燈。

燈會不止是觀燈,還有燈謎以及作詩寫字,好讓年輕的少年男女們展示自己的才華。

謝柔嘉自己做好了幾盞燈,而且還寫了燈謎,帶着丫頭們來花園裏掛起來,還沒走到燈謎的地方,就見兩個小丫頭提着燈在前邊跑。

“這些都是大小姐要的嗎?”

“大小姐要寫燈謎。”

兩個人一邊跑一邊說話。

姐姐也在寫燈謎了?不是說去找謝瑤商量晚上的遊戲,這麼快就回來了?

謝柔嘉高興的加快腳步,讓姐姐看看她的燈謎去。

當她帶着人轉過樹叢花木,跟着那兩個小丫頭來到湖邊的小亭子,就看到謝柔惠和謝瑤坐在其內,正提筆的寫什麼,旁邊站着一個少年,低着頭看她們寫字,謝柔惠不時的擡頭似乎在詢問他的意見。

謝柔嘉一開始都沒注意這個少年,她的眼裏滿滿的都是姐姐。

“姐姐,你也要寫燈謎了嗎?”她大聲喊道,向小亭子快步走去,手裏提着自己做的燈。

聽到這聲音,謝柔惠和謝瑤立刻轉過身來,神情驚愕。

謝柔嘉沒有注意到她們的神情,高興的上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