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特,我草特麼B的,王八蛋,分明是個高手中的高手,還給老子說是一個普通的B級武者!”這時那兩米高的彪形大漢怒吼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加上剛剛倒地的拿一個,一共已經有九個人倒在了地上。

而那彪形大漢策劃的這場刺殺,一共就二十個人,此時一半的人都倒下了,而且還是讓陳鈔票一個人放倒的,這證明了什麼?

如果大漢知道這一切,他自然不會那麼佈局,肯定要弄來**,機槍什麼的,可是現在已經遲了。

“撤退!”彪形大漢怒吼道,隨後剩餘的人直接把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拖走了,更是倒了汽油焚燒那些血跡什麼的。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此地的東西便被處理乾淨,除了已經炸了的奧迪TT以及豐田汽車別無他物。

之後汽車啓動的聲音傳來,三輛麪包車直接離開了這裏……

陳鈔票心中長出一口氣,但他卻不敢出去,只能躲在樹後,因爲他不確定,有沒有埋伏狙擊手之內的,如果有狙擊手,只要他一從樹後出來,估計就會被槍殺。

林默涵身體不斷顫抖……

陳鈔票不知不覺又抱得緊了緊……

不久後,三輛麪包車都走了。

陳鈔票兩人依舊沒有出來。

片刻後,一陣警笛聲傳來……

“警察來了!”林默涵雙目一亮直接說道。

但陳鈔票卻是皺了皺眉。

片刻後,汽車的發動機與警笛聲傳來。

汽車停下,紅藍光芒閃爍。

“有人……”一人直接對着陳鈔票的方向說道。

陳鈔票皺了皺眉,汗水狂流,手中的槍握得緊了緊。

“出來,雙手抱頭!”那人再次說道。

陳鈔票瞥了一眼地上傾斜的人影,來人一共有兩個……

而那影子都是警笛的光倒影出來的。

“警察大哥,我們在這兒!”林默涵直接叫道。

陳鈔票大驚,旋即猛的一個縱身,直接衝了出去,旋即閃電般對着那影子射影的方位開槍……

“噠噠噠……”一陣槍響。

“砰砰砰……”那兩人也開槍了。

頓時兩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此時陳鈔票對面的一棵樹上火光閃爍……

子彈出膛……

陳鈔票只感覺頭頂一涼,幾根毛髮直接從空中漂亮。

陳鈔票舉起****,直接對着那火光在的地方一陣狂掃……

隨後“砰!”一聲悶響響起,只見一個人直接從遠處的一棵大樹上落了下來,摔在了地上,那人手中還握着一把狙擊步槍……

“呼……”陳鈔票長出一口氣,隨後便感覺到了腰腹間一陣冰涼,伸手一摸,手中滿是溼潤,拿到眼前一看,只見那耀眼的紅色,隨後腰腹間一陣麻木,之後漸漸疼痛了起來。

我頂你個肺,中槍了,奶奶的。

陳鈔票心中怒罵。

林默涵呆呆望着遠處的車,以及地上躺着的兩個人。

那兩人穿的並不是警服,而是便衣,那車也沒有警車的圖案,而是車頂上有個警笛……

“鈔票,你殺了警察!”林默涵盯着地上的屍體說道,隨後便滿臉畏懼的向那兩人一步步走去。

就在此時,一股濃郁的危機感出現在陳鈔票的心中……

陳鈔票盯着那車,頓時好像明白了什麼,隨後驚恐大叫道:“小心!”隨後全身發力,身形一躍,直接向林默涵撲了過去……

就在此時……

“轟隆……”一聲巨響……

那車直接爆炸了……

頓時無數玻璃碎片帶着勁風飛了出來。

陳鈔票隨後又感覺背上一陣冰涼……

他知道自己又受傷了…… 陳鈔票不住發出一聲悶哼,低頭看着身下的林默涵,再次問道:“你沒事兒吧……”

林默涵茫然的搖了搖頭,道:“沒事兒……”對於爲什麼那車會爆炸,陳鈔票爲什麼會開槍射殺那兩人有些迷糊。

她整個人已經懵了,思維已經不活躍了,無法平靜的思考,可以說現在的她,擁有的只是本能而已,好似智力退化到白癡界限一樣。

陳鈔票翻了個身,直接說道:“傻蛋,你也不想想,警察可能來那麼快嗎?那些人剛走他們就來了?他們撤退只是因爲傷亡太大可能已經無法完成任務,所以拿出第二套方案……一般刺殺都會有兩手準備的,不過,你沒事兒就好!”一邊說話,一邊奮力翻身,直接躺在了林默涵身旁。

就在他翻身之際,背後火辣辣的疼痛傳來,直接疼得他齜牙咧嘴。

別尼瑪還有第三套方案,老子現在可是拿槍的力氣都沒了。

陳鈔票心中擔憂道,現在他連走路都已經成了問題,別說拿着槍,和那些殺手對抗了。

可惜,他的想法應驗了,一陣馬達聲傳進了陳鈔票的耳朵。

“等下屏住呼吸,閉上雙眼……”陳鈔票直接說道,隨後直接在自己腰腹間抓了幾把,頓時弄了一手的鮮血,也就是溼了陳鈔票一手,隨後陳鈔票直接向林默涵的胸部抓了過去,甚至直接在上面搓了幾下……

林默涵大驚失色……

“啊,血,你到底怎麼了?”林默涵驚恐叫道,看着陳鈔票滿臉的擔憂,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陳鈔票受傷了,雖然她之前也發覺了陳鈔票的那麼一點不正常,而她的注意力也不在陳鈔票的手上。

此時,陳鈔票的手還放在林默涵的胸上,一隻手直接握住了那個大饅頭,可是那手掌卻滿是鮮血……

“別說話……也別動……屏住呼吸!”陳鈔票再次說道,說着便捏了捏林默涵胸部,頓時柔軟的觸感從手中傳來,把觸感刺激着陳鈔票的神經,陳鈔票整個直接趴在了地上,把手槍握在手中。

此時他已經沒有力氣拿着****狂掃了,只能拿手槍,至於打得準,打不中,他也不知道,但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至於抓林默涵胸這件事兒,陳鈔票可以對天發誓,起初他並未起不純潔的心思,可是抓了之後,感覺手感非常好,於是乎就捨不得放開了。

林默涵好似還未察覺陳鈔票那罪惡的右手正放在的聖潔的胸部上,隨後連忙閉上了雙眼,按陳鈔票說的做。

兩人雙眼緊閉,屏住了呼吸,即使是呼吸,胸膛也沒有起伏波動非常小,不容易察覺。

十秒之後,一輛麪包車疾馳而回,隨後直接在路邊停了下來。

隨後車門打開,兩名帶着墨鏡的大漢直接從車裏走了出來,兩人手中都握着漆黑的****,雙目緊緊盯着躺在地上的陳鈔票和林默涵。

“死了?”一人開口說道。

“小心些!”另一人小心提醒,隨後用槍指着陳鈔票和林默涵,一步步靠近……

陳鈔票兩人都不禁心跳加速,屏住了呼吸不敢有絲毫異動……

“看來都死了!回去交任務吧!”一人又說道。

“不行!萬一沒死怎麼辦?不管死沒死都要補幾槍!”另一人說道。

你大爺,死了尼瑪還要補槍,我幹……

陳鈔票心中破口大罵,隨後猛的睜開雙眼,閃電般的支出手槍,憑着直覺“砰砰……”連續開了兩槍……

可是在第二槍的時候,手槍的後坐力已經讓他的手臂顫抖了,根本無法剋制住那後坐力,隨後第二發子彈歪了……

但第一發打中了,其實第二槍也打中了,不錯,拿槍卻打在了另一人的手臂上,先開口說話的那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沒有被打中那人,直接對着陳鈔票的頭部扣了扳機……

“砰……”一聲槍響……

陳鈔票呆呆愣在原地,猛的閉上了雙眼,他只覺得自己要死了,因爲他已經沒了抵抗能力,而那一槍就算他在全盛時期,那麼近的距離已經躲不開了。

我特麼這就死了?

死在殺手手裏了?

老子還沒超越我老子呢!

老子還沒建立後宮呢!

老子事業剛剛起步呢!

草尼瑪的,老子不甘心。

陳鈔票很想指天求草……

可是片刻後,他發覺自己根本就沒有異樣的感覺傳來……

隨後就在這一刻,“砰!”又是一聲槍響響起,鮮血飛濺,腦袋開花……

隨後陳鈔票猛的睜開雙眼,只見那人的腦袋已經炸開,身體緩緩倒在了地上。

而自己和林默涵身上滿是鮮血,還有那乳白色的**……

濃郁的血腥味瀰漫在這裏……

爆頭?

還是尼瑪黃金的?

槍法那麼好?

陳鈔票眼中滿是震驚,因爲那人的手腕上已經沒有了血肉,也就是第一槍直接打中了那人的手腕,第二槍直接打中了那人的頭部,爆了那人的頭,而且還是黃金的,那人的帽子都被打飛了。

隨後陳鈔票便開始四下張望,而林默涵則直接吐了,因爲那白色液體以及猩紅色的鮮血,還有躺在身前的兩具屍體在實在太過噁心了。

而陳鈔票的注意力則都在那槍手的身上。

是血影?

不可能……

如果是血影,恐怕這些早就被團滅了,何必這個時候再出手?

到底是誰救我?

陳鈔票直接看着空蕩蕩的道路。

“小鈔票,姐姐的槍法準吧?”這時候熟悉悅耳,略帶那麼一絲調戲的聲音傳進了陳鈔票的耳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