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還不等王濤回話,房門就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成叔的妹子翠紅。

翠紅本是過來叫他們兩個一起吃早飯的,可哪知一開門就瞅見王濤手握粗木棍,貌似要擊打小寶。

此情此景,搞的翠紅當場就發了飆:「混賬東西!你又背著我欺負俺家小寶!」

「啊!」

翠紅的出現完全出乎王濤意料,等他緩過神來忙慌慌張張將手中木棍丟到一邊,「你看哪,木棍不在我手上了,這可不是我….」

他還沒有把話說完, 他還沒有把話說完,鼻子上就狠狠挨了翠紅惱怒一拳:「你去死!」

「呃,冤枉啊。」

兩條血柱從王濤鼻中噴涌而出,而他整個人也被翠紅打的飛了出去。

不等小寶說話,翠紅就滿臉焦急的過來攙扶他,「哎呀,你怎麼受傷了?快點跟我走,我先給你包紮一下。」

趴在地上的王濤一聽到「包紮」這兩個字,馬上顫顫巍巍的開口道:「我也受傷了,你咋不過來管管我呀!」

小寶隨翠紅包紮完傷口,便趕忙去找成叔了。

他現在急切的想要將昨晚遇到的詭異事件,一股腦的告知給成叔聽。

心裡有了主意,他當即就慌慌張張的往房后跑去。

之所以往房后跑,是因為成叔的住所就在那裡。

順著小路跑了沒多久,小寶立刻看到不遠處孤零零矗立著一所破舊的小茅屋。

因為心中急切,所以他跑得飛快,只是眨眼睛,他就已經來到了那所小茅屋門前。

小寶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前重重地扣了幾下房門,「砰砰砰!」

「成叔,我有要緊事想和你說。」

他連敲帶喊了好一會兒,可惜竟一直都沒看到成叔開門從裡面走出來。

「怎麼回事?難道恰巧成叔不在家?」

小寶焦慮的繞著房前房后找了一圈兒,結果根本沒看到成叔的影子。

沒辦法,小寶只好踮著腳想要捅破紙窗,朝裡面窺探一下。

可誰知他的手指剛剛碰觸到那扇紙窗的時候,忽聽頭頂上方傳來一聲呼喝:「臭小子!你想幹啥?」

小寶嚇了一哆嗦,當他堪堪抬頭望去,卻發現成叔正站在房頂向下俯瞰著。

成叔身形敏捷的縱身跳到地上,他拍了拍手掌,說是這幾天房頂破了個洞,所以剛才在上面仔細修繕了一下。

說話間,他已然察覺到小寶臉上的驚慌之色,所以就問小寶過來找他所為何事。

小寶哪敢隱瞞,把昨晚那件詭異事情一五一十的對他講了一遍。

可能是身在義莊碰到過不少類似的詭異事情,所以成叔並不懷疑此言有假。

他回屋匆匆取了一把桃木劍,就嚷嚷著著讓小寶在前面帶路。

兩人到院子里的時候,發現翠紅他們正聚在一起吃早飯。

成叔本來並不打算打著他們三個一起走的,但最終拗不過翠紅的糾纏,所以他最後大手一揮,直接帶著所有人一同跟著小寶往門外去。

一行人出了門外下了山坡,都跟著小寶匆匆向前急行。

而小寶一邊帶路,則開始一邊回憶著昨晚的路線。

可是走著走著小寶就覺得不對勁了,因為他忽然發覺自己的記憶好像有點兒模糊。

別說能不能找到之前那口水井了,就說他現在領著大家走的這條路到底正不正確,他心中都一下子沒了底。

帶著眾人穿過一片荒蕪人煙的草地,望著眼前一條潺潺流動的小溪時,小寶茫然的站在了原地:不對呀,昨天晚上我記得好像並沒有看到這條小溪呀。

就算當時環境幽暗,導致我沒有看到這條小溪,但也不至於我的耳朵聽不到這『叮咚叮咚』河水流動的聲響啊。

小寶腦子裡有點混亂,他想不明白為啥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就把大家給引到這裡來了。

就在小寶暗自憂心的時候,卻聽王濤扯著嗓子大喊道:「我靠,前面那條小溪里好像飄過來一個大傢伙!」

眾人渾然不解,齊齊將目光一同投射過去。

當他們順著王濤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果真看到那裡飄過來一個體型碩大、黑乎乎的物體。

五個人匆匆跑到小溪前仔細一看,當時除了成叔之外,直接就把小寶他們嚇了一跳。

因為離的近了,他們才總算看清了剛剛那個黑乎乎的東西竟然是一具乾癟死屍。

只見這具屍體周身被水泡的已然發漲,臉部輪廓腐爛的根本讓人無法識別他的容貌。

「哎喲卧槽,看樣子這傢伙死了老長時間了,就連臉都給泡爛了。」

王濤伸長脖子往水中死屍身上胡亂瞥了兩眼,他感覺自己的腿肚子直打哆嗦,還好懸沒差點直接跪在地上。

他暗自在額頭上抹了一把冷汗,下意識瞧了瞧身旁眾人同樣露出一副震驚的模樣時,這才稍微好受點:看來不止是我一個人害怕呀,那我就放心了。

「哥,河對岸樹林里好像有人在窺探我們!」

王濤一口氣還沒喘勻,就聽到翠紅壓低聲音的提醒。

冷不防的一句話,讓小寶他們頓時感覺身上一僵。

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過於緊張,總之他們好半響也沒敢出聲說一句話。

成叔彷彿沒有留意到小寶他們的囧態,只聽他同樣壓低聲音開口道:「我和翠紅到河對岸瞧瞧,小寶你們留在這裡等我們回來,記得千萬不要亂走知道了嗎?」

「嗯,成叔你們放心去吧,我會在這裡等你們回來的。」

雖然小寶也很害怕,但為了從大局考慮,他還是語氣堅定的回應了成叔。

「我的媽呀,成叔你這是開啥玩笑,就我們幾個廢柴留在這兒不是等死嘛!我看咱們要不一起過去得了。」

雖說王濤智商不太高,但只要一涉及到生死攸關的事兒,他這腦筋就轉的比平時快多了。

眼瞅著成叔和翠紅就要離開,王濤忽然覺得沒有了安全感,這才順勢提出個比較周全的建議。

見王濤轉瞬間變得聰明起來,成叔扭過頭指著他的鼻子笑罵道:「臭小子你懂啥,我這是有意要考驗你的膽量,如果你連這麼點小事都扛不住,那以後還咋跟著我學本事?」

呃……

王濤聽成叔這樣說,整個心裡都已經涼透了。

但礙於最後的顏面問題,所以自始至終他都沒好意思多說一句廢話。

因為他怕這樣做,會更加讓成叔看不起。

就在王濤暗自沮喪時,卻見翠紅眼疾手快的將一個穿上紅繩的護身符,迅速套在了小寶的脖子上。

她說這東西能夠壓制煞氣,還能起到辟邪的作用,讓小寶千萬要保留好。

見她對自己如此關心,小寶心中不免有些感動,所以發自肺腑的對她道了聲謝。

而翠紅好像不是很在意這些似得,只見她在臨走前又叮囑了小寶幾句,然後才放心的轉身離開。

翠紅和成叔走遠之後,王濤立刻把那個護身符從小寶脖子上取了下來:「寶哇,這東西你還是先借給我戴一會兒吧,要知道哥哥可是極陰體質,貼別愛招惹那些髒東西,你就不一樣了,你陽氣重哈。」

說話間,他已經把護身符套弄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小寶知道他說的都是事實,所以也不跟他爭搶,而是勸他不必太過驚慌,還說眼下只不過看到一具腐爛的死屍而已,用不著這麼大驚小怪。

「說的倒是輕巧,誰知道在這深山老林里究竟躲著啥妖魔鬼怪。」

王濤扭著脖子左顧右盼,「老實告訴你吧,像這種連成片的大森林,保不齊暗藏著啥看不到的危險,所以呀,做人還是謹慎著點兒好。」

「那你說會有啥危險?」

小寶聳聳肩,氣定神閑的坐在一塊石頭上歇歇腳。

小梅見狀也抓著他的胳膊,悄悄坐在他的身邊。

面對小寶的追問,王濤哪裡能解釋的那麼清楚,再說他根本也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掰扯個沒完,所以他打算轉移話題嘮點別的。

就在他扭頭想要嘗試和小寶嘮點家長里短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小寶木訥訥的坐在石頭上發起呆來。

這小子咋又發獃了,難道又開始在心裡琢磨起嚇唬我的套路了?

王濤好奇的瞪著眼睛來回打量小寶的時候,發現他的臉色極差,並且隱隱約約之中總感覺他那眼神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

雖然感覺有些怪異,但王濤一時又說不出究竟哪裡有古怪。

其實,小寶並不是刻意想要發獃,而是他忽然發覺腦袋有點昏沉。

暈暈乎乎的瞬間,小寶只覺胸中氣悶不已,就連喘氣似乎都有點費勁。

與此同時,他覺得全身開始發麻,連帶著手腳都有些不聽使喚了。

察覺到身體的異樣,小寶嚇了一跳,直到這時他才終於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

他想要張嘴說話,可奈何嗓子里『嘰里咕嚕』的就是發不出聲音。

非但不能說話,就在同一時間,他猛然察覺到自己的聽覺似乎也出了問題。

因為耳邊靜悄悄的,他根本聽不見王濤和小梅到底在說些什麼。

小寶眼露驚恐的瞪視著前方,他不知道該怎樣打破眼下這種尷尬的局面。

正在手足無措時,一團氤氳的灰色濕氣茫茫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團霧氣好似一塊被人操縱的灰色泥巴,只見它來回變換著形狀,且始終不肯落地,就那麼輕飄飄在小寶眼前來回蕩啊盪啊的。

小寶心中驚疑不定的時候,忽見一道熟悉的身影穿過厚厚霧氣,很突兀的就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沒錯,這個身影就是他的父親『董大春』。

這個世界很高能 爸爸?!

當這道身影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時,小寶驚呆了。

只見父親的容貌與印象中的別無二致,只是他的眉宇間卻莫名多了幾許肅殺之氣。

不管怎樣,終於見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爸爸時,小寶真可以說是悲喜交加。

他眼眶裡含著心酸的淚水,口中不停輕聲呼喚著爸爸,他多想投入到爸爸的懷抱啊。

可惜事與願違,只見爸爸始終站在距離小寶一步之遙的地方 爸爸始終站在距離小寶一步之遙的地方,他就是不肯靠近小寶身邊。

就在小寶悲傷不已的時候,卻見剛才一直沉默的爸爸忽然開口道:「傻孩子,你不能呆在這裡呀,這裡很危險,還是找個機會逃走吧。」

「逃走?可是山下有陣法的限制,我根本就跑不出去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