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蘇沐和第五貝殼也已經是有段日子沒有聯繫過了,不知道第五貝殼現在到底被分派到了那裡。想到之前和第五貝殼打交道的日子,蘇沐感覺還是很為充實的。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時間就是生命!

所以蘇沐直接翻閱到了第五貝殼的電話撥了過去,幸好這次和以前一樣,都是在響了兩下之後就接通了。只不過接通歸接通,第五貝殼的語氣卻是並不怎麼好的。

「蘇沐,你還知道和我聯繫?」

「那啥,貝殼,我知道是有段時間沒有和你聯繫過了,但我這裡真的是很忙很忙。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這裡有件很為重要的事情,我的一個朋友被人綁架了,這是他的手機號碼,我想要知道她現在的確切位置,行嗎?」蘇沐問道。

「你要是沒事的話,就不知道給我打電話嗎?」第五貝殼眉宇間有著一種生氣的意思。

「是我的不對,我向你道歉,不過現在真的是人命關天的事情,你就幫幫忙吧!還有除卻剛才那個號碼之外,還有著一個,如果說向外打出去的話,也是可以的。」蘇沐說著就將之前得到的林大磊的手機號也說了一遍。

不得不說蘇沐的運氣還是比較好的,因為這時候恰好是林大磊的手機往外面打電話的時候,所以很快第五貝殼就鎖定了位置,並且告訴了蘇沐。

「多謝了,以後再和你聯繫!」

蘇沐說著就掛掉了電話,那邊的第五貝殼則是十分嗔怒的跺了兩下地,「死蘇沐,你給我等著,我遲早會找你算賬的!」 神獸向來都是說一不二的,蕭寒順著元蒙的意思喚了一聲「大哥」,元蒙便真的將蕭寒當作了自己的兄弟了,儘管蕭寒是一個人類!

但是人類又能怎樣?以前的蕭寒他也許連看一眼都欠缺,但是同樣處在神級的境界,又能跟自己拼一個不敗的局勢,以實力為尊的神獸便可忽略掉那些細枝末節了。

蕭寒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跟神獸稱兄道弟,但是事實就在眼前,轉眼之間化敵為友,自己也成了三位神獸的兄弟了。

「走,今天這一架打的痛快,二弟,三第,一起喝酒去!」元蒙的大嗓門招呼厲風和伽羅道。

厲風和伽羅相視一笑,彷彿早已預料到是這個結果似的,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厲風同樣是個好戰分子,走到蕭寒跟前便道:「人類,有機會我們一戰如何?」

「隨時候教!」蕭寒微微一笑道,這麼好的陪練到哪裡去找。

「人類,我也要!」伽羅不滿的道。

「沒問題!」蕭寒含笑的點頭。

「好,哈哈,人類,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元蒙得意的大笑道。

小狐狸現在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而她一旁的虎生則有些沮喪,蕭寒能跟元蒙打成平手,那有多厲害,別是自己現在可以戰勝的,恐怕這輩子都得跟著這個人類了。

回到洞中。身為主人地伽羅就吩咐手下擺酒。

蕭寒本不是好酒之人,不過自從來了蒼茫大陸之後,這個習性便改變了。酒成了他生命中的第二至愛。

第一嘛,自然是他的那些個如花似玉地女人了!

所謂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醇酒,美人和權力沒有哪一個男人不是嚮往的。

「好酒呀!」元蒙手捧著酒罈子。大喝了一口,抹嘴大讚道。

「對了,人類,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厲風問道。

「在下蕭寒!」蕭寒沒打算隱瞞什麼,直接道出自己地真名。

「蕭寒。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大哥。二哥你們說呢?」伽羅嘀咕了一聲道。

老兒厲風低頭想了一會兒,道:「是有些熟悉,可就不知道在哪兒聽過?」

蕭寒一陣惡寒,難道自己名聲有這麼大,連魔獸都知道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新月紙,造新月紙的那個!」伽羅興奮地大叫起來道。

「三位神獸大哥還知道新月紙?」蕭寒自己也吃了一驚。

「怎麼不知道,我說蕭小弟呀,這新月紙是你造出來的。你還有沒有。給俺老元一些?」元蒙眼巴巴的看著蕭寒道。

蕭寒一陣窘迫,新月紙雖然是他發明造出來的。可他身上還真的沒有,道:「元蒙大哥,小弟來魔獸森林是為了修鍊地,身上並沒有帶這些東西,所以……」

「你來魔獸森林修鍊?」三隻神獸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蕭寒,似乎是在看一隻怪物似地。

「你不知道這個時候是魔獸暴動期嗎?」伽羅怪異的看了蕭寒一眼問道。

「之前不知道,等到了才知道的。」蕭寒老實回答道。

「不必奇怪,以蕭小弟的本領,魔獸暴動傷害不了他!」元蒙滿不在乎的啃了一口半生不熟的魔獸肉道。

「對,對,我險些忘記了。」伽羅呵呵的笑了起來,能跟神獸拼戰不敗,那些低級的魔獸就是再多也傷不了蕭寒。

「蕭小弟,你今年多大了?」厲風突然問了一個十分奇怪的問題道。

算算自己來到這個異世也有兩年了,加上原來的歲數,也有二十七八了,索性便道:「二十八了吧。」

「咣當!」只聽到整齊地一聲,元蒙三隻神獸皆驚得朝後栽倒,二十八歲地神級,那他們修鍊了幾千上萬年才達到這個高度,這年歲豈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我們還以為蕭小弟你起碼修鍊了上百年了呢!」元蒙第一個爬起來,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道。

果然是人比人得氣死人,人類地天賦和潛力那是魔獸們不能比擬的,即便是上古異獸級別的,也沒有這個天賦。

「蕭小弟,不如我們結拜吧?」元蒙的下一句話一出口,蕭寒剛到嘴的一口酒還沒到喉嚨就給噴了出來。

「結拜?」蕭寒被酒嗆到,有些結巴道。

「怎麼,你看不起我們三兄弟?」魔獸喜歡直來直去,就是成了神獸,有了智慧,還是不改者中性格,翻臉比翻書還快,都快比得上女人了。

「不是,小弟我沒有看不起三位神獸大哥的意思,只是我高攀了而已。」蕭寒忙擺低姿態道。

白得了三位實力高強的神獸哥哥,傻子才不願意結拜呢!

「那就好,我們魔獸沒有你們人類那麼多臭規矩,既然是兄弟了,那就是共同進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元蒙是大哥,他的意思就是厲風和伽羅的意思,況且蕭寒的脾氣很得三神獸的脾胃,都比較傲!

沒有什麼儀式,也沒有什麼豪壯的誓言,四碗血酒一喝,便算是正式結拜了。

魔獸以實力為尊,因此排座次也是以實力為標準,所以要比過才能確定座次!

因為蕭寒剛剛突破,境界還不穩固,於是四人相約十日之後再比過,確定排為座次!

魔獸結拜對排位座次很重要地。一般都是強者為尊,一旦確定了大哥的位置,那下面的小弟就地無條件服從大哥的。所以元蒙三兄弟中,元蒙實力最強,厲風最冷靜。伽羅最聰慧,但是元蒙的決定那就是最後地決定。就像剛才,元蒙提出要跟蕭寒結拜,厲風和伽羅一點意見都沒有。

蕭寒以前對魔獸森林只是一知半解,小狐狸也所知不多,現在有了三位神獸詳細的講解。蕭寒總算對魔獸森林有了一個大略地了解。

魔獸森林分魔獸控制區域與精靈族控制區域,精靈一族因為人丁不旺。控制區域越來越小,不過他們的實力卻依舊強悍無比,僅僅憑几百萬的人口便能與大陸上百億的人類對抗數萬年而不落下風,而魔獸控制區域很大,大到蕭寒都難以想象的地步。

就拿元蒙等三位神獸控制地區域來說,他們與人類靠的最近,幾乎佔有了將近一萬平方公里地地盤,人類中傳說中魔獸森林核心的區域就在他們的領地中,其實他們控制的地盤還僅僅是真正意義上魔獸森林的外圍,穿過他們的領地。往裡面還有巨大的一塊地方。哪裡數萬年都沒有人類涉足過。

在魔獸控制區域,一共有十二位神獸。元蒙他們就是其中的三位,還有九位都生活在魔獸森林更遠的深處,實力沒有一個在元蒙之下,而且手下聖獸如雲,但是基本都是以獸態生活著。

魔獸森林中並非只有十二位神獸,還有一塊區域,那是十二神獸都沒有到過的地方,哪裡是超神獸地地盤,最差地也是聖獸級別的,是魔獸森林最核心強大地地方。

因為獸人的關係,魔獸與精靈一族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不過面對同樣強大的精靈一族,鬆散的魔獸一般不會主動的去挑釁精靈一族,雙方相安無事了數萬年。

魔獸們除了吃喝拉撒之外,一般都沒有什麼**,加上魔獸森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他們根本不需要走出魔獸森林,而且優勝劣汰,魔獸的數量一般都保持在一個數量上,所以魔獸們與人類並沒有什麼仇恨,因此在歷次大戰中,除了被人類降伏成魔寵的魔獸,魔獸森林的魔獸從來都是兩不相幫,保持中立!

這種中保持中立的態度,彼消此漲的情況下,魔獸們的數量沒有多大變化,但實力卻是大大的增強,具體強大到什麼程度,估計沒有人知道。

魔獸森林的強大,難怪每年多少傭兵和賞金獵人都鎩羽而歸,埋骨其中。

元蒙三兄弟的地盤算是魔獸森林的第一道屏障,近萬年來,能夠穿越他們這一道屏障的,沒有幾個人,有的再也沒有出來過。

而敗在元蒙三兄弟手下的人類高手也有不少,神級的高手就有三四十人之多,聖階高手就更多了!

從這個數量看,人類中的高手還是蠻多的,絕不向現在大陸上所看到的高手凋零的局面!

神級高手壽命很長,活過幾千年沒有問題,但是現在這些高手都到哪裡去了呢?

不會集體星際移民去了吧?

曾經有傳說,穿過魔獸森林,便可到達神界,但是元蒙三兄弟告訴蕭寒,魔獸森林的另外一邊究竟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他們也不知道,也許超神獸知道,也許古老傳承下來的精靈一族會知道,但是絕對不可能是神界!

也許是魔界或者冥界更有可能!

不過蕭寒隱隱覺得這個秘密將會由他來解開,他甚至感覺到自己抓住了些什麼,一時之間如同霧裡看花終隔一層,看不清晰。

大碗的喝酒,大塊的吃肉,這就是魔獸們最嚮往的生活,感覺就像地球上的綠林好漢似的,蕭寒在寂靜嶺過上了落草為寇的生活。

元蒙為人脾氣火爆,但直爽,是個一根腸子的人,厲風給蕭寒的感覺如同一把鋒利的寶劍藏在了匣中,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驚人,而伽羅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實際上心細如髮,對人類的生活最是嚮往,喜歡穿人類華麗的衣服,喜歡人類的食物,最羨慕的居然是想當老師,三兄弟中,他最另類,也最像人類。 如今這年代,高樓大廈早就將城市裝點的沒有任何躲藏的空間,你活在城市中就要適應這樣的環境。但要知道因為這所謂的高樓大廈,也造就了很多地方,比如說會所。

會所的出現別管之前是因為什麼原因,最起碼現在每家會所都是有著很深很深的水。你如果說要是沒有點真才實學的話,是絕對不要想著進入到任何會所裡面的。

那樣做,帶給你的只會是無窮無盡的麻煩。

而現在在這順權市之內,就有著一家會所,便是林大磊他們的藏身之地,這家會所就叫做君心。有著一個不錯的名字,但其實就是林家的私有產業。

「林大磊,你真的是夠無恥的,綁架這樣的事情你都做的出來。你知道嗎?我的左耳咖啡裡面是有著監控的,你們又是將我從我的工作人員那裡帶走的,他們現在肯定已經報警了,你們就等著被收拾吧!」章靈筠被捆綁在一個房間中,面帶怒容的低喝著。

「呦喝,你這是什麼意思?賤人,你真的認為我會在乎那些嗎?我現在已經被你們逼成這樣,如果說再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的話,你們真的是會騎到我脖子上面拉屎的。」林大磊咆哮著道。

林磐石就站在旁邊,從林大磊的手中接過手機,「雖然說蘇沐是沒有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發現這裡的,他肯定是會按照咱們的計劃,去郊外的那家廢舊工廠的。只要他到了那裡,就別想著能夠再翻身。

但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妙,你的手機,這個女人的手機。還有我的手機,都給我,我現在就要扔掉。咱們的手機從現在起,統統都不能夠再打電話了!除非事情解決,否則就一直要這麼低調著。」

「我說林磐石。要不要這麼謹慎那?」林大磊問道。

「當然,必須要謹慎點!」林磐石沉聲道。

「可是我的手機真的是很為貴重的,再說我真的是不相信蘇沐有著這樣的能耐。咱們給他的是十五分鐘趕到郊外,你說這麼短的時間他怎麼能夠找到咱們…」

林大磊還想要說什麼,卻敗林磐石冰冷的眼神掃過來,「林大磊。咱們現在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知道的,我是不想著這麼做的,但為了你,我已經是這樣做了。林家最好是能夠因為這樣的事情沒事,否則我和你是沒完的。」

「給!」林大磊碰觸到林磐石那冰冷的眼神。趕緊將手機拿出來,要知道林磐石現在可是他的護身符,誰有事,林磐石都不能夠有事,否則的話,事情就不好解決了。

「現在已經過去十分鐘了,嘿嘿。蘇沐是做夢都不可能想到咱們壓根就沒有離開市區的。」林大磊嘿嘿道。

「還是小心點!」林磐石沉聲道。

林大磊聽著這個所謂的小心,都有點耳朵發癢了,你就不能夠說點別的事情嗎?不過當林大磊看到花容失色的章靈筠后,心底的那種**之火又蹭的燃燒起來。

賤人,如果說不是因為你的話,怎麼可能會發生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是因為你我們林家才會遭受這樣的無妄之災。現在你既然落到我的手裡,我是怎麼都要玩弄玩弄的。

「林磐石,你出去吧,這裡是沒有誰能夠找過來的!」林大磊說道。

「你?」

「我什麼我?難不成我想要玩弄下這個人都不行嗎?我說林磐石別忘記你現在是要聽我的。」林大磊狠聲道。

「好吧!」林磐石掃了一眼章靈筠,如果說對她是有著好感的話。那事假的。如果說不是因為這個女人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落到這般田地,既然林大磊想要玩,那就讓他玩吧。

當房間中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章靈筠瞧著逐漸靠近。滿臉猙獰笑容的林大磊,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起來。臉上也露出著一種緊張的神情,恐懼著。

「你要做什麼?林大磊,我告訴你,你現在的行為已經是犯罪,你要是再敢這樣做下去的話,小心是會被…」

「被什麼?賤人,你說會被什麼那?如果說不是因為你的話,我怎麼會變成這樣?你現在還敢說這樣的話,你真的是找死啊!我現在就要上了你,我必須要上了你,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奈我何?」林大磊獰笑著。

「你滾蛋!」章靈筠急聲喝叫著。

真的要是被這個人渣碰到了,章靈筠不知道自己會怎麼辦?她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但章靈筠越是這樣的掙扎,她的雙峰顫抖的也就是越來越厲害,那種上下抖動的弧度,真的是讓林大磊瞧著就感覺到眼饞的很,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

「賤人,這麼大的奶,就知道整天出來勾引人!你現在在我這裡裝什麼純潔聖女,你和那個蘇沐早就勾搭成奸了吧?他能夠上你,為什麼我不能?我現在也要上了你!」

要知道章靈筠再如何,也不過只是個女人,而且現在還是在被捆綁的情況下,更加是沒有可能能夠閃躲開來的。所以很短的時間內,章靈筠身上的衣服就已經是被撕裂開來,化成了一道道碎條。

這時候的章靈筠,瞧著卻是越發的給人種想要完全佔有的衝動。那種無聲無息的魅惑,越發的刺人眼球。

「嘿嘿,現在我終於是能夠品嘗到你這個極品奶牛的味道了。」林大磊淫笑著。

難道說真的要被他給凌辱了嗎?

蘇沐你在哪裡?

咣當!

就在這時候,那扇緊閉著的大門被轟然推開,林大磊頓時惱羞成怒著,被林磐石這樣破壞掉好事,就算他現在是自己的人,林大磊都是會忍不住破口大罵著。

「林磐石,尼瑪的,你是成心的吧?」

「混帳東西!」

只是當林大磊轉身瞧見的卻是躺倒在地的林大磊,緊隨其後的便是出現在眼前,宛如一座大山般的蘇沐。而這時候的蘇沐,雙眼中是閃動著憤怒的火焰,瞧著林大磊,更是面露著冷峻的殺意。

「怎麼是你?你怎麼能夠找到這裡的?這怎麼可能那?」林大磊驚慌失措的大聲喊叫起來。

是啊,這是怎麼回事那?蘇沐現在不是應該在郊外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

「蘇沐!」章靈筠痛苦的哭起來。

蘇沐趕緊走過去,一把將章靈筠給摟抱起來后,為她將身上的繩子解開,擦拭著她臉上的淚水。

「小筠姐,對不起我來晚了,這是我思慮不周,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我會給你一個說法的。現在你就站到旁邊去,最好是能夠閉上雙眼。」蘇沐沉聲道。

「不,我是不會閉眼的,我要親眼看著這個畜生是怎麼被你收拾的,他就是個人渣,是個敗類!」章靈筠臉上閃動著憤怒。

就算是再為溫柔的女人,碰到這樣的事情都是會瞬間變的堅強起來。她們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想到如果不是蘇沐及時出現的話,她就要被林大磊給玷污,章靈筠就有種想要將林大磊給啃噬了的強烈衝動。

「好!」蘇沐能夠感受到章靈筠現在流露出來的那種憤怒,能夠想象到換成誰遇到這事,都不會能夠繼續安然無恙的站著,都會想著將滿腔怒火發泄出來的。

所以蘇沐轉身瞧向林大磊。

這時候的林大磊是真的面如死灰著,他是知道林磐石的實力的,尋常人真的是別想能夠靠近林磐石的。而現在那?林磐石就那樣跌倒在地上不說,竟然還沒有辦法站起來,這就能夠看出來剛才的那一腳,蘇沐施展出了多強的力量。

如果說那樣的一腳,踢在自己身上的話,林大磊都難以想象自己是不是會被直接踢死。

醫妻嫁到:飼養傲嬌老公 「蘇沐,蘇沐,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對,你原諒我,只要你原諒我,我願意賠錢!不就是女人嗎?你想要女人的話,我能夠從順權市給你找到很多很多的。真的,只要你想,我是絕對會給你找到很多女人伺候你的,只要你能夠放過我,真的!」

啪!

啊!

迎接著林大磊的卻是蘇沐的果斷出手,面對著林大磊,他已經是真的沒有心情再去多說什麼。這種人從最開始動手綁架的那刻起,就已經註定了,是沒有可能再活命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