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最後一句,青羊道人蹬的後退一步,似沒有站穩一般。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陳夢看后,趕緊上前扶住她,入手之後,她心神一驚,暗道:「為何師傅身上出了一層汗?」

「罷了!」青羊道人輕輕一揮手,陳夢理會,鬆手之後,她嘆了一聲,並且略有深意地看了徐疊一眼,隨即騰空離去,似仙子起舞,轉瞬即逝。

「師叔,這返魂丹難道有什麼講究嗎?為何我師傅剛才…」陳夢留了下來,向青兔道人問道。

「返魂丹,關乎著一件你師傅的心事。」青兔道人說到這裡,臉上露出追憶的神情,眼神中蘊含著一絲悲涼。

二十年前的那一戰過後,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青牛道人以及青羊道人,自此心有隔閡。

「什麼事,師叔告訴我們聽聽!」徐疊這時見陳夢臉上露出思索之意,小嘴張了兩下,欲啟又合,是以便心思明了,她是想問而不敢問。

畢竟是有關她師傅之事,身為弟子,在此私下打聽,著實不妥。

而紫雪那丫頭,對這些事情,根本就不上心。

思來想去,唯有自己開口才最合適,最起碼也跟師傅有關,看能否聽一聽這件事情的始未。

「二十年前,紅血魔出世為禍一方,殘害近千門派修士…天元山脈近千門派,由三皇朝統領,共同誅殺由紅血魔領導的幾十萬妖族。此魔法力通天,手段殘忍,所過之處,所有修士皆要被其吸盡一身精血…大派弟子有大能之士守護,所受傷害較輕,我等小派卻死傷無數…後來紅血魔受傷遠遁,逃至我派不遠之處,欲血洗諸多門派,吸納精血以恢復法力,后被青牛師兄的妻子重傷遠遁,然而她也…唉!」

談到這裡,青兔道人雙目之中,已含有淚花,素手輕抬,寬袍大袖似雲朵般起舞,她伸出手指輕輕拭去淚珠,吐氣如蘭,悠然一嘆,後面之事,再也未說。

陳夢跟紫雪二女聽后,對視一眼,腦海之中還是不明白,特別是紫雪,心中暗道:「師傅說這些,為何就如同未講一樣,最終結果仍然沒說,還賣什麼關子?」

她心中略有不滿,可是臉上卻帶著盈盈笑意,嬌容一展,笑問道:「師傅,後來呢?」

青兔道人只是朝虛空峰望了一眼,並沒有開口,徐疊聽后,私下心緒百轉,靈機一動,想到那塊彭字玉石,不禁激動道:「師娘可是姓彭?」

咦?

她輕咦一聲,烏黑圓亮的眸子,看了看徐疊,不曾想他竟知曉此事。

「不錯,她姓彭,跟你師傅認識到現在,也不足三十年,如今是生是死,無人知曉。」青兔道人提到她的時候,臉上帶著一絲悲涼,見三人都聽得入神,又道:「最後一戰,你師娘以犧牲自身為代價,重創紅血魔,救了諸派上萬修士,她當時便已是半步玄變境修士,大道之路,光明坦蕩,不料因你師傅之故,差點死在這裡。」

「你是說,我師娘還沒死,她在哪?我去找她救我師傅。」徐疊一驚,身子都差點跳起來,師娘竟是半步玄變境修士,不知能否救師傅,他看到一絲希望,雙目放光。

「沒死?倒也跟死了沒什麼區別,如今你師傅跟她一樣,神魂受傷,不過她要嚴重些,成了活死人,雖然未死,但是毫無生機,如今已過三十年,是生是死,我也無從知曉。」青兔道人長嘆一聲,拿眼去看徐疊,見他眼神恍惚起來,又道:「當年師姐本可以求人煉製一枚返魂丹救制你師娘,但是…唉。」

這最後一嘆,陳夢心中咯噔一下,已經明了此事前因後果。

「我去尋我師傅。」她跟三人道了別,轉身離去。

「師傅,你說青羊師伯喜歡青牛長老,嫉妒他有妻子,是嗎?」紫雪懷中依然抱著小紅鳥,伸出纖纖素手,輕輕撫摸它的頭頂,瞪著一雙天真的大眼睛,盯著青兔道人,柔聲張唇。

「小丫頭,這些事你不能想,走,跟我回山。」青兔道人話一出口,紫雪便往後扯身子,哪裡能逃得過她師傅,素手一點,一道靈氣飛出,纏住她嬌柔的身子,玉足一跺,騰雲而去。

原地留下徐疊,看著紫雪在空中,依然對他眨著眼睛,輕笑一聲,對她揮了揮手。

吱!

小紅鳥吱叫一聲,算是道別。

「返魂丹?那是什麼樣的一枚丹藥,既然可以救師傅,為什麼青羊道人卻要阻止青兔道人說下去呢?她能救師娘,卻為何不救呢?」待二女離去之後,徐疊百思不得其解,搖了搖頭,將此雜念摒棄,準備先回天牛峰,等天色暗下去,便去一躺丹炎峰,找紫雪問清楚,到底什麼是返魂丹。

得知之後,就算尋遍九州,他也要找到,以救師傅。

「返魂丹?」聽到外面一切談話的槍祖,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嘀咕一聲,眼珠子轉了兩下,不知在想些什麼。

虛空派一切照舊,諸多弟子回到山門之後,努力修鍊,爭取三年後,去參加天元大比,到時能奪得異彩,嶄露頭角。

「兄弟,你回來了,有人在等你呢!」剛爬到天牛峰半山腰上,鄧飛以及黃越便迎了一來。

「什麼人在等我?」徐疊剛回山,就有人來找自己,倒是一愣。

「大哥,是我。」他話音剛落,便從山頂落下一人來。

人未至,聲先到,氣魄十足,一聲低吼,倒向猛虎下山一樣,周邊樹葉倒卷,沙土飛揚。

「蘇童,我早該想到是你,走,上去說!」一見此人,徐疊臉上露出大喜之色,蘇童身上還有好多東西未分。

「大哥,真是想死我了。」蘇童跳到徐疊跟前,給他來了一個熊抱,而後才跟他重登山頂。

鄧飛以及黃越本不想跟來,卻被徐疊拉上,他之前收了赤星道人以及老刀道人的兩把大刀,如今正好是時候給他們。

再著說了,蘇童身上的寶物,他們若是能看上,也可以取走。

對待兄弟朋友,徐疊從不吝嗇,生前如此,如今穿越至此,也是一樣。

到了大殿之中,徐疊跟蘇童分主次落下,鄧飛以及黃越本想站著,被徐疊給強行按了下來。

他們身為黃巾力士,在殿外可以不分大小,但是到了大殿之內,卻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因為在這裡,不比外處,可以毫無規矩可言,身在殿中,當遵門派門規。

被徐疊強行按下之後,鄧飛、黃越二人這才老實起來,但也不閑著,徐疊之前曾留在他們體內的那一團靈火,如今被他們搬運起來,燃經燒脈,過任穿督,燒開了許多之前不曾打開的竅穴,肉身之力的潛能,也被開發出來,較之以前,又強了不少,想必用不了多長時日,便可以晉級,成為靈體二重氣勁境修為的黃巾力士。

「大哥…」蘇童本想打開自己的東西,卻看了一眼鄧飛跟黃越,小叫一聲。

「沒事,都是自己人。」徐疊知他意思,一揮手便讓他放心。

「好!」蘇童咧嘴一笑,後來眼珠子轉了兩下,站起身來將大殿的門關上,轉身對徐疊嘿嘿一笑,道:「大哥,你看好吧!」

話音落地,便聽嘩啦啦一聲雜亂的響聲傳來,整個大殿由於十分空曠,回聲不絕,聲音之雜亂,擾人心煩。

等鄧飛跟黃越二人,看到大殿中,憑出現一座雜物小山時,皆驚得目瞪口呆,身子更是噌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這…這…」他們已經說不出來話來了。

徐疊卻是滿臉堆笑,喜得他雙手不斷拍著,鼓起掌來,而後對蘇童伸了一個大拇指。

「大哥,還有呢!」蘇童眼神一挑,接著又取出數個儲物袋,對著空中一拋,大殿中憑空再多一座小山。

這一堆,卻全是靈石,光韻內含,靈氣氤氤,併發出一股清香之氣。

「這麼多…足有近萬枚吧?」鄧飛以及黃越看到一座小山似的靈石,混身都打起了哆嗦。

他們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豈能不激動。

鄧飛更是一個箭步衝上去,手中抓了一把,放在嘴裡用牙咬了幾下,大叫道:「真的,全是真的。」

徐疊滿臉黑線,這靈石難道跟銀子一樣,還可以用牙咬來辨別嗎?

但他能理解,鄧飛的舉動。

如此多的靈石,就連他都激動不已,更何況身份卑微下等的黃巾力士呢。

這些靈石對於他們來講,那就是天文數字。

「大哥…還有呢!」

第一座小山是雜物,什麼東西都有,亂七八糟。

第二座皆是靈石,如同一顆小星星般,照亮了整座大殿。

蘇童話音剛落,大殿中便憑空多了第三座,卻是一堆兵器,嘩啦啦,響起金戈鐵馬之聲。

這一次連徐疊都張了張嘴,因為他發現內部竟有不少靈品兵器,不下數百件。

「大哥,還有呢!」難得令徐疊露出驚容,蘇童臉上更是大喜,右手一揮,大殿中又多了一堆東西。

「丹藥?」鄧飛跟黃越這一次,驚得失聲喊出來,大殿平地起驚雷。

這二人皆為黃巾力士,一聲巨吼,那還了得,若不是大殿結構用料皆為上等,恐怕這一聲吼,將要掀翻房頂。

「還有嗎?」徐疊看了一眼蘇童,這傢伙表演還上了癮,調侃的問了一句。

!! 沒了!

他搖了搖頭,雙肩一聳。

「他單在弟子爭鬥之間便收了如此多的東西,不知紫雪跟陳夢那兩個丫頭,收了啥好東西,她們可是掃蕩了七星派諸多靈山寶峰,想必所得寶貝,要比蘇童的好上幾個檔次吧。」徐疊看了一眼面前的三座小山以及一小堆的玉瓶,愣愣出神。

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去找紫雪,那麼多寶貝若是被她藏起來一些,我也不知道。

有了這個想法,徐疊對眼前這些東西也不在意,一揮手把蘇童召過來,道:「兄弟,幹得漂亮,來,喜歡哪個,你先選。」

說這話的時候,鄧飛以及黃越,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蘇童,然後又望向徐疊,他就像一個土匪,給小弟分財寶。

「大哥,我沒啥要的,我現在已經有了丹魂境黃巾力士的寒星棍,再要一些兵器以及靈石,到時請青羊師叔給重煉一番就行了。至於丹藥,我也取一些,剩下的全都給大哥了。」蘇童沒有過多心眼,需什麼就取什麼,不需要之物,他分文不取。

「咦?這一瓶竟是二品凝肌丹,嘿嘿,小弟,這個你必須拿著。」徐疊往丹瓶之中掃了一下,眼尖的他看到一瓶丹藥,溢出一絲靈氣,在空中化成一條細如髮絲的繩索,將其卷到手心之上,定眼又看了一遍丹瓶上所貼黃紙上的小字之後,遞給蘇童。

「凝肌丹?我怎麼沒發現這東西,哈哈…大哥,這個我要了。」蘇童一聽『凝肌丹』三個字,眼睛都亮了,接過丹瓶之後,細細看了幾眼,臉上露出喜悅之色。

「不知有沒有二品回真丹,我好好找一找。」收手凝肌丹之後,他趕緊跳到丹瓶推前仔細尋找起來。

沒過多久,蘇童突然從原地跳了起來,右手捏著一枚玉色丹瓶,只有拇指大小,對著徐疊晃了晃。

見他一笑,蘇童趕緊打開赤紅色的瓶塞,自中飄出一縷香氣,倒出一枚泛著月光色的丹藥,綠豆大小。

「有了它,我的傷就可以全好了,哈哈…購買這兩種丹藥,要花上千靈石,沒想到如今被我集全了。」蘇童胸口處有一塊碗口大的傷痕,乃龍吉所傷。

若有回真丹以及凝肌凡,便可以痊癒,但是所費費石太多,他一直到現在也未捨得買。

反正也不礙事,在胸口之處,又非臉上。

如今平白得了這兩種丹藥,喜不自禁。

「你們也取些吧!」徐疊見鄧飛以及黃越差點把眼珠子都瞪出來,笑道。

「謝兄弟。」鄧飛、黃越二人在大是大非之上,也不推辭,撿了些目前境界能用得著的兵器以及丹藥后又取了些靈石,一人近千枚。

看到二人並沒有取多少,徐疊略微點了點頭,而後大手一揮,靈氣在空中化成一片煙雲,將諸多兵器以及雜物,全部收了起來,唯有靈石還以及丹藥還暴露在外。

「這些東西,你們都再取一些,以備後患,蘇童,你給我一個須彌戒。」話音落下,已經脫掉上衣,正準備吸收丹藥之力,平復胸口傷疤的蘇童,趕緊丟過來一個戒指。

徐疊接過來之後,略一祭煉,便將自己身上無用之物,以及剛才所收取的東西,全部放了進去。

「這些靈石丹藥,你們都不取了嗎?」做完這一切,徐疊見蘇童、鄧飛以及黃越三人,都沒有動作,並未再取。

「這些東西已經夠我們所用,取多了也是浪費。」鄧飛跟黃越二人,咧嘴一笑,今日得了許多好處,已經很知足了。

「好,日後還有好東西,少不了你們。」徐疊點了點頭,打開自己的須彌戒,大手一揮,已將還剩近萬枚的靈石以及幾百瓶丹藥收了起來。

這些丹藥,雖只是二品與一品,但是勝在數量多,到時說不定便能用得上。

收完這一切之後,徐疊見蘇童已經站了起來,臉上露出大喜之色,再看他赤著的上半身,肌膚光滑,胸口處的傷疤,也早已好了。

「大哥,我先回去了,嘿嘿,去修鍊那兩種玄功。」他所指玄功自然是《兌之極》以及《艮之極》。

好!

徐疊應了一聲,蘇童打開殿門,飄身下了天牛峰。

「我們也告辭,去看守天牛峰。」鄧飛跟黃越二人也離去,徐疊起身想送。

重返大殿之後,徐疊坐在椅子之上,愣愣出神,靜等黃昏的到來,好去丹炎峰尋紫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