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怎麼了?”女人挽住男人的胳膊撒嬌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男人已久沒有說話,眼神卻直勾勾的盯着凌芳看。

順着男人的眼神一看,頓時就生氣了。

“你看什麼看啊你,你不想要我了嗎?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把咱倆的事都告訴你老婆去。”年輕女人看到凌芳的容貌,心裏頓時那個羨慕嫉妒恨啊。原本對自己的容貌夠自信的她,今天有點受打擊了,自己就是靠着自己的容貌和風騷才獲得眼前這男人的心。而現在,自己的男人卻直勾勾的盯着別的女人看,叫半天也沒反映。

一聽到要告訴他老婆,男人才回神,“你別搗亂了行嗎?說你兩句你又掉不了一塊肉。”說完,便對着凌芳問道“小姐貴姓?鄙人姓馬,是天元集團的總經理,我馬是海淀分局的局長叫馬剛。小姐也看上這套房子了?正巧,我也看上了,不如我們一起吃個飯,商量下如何?”

男人長的還算可以,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穿着一身休閒西裝。光看外表,是個斯文人,聽他說完那些話,也是斯文人,不過後面要加上敗類倆字……斯文敗類。這是秦少傑給他的評價。

“馬剛?你爸不是李剛?”秦少傑笑道。

“李剛,李剛是誰?沒聽說過,你爸纔是李剛呢,你全家都是李剛。”被秦少傑打斷,男人顯得很不高興。

“我爸要是李剛就好了,拼爹也拼死你。”秦少傑撇撇嘴,繼續說道“趕快帶着你的女人閃吧,不然都趕不上二路汽車了。”

“你…”男人剛想發火,可隨後一想,“這美女我是勢在必得啊,長這麼大,什麼樣的女人都見過,唯獨沒見過這麼漂亮的。要是把房子讓給他們,自己以後就知道她住哪裏了。要是不讓,就沒地方找了。”

在心裏權衡了一下利弊,便也痛快的說道“好吧,房子就讓給你們了,我們走了。”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說完,就拉着年輕女人走了出去,也不管那女人不滿的喊叫。

“呃…?”秦少傑倒是愣住了。這傢伙咋了,剛纔不還叫囂着要拼爹呢嗎。怎麼突然就跑了?難道小爺我王八之氣突然爆發?嚇跑了?

秦少傑猜來猜去,也猜不出他到底咋想的。

“既然他們不租了,那就租給你們吧。房價之前你也看了,是4000一個月,不管水電費。”

房東看着秦少傑說道。

“嗯,知道了,那個…你準備外租幾年?”秦少傑問道,他想的是,要租的話,一次租4年好了,反正上大學的時候,都不準備住宿舍了。

“你準備長租嗎?”

“恩,最好是能一次租4年,也省得麻煩了。”秦少傑如實說道。

“行,我自己有房子的,4年就4年,不過,房租要一次**清的,我也省的來回跑,挺麻煩的。”房東想了想說道。

“沒問題,一年是四萬八,四年是十九萬二,對吧。”

“對的,對的。”

“凌芳,你感覺怎麼樣?”秦少傑看着凌芳,徵求她的意見。在外人面前,秦少傑也不叫凌芳師姐了,萬一被人問起來,還要解釋一番。於是,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嗯,我挺喜歡的。”凌芳答道。

“好,那就租了,我們去取錢,辦手續吧。”說着,幾人一起回到了中介公司。

沒用多久,一切都辦完了,秦少傑也拿到了家門的鑰匙。

“師姐,我們去超市買點被褥和食品吧。”秦少傑知道凌芳做的菜好吃,既然有了家,也就不在外面吃了,直接買回去讓凌芳做就好了。

“好。”

於是,兩人又花了一下午的時間,上到被褥枕頭,下到柴米油鹽,全都買齊了,以至於秦少傑和凌芳都拿不了了,只好僱了輛車,這才運回去。

回到家,一切收拾妥當,已經是晚上快7點了,凌芳已經進了廚房做飯。

也幸虧在秦少傑家裏的時候,秦少傑的老媽教過凌芳怎麼使用現代化的電器,不然,秦少傑還真怕凌芳在廚房裏搞一次爆炸出來。

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看着凌芳在廚房繫着圍裙忙碌的身影,秦少傑竟然癡了。

從上小學開始,自己就沒有體會過這種叫家的感覺了,父母忙,都是給自己錢,讓自己在外面吃。現在,看着凌芳在廚房那忙碌的身影,秦少傑不禁感嘆,家裏有人,真好。 時間就好像流水一般,過的飛快,眨眼間,已經開學了。不過開學前都要軍訓的,秦少傑通過李主任,幫自己和凌芳逃過了軍訓,好好的休息了幾天。

這幾天,兩人幾乎都是足不出戶,除了吃飯的時間,其他時間都在修煉。

秦少傑經過近半個月的修煉,混元真氣已經練到第二層,而自身的實力也已經到了金丹期。

通過凌芳的幫助,已經順利結丹。而且進入金身二重的境界,也算是個小高手了,這讓凌芳羨慕不已。無奈,誰叫秦少傑擁有天丹呢。

不過,再繼續提升卻有了困難,就算有天丹,也不是一天就能夠飛昇成仙的。

現在的秦少傑,真元磅礴雄厚,已經可以真氣外放。通過凌芳的教導,陽神也可以出竅了。爲此,秦少傑高興了好幾天。

秦少傑這段時間過的挺瀟灑,殊不知,危險也要隨之而來。

在湘西的一座深山的山洞裏,一羣穿着黑斗篷的人聚集在一起。

“魏長老,我們這次出來,是否有什麼任務?”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

“是啊,門主說,天丹傳人現世,我們必須要找到他。”一個首領模樣,被稱做魏長老的人說道。

“才現世?那也沒多大的能耐嘛,我們要怎麼辦?”黑衣人繼續問道。

“門主說,天丹現世,必將整個修行界攪得天翻地覆,而且,擁有天丹者,可以不估計門派之分,任何功法,都能修煉,如果能將此帶回我們死門,那是最好,如果帶不回,那就殺掉,不能讓他以後構成威脅。”

死門……魔道八門之一。世間有八卦,分爲乾.坎.艮.震.巽.離.坤.兌。有天就有地,有正有邪,有陽就有陰。而魔道八門,正是以陰八卦命名。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死門、驚門、開門,也就是所謂的八門。這羣黑衣人,正式魔道八門中的死門。

“記住,天丹傳人現在雖說還沒有多大的能力,但據說,最近也已經是金身境界了,不容小瞧。其他七門,也都以爲盯上他了。我們要儘快趕往京華。”

“是,魏長老,我們什麼時候動身?”黑人恭敬的問道。

“不急,我們的情報只是小道消息,我們先去京華,把一切情報都調查好,這樣更有把握。桀桀桀桀。”說着,笑了起來,只不過,那笑聲,異常詭異,再加上是在湘西大山深處,要是讓普通人聽到,更是不寒而慄。

湘西大家都知道,這裏流傳着趕屍的傳說,據說是與祝由科有關,也說是當地苗族的巫文化,清朝就開始流傳湘西趕屍人的傳聞,但卻從未得到科學驗證,也沒被親眼證實。不過,這個傳說已經廣爲流傳,再配上魏長老的怪笑,此時也異常恐怖。

軍訓結束,學生都開始上學了。秦少傑也不例外。

秦少傑跟凌芳剛一進班級,吵鬧的班級突然安靜了下來。

“好帥哦,這男生是誰啊,軍訓的時候怎麼沒見到?是咱們班的嗎?”

“是啊,是啊,他叫什麼啊,真的好帥啊,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

“你又花癡了。”

“你才花癡呢……”

大部分女生都在討論秦少傑,由於修行的原因,伐骨洗髓已經讓秦少傑變的“漂亮了”不少,而現在他又到了金身期,全身的真元磅礴而雄厚,雖然已經收斂。但還是能感覺到他身上那股陽剛之氣。特別是女生。就算有矜持的,也都是心裏偷偷的自己議論。

“喂,哥們,快看,美女啊,咱們班來美女了,這應該是校花級別的吧。”

“之前那個叫薛丹的,也是美女,也是校花級別的啊。”

“嗯,這要是選校花,我們班就能有兩個了,咱們真是太幸福了。”

不出所料,凌芳成了全體男生心目中的女神。這些男生一個個眼睛閃着小星星,恨不得走在她旁邊的不是秦少傑,而是他們自己。

“咱們坐後面吧。”秦少傑對凌芳說道。

“嗯,好,前面太吵了。”凌芳喜歡安靜一點的地方,於是也就同意了秦少傑的想法。

由於第一天上課,課本還沒發下來,導員也沒到,所以教室裏亂哄哄的。

這些剛剛掙脫了高中緊張繁忙的枷鎖的乖寶寶們,一個個顯得都特別興奮。一堆一堆的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聊着,但自從秦少傑跟凌芳進來後,他們的話題也就開始圍繞着展開了。

秦少傑正小聲跟凌芳說着話。突然感覺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側身一看,原來是薛丹。

“喲,薛大美女,半個月不見,你又發育了喲。”秦少傑上上下下打量了薛丹一番,嘿嘿笑着調戲道。

薛丹小臉通紅的對着秦少傑的肩膀打了一拳,道“你少不正經了,高中的時候也沒見你貧成這樣,怎麼突然就跟變了個人是的。”

“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不也是麼,高中跟個乖寶寶似得,多文靜,你看看現在,動不動就上手了。”秦少傑嘲笑道。

“你真討厭……”薛丹嗔道。“都上大學了,我難道還不能放鬆心情嘛,非要整天緊張兮兮的?再說,我那叫矜持,懂嗎。”

“好吧,好吧,矜持,你那是矜持。”秦少傑趕快轉移話題。“對了,你的轉系申請好了?”

說道轉系,薛丹輕輕一笑,順手把耳邊的頭髮撫到耳後,說道“是啊,還多虧了你,第二天就辦好了,不然我要等好久。”

薛丹的這個動作,讓秦少傑看的呆了呆。暗道“這薛丹,是越來越有女人味了,以前還是個女孩子。現在越來越成熟了。”

也難怪秦少傑發呆。其實,這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高中時期,多少美女都被埋沒了,而上了大學,一個個都開始知道打扮,就連哪些被稱做“恐龍”的女生,也到打扮的花枝招展,形象也改變了不少。

“喂,你發什麼呆呢。”薛丹見秦少傑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俏臉一紅說道。

“啊……啊?沒,沒事,就是看你太漂亮了。”

“討厭死了,往裏點,給我個位置。”薛丹聽秦少傑說她漂亮,心裏也美滋滋的,順手推了一把秦少傑,自己坐到了他旁邊。

“我靠,這傢伙到底是誰啊,軍訓的時候沒見過啊。居然跟薛丹大美女也認識。”

“左擁右抱啊,齊人之福啊……上天不公啊啊啊。”

某位長相頗爲愛國的男生對天長嘆。

“嘿,哥們,真有你的,咱們班就倆美女,全都歸你了。”秦少傑前面的一個男生轉過頭來,對着秦少傑說道。

“哥們,我叫張偉,東北人,你呢?”

“嘿嘿,過獎了,我叫秦少傑,內蒙人。”眼前的男生身材高大,長相憨厚,笑起來露出一排整齊的大白牙。秦少傑對他不反感,便跟他聊了起來。

“對了,軍訓的時候怎麼沒見到你呢?”張偉看着秦少傑問道。

“軍訓我請假了,沒去。”

“哦,那就難怪了,我說怎麼沒見到你這麼個大帥哥呢,嘿嘿。”張偉笑道。

“哇,又一個美女,這是腫麼了,咱們班好多美女啊。”

兩人正聊着,突然聽到前面又一陣吵鬧,回頭一看,發現一個美女站在講臺上,正看着他們。

身材高挑,體型勻稱,長髮隨意的披在肩膀上,五官都達到了美女的標準,好像並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每一個漂亮的女人貢獻出一個部位,然後拼湊上去的,不顯得難看,反而給人一種嫵媚的感覺。

“好了,大家安靜下,我是你們的導員,艾曉慧,未來四年,都是我陪你們度過了。現在咱們先選一下班幹部,然後去拿書本。”

艾曉慧看着下面的同學說道“這些天,我都看過你們的資料了。我也就不搞什麼選舉了,直接認命,爲期一個月的考覈,如果大家覺得能力不行,可以提出要求。”

“薛丹。”

“到。”

“看你的資料,你在高中的時候一直是班長,那這個班長就讓你來當,如何?”艾曉慧看着薛丹笑道。

薛丹也沒有矯情的說道“行,謝謝老師的信任,我會努力的。”

“張偉,體育委員歸你了。”

“保證完成任務。”張偉站起來。頗爲滑稽的敬了個禮。搞的全班同學轟然而笑。

“王天,你來當團委書記。”

“張凱,後勤就歸你了……”

一項項任命都結束後,艾曉慧笑着對大家說道“可能你們還不知道,咱們班的秦少傑同學,是高考狀元吧,總問730多分。”

“哄”的一聲,班裏炸開了,他們剛纔已經打聽到了秦少傑的名字,可沒想到,他居然還是狀元,考了這麼高的分。

“哎呀,太帥了,太帥了,又帥又有才華,我得問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某花癡女兩眼都是小星星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