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我抱起姑姑,然後急道,“怎麼回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去關口!”了塵急道。

我們兩個朝着前面就跑,了塵來過兩次是知道路的,他帶路,我跟在後面。

可是身後傳來一片,“快!他們就在前面!”

我一側,只見身後二十多個鬼,持着各式刀劍就朝着我們追來。

“快!前面那有影子的鬼就是打劫的!”

“誰去請大少爺!”

“我去!”

我看着身後那些鬼,他們分頭行動。

“你們三個去西關口通知哪裏的守關,讓他們封住關口!你們三個去南關,通知哪裏的剎羅莎陰府陰兵,讓他們幫我們攔住有影子的鬼。”

我感覺形式有點危機了,看着了塵,“我們走哪裏?”

“走南關!西關口是通往地府的!”了塵急道,他跑的比我慢一些,因爲的速度非常快。

我們跑的時候,沿途的行“人”紛紛讓開。

然後他們指着我們。

“哇!”

“你們瞧,竟然有活人的魂魄在陰陽路呀!”

我這時聽到周圍的鬼這麼一說,於是低頭看了看地上,頓時就詫異,了塵沒有影子!他是死人的魂魄?

——————————————————————————————— 我微微看向跑的臉上都發抖的了塵。

難道這了塵動了祕法?隱去了影子?

照這麼說,這犢子坑我呢?

我留了一個心眼。

突然這時候,我們跑到了十字街,而了塵停了下來,他急急的看着我,“副道主,你先走,我引開他們!”

說着了塵就往例外的一條街上跑去。

我牙關一咬,這犢子以爲是演電視劇呢?就算有這麼大義之人,我另可相信是狗,也不相信是了塵!

他絕對是在脫身!

於是我一扭頭,連忙跟着塵繼續跑,並且幾步就跟上了他。

見此,了塵急了,“副道主,你帶着你姑姑走吧!你姑姑的命要緊!”

而我微微一笑,“了塵,你變得如此深明大義,我覺得我不該丟下你,我們一起跑吧!”

了塵嚥了咽口水,臉色黯然了許些,“副道主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節操,真是令人感動。”

“呵呵,我可沒有節操。”

笑了笑,我說道,“我的節操被狗吃了,狗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狗,你說對不是對。”

“啊?”了塵一聽,不解,不過很過他就皺眉,好想發現我的嘴裏的狗是誰。

沒錯,我說的就是他。

和老子耍心機,正當老子是普通的人?

被謝老闆和天心小童耍了一頓後,我特麼早就長見識了!

我們跑到又一個路口,這時了塵又說道,“副道主,我們這麼跑下去,目標太大了啊。”

“是嘛?”

我說道。

“大啊,三個人的啊!”

了塵着急。

“大就大吧,反正要跑。”我淡淡道。

“你~”了塵無語了。

這時漸漸地,我們來到了一個城門前,守着起碼五六十個陰兵。

無限之水晶無雙 城門修的極高,起碼得有十多米,我不能確定是否能夠跳過去。

可是,這時三個方向出現稀稀拉拉的十多個人。

見此,了塵一看,連忙就朝着關口跑去,他是準備出關了。

我一看緊緊跟着。

我走了幾步,了塵看了我一看,隨即大喊,“不好啦,不好啦!”

我看到一幕,知道自己被賣了!

頓時我很想出手將了塵給殺掉!

陰兵看着了塵,了塵看着陰兵,指着我,“這是一個陽人!”

“了塵!”

我恨恨看着了塵。

“啊?好大的膽子,陽人竟敢來陰陽路造次!”

這時幾個陰兵拔出了刀劍,看着我。

見此我警惕起來,而了塵看着我笑了笑,然後朝着關口外就出去。

我暗叫不好,這犢子回去肯定對我身體不利!

於是看了看周圍,問道,“你們跟着誰混!”

“混?”

這時陰兵力一個頭,看着我,打量下了我一下,“我們是地府陰兵,爲秦廣王效力!你,作爲陽人,既然敢來陰陽路殺鬼!”

見此我拿出了關牒,說道,“我有關牒,放我出去。”

“關牒?”陰兵頭子一看,“拿過來我看看!”

於是我上前交給他。

他看了看,點點頭是,“是地府籤的關牒!算你運氣好今天,這段時間地府大軍駐紮這裏,所以這關牒算是有效,你出去吧,以後記得在頭上遮一片車前草!不然,就算你有關牒,也會引來麻煩的。”

我連連點頭,於是我也朝着關口走過去。

可是這時,關前有人吆喝道,“爾等,剎羅莎統帥的陰兵?”

“地府正統編制,足下何人!”

……

而我過了關口來到一路蜿蜒崎嶇的小路,路前有一個光圈,可就是出口,我想這應該是什麼扭曲的空間,需要倒着走。

走了兩步,刷的一下,眼睛一亮,我竟然來到了山洞裏!

這時候我聽的道水聲,的確是我之前進來的山洞,於是我抱着姑姑,朝着山洞外走,幾分鐘後,山洞外黑漆漆的一片,居然是晚上,我和了塵在陰陽路耽擱了不少的時間吧?怎麼還是晚上呢?

見此我走出山洞。

“停步!”

我剛出去,突然一道聲音,接着地上一團團影子出現了。

隨即影子冒出來,化成了一個個的鬼。

裏面陰兵居多。

還有一些留着辮子的鬼,我估計他們就是陰陽門的鬼了。

陰兵裏面有之前攔我路的陰兵頭子,他看着我淡淡問道,“你真的殺了陰陽門的鬼?奪了陰陽門的錢財?”

“還用猜?”這時一個辮子鬼,指着我手裏,“那女鬼就是前幾天我親自在陰陽路找到的,這女鬼被一位大爺看上了,用來做替死鬼的,你們地府相關陰兵陰差統領也是知道的。”

“哦?”

陰兵頭子先是看了看辮子鬼,“你們陰陽門的勢力都延伸到地府了,你們不會造反吧?”

“你覺得可能?”辮子鬼道。

見此,陰兵頭子看着我,冷冷道,“來呀,將此人魂魄留住,莫要讓他離開山洞一里外,不然沒有調令,不能離開陰間和陰陽路的。”

“是!”說着,一羣陰兵朝着我過來。

突然這時,有鬼說道,“大人,這人好像通緝冊上的一人!”

我聽着看着那陰兵小鬼,他將一部冊子拿給陰兵頭子看了看,頓時陰兵頭子驚詫一下,“什麼?楊道靈!此人乃是地府崔判官令下追捕的五大犯人之一啊!叫楊道靈!”

“是楊道靈!”

“我們抓了他,肯定會被好好的賞賜的!”

陰兵們激動起來。

說着,陰兵頭子狠狠看着我,拔出了他的戰刀,指着我,“弟兄們!抓住他!領賞了!”

“抓啊!”

幾十個陰兵朝着我撲來。

見此我手裏有沒有傢伙,而且雖然說是有點道行,可是畢竟是魂體,有很多限制。

見此我不得不請出鬼五了。

我將姑姑扶着,然後手裏摸出背劍鬼符,然後念動咒語,刷的一聲劍鳴,鬼五跳到了地上。

頓時,所以陰兵僵持。

這時,有鬼又說道,“是龍山反侯關天禧的氣息!這小子是關天禧的後裔!哈哈,大夥上吧,今天賺大發了!”

鬼五站在我身邊,我是不得已才放出他的,他看着我眼裏閃着一股疑惑。

而其他鬼,陰陽門的鬼看到後,驚道,“這不是消失已久的天心老爺的靈鬼術嗎?這小子是誰?”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見此,我愣住,我再次被當成陰陽門了,我不能留着這些人,於是看着鬼五,冷冷道,“鬼五,殺掉這些鬼,他們要傷害你!”

鬼五一聽,眼睛閃出一絲寒芒,他看向了所有人。

刷!

背上的盜版摩柯劍,猛地一下就落在他手裏。

見此,所有鬼都怔住,隨即陰兵頭子喝道,“就一個小孩,快,抓住他們!”

所有鬼一聽,全部迎上,包括那辮子鬼爲首陰陽門的鬼們!

一羣鬼朝着鬼五殺去!

而我看着遠處,心中擔心我的身體以及姑姑的姓名。

所以我只能將鬼五留在這裏了,這是我再三衡量下的決定,鬼五的戰鬥力比一般陰將還要厲害一些,殺掉這些渣渣鬼應該不成問題的。

刷刷!

鬼五身形靈活,手裏的盜版摩柯劍,上下舞動,如同閃電般的快。

幾乎有兩劍就是一道慘叫聲。

雲巔牧場 見此我都不得不暗歎,小鬼五還真是厲害!

要是我現在魂體和鬼五打,我也不能保證能應付的了他。

“鬼五,堅持住!”

我默默的說道,然後抱着姑姑準備回去,回到之前的那個旅館。

可是我走了幾步。

山洞裏,又是一羣鬼出來,然後有鬼叫道,“大少爺來了!”

說着,又有鬼說道,“少爺!那人帶着我們的貨準備跑了!”

我扭頭看了看,只見一個穿着中山學生服的男子,在一羣人的簇擁下出來。

那男子看上去很年輕,就像是一個少年,這就是陰陽路上麻家的大少爺?

“小子!你站住!”

那個少爺,很快就用目光鎖定了我,隨即他一腳擡着,而一腳踩着地面三寸的樣子,朝着我飛快的移動過來。

兩三秒就來到了我的身後。

而此刻不遠,突然!

“啊呀,青蓮劍法!”一聲大叫!是一個小孩的聲音,沒說的就是鬼五的聲音。

他叫了一聲,刷!

轟!

幾道青色劍氣爆開,五六道劍光就像是花兒般綻放開來,將他周圍二十米的鬼震飛!

頓時,所有陰兵,陰陽門的鬼,全部化成了白煙!

嗯?

這讓剛剛來到我身邊的陰陽門大少爺就是一驚,“蓮花劍法!!!這小鬼!是背,背劍娃娃?”

隨即這大少爺看向了我,冷峻的樣子,讓人可以倒吸涼氣而不語。

不過,那是一般人,我可沒那麼慫。

我們對視一下,就連目光都互不相讓,不過那大少爺頓時就笑了,“哈哈哈,小兄弟,沒想到你居然會我麻家的祕術。”

奮鬥在開元盛世 “祕術……”

我眯了眯眼。

“呵呵呵,不要擔心。”

接着那大少爺繼續道,“我乃陰陽門大少爺麻燦,掌管樂山鬼市所有生意,你說,我天心曾祖他老人家在哪裏呢?”

“天心,是麻天心麼?”我試着問了問,我想確定一下。

麻燦一聽,“呵呵,天心是我曾祖的字,他叫麻天忍。”

“麻天忍……”

我聽了怔住,目光一滯,我感覺我的呆腦就跟晴天霹靂閃過似的。

我感覺我的認知都快坍塌了。

天心,竟然是我的師祖爺?我的師祖爺竟然是天心!

亂了,我的腦子全亂了!

天心怎麼就成了我的師祖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