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姬無雙答應得如此爽快,並拿過筆墨紙硯靜心書寫,顧寒非但沒覺得高興,反而泛起幾分酸楚,這傲嬌美婦人看來是真對自己動情了,否則態度轉變不該這麼大,這讓顧寒多少有些惆悵,他年輕的時候不太顧忌這些,都是想著先玩完再說,因此欠下過不少情債,有些是遊戲中的,有些則延伸到了現實。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突然發生,顧寒也許到現在還不會醒悟過來。

經歷過這些后,現今的他對感情二字不說避之不及,卻也絕不會再因一時的心軟,就給別人帶去一生的傷痕——哪怕對方只是一個NPC。

對於姬無雙,也只能是畫樓寧負美人恩了。

亂七八糟想了許多,等顧寒回過神來,姬無雙已經將口訣默寫出來,檢查一遍后,遞給了他:「公子請看,這便是雙兒所修鍊的『飛燕功』。」

顧寒拿出信息晶盤掃描一遍,飛燕功的屬性便展露出來,確實是上乘輕功,練到滿級后可附加「空中借力」、「一葦渡江」、「移形換影」三種特效,最快速度可達到恐怖的90米秒,即便在上乘輕功中,也當屬於等階較高的那類。

沒有顧忌姬無雙在一旁,顧寒直接選擇了讀取,書頁化作星塵散去。

姬無雙睜圓了美目,喃喃問道:「公子這是仙術?」

顧寒失笑道:「算不得什麼仙術,只是普通的記憶法門罷了,使用之後便不會再忘記。」

姬無雙愣了愣,面帶期盼的問道:「雙兒想學,公子能教雙兒嗎?」

我倒是想教,可你也得有信息晶盤啊……顧寒苦笑,只得扯了個善意的謊言:「師門秘法,不能外傳。」

「公子勿怪,雙兒實在不知。」姬無雙有些惶恐,但更多的是失望。

顧寒看得心中頗為不忍,只得轉移話題:「不說這個,走,我們去院外,今日還沒與你切磋呢。」

姬無雙擔憂道:「可公子的傷勢還未痊癒……」

顧寒淡淡道:「不礙事,再者若是因為我受傷就不比了,對你來說太不公平。」

姬無雙無言以對,這樣的「公平」她以前巴不得,現在卻並不想要。 二人來到院外空地,顧寒解開了姬無雙身上的禁制。

姬無雙比斗的心思並不強烈,沒什麼進攻的慾望,顧寒無奈,只得搶先出招。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他沒有用劍,而是使出了大開大合的重雷掌法,與姬無雙斗在一處。

三五招后,姬無雙便明白了顧寒的意圖,以她的見識來看,顧寒使的這一套掌法剛猛有餘,細膩不足,實在上不得檯面,而且招式生疏僵硬,顯然並不精熟。

這讓她很快想到了十日後的那一場賭鬥,以這樣稀鬆平常的掌法迎戰身負降龍十八掌的柯降龍,根本不可能取勝。

「莫非公子是想我陪他練功?藉此磨練掌法。」

姬無雙念頭轉動間,心思也認真起來,又鬥了幾十招,她發現顧寒對這套掌法的運用,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逐漸變得熟練圓潤,進益極為驚人。

「不愧是公子,如此卓絕的武學天賦,天下間只怕尋不出第二個來。」

姬無雙嘆為觀止,手上的動作也適當加快,攻勢愈發凌厲,務求帶給顧寒足夠的壓力。

她很清楚,只有生死之間的大恐怖才能讓人最快的成長起來,面對傷勢未愈且使用一套粗劣掌法的顧寒,她可以說十分輕鬆,能夠將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

二人就這樣鬥了兩百餘招,顧寒終因傷勢未愈的緣故,呼吸出現紊亂,氣力也開始不繼,姬無雙見此,乾脆主動露了個破綻,被一掌拍中,認輸了事。

面對如此狀況,顧寒心中無奈感動皆有,他著實沒想到,動情后的姬無雙會這般善解人意,且這般討喜。

…………

九日後。

清晨。

顧寒手裡拿著信息晶盤,翻看著最近的一些熱點新聞。

他進入武林群俠世界已經接近半個月,這半個月時間裡,主遊戲世界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武修榜的人數從八人躥升到了五十餘人,其中「佛童」清遠排名最高,列在七百八十四位,而且這貨已經跨入鑄體境中期,即便相對顧寒來說,也遙遙領先了一大步。

排在第二的是一位新晉猛人,名為太敬,金陵趙氏內門弟子,江湖人稱「鎮山龍」,目前列在武修榜八百零七位。

這人的登榜過程有如彗星崛起,極為突然,所以上個遊戲中的身份暫時還無法確認,只知其拳腳功夫極為了得,身負上乘橫練功法與法相期拳法,有很多人猜測他是「烈陽拳尊」煞先,也有人認為是五絕之一的南侯,人稱「玉面侯」的樂(yue)念白。

煞先是散人,這一點遊戲中人所共知,而身在軍策府的樂念白至今也沒有公然露過面,因此,廣大網友認為這倆人的可能性最大。

不過,以顧寒對煞先的了解,完全可以排除在外,這貨表面孤高冷傲,實則極愛顯擺,熱衷於人前顯聖,如果真是他,多少會有些證據流傳出來,而且這些證據,還十有八九是他自己暗中放出來的。

至於是不是樂念白,顧寒就不能確定了,軍策府身為華夏區五大超級公會之一,建會已近百年,歷史悠久,底蘊深厚,並不需要這樣的成就來強行搏人眼球,「南侯」的實力也沒人會懷疑,犯不著多此一舉的主動曝光。

除此之外,大部分原本在榜之人的排名都有上漲,只有一人例外,便是第一個登上武修榜的玩家「定魂刀」胡斷,他仍是排在九百九十七位,當然了,最近江湖上也沒有他的相關戰績傳出,可能是正在某處苦修。

另外,還有一件值得關注的事情——這半個月內,很多玩家都已跨入鑄體境,正式步入江湖。

這也是如此多人湧上武修榜的最大原因。

不過這些人中,也並非每一個都是實打實的高手,至少有半數是靠著強提內元衝上來的。

什麼是強提內元?

很簡單,鑄體境的沖關要求是修為1000點,內元420點,定心40點,其中內元所起的作用至關重要,於是有些人便主修內元,1000點修為中,可能光內元就佔七八百點。

這種做法利弊均有,但在內行人眼中弊端顯然更多,基礎薄弱,弱點明顯,後勁不足,是這類玩家的通病。

為此顧寒特意通告了先登營全體成員,大意是提升內元確有必要,但其餘該補足的方面也不能落下,否則即便到了鑄體境,也難以在江湖上立足。

告誡是發到了,至於聽不聽得進去,顧寒可管不了那麼多。

「公子,柯老前輩到了。」

正看得入神時,姬無雙走了進來。

「這麼早?」顧寒起身道:「前輩現在何處?」

「在王府正院等候,同行的還有丐幫幾位長老以及逍遙谷東方未明三人,另外杭州城的武林人士也來了許多。」姬無雙補充道。

「陣仗這般大么?」顧寒笑了笑,這情況他早有預料,因此並不驚訝,邁步朝外走去,「我們過去吧,可不能讓武林同道等得太久了。」

二人穿過花園,很快來到王府正院,此刻這不大的庭院內已經聚集了數百人,柯降龍等人立於院中等候,餘眾很自覺的圍成一個圈,以便每一個人都能近距離觀看到這一場宗師級的切磋。

這幾天,靈隱寺一戰的始末已經傳遍了整個杭州城,其中被談論得最多的,便是楚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絕世劍客。

修為通玄的天意城主江天雄苦戰敗亡,西廠督主玄漓公死於驚天一劍,白雲神劍葉孤和天煞孤星尹世允這倆個一等一的高手,連一個照面都沒撐住,便雙雙慘死於劍下。

更令人震驚的是,傳言這楚休被一劍刺穿胸口亦能不死,簡直有如神魔。

正是因為這些傳言,今日這一場切磋才吸引了如此多的觀眾,杭州城的武林人士不說全來了,卻至少到場大半,甚至還有些人特意從臨近城鎮趕來,皆是為了親眼目睹楚休這絕世劍客的風采。

對蜂擁而至的武林人士,誠王府也表現得非常大氣,並未阻止眾人入內,值得一提的是,誠王與陳崇英前幾日就去了京城,現在王府中管事之人是誠王世子。

「來了來了,快看那邊。」

「那就是楚大俠嗎?當真氣度非凡。」

「你們看,楚大俠身邊的女人就是夜叉姬無雙。」

「名滿江湖的妖女都能收服,名不虛傳吶!」

顧寒的現身,立刻引起了一片議論與驚嘆,他剛到近前,人群便主動分開,讓出一條道路。

「前輩久等了。」顧寒朝柯降龍客氣抱拳。

柯降龍精氣充盈,面色紅潤,看來傷勢已經痊癒,他淡淡笑道:「此戰老夫期待已久,多等一會也無妨,楚大俠,這便開始么?」

他也認可了顧寒的江湖地位,尊稱其為大俠! “雞爺——”在唐術刑被觸角捲起來的時候,田夜寒立即低聲喊了姬軻峯,因爲唐術刑在起來的瞬間,伸手做了個“準備”的手勢,就算他不做那手勢,田夜寒也準備動手了,他可不會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兄弟這次變成另外一個人。

可姬軻峯沒有任何反應,滿臉都是羨慕的表情,像是入了魔障。

“雞爺!”田夜寒急了,此時青龍已經將司正南和唐術刑一上一下襬在一起,身體中泛出的藍光也越來越強烈。

“別急。”顧懷翼低聲道,“現在是動手的好時機,也許是青龍最虛弱的時候,先解決我們身邊的幾個長臂怪人。”

“明白,聽你的信號。”田夜寒提了一口氣,手放在腰側的匕首之上。他們的槍支被扔在了井口的旁邊,現在返回拿也不可能,只能靠匕首和刺刀。

安德魯知道如果錯過這個機會,恐怕自己也會被滅口,只得挪動步子,看準了自己逃離的方向,準備對身旁的兩名長臂怪人發難。

“還等什麼!”田夜寒急了,他發現身旁的長臂人雖然沒有眼睛,但依然仰頭朝向青龍的方向,注意力並未在他們身上。

顧懷翼動手了,就在青龍身體藍光散發得最強烈的時候,可是他並未對自己身旁的長臂怪人下手,相反是直奔向那青龍,雙手緊握的匕首直接捅進了青龍下顎的位置,也就是伸出觸角的位置。

匕首捅進去的瞬間,青龍爆發出震耳的嘶鳴聲,觸角並未鬆開司正南和唐術刑,相反是越纏越緊了。

“動手!”田夜寒拔出匕首,反手一刀刺進左側長臂怪人的咽喉之中,頂着他衝向下個人。拔出之後,俯身繞過去,站在那人身後。從後方直接捅進第二個人的腦袋。

另外一側,安德魯也用匕首幹掉了兩個。隨後毫不遲疑地轉身就跑,而田夜寒卻被反應過來的兩名長臂怪人死死圍住,不斷地後退——他們的指甲太可怕了。

“雞爺!你發什麼呆啊!”田夜寒喊道,不斷閃避着那兩個長臂怪人揮向自己的手掌。

姬軻峯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唐術刑此時卻非常痛苦,那些纏在身上的觸角就像是鋼絲一樣越纏越緊,再這樣下去自己的身體就會被切割成碎片。而在青龍身下的顧懷翼則雙手持匕首。發瘋一樣在那連捅帶挖。

田夜寒扭頭看着,發現他好像是在青龍下顎的位置尋找着什麼。

“安德魯!回來!”田夜寒翻身避過襲擊,看着安德魯連滾帶爬地朝着井口位置跑去,路上不斷左右閃避着飛身從兩側撲下來的其他長臂怪人。

地上的爛泥讓安德魯的速度不斷減弱。還有十米,還有五米,安德魯緊盯着井口的位置,終於到了!

安德魯飛身撲向井口,在地上翻滾一圈。抓起田夜寒那支ak47,側身便朝着已經尾隨自己追來的那名長臂怪人扣動扳機,子彈近距離穿透了那人的身體,對方中彈,仰身倒在一側。痛苦地掙扎着,口中發出的慘叫也與青龍所發出的嘶鳴相同。

“呯呯呯——”安德魯靠着井口,不斷射擊着其他涌上來的長臂怪人,後來的人開始用手掌擋住臉,用極快的速度朝着他涌了過去,安德魯的子彈根本無法擊穿長臂怪人那堅硬的手掌。

子彈打空,安德魯來不及更換彈夾,翻身又抓起顧懷翼那支rpd輕機槍,朝着四面八方衝上來的長臂怪人橫向掃射,就在此時,安德魯身後那面金屬管道穿過的石壁炸開了,衝擊波帶着碎石四濺開來,將衝上來的數名長臂怪人擊開,同時石壁之上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沙曼動力公司回收小組的4人一一從窟窿口走了進來。

“回收物是蟲子?”湯米皺眉了,“是公司的人提供訊息錯誤嗎?這種東西我們無法回收,也沒有回收的必要。”

“是的。” https://ptt9.com/2077/ 科洛將g18手槍的彈夾取下來,換上穿甲彈,轉身擡手將一名悄悄靠近準備偷襲他的長臂怪人的腦袋打爆,又用子彈逼着其他準備上前的長臂人退後,又道,“公司這次不僅僅是要回收,也是想測試我們和植入者。”

“蟲子體內有其他的東西,代號‘青龍鱗’的物品應該就在蟲子的體內,外面樹上的只是仿製品。”朱利安蹲下來,打開自己隨身攜帶的箱子,從其中取出槍械零件來,飛快地組裝着。

“是的。”艾瑪看着前方,注視着正在瘋狂挖着青龍下顎處,半個身子已經鑽進去的顧懷翼,又道,“那是母鑽,母鑽纔是回收品,但這次任務肯定有測試的目的在其中。”

縮在井口一側的安德魯看着這4個金髮年輕人從身邊慢慢走過,他們的對話像是設定好的程序一樣,並且能從容不迫地開槍應對攻上來的長臂怪人:能打頭的則打頭,遇到用手掌擋住面部的,直接開槍擊碎雙膝,待其雙手放下的瞬間,立即舉槍爆頭。

朱利安組裝好了兩支m27輕機槍,將其中一挺扔給前方的湯米,隨後目視前方,維持着勻速,使用輕機槍爲身後的兩人開路,直奔正前方的青龍而去。

青龍身前,原本圍困田夜寒的兩名長臂怪人轉身衝向朱利安和湯米,很快便被穿甲彈打成了蜂窩,田夜寒也藉機撲向發呆的姬軻峯,將其壓倒在地上,抱着頭避開周圍的流彈。

回收小組的4人完全無視安德魯,安德魯則看着他們保持着菱形隊形接近青龍,自己立即將周圍的槍械收拾了一番,同時考慮着要不要上前去救唐術刑等人。

如果去救,就等於放棄了眼下逃跑的最佳時機,自己存活下來的機率很小,但可以換取一定的珍貴情報;如果不救,自己雖然活下來了,但自己也損失了隊員和情報,而自己親眼目睹的事情。回去即便寫成報告,也會被高層當做小說來看。

救!安德魯打定主意,揹着那支ak47。提着rpd就準備跟在那4人身後,渾水摸魚追過去。誰知道剛起身,站在最後的艾瑪立即扭頭過來,冷冷道:“滾——”

安德魯剎住了腳步,不敢再上前,雖然艾瑪只說了一個字,但他能感覺到,這個毫無感情的“滾”字充滿了殺意。鑽進他耳朵中的彷彿是三個字“殺了你”。安德魯一生都奔波在戰場之上,他很清楚艾瑪那個字根本就不是威脅,而是他如果再動,下場就是會變成一具屍體。

被青龍觸角緊緊纏住的司正南和唐術刑動彈不得。而聽到青龍悲鳴聲的司正南竟然急得掉下了眼淚,如今的他已經與青龍融成一體,氣得在那大聲咆哮,咒罵着持續傷害青龍的顧懷翼。

顧懷翼一直沒有停手,已經在青龍下顎刨出肉洞。整個人都鑽了進去,直接朝着青龍的頭部上端鑽去,在他鑽進去的同時,這隻名爲青龍,實爲超巨型田鱉的蟲子的身體開始瘋狂抖動。前端的觸角也同時鬆開了被自己捲住的司正南和唐術刑。

落地的唐術刑還未完全解開身上的觸角,擡腳就踹在了司正南的身上,他知道司正南只要解脫便會立即對付顧懷翼。

司正南被砸在旁邊的軍用集裝箱之上,撞上之後砸落在地上,落地之後也不急於對付唐術刑,而是直奔向青龍下顎處,同時命令準備伏擊湯米等4人的長臂人去把顧懷翼給抓出來。

“都給我滾開!”唐術刑直奔向司正南,三拳兩腳便解決了涌上前的長臂人,拽着司正南就朝着青龍下顎處躲去,同時擡腳踩熄滅掉地上那支還在燃燒的火把,將自己隱入黑暗之中。

“顧瘋子,出來!”唐術刑制住司正南蹲在下顎處,朝着挖出的肉洞中喊着。但顧懷翼沒有說話,現在他們掉頭回去,面朝那4個瘋子勝算也不大,他們的火力太過於密集。

“夜寒!帶着雞爺過來,咱們鑽進去!” 從吞噬開始登錄 唐術刑喊着,等着田夜寒和姬軻峯奔過來,這才率先爬進血洞之中,緊接着便是氣得渾身發抖的司正南。

“顧瘋子——”唐術刑一面在佈滿粘液的青龍頭顱之中爬着,一面喊着顧懷翼的名字,而這隻巨型蟲子的體內就像是一個巨型垃圾桶一樣,充斥着酸臭的氣味不說,頭顱中也不知道有什麼玩意兒,抓在手中有軟塑料的感覺。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司正南在後面邊爬邊咆哮,還不斷用腦袋去頂前面的唐術刑。

“你!叫!個!雞!毛!”唐術刑每說一個字便朝着司正南臉上踩一腳,“給我閉嘴!你他孃的早把事情說清楚了,至於會這樣?”

“你們根本就不懂!什麼都不懂!”司正南捂着臉在那喊着。

“閉嘴!”唐術刑又踹了一腳,抓着旁邊像是田鱉體內軟組織之類的東西爬上頭顱內部的頂端,又沿着上方顧懷翼刨出的一條通道朝着田鱉的主軀幹爬去,看樣子顧懷翼是挖了一個洞直通向青龍後面的那個囊狀體。

又爬了七八米之後,便看到前面有持續的藍光亮起,唐術刑知道肯定是到了,立即奮力朝着前面一滑,剛滑出去露出上半身顧懷翼便出現在他跟前,衝他微微一笑,幫他從肉洞之中爬出來。

唐術刑爬進田鱉後方的巨大囊狀體之中的時候,發現囊狀體之中就像是溫室花房一樣,四面都懸掛着田鱉的卵——看來這怪物應該是雌雄同體。

司正南爬出來,正欲向顧懷翼動手的時候,顧懷翼已經反手將其制住,掰斷他的雙手大拇指,轉手將其翻在地上,再一腳踩在他的小腿上:“你如果不換魂,帶着那副可以屍化的身體,或許還有一條活路,可眼下,你只是一個廢物。”顧懷翼說着,踩斷了司正南的小腿骨頭。

司正南的小腿骨頭被踩碎,痛得一把抱住顧懷翼的大腿張嘴就咬,被顧懷翼一腳踹開。

被踢開的司正南在囊狀體中翻滾着,最終滾到囊狀體中心位置的一個肉球跟前,他擡眼便看到肉球之中包裹着的那顆天藍色的母鑽,真正的青龍鱗。

蟲皇創世 “現在,我給你個機會,你如果告訴我們實情,我放過你,也放過青龍。”顧懷翼拔出匕首,擡手便刺進囊狀體的肉壁之中,然後從上往下狠狠一拉,青龍爆發出長長的悲鳴同時,匕首被切開的傷口處也流出了透明的液體,像是田鱉的鮮血。

“停手! 諸天裏的自走棋 我說!我說!不要再傷害它了,我求求你!”司正南忍着手指和小腿的劇痛慢慢站起來,展開雙臂護住後面那肉球中的母鑽青龍鱗,盯着面無表情的顧懷翼,半晌道,“這個地方是作爲尚都的備用地而存在的,這是青龍親口告訴我的。”

“什麼?什麼備用地?”姬軻峯上前問,“你在說什麼鬼話?”

田夜寒搖頭表示不明白,唐術刑也覺得納悶,尚都原本是溼婆族的遺蹟,怎麼遠在非洲的阿斯塔亞火山下又出現個尚都的備用地?

“聽他說。”顧懷翼看着司正南說,又轉身看了一眼他挖出的那個肉通道,知道一時半會兒外面的那4個傢伙是進不來的。

“你們知道遠古人類嗎?”司正南說着,“青龍告訴我,在這個世界誕生之前,還有一個世界,是那個世界毀滅之後,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才得以誕生,但我們這個世界也就是之前那個世界!”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田夜寒道,“什麼毀滅誕生,這個世界就是那個世界?”

“我沒有!”司正南大聲吼道,“你們不懂嗎?”

“當然不懂。”姬軻峯皺眉道,“你自己都繞糊塗了知道嗎?”

“聽他說!”顧懷翼扭頭喝道,隨後又看着司正南道,“我聽過類似的傳言,特別是幾年前北極事件爆發前夕,類似的傳言全世界各地都有,大意是——我們的世界一直處於輪迴之中,從某個時間開始,到達某個固定的時間段又毀滅,緊接着又回到最初的那個時間點再重新開始。”

“什麼意思?”姬軻峯不解。

“輪迴!”唐術刑一針見血,看着顧懷翼,“是吧?”

“對對對!輪迴!就是這個意思!”司正南激動地看着唐術刑道,“原來按照重生與毀滅的時間來計算,三年前世界就應該毀滅再重頭開始了,可是世界還在繼續,說明有人制止了這一切,把這個輪迴打破了,不過打破這個環節的人並未發現遠古人類的事情,可有人搶先一步於幾十年前就展開了研究。”

“沙曼動力公司。”顧懷翼點頭道,“是他們對嗎?”

不,不僅是沙曼動力公司,八方、藥金也在幾十年前就展開了屍化研究,我靠近青龍鱗會自動屍化,說明這之間都是有聯繫的,唐術刑心中暗想道。 「前輩請出招吧。」

顧寒擺出了重雷掌法的起手式,嚴陣以待。

這十天時間裡,他已經將重雷掌法練到滿級,另外還有一門天字高級劍法「飛鷹劍訣」,是誠王世子好不容易幫他搜集來的。

兩門高級武功修滿,讓「潛龍心經」直接突破到了第二重境界,顧寒的修為也因此上漲了整整330點,甚至他還將42點自由屬性全部分配到了內元上,修為已是高達2141,內元也有了812點之多。

除此之外,姬無雙所傳授的上乘輕功「飛燕功」他也練到了4級過半,逍遙遊步則有5級出頭。

可以說,與十天前相比,現在的顧寒至少強出三到四成。

不過能否以掌法勝過柯降龍,還得實際切磋了才知道——他也並沒有必勝的把握。

「那老夫就得罪了,看招。」

柯降龍說完,身法展開,如風雲隨行,右掌抬起,快速朝顧寒拍來。

他頗為謹慎,並沒有一開始就使出降龍十八掌,用的是一套普通掌法,不過雖是普通掌法,卻也至簡至剛,毫不花哨,盡得掌法真意。

掌風呼嘯,內勁堂堂正正奔襲而來,顧寒頓時明白,對方這一招主在試探,不由升起了幾分好勝之心,潛龍心經的突破讓他的身軀強度再次提升,何況內元和體魄都有大幅度增漲,根本無需畏懼。

畢竟柯降龍雖然修為遠超過他,但根骨和體魄卻肯定是有所不如的。

更重要的是,他也想知道對方的掌力究竟如何,這樣才能隨機應變。

思緒一閃而逝,顧寒擰腰胯步,果斷揮出一掌,正面迎上。

法力運轉,顧寒的手掌隱有放大之感,掌心雷芒滋滋作響,亦是頗具氣勢。

砰!

一聲轟響,二人身軀各自一顫,柯降龍一個翻身退回原地,顧寒不曾移動分毫,但他的雙腳卻深深陷入了地面。

看似平分秋色,但姬無雙等看好顧寒的圍觀群眾莫不露出擔憂,畢竟,現在柯降龍還未使出降龍十八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